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德哈】那副该死的汤剂-下

*前情提要:【

 *剧情需要修改了上半部分的一些内容。

……

……

现在,哈利和德拉科盖在隐形衣以下匆匆往七楼去了。

他们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间穿插,越往上走德拉科的表情越复杂。

“我们非得路过格兰芬多休息室吗?你那该死的地图标的没问题吧?”

“放你的心,马尔福。你看,七层这里有个画像。”哈利轻声说,指着不断变动的活点地图上的名字「红胡子男人」“我忘记他叫什么名字了,通过他后面的密道可以直接抵达斯莱特林地窖。这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最快的解决办法了。”

“好吧,波特。但我要提醒你,我们的时间真的剩余不多了,如果在斯内普教授发现之前我们还没配好,我就反过来举报你破坏办公室。明白了吗?”德拉科面无表情地说,顺便把哈利他往自己这边拽了一点,躲过了三个鱼贯而出的胖子。

“哇,你这个渔翁得利可真狠。”哈利好气又好笑地说,变换角度打开地图,找到了斯内普的脚印,“好消息是他在黑魔法防御办公室,邓布利多也在,十有八九一时半会赶不回来。”

他们在斗篷下贴着走廊的拐角走,一个路过的一蹦一跳的低年级生似乎察觉了异动,向这片‘空白’投来了疑惑的眼光。

两个人以最快的速度同步爬到旋转阶梯上,又像等公车一样等它们转到正确的道路上,终于在七层的平台上会见了那位画像先生。

他是个红头发的男人,留着一大把胡须,穿着考究的巫师袍并戴着一个与他长相一样尖刻的帽子。哈利不得已将斗篷拉下一半,敲敲画面旁边的墙壁。那位先生立即醒了过来,一脸恼火地问,“小鬼,什么事?”

“无耻的流氓。”哈利说。

德拉科瞪大了眼睛,视线在两个人脸之间跳来跳去,最终停在那个看起来要气疯了的男人身上。

“——滚!无礼的学生!差劲的格兰芬多!”

“不不不,先生,我说的是口令,我们需要通过您到城堡的另一边去。”

“这条路不为格兰芬多而开,请另请高明!”男人抱臂,恶狠狠地盯着他们,就好像对哈利有深仇大恨。

“那么斯莱特林呢?先生,我们经常见面,您应该认得我——”

德拉科撩开斗篷走出来,略微欠身,向画像彬彬有礼地说。

“喔,小马尔福少爷,快请进来吧。”男人殷勤地说,并戴好了放在一边的白色的假发,向他点头致敬。

金发斯莱特林的假笑在与哈利四目对接的时候变成了真正的得意笑容,眉毛挑了挑。哈利一脸嫌弃地看着他们俩,心说在这个城堡里可能没有比德拉科更虚伪的人了。

画像弹开了,德拉科大步流星地跨进了黑暗里,与此同时哈利假装没看见他,重复了一次口令。

“无耻的流氓。”

“你也是!”

画像的门关上的时候,红发男人骂骂咧咧地回击,但是晚了,主角已经走远了,压根没听到。

 

 

他们通过这条又冷又长的暗道来到了斯莱特林地窖。

还没抵达终点哈利就披上了隐形衣。

这里又湿又冷的,而且完全是德拉科的主战场,虽然有幸来过一次,可是对这里他还是相当陌生。

“你认识那个红胡子男人?没想到你还会主动结识画像啊。”画像大门关上后他悄声说。

“什么?他?”德拉科耸耸肩笑道,“我很怀疑你的脑子里是不是没有审时度势这个词?”

