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德哈】丽塔的报道

*【笑什么笑啊】的小番外,详情接这里 

 *借梗灵魂伴侣,印记是伴侣说过的某一句话。

……

……

             大惊失色!大难不死的男孩灵魂印记竟然和巨怪有关。 

             谁比谁惨!崇尚纯血的马尔福世家后世或与麻瓜有缘。       

                                                                                                         」

 

预言家日报的八卦头版竟然印着这样重磅的标题。

也难怪报纸刚从猫头鹰那儿丢来就被抢得一干二净。

现在几乎所有人都在读那篇来自丽塔斯基特的报道,它变成了整个霍格沃茨津津乐道的小道消息。

除了一小部分知道真相的人没有非议(说实话知道这个之后他们快要笑死了),其他的学生们,高年级的或者低年级的都在角落里议论纷纷。

「——我们挖到了霍格沃茨里的惊人秘密。据有关人士透露,赫赫有名的黄金男孩的灵魂印记竟然是一句巨怪的语言。“刚知道这个消息时我们都吓坏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生嗫嚅。“哈利那么英俊,那么优秀,当他知道这辈子只能匹配那样愚蠢的魔法生物时该有多么伤心啊。”——」

啧啧啧,哈利撇撇嘴角揽住罗恩,不让他义愤填膺(实际是憋笑)得更糟。

“早就告诉你们不要看了,这家报纸就是一堆垃圾。罗恩,你那是什么表情?我还以为你能有一丁点儿同情心。”来自一旁看书的赫敏。

“嗤,对不起哈利,这不能怪我,丽塔编的实在是太蹩脚了。”罗恩大笑。

“好了,在整件事澄清之前,我大概要被全世界耻笑一阵子了。”哈利苦恼地说,动动叉子,咽下一块鸡脯肉。

“这事儿史无前例,所以不会有人相信她的哈利。”棕发小女巫耸耸肩,“而且也别太愁眉苦脸了。不出今天马尔福家一定会制裁她的,你信不信?”

“你怎么知道?”哈利和罗恩异口同声地问。

赫敏摇摇头,手里的书又翻过一页。

“虽然我很不屑议论,但是你们想想,‘玷污’一位纯血巫师的伴侣是麻瓜,这在马尔福家这种纯血主义的古老家族看来是多么严重的事情?”

 

 

“我——没有——和——麻瓜——约会!”

德拉科愤怒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斯莱特林休息室。

“也没有私底下和他珠胎暗结!这报纸上到底说的是什么垃圾!我要告诉我父亲,让这混蛋主编马上滚蛋!”

啪嗒,报纸摔在了桌上,同哈利打开的页面一模一样。

「——马尔福家族世代以纯血为荣,甚至连家训都是纯血至上。但是,天不遂人愿,纯血的血脉或将断送在新一代的手里。

“真是奇妙!”一位知情的学员说道,“之前德拉科就对大家说的含含糊糊的,还隐约提过麻瓜。当时没什么人当真,直到灵魂之夜他一整晚都没出现,画像又说他鬼鬼祟祟地往密道去了,你知道,这个秘密的真相就开始浮出水面了——」

达芙妮像猫一样钻到他旁边,看到下一版时吃吃发笑。

“好笑吗,格林格勒斯。”德拉科咬牙切齿地说。“你也认为我厮混了一个麻瓜女孩?”

“不,德拉科。”金发女孩抬眼笑道,“我当然知道这是瞎编的。不过你最好早点公布你的秘密女友,不然就要被舆论孤苦一生了。各方面来说,你懂的。”

 

 

「——梅林啊,他居然为了那个麻瓜女孩放弃了暗恋他的纯血好姑娘。”一位同级女生忿忿地说,“愚蠢的爱情蒙蔽了他的眼睛。想想吧,如果说我的灵魂伴侣是个哑炮或者麻瓜,我宁肯从天文塔上跳下去。”

但另一位学员则表达了不同的见解。

“我想无论他选择哪边我都会祝福,”他说,“你知道,不论纯血与否,年轻姑娘们看起来是一样可爱的。”

只可惜不论马尔福少爷多么疼惜那位名不见经传的麻瓜小姐,他还是会听取父母的意见——」

回想起报道上的话,哈利反而有点儿同情德拉科了。

这感觉挺微妙的。

波特对马尔福,麻瓜对巨怪。

就像手腕上的「我想我分得清谁比较坏,谢谢」对脖子上的「我是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很难说谁输得更多。

