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Drarry】Boom!

*没营养ooc又沙雕的段子。

*接上篇【啪】

……

……

德拉科气冲冲地越走越快,哈利气冲冲地跟在他后头。

两个人眼神里刀光剑影。一个是你追上我看我打不死你,一个是我还就跟着你了你能把我咋地。

哈利开口了。愤怒的、颤抖的,绝不认输的——

“哦我亲爱的马尔福少爷,您的步履如风呸,您可否留下玉步听我一言……”

德拉科捂着胃干呕,嫌恶地看着他。

“以梅林的名义起誓,我最可爱善良的哈利波特先生呕,请停止你那妖精般美丽的,恕我不能让你追随。呕……”

最善良可爱的哈利波特先生眼睛里写满了愤怒,开口却是温婉明媚:

“即使如此,我还是要说,世上最温柔英俊的德拉科小王子,呕,帅气的,呕马尔...

【德哈】守护神与小波特

*苏气十足谜之逻辑的平行世界au,前篇【守护神先生】

*设定世界是由千千万万个平行世界构成的,你的每一个选择都会早就另一个平行的世界,例如从A分裂成A1和A2什么的。

……

……

德拉科二十岁那天收到了一个哈利波特。

那是个安静的午后,后花园忽然变天了,狂风骤起闪电四射,凭空卷起了一个蛋壳形状的漩涡。他从天而降掉在了马尔福庄园里,搅乱了德拉科的下午茶。

“真是好久不见啊,波特?”德拉科生气地收起魔杖走向他,“你有什么毛病,飞路网坏了吗?”

茶杯碎了,茶渍溅在德拉科的袖口,湿了一片。桌椅乱七八糟的歪着,周围的园艺七零八落,糟蹋了。

梅林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食死徒卷土重来了呢。...

【Drarry】啪!

*依旧是没营养的ooc小段子。

*接上文【砰】

……

……

哈利真心实意地诅咒着德拉科马尔福。

现在,他的右手攥着德拉科的左手,放在课桌下面。

斯内普教授在他们身边来回的走,说着狼人摄魂怪和格林迪洛。

在满堂的羽毛笔刷刷声中,他的眼睛在不寻常的一桌上来回扫视着,看着这对并排坐着的冤家对头,一个笑嘻嘻一个气呼呼。

我说了,把书翻到384页,抄写课文,波特。

黑色的眼睛眯得又细又长,哈利的嘴角猛抽了一下,恨恨地看了一眼旁边的人。

德拉科发出嗤笑声,他的书是摊开的,羽毛笔是刷刷书写的,和大多数人一样,正常极了。

怎么了波特,你那可怜的右手请假了吗?斯内普不怀好意地背着手问,直到...

【Drarry】是你掉的卡片吗

*码点没营养的小脑洞自娱自乐_(:з」∠)_

*ooc是肯定ooc了,预警预警

……

……

哈利在找德拉科马尔福。

他在整个霍格沃茨里找这个和他早上有过一次安静到不像话的擦肩之后就再也没见露面的死对头。

为什么要找他呢?因为哈利的口袋里揣着一张属于他的卡片,还有一兜子关于这张卡片的问题。


最初他不知道这是一张什么卡,它的碎屑躺在维奥莱特女士的画像下面,像一堆常见得废纸。

“这可能是斯内普撕掉的论文的一部分。”罗恩说。

“它即使是论文的一部分也不该明晃晃地躺在走廊里。”赫敏说。扬起了魔杖,想点一道烈火熊熊或者羽加迪姆勒维奥萨。

“别急,它上面有字。很可能是一封...

【Drarry】一对猫耳朵-下

*点梗猫耳,上节【点我传送】

*一个快乐的OOC脑洞,开心就好

……

……

现在,那双黑色的毛茸茸柔软的猫耳朵扭着腰,用那比常人高得多的上帝视角在那丛乱七八糟但是柔软又带着点儿洗发水香味的黑发上面来回旋转观看。

万圣节晚宴确实是开场了,他们的左边是一队唱着诡异歌曲的小矮人乐队,右边是齐齐整整的盛满了故意做得像过期几百年一样的食物的的餐桌,前面是敞亮的舞池,各式各样的鬼怪在里面徜徉。再往里面是供休息的桌椅,只有一对橙色和绿色为主的小丑坐在那里。

“太暗了波特,你能不能看清?”猫耳朵气呼呼地抬头张望,人们的面貌在暗紫色的夜光和漂浮晃动的骷髅烛火下面根本无法分辨。

哈利发出了嘘声,矮了...