说罢他去戳哈利太阳穴旁的凌-乱的翘发,被哈利反应过来并拍掉了,得到了嫌弃的一记白眼。

审时度势审时度势,不知道是斯莱特林教的还是他父亲教的,官腔说端就端起来了,这可能是斯莱特林们的优势共性-吧,天生狡猾。

“你们格兰芬多一向是用挤眉弄眼的表达感谢吗?”德拉科嘲讽道,“我帮你过了这关,我以为我至少能得到一个‘谢’字。”

“谢什么谢,那是你欠我的。别告诉我你连这点责任心都没有。”哈利强辩道,恶狠狠地扯了一把德拉科的袍子,两个人在人少又阴暗的走廊里小跑,到处都是盔甲和斯莱特林的旗子,德拉科的笑声再次擦过哈利的耳畔,哈利选择性的无视掉了。

走到螺旋梯的时候他们慢了下来,德拉科扯掉了隐形衣,拉住哈利,“跟我来,接下来的路我带你走。”

这个螺旋梯是霍格沃茨最长最深的梯子,除了斯内普几乎很少有人路过它。斯内普真正的办公室就接近底层的路上,那儿有一个不起眼的石门。它里面连着一间暗室,那就是魔药仓储,是斯内普用来私藏药品的地方。

“就是这儿了,不过我可不保证有没有口令。”德拉科说,举起魔杖,将背后交给哈利,环顾左右。

哈利转向大门,德拉科依旧谨慎地背对着他。他用魔杖尖轻轻点了点斯内普的大门——很好,没有任何异常。

“阿拉霍洞-开。”他小声说,魔杖尖喷出了小小的光芒线,钥匙扣动了动,咔哒哒地转了转,然后,发出了卡住了的声音。

“噢,不。”他懊恼地说。

再晚一点的话楼上的魔药锅就要煮炸了。

一声叹息,德拉科转动魔杖喃喃念叨,“野雏菊。”

咔哒——卡住的地方重新转动。

门开了,药草和药剂的气味扑面而来。

“你觉得他是个爱养花的人吗?那么你猜,他放那盆花在准备室又是为了什么呢?”德拉科骄傲地看着哈利,欣赏着他的目瞪口呆。

“……看来我得夸夸你的高明了。”哈利用一种夹杂着钦佩与‘真受不了你’的复杂眼神盯着对方。

“嗤,开玩笑的。昨天在你昏迷以后我被多方传唤来着。其中就包括这里。”德拉科耸耸肩,优雅地扬起魔杖在空中画了一个圈。

“怪不得。”哈利喃喃地说,“不过还是谢啦。”

“不客气,为了那九十一天。”

“嗯,那九十一天。”

他们愉快地交换了一下眼神,德拉科心情很好地快步踱到角落里的柜子旁,那儿有一些贴着标名的黑色药-剂-瓶——通透度为零,你不打开就永远不知道里面装的是固体还是液-体。再往里一点儿是就是琳琅满目的储备间了,屋子很高,很像用了延展的咒语,装在玻璃瓶或盆子的材料和药剂一层一层地放满了屋子,每一样都标了名字。

“牛黄飞来!”哈利随手一扬,一块大的牛黄飘到了他的手心里,他摆了一点下来,轻而易举。

“月石飞来!”德拉科大喊。

没有动静——不对,有一点细碎的响声,呜呜咽咽的,咔咔嚓嚓的,好像有什么要飞来,可是遇到了重重阻碍。

“怎么回事?”哈利有点儿纳闷,然后再次无声无息地用了一个飞来咒,这次动静加大了。

一时间好像所有的东西都在颤动,最顶层的大器皿似乎被咒语打中了,一个药盆朝他们的方向摔了过来,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十二个,密集的圆形的小石子们从盆子的小口里跳出并噼噼啪啪地砸向他们,猝不及防的十二盆药水哗啦哗啦的泼了下来。

噼噼啪啪,盆子碎了一地,地面一片狼藉,浓郁的药味覆盖了他们的全身,两个人一齐做了干呕的动作,默契地从这里冲了出去。

好了现在石子拿到手里了,可是他们满身都是作案的痕迹——冰凉浓苦的黑色药汁。

“这是什么?尝起来很糟。”德拉科不住地咳嗽,一边清洁身上的污渍。他好像被呛到了,哈利也是。

“不知道。我不能保证——”

“该死,我的胃!”德拉科惊叫,“这很有可能是毒药!我们得去校医院,我们需要解毒剂!”