他抱着一团罩袍从礼堂出来,正撞上了气呼呼的德拉科。

“巨怪和我你选哪个?”德拉科揪住哈利的领带就问。

“选,哪,一,个?”他一字一顿地说。

哈利先是埋怨地捂住了脖子,然后才注意到德拉科只着衬衫领带,没穿备用的罩袍。

“当然是选巨怪了,你觉得呢?”他说,幸灾乐祸的看着金发斯莱特林,看着对方脸上的烦躁融化成讶异再重新变成烦躁。

再然后对方露出了少见的表情——气得够呛。

“认真的?那别怪我不客气了。”

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完了这些话,德拉科将哈利往礼堂的方向推去。

“波特,”他故意提高音量,“昨天晚上你穿了我的袍子,现在该还给我了吧。”

“什……”

哈利环顾左右,原本闹哄哄的礼堂安静下来,一万双眼睛盯着他们看,四周响起了猜测的声音,他心里毛毛的,用眼神问“你忽然干什么”?

对方则眯起眼睛对他笑了笑。

天啊,他在演戏!

“噢!”哈利一拍脑门大声说,“昨天舞会散场太晚,我和朋友抽错了外套,正准备给你呢。给。

绿色的眼睛眯起来回击。

“告诉过你不要逞强了。昨晚那么冷,你里面又什么也没穿,太乱来了。”

灰蓝色的眼睛眯了一抹接近胜利的微笑。

谎言起效了,尤其是他们还保持着一个揪另一个领带的暧昧姿势,周围的人开始想入非非了。

“马尔福,”哈利僵硬地往旁边看了看,抖掉了一层鸡皮疙瘩。“我想你是记错了,我们昨天明明没有——”没有做啊!

德拉科的眼睛眯向了他怀里的袍子。

“喂,我的衣服还在你手里呢。”他拖长音调恶毒地大声说,“得了吧,就算你以后改姓马尔福也没什么丢人的。是不是啊,我的灵魂伴侣。”

礼堂变成了舞台,对话演成了话剧。台下已经一片寂静了,而哈利再不想出台词就要尘埃落定了。

但他闭上眼睛,认命了。

“演不下去了,我走了。”

他自暴自弃地说,把袍子扔回德拉科的怀里,转身就想走。

被拉住了。

“波特,被污蔑和麻瓜女孩厮混的又不是你,看在梅林的份上你必须帮我的忙。”德拉科小声说。

“该死,人都丢完了,你还要我说什么?”哈利气得脸颊发红。

“还有最后一步,你给我等着。”

胳膊用力一拽,哈利整个人几乎暴力地撞到了德拉科身上。金发斯莱特林可没有放过半点机会,手指婆娑上哈利脖颈上的字,愉悦地宣布,“波特,我的名字纹在你的脖子上格外的好看,你说呢?”

吧唧一个蜻蜓点水地落在哈利脸蛋上。

“嘶……!”

可恶!

哈利哪想到他用这招,反应过来抽手就揍,但被对方早有准备地按住了。

滚!”黑发男孩大声喊,“我会讨回来的,马尔福!”

“噢,那就劳你挂心了,亲 爱 的。”

最后那个亲昵的称呼被加重、拉长,德拉科不可思议地向他缓缓眨了一下右眼,坏事得逞的笑容一闪而过,愉快地转身离开了。

咔嚓——身后闪起了亮光。

转身一看,是科林和他的相机,在他身后还有千千万万双载着八卦的眼睛。

“哈利,哇哦,和我们说说你的灵魂伴侣?”

 

 

丽塔提基特窝在办公椅上。

半个小时前她刚刚收到一封吼叫信。

“撤回你的报道!半个小时内发一篇误报声明!魔法部介入了,扣你半个月的奖金!”

“凭什么?”

明明这篇报道为报社带来了多于30%的销量,没要奖金就该谢谢她了,为什么还要倒扣她的所得?

“因为不实报据!27个家族联名起诉报社和你都担不起!”

另一个厚厚的信封被甩在了她的桌上,信封背面的蜡封明显是马尔福家族的火漆。

“就是这样,”她说,“玛丽埃塔,我很失望,你联系我时不是说这传言是百分之百真实的吗?”

