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德哈】时空回环

*检索请点tag【DH-时空回环】
……

……

咔擦咔擦咔嚓咔嚓——呜——

火车鸣笛的声音。

哈利坠落到了一个新的情景里。车厢有节奏地平稳晃动着,他的身子陷在包间的柔软座椅里。窗缝钻进来的微风侵袭着他的面颊,意识逐渐清醒。

“这是哪里?”他听到自己问话,声音稚嫩极了。

张开眼睛,先看到的是包厢的全貌,然后是窗外呼啸而过的乡野风景。再然后是自己的双手,及套在胳膊上的达力的旧衬衫的袖子。

哇哦,怎么又是这身大象皮。

觉得好笑的同时又有点不可思议。

隔间外传来了乱哄哄的声音,许多人在谈论假期、霍格沃茨、或者别的趣事。

牺牲者的特快专列?他皱了皱眉毛,推开门想出去走走,刚好撞见了一个人——罗恩。

年幼版的罗恩。

红头发、长着雀斑,略显害羞,指着包厢里的座位,用同样稚嫩的声音说,“这儿有人吗?其他地方都坐满了人。”

这情景简直和他们初见时一模一样。

哈利抿嘴一笑,倚着门栏摇摇头,“进来吧罗恩。才一会儿没见,我都开始想你了。”

罗恩疑惑地看着他,直到坐下来。

“你是哈利波特吗?是吗?”见哈利没吭声又解释道,”你知道,弗雷德和乔治经常和我开玩笑——啊,很高兴认识你。”

还没等罗恩说完哈利就撩起了前额,给他看了他的闪电疤痕,罗恩口气一转,显得有点儿紧张。

“罗恩,你不记得我了吗?我们在霍格沃茨里战斗,我死了。你能到这里来,是不是说明你也……?”

“什么?”罗恩皱起眉头,看起来像在回忆模糊的一塌糊涂的梦,“我们在霍格沃茨里战斗?你死了,我也死了?可是我们现在才要出发,我和大部分人一样,都是上个月才收到的录取通知书。难道你不是吗?”

哈利沉默了,关上车厢的玻璃门,注意到罗恩鼻子上有一块脏斑。

火车轰隆隆地开着,他使劲儿捏了胳膊一把,剧烈的痛觉告诉他这不是梦。

既不是梦境也不是极乐。这是现实世界,是另一条时间线。看来他确实回到了过去,和德拉科说的一模一样。

他发出了懊恼的声音。不为别的,只为他得再次面对伏地魔。

“你还好吗哈利?什么事在困扰着你吗?”坐在对面的罗恩弱弱地问,看起来有一点害怕。

“没什么,罗恩。这件事说来话长,到了站我慢慢给说给你听。”哈利勉强扯了个微笑,看起来更像苦笑。

罗恩瞥了瞥哈利额头上的碎发遮住一角的闪电,将想问的话硬生生咽了下去。

他开始向哈利讲一些关于麻瓜、他的所有哥哥、他的旧袍子之类的小事,这些哈利都听过一次了,但他装作很有兴趣的回应,并极力表现的友好。

“珀西当上了级长所以爸爸送他了一只猫头鹰作为奖励,而我……我只能得到斑斑。”

“深有体会,我在女贞路住的时候从来都只能穿表哥换下来的旧衣服,而且他们从来都没有送过我一件像样的生日礼物——都是旧袜子旧鞋,你明白那感受……”

罗恩向哈利投来了理解的目光,哈利则盯着他手里的老鼠,话音戛然而止。

那只灰色的、胖乎乎的老鼠在罗恩的手里熟睡。左前爪缺了一个脚趾。

那是小矮星彼得。

心里的仇恨声越来越大,那是彼得,一个破坏赤胆忠心咒害他父母相继离世、害他无辜的教父白蹲十三年阿兹卡班,杀了塞德里克并复活伏地魔的食死徒。

“哈利,你是不是有点不太舒服?你的脸色从刚才就不大对劲。”罗恩停止了闲聊,因为他看到哈利的目光像锥子一样扎透了他手里的宠物。

哈利摇摇头,揉了揉太阳穴,目光没离开过那只老鼠。

“罗恩,你有没有想过,一只普通老鼠的寿命怎么可能有十二年。”