哈利的胃也开始灼烧,心里一凉,后知后觉地想起他们干了什么好事。

他们差点毁了斯内普的办公室,他们会被罚禁闭,就连邓布利多和麦格教授也不能帮忙开脱(啊,德拉科一定会在被抓的节骨眼上出卖他的,所以真正受罚的很可能就只有他一个)会被留校察看,说不定大家都会觉得他的行径恶劣,他要再次面临停学的风险。

“没时间去找庞弗雷夫人了。”哈利咬住不断颤抖的嘴唇,“我们要在这里解决。”

“什么?波特?你是想——噢!!!”德拉科忽然明白过来了,“解毒剂飞来——”

书上说过,解毒剂能解掉除了断肠草外其他几乎全部带毒的魔药药性。虽然不知道他们尝到的是什么东西,但喝下它总没有错。

——不过,这真是他们做过的最糟的决定了,因为,他们忘了,斯内普不仅是个魔药好手,还是个绕口令专家。

收到咒语,至少有五十个黑瓶子一起飞了过来,每瓶闪着光,瓶体上的字不断变化,仔细看像分院帽的歌词一样。

「饮料在前面,解药在后方。五十个瓶子中只有一个是正确答案,喝下其中一瓶,它会给你指引方向——」

德拉科在他身边很难过地咕哝了一声,“我的胃快要被分解了。”

哈利也捂着肚子,痛出了冷汗,四肢也是,他觉得自己的力气在被不断的削弱、削弱。但神志却愈来愈清醒。

「——五分八刻,吐真剂会出现在你的左边,十一分十二刻,解毒剂会在你的右方,但请记住,荨麻酒永远在最上方——」

“破解这鬼谜语居然还需要看时刻表吗?!”哈利愤怒地说。

他们两个谁也没心情再看那串变动的小诗了。

“在那儿,在那儿。”德拉科捂着肚子指着上面一排难过地说。

这时候左边的瓶子上开始出现数字,随机的。有一瓶上面写着1112,他想也没想地抢过来,打开瓶塞,捏着鼻子喝了一口。

口感凉凉的,很像黄油啤酒。胃烧褪去了一些,不知道是药剂还是心理作用,整个人的虚脱感在渐渐消失。

“是它了。”哈利说,德拉科抢了过来仰头一饮而尽。

事情要是这么简单,就不会有正文开头那一幕了。

如果哈利当时动动脑子,就应该知道喝掉其中一瓶其他的药剂名称就都会显现出来。提示已经说明了荨麻酒的位置,而他当时就是赌气没看。

「演示用增龄剂」——当他们看到瓶体上浮现的这行字的时候简直吓傻了,接着他们就不断地长大,长大,现在,完全是成年人了。

哈利与德拉科,两个人在用了一万次速速复原和清理一新将罪案现场整理一遍后逃了出来。他们喝掉解毒剂以后也不管什么该死的狼毒药剂了,拾起外面的隐形衣和地图就跑。隐形衣罩不住他们的鞋子和脚踝,德拉科骂骂咧咧撞着哈利,哈利则是自知理亏不怎么吭声,在撞到并成功吓到了许多人之后,他们也跑得足够远了,终于在走廊里停下来,喘气。

而德拉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揪住哈利幻化的旧外套,冲他发脾气。

“如果我父亲知道了,你知道后果多严重吗?要是邓布利多传出去了,你知道会对我家产生多大的影响吗?”他生气地将哈利往墙角推,就好像他毁了他什么东西一样。

知道知道知道,你们家的基业就将毁于一旦了,你就沦为和我一样的穷小子并且只能和烦人的姨夫一家住在一起了。哈利腹诽着,无奈地等德拉科发脾气,直到对方说出那句‘干你!波特!’——他的耳朵竖起来了,整条走廊的人耳朵都竖起来了,一片哗然。

全世界安静了。

德拉科猛地揪住哈利的袖子,在众目睽睽与一片讨论声中拽着他向楼上走去了。

“好了,撒完气了吗?现在我们没有时间转换器了,总得想个解决办法。”哈利压低声音跟在德拉科身后。

“还能怎么办?等药效过去,假装不知道斯内普办公室的事,回去完成你的药剂——噢,现在没时间了。很不幸,波特,你只能交白卷了。”德拉科忿忿地说,越走越快。捏着哈利的力度减小了,有意避免继续捏痛他的手腕。

好像是错觉,哈利觉得德拉科现在不是在生气,有一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其他情绪混杂在气话里。

“好了,我认了。”哈利耸耸肩,“但现在我们是一起中过毒的关系了,你不能随便在他们面前举报我,你说呢?”

