K

【德哈】早安,我的猎物(二)

#一个假的吸血鬼AU#

#OOC预警#

前情提要:(一)

……

……

轰鸣声将意识从无知无觉的深渊中强硬地撕扯出来,每一个细胞疯狂地在体内嘶吼,好像一万个人同时在耳边大声说话,又好像无数的炸弹混乱地在他的脑壳里碰撞炸开。

黑发少年惊叫着从床上坐起来,一边喘气一边捂着狂撞的心。

“你醒了,波特。”

坐在卧室一角的德拉科开了口,见哈利闻声惶恐的样子得意地舔了舔嘴唇。

“你是……啊,德,德拉科?”

“哈,记性不错啊,人类。”

哈利这才想起失去意识前的情景——夜色褪去之前,他倒在了这个年轻的吸血鬼的怀里。那时他浑身是伤,腹痛难耐,最后因为失血过多渐渐失去了行动能力。他以为自己将会终结在对方的怀里,没想到还能醒来。

不对啊,为什么伤口不痛了?

拉开睡衣的袖子,胳膊上的淤青都不见了。解开前襟的扣子,发现之前腹痛的地方一点伤痕也没有了。

“……咦,我没有死吗?”

自言自语的哈利突然被人捏住了下巴,德拉科凑了过来抵着他的额头,灰蓝的眼睛对上了绿色的眸子,“你想死吗?我可不许。波特,你是我的猎物。”
贴得太近,屋里又亮,这张的脸比昨晚看着更加英气,哈利的脸蓦地红了。
“谢、谢谢你救了我,我还以为你会杀掉我,呃……”

似乎感到了猎物的心跳加速,吸血鬼眯着的笑和语气故意更加暧昧。

“我改变主意了,现在并不打算杀你——”冰凉的鼻尖触碰着哈利的鼻尖,“——至少在玩够之前。”

“唔……”

哈利本能地向后缩了缩。昨晚被对方威胁生命的感觉他还没有遗忘,如果不是街上那些人逼得德拉科走投无路,他现在恐怕已经被当做对方成人礼的献祭了。

“好了波特,睡了一天你不饿吗?”

轻轻放开哈利,德拉科面带淡笑退开床边,往卧室门外去了。哈利怔怔地看他离开,又打量了一圈这个陌生的宅子,直到外面的人吼起“波特,人呢?!难道还要我抱你过来吗!?”他才一边应答着一边穿上床边留好的鞋匆匆跑了出来。

这间宅子很大,灯火辉煌,有挂满画作的长廊,有收集藏品的柜子。

等他扶着扶手下了楼,才看到德拉科已经坐在长桌上等他很久了。长桌上摆着许多大盘子,看起来这个吸血鬼打算用常人的方式招待他——这是他这辈子从来没想过的事!

他有一天都没吃东西了,感激地道了谢之后就开动了起来,而德拉科却只是专注地看着他吃,偶尔晃晃手里的红酒杯。

对啊,这个金发青年不是人类,他不吃这些东西,那他靠什么东西维持生计呢?
“……别那样看着我,波特。我吃了这些就会变得和你一样蠢。”德拉科举起银叉对着哈利比划。

“哈哈,我可没忘你要吃什么,只是有点好奇你的成人礼。”哈利耸一耸肩,“你没杀我,也就是说今晚还要出去杀人吗?”

“暂时没有这个打算。”薄唇抿了一口红酒。

“还是人类的成人礼温和,只需要一张床。”哈利想起了之前住在地下室,那里的隔音效果可真不怎么样。

金发吸血鬼倒来了兴趣,瞬间移动到哈利身边,拎着他的衣服将他拖到了墙角,伸出双臂禁锢了他。

“突然干什么……

“是这样吗?你们需要的就是这些?”

欺身凑近的动作流畅地像个老手,话里的笑意和暧昧不轻不重。吸血鬼故意和哈利贴得很近,做出要吻不吻的姿势,伸手去解哈利前襟的扣子。

“不……并不只是这样,还需要感情……”

哈利向后缩了缩,发现自己贴在墙壁上,哪里也躲不了,推也推不开,只能闭上眼睛。

 

 →【被屏蔽的抚摸和KISS】

与其说是食用,不如说是玩弄。对方并不打算一击到位,而是慢慢地研磨着,对哈利来说每分每秒都过得很艰难。

不知过了多久,吸血鬼舔了舔哈利颈窝的伤口,将它清理干净,扶起了瘫软的哈利,满足地冲他眨了眨眼。

“今天就到这里吧。”

“还要再来?德拉科,你救活我只是为了适时填饱肚子吗?”哈利虚弱地说,他有点生气。

“是的,你该感到荣幸,波特。”德拉科不在意地说,好像刚才的伤害只是个稀松平常的玩笑。

“这很痛,对我来说是折磨,我不想再来第二次。”哈利抗议道。

“你是我的猎物,这样待你很正常。”德拉科扳着哈利的肩一字一顿地说,口气里有着十足十的不容置疑。

哈利鼻子一酸,也不管不整的衣衫,顺着墙角滑坐在地上。

自幼在孤儿院长大,受人排挤。孤儿院解散后他辗转了很久才找到世上唯一的亲人佩妮姨妈,他们一家待他却像待一条捡来的狗,苛刻不说,还逼迫他去当帮工,还姨夫的赌债。老板是个吝啬鬼,工友也势利眼,工钱少的可怜,交不出来还要被追债人欺凌。

