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德哈】社交障碍症(一发完)

*含抑郁症描写,致郁注意。

*OOC预警

……

……

00.
黑暗总是悄无声息的到来,滑入你的影子里,缠住你的心脏,扼住你的喉咙。你不能呼吸,无法开口,不能挣扎,只能静静地由着它将你拽入漫无边际的水底。


你将一个人面对它,你总是一个人面对它。


你没有家,没有求援对象。没有人察觉你的沉沦,没有人向你伸出一双挽的留手,甚至没有人注意到你的异样。


你看着如万花筒般绚烂的过往,你努力强颜欢笑,你不断的下沉,下沉,你看着自己离那副光鲜亮丽的壳越来越远,周围的说话声嗡嗡作响,恍如隔世。


你溺亡在一片孤独的汪洋里。

 


01.
下课了,晚上是社交时间,是该去参加派对和联谊了,可是哈利没有兴趣。


他躲在了盥洗室的一角,面无表情地捋起左边的袖子,魔杖尖划过皮肤,在手腕及小臂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不轻不重的白色伤痕。几秒后,伤痕中间出现了极细的红线,慢慢变粗,不一会便停止扩散。


切割咒,他用的得心应手。


痛,可又不痛。

他只是无意识地重复着这个动作,一些画面在脑海里渐渐晕开了。


那是几个小时之前的事了。


斯内普将他忘记完成的作业丢进了火堆里,向他提问上节课刚学的知识时他也卡壳答不上来。

要说还有更糟的,那就是魔咒课上的表现也糟糕的如出一辙。


最近总是这样,恍恍惚惚,记不起东西,大脑好像被石块塞住,卡壳了。
其实不怪教授们罚他,是他自己背不出来,自己没用。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了,脑海里一直循环着一些例如科林的仰慕或者斯内普的嘲讽——这些“救世主”身份过高或者过低的期望。

 

纠结着这些问题,久而久之是整天发呆,什么也听不进去了。前半夜以前根本睡不着,带着耳塞数绵羊依然清醒。接着他便开始健忘,神经衰弱,黑着眼圈不想说话,脾气暴躁地去推测大家对他的不好。

 

他们喜欢的不是他,是与人和善的老好人救世主。他们一点也不懂他,也不想去懂,只是在和他光鲜亮丽的壳打交道。

 

所以,没人帮得了他,没有。


水珠滴答在地的声音,脚步声频频靠近。


在看清躲在深处的是哈利时,来者总算收起了紧张的心。


“高尔说最近盥洗室里多了个幽灵,我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原来是你啊救世主。”


德拉科像往常一样大摇大摆地走近了他。


哈利并不回答,拉下了左臂上卷起的袖子——不太顺利,胳膊粘的又湿又黏,白色的布料刚刚遮住小臂,殷红的花朵又绽放在上面。


算了,避无可避,还是赶快走吧。


德拉科看出了他的意图,故意挡了道。并且逼近,一步一步将他堵在角落里。


“让开,马尔福。”哈利说,视线一直没移开过德拉科的鞋尖。


“哦?波特,你准备去哪?”胳膊撑住墙角,挡住了哈利的去路,将他堵住的人笑道,“你想去找韦斯莱崽和万事通小姐告状么?”

 

他凑近他,笑意更浓,“是啊波特,你是个没有靠山、父母也不在的可怜虫,只能去找他们了,是吧?”


回击,回击,回击。哈利想。


该回击,该揍得他满地找牙,该居高临下地嘲笑回去。


视线却模糊了。


心里那口大坝再也挡不住那汹涌的洪水,裂缝了,轰然倒塌,崩溃了。心酸大股大股地翻涌而来,堵住了喉咙,鼻腔辣辣的,泪水像被拧开的水龙头一样不断地滑落。


“是……啊……”他开口,声音抖得可怕,“我没有家。”大声吸了吸鼻子,“我也没有父亲。”


哽咽声夹杂了进去,“我孤身一人,孤独得要死。这样说,你满意了吗,马尔福?”


哈利看着德拉科的眼睛,没有往日针锋相对的气氛,泪水沾湿了镜片,眼眶红极了,绿色的眼睛里只透出了说不出的伤痛。


无休无止的伤痛。

 


02.
那一眼久久烙印在德拉科的心上。


他忘了他是怎样落荒而逃的了。现在他正躺在自己的床上,同寝的舍友们都在呼呼大睡,可他却久久不能入眠,只要闭上眼睛,他总是能看见哈利的眼睛。

 

那一刻,他的眼神仿佛戳穿了他的身体。


缩在墙角里的哈利,像一只被暴雨淋透的小怪兽,受了伤却无处可去,在他身边不可抑制的噎噎哭泣。


“谁愿意当救世主?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自己从来没有出生过。”


染着血的手指握紧了拳头,绿色的眼睛忽然抬起来直勾勾地盯着他,语气戾气加重。


“我宁愿永远消失!”


“我,宁愿死!”


……


为什么会这样?