【Drarry】一对猫耳朵-上

*点梗,梗来自  @逍遥酒醉怪蜀黍 -想看猫耳(*/ω\*)

*一个快乐的OOC脑洞,开心就好

……

……

耳朵。 

猫耳朵。

德拉科变成了一对猫耳朵。

他变成了一对货真价实毛茸茸黑色柔软还能动的猫耳朵!

他,一个斯莱特林级长,究竟是在怎样的情况下被谁打中了什么咒语经过了多少曲折才变成了现在这样的猫耳朵?!

他不知道,但他能看到。视线定在上方三百六十度可旋转摆动,将这个破旧的贮藏室看得一清二楚。他也能动弹,耸耸虚无的肩膀他就能摆动,用力挣扎两下他还能跳。通过和身边落满灰尘的笤帚木桶相比,他得出一个结论——他一定取自一只比洛丽丝夫人更大的...

【德哈】好吧,我们睡过。

*【马尔福你钥匙呢?】的一点后续,归属荒唐吉他人系列。

*起名废,其实名字和内容没啥关系。

……

……

三天后哈利才收到德拉科的回信。

「波特:我约了茶会舞会等活动近期很忙,恕我既不能抽身也无暇回复你的问题。D.M.」可怜巴巴的小纸条上这样写道。

哈利被活活的气笑了。

这三天他没少关注楼下的动静。但自从那家伙在他的客厅里漂亮的幻影移形之后,似乎打定主意不再露面了。下楼叩门没有听到克利切的动静就罢了,屋里的魔法小吉他竟然也没再作祟。

就是说,那个名为德拉科的混蛋在和他发生了点什么之后主动落跑了。

啧,真是太令人印象深刻了。

「马尔福:我只想问一件事,」笔尖沙沙地写道,「我的缄...

【德哈】你过来啊

*【想打架吗】的一点后续,首篇请点这里

 *借梗灵魂伴侣,印记是伴侣说过的某一句话。

……

……

哈利刚迈进格兰芬多男寝就被三四五六七八只手按住了。

四个人影一只蛤蟆凶神恶煞地一齐挤着他问话。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和谁一起出去的?”

“去哪了?”

“快点实话实说。”

“呱!”

呱?

哈利一个头两个大。

德拉科马尔福,桃金娘盥洗室,午夜决斗。

至于为什么那么晚——

“噢,看在我们都恨斯莱特林的份儿上饶了我吧。”

他一拍大腿将吹宝泡泡糖的盒子丢到床头柜,四个人像看巴可比克一样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本来是想痛痛快快谈判的,谁知道他一言不合动起手来。嗝...

【Drarry】荒唐吉他人-00

*一个超傻脑洞的德拉科视角,算半个贺文吧XD

*哈利视角:【上】 【下】

……

……

德拉科根本不想承认。

他是发现哈利·救世之星·微笑大使·公益石雕·波特离开魔法界的第一人。

你知道,自满目疮痍的战争过去,一切都得顶破废墟从重新生长开始。

马尔福庄园也是。自从通过救世主的证词无罪赦免后他们家就过着深居简出的日子,每天做的最多的就是喝茶看书看报。而预言家日报的头版总是波特。宣讲中的波特,施咒中的波特、还有与议员握手的波特,那些制式的微笑石墩看得德拉科头都痛了。

忽然有一天他没在报纸上看到波特。头版是一个不认识的老...

【Drarry】荒唐吉他人-下

*名字和内容关系不大,超傻的脑洞,德拉科戏份超少注意

*前情提要:【上】

……

……

要是楼下那位吉他先生(已经从房东先生那里证明是位先生了)可以就此停手,绝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

老实说哈利已经预见这样的事情了。在相遇的第一天就一个劲的为自己拉仇恨,那么往后的日子里两个人无论如何也不会和平共处的。这是他从进入霍格沃茨的第一天里就学到的,而他发觉这条定则无论用在什么时候都适用,不论另一个是纨绔子弟还是个搞音乐的麻瓜。

“他是乐校的研究生,回来的时间段不稳定,兴许是经常参加演出什么的,艺术生嘛,我们都很少见到他。”肥宅房东认真地对他说,顺便把满嘴的薯条全部吞下去,一拍脑门想起什么,“噢...