“呃,乔治和弗雷德也提到过这个问题……不过哈利,你有预知能力吗?我不记得我有告诉过你这个。”

罗恩很惊讶,他手里的肥胖的老鼠忽然颤抖了一下,好像对他的话做出了反应。

“把它给我,罗恩。我会告诉你为什么。”他阴恻恻地说。

“你不喜欢它吗,哈利?它的年龄大了,可能经不起折腾。”罗恩小心翼翼地将他的老鼠按在怀里,迟疑着不肯递出去。

“现在没法解释,罗恩。宠物我会给你买只新的,但这只,它欠了我父母两条命,”

哈利快速起身去抓那只老鼠,罗恩则一边大叫一边往后退,惶恐地护住了他的宠物。

“罗恩,我保证,我不会做坏事,你快点把它给我,快。”哈利抽出了魔杖,一点也没掩饰他的咬牙切齿。

“不,你要干什么?!”罗恩站起来,用曾经看着洛哈特的眼光看着哈利,快速地扒着车厢的玻璃门,看样子想要开门求援。

“让他显形,仅此而已。让开,罗恩,你有权知道你们家十多年来养的是什么!”

“不!”

一道显形咒打在罗恩的手背上,他痛得大叫。接着刚刚像是睡死了的老鼠现在忽然活了过来,大力扭动着从罗恩的掌心里挣扎着跳出来,想要夺门而出。而哈利怎么可能给他这个机会,一扬手,车厢门猛地关上了。老鼠在撕心裂肺的惨叫,他的尾巴快要被夹断了。

“不!哈利!你没有权利折磨它!”罗恩带着哭腔喊道,去夺哈利手里的老鼠。

“我晚点再给你解释,请你相信我好吗?”哈利躲过了罗恩的抢夺,魔杖尖对准斑斑的头,想给它来个速速显形。老鼠嘶叫着啃了重重啃了哈利一口,血从伤口里流了出来,他不得不放手。

怒火上窜,哈利扬起魔杖开始默念毒咒,红光绿光一齐打向老鼠的背,将地面、座椅,桌子炸得到处是渣。

砰——玻璃炸碎了,气流嗡嗡地卷进车厢。

“彼得,认罪吧!”哈利狠狠地说,魔杖尖甩出一条绳子,飞向阿尼玛格斯。

那瞬间,老鼠第一次做出了人类的表情——轻蔑、憎恶、还有得意,全都混在那小小的黑眼珠里。然后它纵身一跃,在被打中之前就跳出了窗户,消失在迅速倒退的风景色块里。

“我的斑斑!”罗恩尖声叫道,先去窗边看了看,又回来捉住哈利的领子,悲戚的眼里含着泪水,“你刚杀死了我的斑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那是个阿尼玛格斯。他叫小矮星彼得,他害死了——”

“你胡说!小矮星彼得早就死了。你这个疯子!”

罗恩脸上出现了憎恶的表情,即使他们曾经多次吵架,哈利都没见过罗恩这样恼火过。他刚想开口,车厢的门就被拉开了,棕发的小女巫高傲地扬着下巴进来。

“你们有没有看见——呃,这里发生了什么?你们在打架?”

年幼版的赫敏打量了一周,皱着眉头看了一下车厢,一边说真糟糕一边挥了挥魔杖,桌子和软椅上的窟窿修复了,但是玻璃上的没有。

“你们肯定没见过一只蛤蟆。再见。”她退出来,瞥见了罗恩鼻子上的脏,“你这里有一块灰。”

“还有,如果我是你们就会小声一点。毕竟,在特快上打架会有很大的概率会被遣返,你们说呢?”