亲情淡漠,平时也没有多少朋友,更没有心仪的姑娘。第一次被吻是吸血鬼的“死亡之吻”,他舍命救下的吸血鬼却是个残忍的家伙,只是将他当食物一样养着,说不定哪天他就会因为被玩腻而惨死当场。

“怎么波特,你想逃走?不可能的,你要住在这里,直到被我吃掉。”

“……”

德拉科眯着笑蹲下来捏起了哈利的下巴挑衅他,一行温热的清泪滑落到他的手指上,那一刻他的笑容变淡了。

“波特,你说过,你愿意死在我手里。”

“是的,我愿意。”

哈利尽力收起脸上的难过神色,点点头看向那双好看的灰蓝眸子。那晚他的牺牲是自愿的,或许是喜欢他才做出那个决定的。他不知道这一刻还在奢求什么,期待他理解人类的感情吗?

“是的,你愿意。”

德拉科重复了一遍对方的话,慢慢地替他系扣子。哈利看着他低头的专注样子,再次觉得自己可能永远搞不懂这个家伙在想什么了。
也许这就是他们对待食物的方式吧,残忍而又暧昧。
……
……

那天之后,哈利就住在这间宅子里。他颈窝的伤愈合得很慢,因此德拉科没有再咬他。

独处的时候,德拉科喜欢向哈利介绍他的藏品。

“我甚至收集了这些,有趣的小玩意。”

推开沉重的大门,哈利看见了满屋子的驱魔用具。

圣经、十字架、银钉、银箭、装满圣水的瓶子、符咒、阵图……它们摆满了玻璃柜,令人叹为观止。

“你怎么对这些感兴趣?它们不会伤害你?”哈利拿起一把银色的匕首,将它抽出鞘,看它锋利剑刃的反光。

“以备不时之需。”德拉科撩了一下额前的浅金色碎发,用听不出感情的声线回答他。

 

他允许哈利在限定的屋子里走动,看书,玩,干什么都行。只是白天不能打开遮阳的窗帘,不能打扰他睡觉。

“白天我会睡得很沉,你最好去其他屋子呆着。”他叮嘱道。

但哈利发现这家伙睡觉几乎不锁门。不怕被自己害死在梦中吗?这样想着,他轻手轻脚地推门进来。

与他想得不同,吸血鬼并不是睡在棺材里,而是另一张大床上。他合着眼睛平躺在那里,远远看着像是真的睡着了。

本着好奇的心理,哈利轻轻触了触德拉科的脸蛋,俯身将耳朵贴在德拉科的胸口,还用手指探了探他的呼吸。

对方的皮肤滑嫩,体温存在,却比自己的低很多,心跳和呼吸几乎听不见。

但某种意义上来说,对方仍是“活着”的,和传说里讲得并不一样。

“你还要听多久?”德拉科盯着怀里的家伙慢悠悠地说。

“呃,我……”哈利想迅速退开,却被人捉了手腕,翻身压在床上,抬眼时看到天鹅绒窗帘缝隙里透出了夕阳的颜色,他暗叫不好。

德拉科娴熟地压了上来,托着哈利的背嗅他的胸口,嗅到脖颈,这过程中哈利一直身体僵硬,闭上眼睛,如临大敌。

该来的痛感却迟迟没有降临,睁眼时又见德拉科舔着嘴唇,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里的红光充满了危险的意味。

“不听话啊,波特。如果你再这样自作主张,我不保证你能活到第二天。”

哈利叹了口气。他倒不怕死,活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只是现在的生活很孤寂,唯一能交流的对象却经常要咬他,他有点不开心。

“你那是什么表情?”扳着哈利的手抓紧了,德拉科凑了过来。

“……没什么。”哈利摇晃着脑袋。

尖牙猝不及防地咬上了哈利那个没受伤的肩头,细细慢慢地用力,手上也不再安分。

要来了,看来惹他生气了,这次估计会更痛,哈利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但德拉科没有继续,好像是失了兴趣,一会儿便停止了动作,将衣衫不整的他丢在床上。

“我要外出一阵子,这几天你要老实的呆在屋里,直到我回来为止。”德拉科叮嘱道。

哈利点头答应。

……

……
一个人时,哈利总在傍晚坐在窗口,看着外面的密林,远处的河流,山崖,更远处的村落,烟囱。

他在想很多事情,却没有人可以说。

密林深处的一群人吸引了他的注意,他们都穿着黑斗篷,说说笑笑的经过这里。忽然,人群中有一个人笑着抬起了头,红色的眼睛精准地对上了哈利的双眸。

 

德拉科回来的那天,宅子里却安安静静的一点动静也没有,诡异的打斗痕迹从楼上跌撞至楼下。

他嗅到了淡淡的血腥气息,是哈利的味道。书房的窗子开着,气味顺着这里蔓延到屋外,指向窗外的密林深处。

 

 

 -TBC-

下节传送门:(三)

 

 
   
评论(22)
热度(415)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