德拉科好像被这句话噎住了。

张着嘴想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表情越来越气,又一次把他推在了靠石栏一侧的石柱旁。

“你记住,波特,我会帮你才有鬼!”

在这个角落里,只有哈利一个人看得出他脸上没掩藏住的一丝别扭。

在他们都没注意的时候,有两个教授着急地寻着他们过来了。

“——不能在这里打架,先生们,希望你们还记得这里是学校——噢,马尔福先生?”

一个熟悉的女声,来自麦格教授。她有点着急地站在留着及肩浅金色长发的人身后说。

‘马尔福先生’微微一怔,缓慢地转身看向教授们。

六目相对,沉默在三个人之间飞来飞去。

感觉不妙,哈利也缓缓地探头出来,小心翼翼地问,“麦格教授?”

气氛忽然就变了。

“天哪,”麦格教授像看到了什么不可能存在的东西,眼睛越张越大,“詹姆斯?!”

 

好了,现在一切都不得不挑明了。

邓布利多请他们到校长办公室一聚。斯内普后脚就到了,急急火火地,愤怒地指责着学校里的‘强盗’给他的办公室造成了多大的破坏。

不过在他来到之前,德拉科就脚底抹油抢先一步藏了起来。

“是波特干的,他身上有狼毒药剂的味道,那是我用来配给满月的——”

后半句没了声,因为他看到了哈利的脸——翻版的詹姆·波特,他的情敌,在校期间的阴影,他曾经最想杀掉的人——他的嘴唇发白,手在颤抖,看起来很仇恨,想掏出魔杖念死咒。

一时间鸦雀无声,哈利看到也感染到了空气里仇恨的气味,绷着脸做回应。而邓布利多则冲斯内普眨眨眼,示意他冷静,坐下来说话。

“看!这就是证据!他喝了我配的增龄剂又偷走了牛黄和解毒剂!而且现场有两个人的足迹,他的同谋一定还在逍遥法外!”他愤怒地说,一边还怀疑地打量着哈利,像在看地沟里的老鼠。

在场的两个作案者心里都捏了一把汗。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西弗勒斯。我没有包庇哈利的意思,他会得到应有的惩罚。但他说去拿牛黄和月石是为了配你布置的狼毒药剂,是这样的么?”邓布利多平静地问。

“是这样的,教授。斯内普教授布置了那个药剂当我的留堂作业,因为我逃了一节魔药课。”哈利抢先说。

“是么,西弗?我记得那堂课有三个学生没有出勤,而你对哈利的惩罚似乎有点独特?”

这下轮到斯内普沉默了。

于是对话在一场很偏倚的环境下进行完毕了。

当然,狼毒药剂的事情是斯内普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而哈利和德拉科也得到了非常严重的‘批评教育’——甚至要家长与他们面谈。

 

“要我说,这点小事没什么的。”罗恩说,“逃课顶多写个检查,至于私闯办公室,上次乔治和弗雷德把费尔奇办公室搞了个翻天覆地也才得到两次禁闭的惩罚。”

“这不一样,罗恩。斯内普是斯莱特林的院长,他会借机逮住把柄扣格兰芬多的分。”赫敏说。

“相信我,他不敢,”哈利笑着说,“邓布利多知道他刁难我,让他不要滥用私权。”

“但你也不该太大意,他毕竟还是斯莱特林的院长。”卢平说,然后侧头在哈利的耳边说,“不过,要是他敢欺负你,我和小天狼星会知道的。”

哈利的笑意漫得更甚。

谢天谢地,今天总算是风平浪静。

一行人略过走廊拐角,往卢平的办公室去了。毕竟邓布利多发话了,要告诉家长,要面谈,要‘严肃处理’。

至于监护人,大家都知道,是壁炉另一边的小天狼星。

“哈利,怎么样了?”

