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Drarry】荒唐吉他人-00

*一个超傻脑洞的德拉科视角,算半个贺文吧XD

*哈利视角:【上】 【下】

……

……

德拉科根本不想承认。

他是发现哈利·救世之星·微笑大使·公益石雕·波特离开魔法界的第一人。

你知道,自满目疮痍的战争过去,一切都得顶破废墟从重新生长开始。

马尔福庄园也是。自从通过救世主的证词无罪赦免后他们家就过着深居简出的日子,每天做的最多的就是喝茶看书看报。而预言家日报的头版总是波特。宣讲中的波特,施咒中的波特、还有与议员握手的波特,那些制式的微笑石墩看得德拉科头都痛了。

忽然有一天他没在报纸上看到波特。头版是一个不认识的老头一脸横肉地笑,标题是魔法部的职能部门重新规划云云。喔,这老家伙笑得可不如波特生动啊,今天我们的头版男孩是怎么了,意外请假了吗?

这样想着,他觉得剩余的报纸也没什么好看的了。不如丢下它去睡一个午觉。

千因万果都是这个午觉。

如果不是它他绝对不会梦回半年前的战场,绝对不会梦到伏地魔向波特砸阿瓦达索命,绝对不会怀疑波特是不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绝对不会想去确认一下波特是否无恙。绝对不会。

 

这太荒唐了。

在他发现的时候他的前脚已经踏向了去格里莫广场的壁炉。碧绿色的火焰已经吞没了他的一条腿,想撤又不好撤回来。

见面该怎么说?

“嘿,波特,今天怎么没有登刊啊?我来看看你是不是死在家里了。”

是不是太友好了点儿?

绿色的火焰吞并了他,他落入的宅子里空荡荡的,走廊也冰冷冷的。

一桩谋杀,德拉科想,一定是有人也恨那张石墩子笑脸,把他闷死在浴缸里了。那个人很聪明,支走了克利切,也很熟悉布莱克家的祖宅住址,是一个前凤凰社的成员,搞不好是个DA。他挥亮了所见的所有灯,心脏砰砰地跳,脚步在楼梯上留下咚咚的声响,往楼上的卧室去了。

“闯入者!!”克利切尖叫着从画像遮布后面窜了出来,然后卑躬屈膝。

“马尔福少爷今天怎么来这里了?克利切很高兴为您服务。”

“波特呢?”

德拉科捂着快要跳出胸口的心,忽略了克利切的一万句赞美他的大实话,径直走向了哈利的书房。

诊断书就放在桌子上,下角是老吉米龙飞凤舞的签字日期。

「缄默症」是病因。

「建议休假、散心、多多倾诉」是医嘱。

「亨利伊万斯」是波特给自己起的愚蠢的麻瓜名。

啧啧啧,德拉科挤眉弄眼地盯着病例上的名字看了好久。

啪——它被放到一边,另一边是是封新鲜的给预言家日报和魔法部的信,「……致以歉意,不能参加……预言家日报,丽塔斯基特小姐收」,再旁边是一份过期的麻瓜周刊,上上上周的那种。

“主人去麻瓜世界了,刚走不久。”克利切咬牙切齿地说,“克利切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去那个臭烘烘的、满都是麻瓜的地方——”

“……你说他去哪?”

“麻瓜世界,马尔福少爷。有任何克利切可以帮上忙的吗?”

“喔——噢——”

生病、去麻瓜界、从预言家头版失踪一天——不,现在看来他要请个长假。好像一切的事情都可以串起来了。所以波特没有被谋杀咯,对,他只是去度个假,德拉科欣慰地想,向克利切挥挥手。

 

缄默症——是梅林的一个玩笑。他夺走了你所有的语言能力,还不还给你要看他的心情。

德拉科有幸读过这个病症。写在书本里非常旮旯的地方,用语也有些晦涩难懂。总之就是多见于麻瓜,最近一个病例还是一百多年前的哑炮,这本书无暇过多介绍。

嗤,波特也太幸运了,大难不死,天选之子,总能抓住飞贼,三强争霸赛的冠军,DA的领袖,老魔杖的主人……还有这么古怪的、几乎没人得的病。啧啧啧。

要不怎么说,福灵剂不能服用过头呢?物极必反嘛。

但波特的幸运显然还在后头。

傻子都知道他圈出出租启示的含义。所以现在,德拉科后脚就来到了地址指向的公寓里。

“我不是个常客,你很少见过我。”