 


03.
人前那个活泼开朗的救世主哈利波特仍然在人群中央侃侃而谈,不远处的德拉科支着下巴盯着他看。


他与他们一起玩笑,无话不说,就好像昨天的事从来没有发生过,他真的从来没有那样一面一样。


可德拉科觉得那样的他无比真实。


不知道为什么,他看见哈利在笑,心里就会痛,像是被细细的刀刃划伤了一样,起先是无痛觉的,渐渐后知后觉,越来越无法忽略。


他的视线无法从他身上移开。


哈利回神,发现了这个偷窥者。脸上还留着与旁人的嬉笑,眉毛轻轻弯了弯,又用假笑掩藏了过去。


虽然笑着,可是他的眼眶红着,好像极力在忍耐什么。


笑声染上了轻轻的鼻音,眼角的泪花也越来越明显,好像随时都要哭出来一样。


周围的格兰芬多们仍不知疲倦地与他开着玩笑,可他已经开始推脱了。他将自己从勾搭肩背的胳膊中抽出来,想往走廊的方向走,不知好歹的家伙们却仍缠着他说话。


这可不妙。


斯莱特林伺机而动。


那些家伙们的脚下忽然长出蛇,人群惊叫着散开,一齐转身看见了长桌上施咒的德拉科。


哈利瞥了德拉科一眼,借机逃跑了。


格兰芬多们围过来了,德拉科只是拖着长长的腔调傲慢地反问他们。


“难道你们刚才都没注意到,波特已经很不耐烦了吗?”

 


04.
人多,太烦。七嘴八舌的问,吵吵嚷嚷哭哭啼啼,大段大段讲道理,自以为是。


哈利越来越习惯自己一个人待着。他情愿把自己关起来,与世隔绝,安静的睡一会,看书,看风景或者干什么都行。


他在北塔楼顶上,迎着风张开双臂,居高临下地看着一切远离他的景色——群山与黑湖,小屋与禁林,还有远去的人群,心想就这样离开世界也挺好的。


不用带假面具,一点也不累。


现在,朋友们根本听不懂他的意思,而不是朋友的人将他当做怪物。


当他胳膊上的疤被人发现的时候,大家聚在公共休息室里,一齐发声质问他。


他站在他们对面,忽然就歇斯底里地大喊,拿起身边正在削苹果的小刀,抵在左腕的脉搏上。


“再问一句,我就多划一道!现在,闭嘴吧!”


想到这里,他摇摇头。


他不该这样的,他当众发了疯,真实的面孔暴露在他们的面前,以后会有更多的人将他当做异类来看了。


有人来了,还是那个家伙。


“波特,干嘛站的那么高?”


“在想怎样去死。”哈利轻笑。


还是和他说话轻松,他从来不做多余的事,最糟就是多嘲讽两句罢了。


“我没有家,也没有留恋的人事物,就算你说得再过分,我也……”喉咙一紧,“我也不在乎。”


“是吗?”脚步声近了。


“哈,你不是很讨厌我吗?现在给你机会,来,”哈利抽出魔杖,摆出了决斗的姿势,“现在,用你的魔杖吧。”


“……你真狡猾,波特。”


山楂木魔杖滑入了校服口袋里,德拉科停住了脚步。


“不然呢?你不是来看我的笑话的吗?现在打算怎么做?一走了之和你的密友们分享吗?”声音再次颤抖起来,“好笑吗,马尔福?”


“波特,别这么想,你要有点自……别动!!!波特,别激动!!别!!!”


哈利与德拉科对峙周旋,一个人向左走一个人向右走。德拉科显然想靠近他,可他不想给他这个机会。


哈利扬起了魔杖,将要念出那句烂熟于心的咒语。


什么绊住了他,风声呼啸,整个人毫无防备地向后栽倒。


这是北塔楼顶,城堡里最高的地方。


一瞬间,哈利想到自己将要栽下去,摔成烂泥的样子。


哦,这样离开,确实有点糟。


他后悔来这里了。

 

胳膊上旧伤的疼痛刺激着大脑提醒着他还活着,本能的恐慌感蔓延上来。


扬起的魔杖魔咒刚发射出去,哈利向后倒下去,翻转的世界迅速下坠——然后腰上一紧,下坠停止了。


“不要……犯傻……”


“马尔福?”


“不要放弃!快点回来,回来吧!”


“……你……”


“……我快撑不住了,傻子!”


德拉科的左肩上裂了条新口子,衬衣上开了一串细小的血花。尽管如此他还是双臂尽用,右胳膊圈住了哈利的腰,左手紧紧抓着矮石雕围栏的一角。

 

哈利几乎掉下去了,而德拉科为了抓住他,也探出了半个身子,位置相当危险。


“我可不想和你一起摔死,当明天的头条。”德拉科恨恨地咬着牙说,“丢不丢人?”


“我……”


德拉科费劲将哈利拉了回来,没受伤的右手紧紧拽着他的胳膊,生怕哈利再掉出去第二次。


哈利安静地坐在德拉科身边,检查他肩上的伤口,念动反咒。


该死的切割咒,他原本没打算让他出血。要不是被绊那一下子让他受到了惊吓,力道也不会控制的这么差。


他的死对头就那样安静地坐在他身边,大喘气。


按理来说,德拉科会大喊大叫,会张罗着赶快去校医院,会骂哈利是疯子,会放着他不管,可现在他却没有,只是如释重负地坐在这里,握紧了他的手。在被查看伤口时,还任性地将他摁在了怀里。


“波特,我是挺讨厌你的。你自大又目中无人。可是万一你不在了,还有谁能衬得出我的优秀?”