在办公室门口他们又遇到了麦格教授。因为哈利还原回了自己的面貌,所以她没再次认错,叫成他父亲的名字了。

“一切都好,教授。我没有被为难。”哈利说。

“擅闯院长办公室属于严重违反校规的行为。希望你记住这次的教训。”

“呃……”

“还有,周末愉快。”

麦格教授抢在哈利的话前说道,一行人露出了豁然开朗的表情。

如果连她都没说什么,那就表示这次哈利不会收到更多惩罚了。

“‘幸运’的一天。”他感慨。

“谁说不是呢,亏你们违反了那么多条校规还能平安无事。”赫敏说。

罗恩向哈利眨眨眼,“别怪她,从听说你们的事以后她就紧张兮兮的推测你们会不会停学。”

“不会的,”卢平笑着说,拍了拍哈利的肩膀。“相较之下,他父亲和我……我们曾经犯下的事可要恶劣的多呢。”

“不过我想斯内普会挂怀好一阵子。”赫敏说。

“对,他会有很长时间都不敢对我们滥用私权了。”哈利笑着说。

“没错,你们真应该看看斯内普的表情,太解恨了,”罗恩大笑,看向哈利,“刚才他气得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死死瞪着你,就好像恨不得想要挖掉你的眼睛。”

一片笑声中,两个大人沉默了。

(卢平&壁炉里的小天狼星:……

卢平&壁炉里的小天狼星:他最不可能做的事就是挖走哈利的眼睛。)

 

 

另一边,德拉科也恢复了容貌,低着头,被父亲带到城堡的一处无人的角落里。

“今天的事我都听说了。说说吧,德拉科,你和波特在地窖和走廊里干了什么?”卢修斯冰冷冷地问。

“……打架。”

憋了半天,德拉科才说出这么一句,目光飘向别处。

“打架?”卢修斯的眼睛眯得细长。

“是的。打架。我跟踪他到斯莱特林院长办公室,想逮住他,和他打了起来。不慎打碎了斯内普储存的狼毒药剂,我们都以为那是剧毒,找解药的时候来不及看指令,波特把我喝掉的那份喝了下去,然后……”

“……然后?”

“然后我们发现喝错了药,波特想跑,我就去追。我们在走廊里打了一架,在麦格他们发现的时候我已经赢了,揍得波特鼻青脸肿。”

一个流畅的谎。

“哦?”

卢修斯认真的目光一直没离开过他的身上,而他则捏紧了袍子,想尽一切办法掩藏自己的慌张,盯着地面的石板纹路和皮鞋尖,又在父亲走来时不得不抬头看他,装得自信一些。

这几秒,好像过了一万年那么长。

咚——手杖落地的声音,吓得德拉科一颤。

却听到了父亲的笑声。

“打得好,德拉科。”一只手有力地拍了拍德拉科的肩,“不愧是我儿子。早就该这么干了。”

见德拉科的笑容逐渐茫然,补充道,“我是说过不要在校内起冲突,即使再讨厌他。但波特是个例外。如果他敢有下次,能揍多狠揍多狠,不用考虑后面的事,明白吗?”

“说实在的,儿子,我也已经受够他了。”

“记住我说的话。”

“……”

没有“你怎么给我捅了这么大篓子”,没有“我是不是说过别在外面给我这么丢脸”,没有怀疑的眼神,也没有“我和你讲过,和波特在一起的时候,不要表现得那么排斥他”。

没有被数落,也没有挨打,只有“打得好,不愧是我的儿子”。

就像是在鼓励,还冲他赞许地点点头。

目送了卢修斯离开,德拉科恍惚地倚在了身后的石柱上,疑惑和一千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堵在一起发生化学反应,最终变成了一抹怅然。

不幸啊,不幸。

谁让他刚刚对波特萌生了示好的念头,就被父亲亲手掐灭了。直到现在还没缓过劲儿来呢。

 

 

【END】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目录(持续更新) 

 
   
评论(7)
热度(219)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