她耸耸肩,盛气凌人地说,像是一个教师在看一群犯了事的孩子。

“可是他杀了斑斑!!!”罗恩大叫,声音自厢门扩散到整个车厢,惹得许多人探出脑袋看他,“哈利把它丢出了车厢,你们肯定看见了!”

一时间车厢外议论纷纷,赫敏睁大了眼睛看着这场闹剧。许多人站了起来,堵住了推着车的售货员的路,看样子想围过来。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哈利身上,大家都在窃窃私语他是个怎样的人。

“不是这样的,罗恩,他是个阿尼-玛格斯——”

“瞧瞧是谁吵闹啊?嗯……韦斯莱?呵……”德拉科散漫的声音从旁边响起,然后大家才看见他的人——和印象里的没什么差别,带着两个土豆似的保镖。他看看罗恩,目光又立即转向哈利,语气稍微热切了一点。“哦,那你一定是哈利了。我是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很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字了,认识一下吧。”

“走开,马尔福。我不想认识你和你的朋友。”哈利没好气地说,顺便无视掉了德拉科伸来的手。

德拉科的双颊染上了淡淡的粉红。

“这就是那个活下来的男孩?比我想不知好歹得多。”高尔和克拉布哄笑,德拉科也冷笑道,“好吧,你走着瞧。总有你后悔的那天。”

他们折返了,人群里一片唏嘘。

大家都在谈论哈利的公开言论,觉得他是个不好相处的人。

——不是我说你,波特,你这样可不行。

有声音在哈利耳边响起,是他在国王十字车站里看见的那个德拉科。他声音里沾着笑意,在哈利听来都是嘲讽。

“滚开,马尔福。你少来烦我。”他不耐烦地说,烦心的事都快将他绞成乱麻了。

刚说完这句他就后悔了。

发话的马尔福未必听得到,可是现在整个车厢里的人都听到了,包括正在往另一节车厢走的小德拉科一行。

车上的大部分人再次以打量奇怪物种的眼神盯着哈利,而列车另一端的小德拉科,则是轻哼一声,带着他的跟班们继续前进了。

 

由于列车上的事,他和韦斯莱兄弟们解释了很长时间,说起了从前的经历、说起了韦斯莱一家人、说会赔偿给罗恩一只新的宠物,他们才缓解了一些冲动情绪。

可是罗恩不想相信,一直到下车都没有理他。许多人也因为之前列车上的事情对哈利的印象大打折扣,乘船时离他远远的。

同记忆中一样,他又经历了一次分院。

“格兰芬多!”分院帽这次没有犹豫,大声喊。

格兰芬多桌的学生纷纷因为他们有哈利了而开心,但有少数的人仍对此抱有不安。

“——扔掉同级生的宠物,大喊大叫,脾气糟透了——”

“——胡言乱语,你不知道他有怎样的怪癖——”

此起彼伏都是这样的声音。

他告诉自己,已经不是第一次面对群体性的议论和质疑了,要沉稳,沉得住气。他走向罗恩身边落座,罗恩给他让了一点儿位置。刚才在路上已经试图解释过了,但他怎样也不愿意听。

斑斑在韦斯莱家已经十来年了,哈利低估了它在他们家的地位和归属。对这个家庭而言,即使它再整日昏睡,那也是他们家的一份子,一员,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我会赔给你一只猫头鹰。嗯……你会喜欢它的。”他说。

那时罗恩才停下来看他一眼,他马上补充,“回寝室以后我会告诉我那么做的原因,好吗?这件事和伏地魔有关,当时实在没办法和你解释的太多。”

听到哈利直呼那个名字罗恩才显得振奋一点儿,但仍将信将疑地看着他,“好吧。不过如果你讲的比乔治和弗雷德的玩笑要查,我就告诉麦格教授。”