 

德拉科唏嘘道,“想想就觉得孤独。”


是吗?没有我,你会孤独……吗?


哈利的鼻子忽然酸了。


德拉科感觉胸口一热,衬衫被泪水沾湿了,怀里的人又开始一抽一抽地哭泣。


“马尔福……”


“嗯?”


“我讨厌你,非常讨厌,非常讨厌,是真心实意的那种讨厌……”


“……”

 

德拉科拍了拍他的背,轻轻说,“彼此彼此。”


静了一会。


“对了波特,关于魔药作业,你落下了那么多,如果你的朋友们不能帮助你,那么……我这里,倒是有一份。”


他不徐不疾,慢吞吞地说。


“我没问你要。”


“但我可以大发慈悲的给你。”


“谁稀罕……”

 

回应是德拉科的轻笑。


“波特,你喜欢火龙?”


“你怎么知道?!”


“打听的,”几乎没有思考便脱口而出了,“为了恶心你。”


“……”


“只是它还没有孵出来,等到临近开春,我就能带你去看了。”


“……为什么要做这些?我们明明……”

 

明明关系不好,是见面就能打一架的那种关系。


德拉科捂着肩膀,皱着眉头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因为你哭得太丑了啊,波特。但我想这个世界还是很需要你这种独特的丑。”

 

“……”

 

“这可不是出于我的怜悯,真的!”


眼睛肿肿的哈利憋出了一个难看的笑。


他不再说话,德拉科也由着他去了。


两个人坐在屋顶,听着飞过的一两只鸟雀喳喳地叫,天光从云层的缝隙里投射下来,世界干干净净、清清亮亮的。


哈利忽然想看看德拉科说的那条小火龙的样子。

 


05.
他依然会偶尔躲起来,躲避着社交活动、人声鼎沸的场合,只是切割咒没再用过了。


自从上次他当众歇斯底里,公共休息室和宿舍里就再没出现过尖利的——例如剪刀、水果刀——这样的东西。


他依然会忘记交几页作业,仍然会失眠,仍然偶尔会无法消灭负面情绪,只是再糟糕,他也没再想要去死——毕竟,世上还有很多绮丽的事物值得一看。


毕竟,还有令人期待事要发生啊。


日期近了,就在今天了。


当他按掉五点的闹钟,换掉皱巴巴的睡衣,披上袍子急急火火地赶到校门口时,德拉科已经斜倚着城堡的大门等了很久了。


那时他披着厚重的袍子,看着外面蒙蒙亮的天空,呼出的寒气升成一缕烟消失在风里。


“你又迟到了,傻宝宝。”


“但愿还来得及,德拉科。”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德拉科掏出怀表看了看,又望向门外——接送的马车快到了。


哈利期待地凑在德拉科身旁,两个人向同一个方向看去。


“启程之前,我有东西要送你。”


一盒滋滋蜂蜜糖塞在了哈利的手心里。


“返校时在火车上买的,再不吃就过期了。”德拉科拍了拍哈利的脑袋,补充道,“很合适你。”


很合适什么?是合适吃,还是合适接受这样的礼物?


哈利看了看包装,白了正在窃笑的家伙一眼。


得了吧德拉科,骗人也要骗像一点啊。包装上还写着昨天的日期呢,好歹把「限量版」的贴纸撕掉吧?


仿佛从眼神里读出了话,德拉科有点无所适从,不知道看哪儿,只好往天上看。


哈利笑了笑,觉得滋滋蜂蜜糖甜在了心里。


这个周末,他落下的功课全都补完了,他要去看小火龙了,他还收到了一盒糖果,好事全都叠在一起了,他像个得到圣诞礼物的小孩一样开心。


风稍稍大了些,身旁的人兴奋地往他这边蹭了蹭。


波特,


他叫住他,眼睛亮亮的。


看,下雪啦。

 

 

 

 

【END】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文归档(持续更新)

—————————————分割线—————————————————

 

先为黑暗文风致歉啦。

写完回看觉得十分矫情,但细细一想又觉得不算矫情。当它真实发生的时候,也许就是那样,厌恶一切,随时随地都要哭出来,伤害自己和别人,生理痛觉与心理痛觉一齐丧失。

所以不打算大改了。

这篇要有后续的话,会是德拉科想尽一切办法延长哈利的期待周期。

看完火龙他会提出下一次飞天扫帚发布会,看完发布会他会说蜂蜜公爵下个月要推出新的甜食了,于是哈利就渐渐满怀期待地一次接一次地参与【等待——惊喜——下一次等待】这个循环,渐渐地不再那么纠结过去的问题。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恶魔是真实存在的,同时,它也是可以战胜的。

感谢大家看我叨叨,我们下一篇甜文见XD!

 
   
评论(52)
热度(770)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