【Drarry】荒唐吉他人-上

*名字和内容关系不大,超傻的脑洞,德拉科戏份超少注意

*写手挑战100热度短篇,感谢阅读XD

……

……

哈利现在怒气冲冲地站在那扇门前,怒气冲冲地大声叩门,他非常希望自己能没品的冲里面那位先生大吼大叫,但是他不能;他也非常想用魔杖撬开他家的门皮,然而他可怜的理智正在对他不断地诵读着《麻瓜保护法》。所以他只能一个劲儿的敲,直到拳头砸酸了屋里那乱七八糟的吉他声才稍微停下来了一点。沙——沙——棉拖踩在毛毯上的声音,有人来了。那个他非常痛恨的吉他先生要出来了,他们碰面了,他们会碰的头破血流的。哈利握紧了拳头盯着门把,除了因为愤怒而逐渐加速的心跳外只剩下一个念头:等到开门的时候就冲上去第一时间...

画手挑战Q1

哈哈其实是上篇不给亲亲的哈利被烦急了

“过来,德拉科。”

噗啾!

XD好了我知道褶皱动作阴影都是错的,画完飞速逃走了

 

【德哈】笑什么笑啊

*一个短小的哈利生贺。

*借梗灵魂伴侣,印记是伴侣说过的某一句话。

……

……

从前从前,魔法世界里流传着这样的传说。

人们都有着命定的爱人,而适时出现的印记会昭示着灵魂爱人的线索。

只要循着它找到对方,就会收获一辈子的幸福。


哈利却觉得命运之神一定是个幽默的家伙。

会捉弄人们,给他们奇奇怪怪的提示。

就比如罗恩。

他得到了一句金灿灿的,只有他自己看得到的手腕上的箴言。

其实罗恩刚看到的时候是拒绝接受的。

连最老实巴交的纳威都告诉他别人都看不见它的时候,他才终于确信,这不是韦斯莱双子的笑话。

接着他又噗嗤笑了。

是谁这么捉弄他,在他的胳膊上刺一句「你...

【Drarry】行走的德拉科

又名-来自潘西的偏方

*千字复健,一个娱乐的小脑洞,开心就好XD。

……

……

德拉科马尔福自起床后就开始走来走去走来走去走来走去。

一边套上罩袍一边走出斯莱特林休息室,一边拿起银盘里的馅饼一边走出礼堂,一边保养他的光轮2001一边在操场上绕圈。

他路过级长和教授时仅仅点一点头,路过向他行礼的幽灵和画像时并不理睬,路边斯莱特林小跟班们的热情的呼唤只得来一个侧头白眼。

他还是在走,一直在走,长袍带风,并不停留。


有人说,或许他是心情不好。

有人说,或许他是在锻炼体能。

有人说,或许他是中了仙女戒指。

也有人说,或许这是一种仪式。

什么仪式呢?

疯子的仪式...

【德哈】时空回环

*检索请点tag【DH-时空回环】
……

……


依旧是白色的国王十字车站。

一袭黑衣的金发少年躺在长长的候车椅上,枕着胳膊百无聊赖地一下一下地抛接着一个青苹果。

站台比真实的车站宽阔,台下是无限延长的铁轨,仿佛连接着光明的尽头。德拉科的灰蓝色眼睛半眯起来,解析着穹顶的青灰色与白色相接的花纹与图案,努力想象它们是一条龙或者是一个光芒四射的人物。

在意识到那个人形是他潜意识里的救世主以后,他叹气并摇了摇头。

这里既不是生者的居所,也不是往生者的地盘。天堂是存在的,而他现在却可笑地卡在这种不上不下的、没有时间概念的、孤独的虚幻空间里。

说真的,铤而走险为了一个暴脾气的波特...