海格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拍拍哈利告诉他这样做不好。

用餐时他的伤疤又疼了一下。他心里一沉,回头看向教师席。

斯内普正盯着他看,一边和旁边的奇洛教授说话。

这一次他能分辨出他们的好坏了。重来一次的话他一定会选择略过斯内普去选择观察被伏地魔俯身的奇洛教授。

他的脑袋上依然裹着那个可笑的大围巾。

围巾的背后就是伏地魔的脸,那个半死不活的只能靠独角兽血吊命的幽灵。

哈利忽然觉得自己抢到了先机。如果他能够先消灭掉奇洛,就能保护魔法石,伏地魔就不会得逞,甚至可能在这一年里丧命。

如果历史重演,那么条件对他很有利。

上次帮助他消灭伏地魔的是他身上的血缘魔法,那么这次也行。只要他碰了他就好,就这么简单。

——喔,你在想怎样干掉那个教授对吗?

“闭嘴,马尔福。”他悄声说,低到只有自己能听到。

——别干傻事,波特。别忘了你现在什么都没有。

“那又怎么样,现在他不能碰我,我能把他解决掉。”

“——大家都知道他不愿意教这门课……哈利,你去哪?”珀西中止了对教授的介绍,看着哈利撑着桌子离席了。

没有人会在用餐期间忽然站起来走向教师席,这太奇怪了。一部分人停下来盯着哈利,正在用餐的教授们也是,都在稀奇哈利会与他们说什么。

“是食物不太合口味吗?”邓布利多教授笑着问他。

“不,不是的教授。”哈利捏着手指,环顾了一周,目光停在奇洛和斯内普那边,斯内普有一点惊异,而奇洛再次紧紧张张起来,握着的银叉抖得在盘子上敲打出一排节奏,“我和海格去对角巷的时候见过奇洛教授,他人很好,我想和他再握握手。”

邓布利多和身边的几位教授眼中闪过了疑惑的光,不过很快那位老人就点了点头,允许了。

哈利一步一步走向奇洛,捏着一个迎合的假笑,手在颤抖。

为了复仇,复仇。淡定一点。

他停在奇洛教授桌前,奇洛的眼睛已经睁得老大了,哆哆嗦嗦地喝了一口南瓜汁,银叉跌在了盘子里。

“你、你好哈利。干嘛不回去坐着?”

“之前见过您。在酒吧里我们没有握成手,现在我想补回来。可以吗?”他诚恳地问,向前伸手。

礼堂又安静了一点,他感受得到多数人的目光粘在他身上,就连旁边的斯内普也是。斯内普干脆直勾勾地看着他,皱起了眉头,让人看不穿他究竟在想什么。

“我、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哈、哈利。我们会在、课、课堂上见面的。”他颤颤巍巍向他伸出了左手,又哆哆嗦嗦地缩了回来。再然后伸出了右手,也颤抖得不得了,根本不敢碰哈利。

“我有点不舒服,我得先走了。去盥洗室、盥、盥洗室。”

他迈腿就要走,斯内普却做了个意想不到的动作,他把凳子往后拖了一下,挡住了奇洛的路。

“不急,奇洛。只是握一下手而已。”他说,瞥着奇洛,就好像他也想知道答案。

邓布利多也向他投去了期望的目光,一时间教授们和学生们都看着慌慌张张的奇洛,他讪着手,发出了很小的惊恐的呻吟,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道往哪儿躲。

忽然,哈利看准机会抓住了他的手,吓得奇洛惨叫一声,晕了过去。

那双手冰凉得出奇,可是握上去却和别人的手别无两样。奇洛教授跌倒在自己的座位上又跌下了桌子,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倒在了地上。但他却没有变化——没有化成灰,没有碎成粉末,没有另一张脸从他的后脑勺飞出来飘到礼堂——竟然没有任何现象标明伏地魔附在他身上,他看起来正常极了。