她对面的穿着拉文克劳院袍的女生支支吾吾地背着手,说:“都是他们亲口说的,谁知道是假的啊。”

一声可怜兮兮的叹息。

“我很欣赏你身上的采访潜质。”丽塔愁苦地说,“但是这次,撰稿费你还是先还给我吧。”

 

 

经过整整两次风波之后。

哈利和德拉科的事情已经在霍格沃茨里传开了。

加上预言家日报后来的更正,这对冤家伴侣的稀奇事已经成为霍格沃茨的常识,就差写进校史了。

但霍格沃茨外的人得到的消息就没有那么通达了。

于是现在哈利还坐在壁炉旁给关心他的人回信呢。

「——是的,并不是巨怪,是马尔福——」

「亲爱的伤风,这件事我真的不想再提——」

「——最初我也不想相信,真的,至今也是——」

「——我会很好,你们也要保重——」

——爱你们的哈利。

撂下笔头放下眼镜,哈利揉了揉眼睛,慵懒地在桌上伏了一会儿,直到海德薇来了,接走了他手里的信。

休息室门口一阵热闹,人群中间的是西莫和一个矮矮的女生。

是那个‘嗨’,哈利想,他们幸福地在一起了。

“你就是哈利?马尔福的伴侣?”那个女孩儿问。

我是哈利,但不是马尔福的伴侣。

哈利的眉毛拧了拧,在没人看到的地方。

“哥们儿,怎么样。没那么糟吧?”西莫揽过他,“现在真相大白了,你们的交往还顺利吧?”

嘶……

天知道哈利是多想抹掉脖子上这句话。

就德拉科在礼堂里演的那一遭令他整整尴尬了一天。他是不会原谅他的。现在不会,以后不会,永远都不会。

“真有这么可恨吗?”

“真。”

啪。一大包花花绿绿的东西砸在哈利身边。棕色的信使高傲地瞥了他一眼便飞走了。

包装开了一个角,里面是大捆的甘草棒,隐约可见巧克力蛙和比比多味豆的包装。

还掉出来一张卡片,墨绿色的字迹,哈利脖子上那行小字一模一样。

“谨赠予慷慨帮忙的波特,感谢你在礼堂上的配合。批注:并不是出于任何私情。好好享用吧。”西莫大声朗读了上面的字,和他的女友哈哈大笑。

“他待你不错啊,是我们多虑了。”他又说。

不错什么不错,那个烦人精的本事你又不是没领教过。

大家都是被爱情传说搞昏了头脑而忘记了对方的恶劣过往么。

Ewwwwwww!

“那是他欠——不,那是他的愧疚心作祟才丢给我的。”哈利说,“我一点也不想收下,一点也不。”

顺便往包装里看了看,嫌弃地将它推开了。

“真的吗?这么一大堆,你一点都不想要么?”西莫说,“你再瞧瞧,还有酸棒糖、巧克力坩埚和胡椒小顽童诶。”

哈利摇摇头,依旧嫌弃地看着那些可爱的包装盒。

“那我们替你丢掉吧。”

说罢西莫做了一个端的姿势。

意料之中的被摁住了。

哈利没有抬头,静了一会儿,别扭地看向别处。

“还是别了吧。”

算了。

谁让好吃的是无辜的呢。

黑发男孩耸耸肩,无比嫌弃将卡片和零食们归拢,满满的环抱在一起。嫌弃变淡了,嘴角还是不为人知地上扬了一点点。

这时候那个来自斯莱特林的闪闪发亮的卡片就知道,他又得逞了。

 

 

故事的最后,不论过程如何曲折,大家还是收获了自己的灵魂伴侣,走向了幸福(?)的道路。

只有一个人不同。

那就是丽塔斯基特。

大晚上的,只有她一个人还在努力撰稿,写检讨书。

“灵魂印记这玩意儿真的存在吗?为什么我一次都没见过呢?”

她只是听别人说起,在书上看到过,也见过情人之间流转的眼波。但——是——实体的印记她一次也没有看到过(因为她从来都没有)。

“可见眼见并不为实。说不定那些字符并不存在,说不定梅林根本没有安排什么伴侣,说不定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疯了。”

她忿忿地说,羽毛笔在一旁点头附和。

钟表指针过了三点,她却还在补她的稿件——

「惊天逆转!哈利波特的印记归属竟然是他!」

洋洋洒洒地写了三万字大实话,还未收尾。

无聊透顶!真的是无聊透顶!

明天的报纸销量肯定要下跌了!预言家日报‘最火撰稿人’一边勤勤恳恳地补着稿件一边暗暗骂道,灵魂印记真是世上最糟的选材,她这辈子可再也不要写这种没料的报道了

 

 

 

【END】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目录(持续更新) 

完结真香系列。这次是真的完了,下篇见咯XD~

 
2018-08-26
/  标签: 德哈
   
评论(33)
热度(730)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