【德哈】时空回环

*检索请点tag【DH-时空回环】
……

……

咔擦咔擦咔嚓咔嚓——呜——

火车鸣笛的声音。

哈利坠落到了一个新的情景里。车厢有节奏地平稳晃动着,他的身子陷在包间的柔软座椅里。窗缝钻进来的微风侵袭着他的面颊,意识逐渐清醒。

“这是哪里?”他听到自己问话,声音稚嫩极了。

张开眼睛,先看到的是包厢的全貌,然后是窗外呼啸而过的乡野风景。再然后是自己的双手,及套在胳膊上的达力的旧衬衫的袖子。

哇哦,怎么又是这身大象皮。

觉得好笑的同时又有点不可思议。

隔间外传来了乱哄哄的声音,许多人在谈论假期、霍格沃茨、或者别的趣事。

牺牲者的特快专列?他皱了皱眉毛,推开门想出去走走,刚好撞见了一个...

【德哈】那副该死的汤剂-下

*前情提要:【

 *剧情需要修改了上半部分的一些内容。

……

……

现在,哈利和德拉科盖在隐形衣以下匆匆往七楼去了。

他们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间穿插,越往上走德拉科的表情越复杂。

“我们非得路过格兰芬多休息室吗?你那该死的地图标的没问题吧?”

“放你的心,马尔福。你看,七层这里有个画像。”哈利轻声说,指着不断变动的活点地图上的名字「红胡子男人」“我忘记他叫什么名字了,通过他后面的密道可以直接抵达斯莱特林地窖。这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最快的解决办法了。”

“好吧,波特。但我要提醒你,我们的时间真的剩余不多了,如果在斯内普教授发现之前我们还没配好,我就反过来举报你破坏办公室。...

【德哈】时空回环

*一个想写很久的脑洞

……

……

再一次。

一片寂静,哈利感觉自己以一种很古怪的姿势趴在地上。等了好一会儿他才有了触觉,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感觉到了流动的时间。

熟悉的感官,熟悉的恍如隔世的感觉,他缓慢地睁开眼睛去证明自己的想法——果然,他只身在一片明亮的薄雾中,周围是虚无,什么也没有。

一片空白。一个不包含感情与万物理论的存在。

他来过这儿,没想到这么快又会回到这里来。

身上的伤口消失了。那些战争中带来的伤与痛也完全不见了。眼镜再次不见了,与此同时,衣服也是。

但他只是想一想,身边就再次出现了一件长袍。柔软舒服,足够宽大,他套上了它,向前走去。

这不是梦,他现在无比清醒。...

【德哈】那副该死的汤剂-上

*【漫无止境的一天】的平行后续。

 *友情向,私设如山画风清奇注意!

……

……


紧急!霍格沃茨第八号逮捕令——

抓住德拉科马尔福和哈利波特!他们破坏了魔药教授斯内普的办公室,偷取了一大块牛黄和解毒剂!他们正在逃亡,罪大恶极!

哈利的脑海里,荒唐的警铃正在大作,而他和德拉科正在走廊里左躲右闪逃跑穿行。轰隆隆,是盔甲追上来的声音,乒乒乓乓,是各色光点的魔咒交杂攻击的声音,他们两个不得不边跑边躲,隆隆震声中,楼梯间钻出了一个巨大的、黑色的、邪恶的怪物——那是愤怒具象化的斯内普,他越变越大越变越大甚至顶到了天花板,在尘埃和碎砖块散落下来的同时一步一步逼近他们两个...

【德哈】One day

*平行小片段,在【分手记】【日记本与魔草药与妖精】之间

*是一个没有剧情的小日常,主要是为了糖,食用愉快XD

 ……

……

哗啦哗啦哗啦——

罕见的暴雨如瀑布般冲刷着玻璃窗,云层里偶尔闪过的白光将这个暗暗的小卧室映得发亮。

床上的两人在被子下睡得四脚八叉。熟睡中的德拉科咕哝了一声,无意识地蹭了蹭贴着哈利的肩头,将侧脸埋得更低了一些。窗户上的雨水将他们的脸映得影影绰绰的,在一片起伏的细小呼吸声里,哈利迷迷糊糊地慢慢睁开了眼睛。

窗外的世界阴阴暗暗的,黑压压的重云使白昼像极了晚上,近处的建筑、道路、植物仿佛都褪了色,变成了老旧胶片,而远景都笼上了雾,看不真切了。

身后贴...