一片哗然。议论声四起。庞弗雷夫人快速过来检查,其他教授也围过去查看奇洛的状况,斯内普向哈利投来了疑惑的目光,随之是厌恶的一瞥,也蹲下去检查奇洛的情况。

“回去吧,孩子。”邓布利多对哈利说,然后站起来敲敲杯子想要让大家安静下来。这时候奇洛教授忽然有了声音,摸摸索索地爬了起来,坐回了椅子上。

“我没事,我没事。”他双手合十,向每个方向赔着笑点头,看向哈利时,脸上转瞬即逝的飘过了一个得逞的表情。

计划失败了。

伏地魔今晚根本没在他身上。赌输了。

哈利感觉自己的血液快凉透了,以至于回来时幽灵拍他他都没有注意。他恍恍惚惚地想自己的推测到底哪里出了差错,回到座位上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别人议论‘势利’或者‘诅咒’之类的字眼。

他将自己埋在臂弯里,盘算着下一次的机会。

不过目前暂时是不会有人相信他了。

晚餐过后,夜晚格外寂静,时间一点一点移向宵禁。其他一年级生都跟着级长回去,只有他在礼堂的门口里徘徊。夜风有点凉,他站在礼堂门口看着曾经看过的月色,孤独感漫上来包裹了他。

一个声音提醒他,“只剩一个办法了,波特。和我建交吧。”

脑海里回荡的是只有他一个人听得到的声音,来自死去的德拉科马尔福。

“想也别想。”哈利不悦地说。

好巧不巧这时候礼堂里遇到了小德拉科。高尔和克拉布好像刚吃饱,打着饱嗝跟在他后面。

“哟,波特。知道别人都怎么叫你的吗?”他笑着说“诅咒之子,和伏地魔一样可怕的新一代黑魔王。”

“走开,马尔福。”他不想听到这个。

“你刚只是握了一下那个人的手,他就立即昏过去了。难道说你身上真的有黑魔王身上残余的魔法?或是——”灰蓝的眼睛眯起来,不怀好意地盯着哈利脑门上的闪电疤痕看,“——天赋?”

“别再说了,没你想的那么复杂。”

哈利转身就走,打算避开这些人。滤掉耳边的戏谑的笑,或者离开那些嘲讽。他心烦意乱,得换个其他的地方静一静。

然而——

“波特,你真的觉得自己站对队了吗?”德拉科快速地说,叫住了哈利,“你很快就会发现形单影只没什么好处,在这方面我可以帮你。”

听得出来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认真和期待。

但是,他怎么可能结交马尔福。

现在不同往日,这可是进入霍格沃茨的第一天。他当然得回去找罗恩和赫敏,找他以前的朋友。

“不劳烦你了,马尔福。我并不需要保镖,”哈利将‘保镖’的字眼拖得特别长,“也不想仗势欺人,所以,免谈了。”

他径直地走远了。完全没看见夜色下小德拉科气得发红的脸蛋。

——就这样拒绝我了吗?不再考虑一下?

德拉科半开玩笑地说。

“不然呢?难道也要和你们一起欺负纳威,想方设法地扣其他学院的分,以给别人制造麻烦为乐?”哈利气呼呼地回答。

——波特,你有没有想过……

哈利站住了脚步,等待那个略显无奈的声音把话说完。

——或许你和我交好,会对改变未来的战局有利呢?

“那我宁愿相信打人柳会开花。”哈利说,“而且你为什么还能该死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你不是应该在你该待的地方好好待着么?”

——知足吧,波特。如果没有我的牺牲,你觉得你现在会在哪里?

“这不关你的事吧马尔福。我不想欠你的人情。”

一段冗长的沉默,两个人谁也说不过谁,僵持着。

——好吧,我已经能看见结局了。再见,波特。希望不要太快的再见到你。

德拉科长叹一声,沉闷地说。

哈利还想说什么,但是没有人应答了。安安静静,只剩他一个人在空旷的走廊里沐浴着清冷的月色。

德拉科从他的脑海里消失了,走的完完全全,干干净净。

就好像他那虚无缥缈的上半生一起消失了,完全不曾存在过。

 

Chapter 02.

重新开始

-To be continue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目录(持续更新) 

 
   
评论(26)
热度(123)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