【德哈】一笑生花

……

……

咔嗒、咔嗒、咔嗒。

霍格沃茨的钟摆一圈一圈的走着,古旧的教室里,金发少年侧脸伏在臂弯里小憩。

一只耳朵收纳着封闭屋子里少年人们的欢声笑语,或三两扎堆分享趣闻和新学的咒语,或窃窃私语谁的秘密,也或者沉默地将书翻得哗啦哗啦。偶尔流出谁的大笑,偶尔又是谁擦过桌边打闹,他的五指微蜷轮流在木桌上哒哒地敲,指缝里钻出一只洁白的纸鹤,探出头来又小心翼翼地缩了回去。他仍懒懒地阖着眼睛,抿起嘴角,下巴随着指尖的节奏一下一下的点着。

现在,真好啊。他想永远依赖地融在这冗长的安心与温柔里。

有人呀,轻轻从他身侧擦了过去。

那个人背着一个蠢蠢的书包,和他的朋友低低说着什么,讲到开心的时候也不...

【德哈】漫无止境的一天-下

*私设如山,一个无聊的小故事。

*前情提要:【

……

……

哈利和德拉科两个人坐在操场的树影里,知了将盛夏唱得很长。

现在,哈利正在听着他的死对头讲着最可能是梦话或者妄想之类的话并因此逃了全学院最可怕的教授的一堂课,这可真是疯-狂。

“……稍微等一下马尔福,你刚刚讲的是时间转换器丢了对吗?”

德拉科说话的间隙,哈利忽然插了一句。

“哦,你终于听明白了是吗?干得漂亮,第91号波特。”德拉科假装看了看时间并向哈利投去了‘赞赏’的眼光,见哈利犹犹豫豫的,又补了一句,“这次想起来了什么没有?”

哈利的内心隐隐不安,时间转换器这个东西一直是赫敏保管的,他昨天晚上刚刚见过一次,而且…...

【德哈】漫无止境的一天-上

*【记一次奇幻的变形之旅】的平行后续。

*码一个无聊的小故事做复健,借鉴的文会在下篇尾标出来XD

……

……


「记霍格沃茨禁林一战」或者「从魔法生物手里夺来的明天」或者「记一次奇幻的时光之旅」——

斟酌了半响还没下笔,趴在身边睡觉的金发少年却醒了,懒洋洋在臂弯里地盯着他看。

哦,完全可以写上德拉科啊,他不仅是主角,而且是这件事里最大的受害者,没有之一。

 哈利笑笑,笔尖颤动,只花了两秒就写好了标题。


事情发生的日子无比平庸。就像从人生的一百万天里随机抽出来的一天一样平常。

哈利像往常一样在格兰芬多男生寝室里醒来,翻了个...

【德哈】银河

*节插/预告/番外

……

……

哈利永远记得那一天。

那本该是个正常而平静的夜晚。

云层遮蔽了大部分星光,月色将天文塔上那个孤傲的影子映得很亮。他站在围栏边向外望,形单影只,不知道怀揣着怎样的心情。

然后,像倒计时结束了一般,塔上的人不再等待,也不再徘徊。纵身一跃垂直降落,身影融进了黑暗的夜色里。

咚——撞击地面的沉闷声音。

哈利恰巧经过附近,映着星光的瞳孔里倒映出了坠落的完整曲线,然后大脑开始翻涌轰鸣,直到听到了天文塔附近的惊叫声才渐渐清醒。

一整夜,他没有合眼,眼前回放着那人纵身跃下的情景,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

他有一种恍恍惚惚的错觉,在对方坠落的瞬间,原本黯淡的夜...

【Drarry】你的小秘密(一发完)

*概念有借鉴,介意侵删。

*依然是流水账系列,食用愉快啵啵啵XD!

……

……


哈利弄丢了他的作业,一份难得写完的魔药作业。上交的期限是午休之前,他不想给格兰芬多丢分,也不想面对斯内普那张永远阴沉的脸。

所以他问赫敏借来了时间转换器,开始了时空跳跃。


第一次,他跳回了半小时之前。

早晨十点,他披着隐形衣行走在图书馆去向的长廊,小心翼翼地与两个小时前从图书馆里离去的自己和罗恩赫敏擦肩。

他回到了他们曾坐的位置,翻了他们曾借过的书,很遗憾,什么都没有找见。

于是沮丧的哈利踏回了返程。

在回去的路上,停下倚着石栏思考——到底将那卷羊...

【Drarry】记一次奇幻的变形之旅(一发完)

*点梗,梗来自 那年花开椰子熟

*忽然被屏,重发致歉。

……

……


霍格沃茨大作战或者大乱斗事件——

——哈利是这样称呼它的,听起来就像一次像模像样的历险,不过罗恩更乐意管它叫做「霍格沃茨一团糟」、「霍格沃茨大变身」、「白鼬与消除白鼬大手子的终极一战」(赫敏:……不正经)

不过事实上整个事件跟霍格沃茨扯不上任何关系,说起来真正的当事者只有两人,哈利波特与德拉科马尔福。

对他俩来说,这可是漫长的一天。好吧,对哈利而言,他还觉得是挺有趣的一次经历,只不过对德拉科来说就不那么有趣了,他甚至出了点洋相——大家都在打赌他现在肯定斯莱特林休息室里在愤愤不平地念叨着‘...

【德哈】歪打正着

*【误食药记】的后续

*3000字食用愉快XD

 ……

……

今天对于德拉科而言应该是一个寻常的日子。

寻常,却也不怎么寻常。

他不得不花更多的精力与耐心才能将注意力全都压在自己的论文上。

冷静,冷静。他劝诫自己,马尔福家的继承人需要更多定力,这是他父亲对他的重点教育,也是他一向引以为傲的方面。

不过今天却总是有些失灵——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有意的,他比平时更倾向去从人群中搜寻哈利。

潜意识告诉他,离他远点总是好的。可思维却不受控制,总是想到他的笑容他的别扭他的委屈,想要回头看看他现在的样子。

一声叹息。

不行,德拉科。维持你对课本的注意力,维持你的思考能力,不能看...

【德哈】真心话

*关联:【日记本与魔草药与妖精】 有前文有私设。

*分手记世界线流水账一则,食用愉快XD!

……

……


黑暗,黑暗,还是黑暗。

哈利被传送到的小屋子里黑漆漆的,没有窗户也没有灯,潮气和木头柜子的气味弥漫,令人感觉很不友好。

现在他什么也看不到,手里仍攥着那张从盒子里抽到的羊皮纸条,心想是不是刚才触碰大冒险魔盒的时候念错了纸条上的信息,以至于被传送到一个错误的鬼地方。

“马尔福?”他试探性地叫了一声。

他有可能在这里吗?

很快就得到了回答。

“波特?”黑暗中的熟悉的声音笑了起来,“嘿,波特,你怎么也来到了这个鬼地方?运气不好?”

他确实在这里。...

【德哈】有个机智的男朋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知乎体)

*有大改,原文走这里:【唠叨版】

————————————————————————————

热门内容,来自:感情生活。

问题:有个机智的男朋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1,071人赞同了该回答


@你猜我是不是罗鸟·卫其利


不请自来。今天正好深受其害,趁那家伙正在外面开一万年那么长的家庭会议,我想我现在很有空来回答这个问题。

关于机智这个问题,说实话我发现得很晚。

我们11岁就是冤家死对头了,直到17岁才在一起。

前六年他都表现得很蠢,直到98年春天,他用他的机智的救了我一命。


那年我们都才七年级。战争爆...

【德哈】波特今天怎么了?

*【波特教授how are you】的番外篇2,暑假里的一件小事。

*年下麻瓜au年龄差,雷和ooc注意。

……

……

波特教授这几天有点不太对劲。

前天下午德拉科就发现他的异样了,两个人走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沉默着不说话,偶尔用一种别样深沉的目光盯着他。

昨天则是一整天看起来闷闷不乐的,问他怎么了,他却什么也不肯说。

而今天,最古怪的就是今天了——

当德拉科结束学院聚会,回到他和波特教授暂时同居的宅子(准确的说是哈利的房子)的时候,迟钝如他也发现这栋房子的不对劲了——透过落地窗可以看到洗衣间里晾了两排满满的衣服,那时他还在想,波特今天是不是突发奇想整理衣柜啊,下一秒就惊慌了起来...

  1/7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