他用魔杖指着那个肥宅麻瓜,对方笑嘻嘻地点头,“是的布莱克先生,您经常忙于演出……”

夺魂咒。

当啷——钥匙交到了他的手里。哗啦——麻瓜桌上多了一些加隆。

进屋以后他才发觉自己刚才做了多蠢的事。

跟踪、跟踪、还有为了跟踪施的黑魔法,现在就像个跟屁虫一样牢牢粘着波特的尾巴,心甘情愿地住在他的楼下。

才不是为了波特过来的呢。他仰着头看着天花板想。

也不是为了他的怪病。

他是为了哈利·魔法界的精神抵柱·微笑的石墩·霍格沃茨的新传说·波特过来的。他阻止了波特被谋杀,现在他要阻止波特的舌头被谋杀了。

对。很好。这样就讲得通了。他没有发现自己在傻笑,一点也没有。

楼上的摩擦音没有逃过他的耳朵——似乎在移动家具,为了不影响左右四邻将声音降到最低。

呵,那是波特。显而易见啊。

一股称作亲切感之类的情绪涌入心头。恍惚觉得他们还没毕业,那家伙在他隔壁的教室里,正在神秘兮兮地调魔药或者练习变形。

半年没见了,现在那位曾经的死敌就在上层收拾房间,德拉科忍不住想,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你说,他肯定知道自己不适合西装,不适合公开发言,不适合礼仪性地微笑才退出魔法界的。如果这一切是他德拉科马尔福来做,就容易的多了……吗?

德拉科耸耸肩,他自己也不知道。

反正挺累的了,不论是要面对舆论还是要强撑颜面。他明白,因为他们家也懒得维系公众形象了。

在这点上,他忽然觉得和波特找到了共同点,也有点理解波特为什么会选择这里了。

这里虽然到处都是麻瓜,又矮又挤,但是安静。

没有应酬,没有压力。

重新洗牌,挺好的。

楼上窸窸窣窣的动作忽然停下来了,安静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屋外隐约的音乐声停下来楼上才传来了脚步声和嘎达和吧嗒的锁门声,再接着就是青年从上到下奔跑的声音。

他的门开了一条小缝,刚好看见消失在楼梯拐角的一角乱糟糟的黑发。即使半年没见,心脏还是糟糕地抽动了一下,然后是持续地颤动,毫不规则。啧,德拉科马尔福你得病了。他想,你得了一种糟糕的心脏病,一种看见傻子就会不爽的疾病——波特去哪?

那个黑发脑袋很快就出现在街道上。还带着那副蠢眼镜,还是那个蠢样子,石墩子的气质没有了,看起来软塌塌的。黑人小哥向他指了路,他点点头就去了。

在窗边踱步的德拉科停了下来。

那个黑家伙其实是绑匪,他不可抑制地想,波特要去的地方其实是绑匪的窝点。一旦麻瓜波特去了那个地方就会被绑起来,然后他的消息就会被预言家日报大幅刊登。

哈——哈——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不该幸灾乐祸,也许该追上去?不,等到波特需要他的时候再去,等到他喊叫的时候,哦,波特现在是喊不出来的,他得了不能说话的病——德拉科又端详起自己的魔杖来,对它说:你能收到他的求救信息的对吧?万一他遇到危险,你会立即通知我?

毕竟它曾经还为波特效力过。

魔杖里的魔力流动轻微地抖了抖,没有给他恳切的答案。唉——

他咬着拇指盯着那个黑点消失。好在没多久那个耀眼的傻子又兴致勃勃地回来了。

仔细看怀里还多了一样东西:

一把小吉他。

一个乐器。

噢——原来波特是去买这种麻瓜玩意儿啊。

德拉科见过一次那东西——是从前他父亲从魔法部偷偷搜刮的某个“宝贝”——某位巫师的杰作,将它留在麻瓜的旅馆里,结果旅馆的老板娘都发疯了。因为不是黑魔法产物也不讨家人的喜欢,到现在还关在他家客厅下面的暗室里咧。

对啊,失去了语言,可他不能失去声音啊。那家伙又请不起高级翻译什么的,所以想买个东西替他发声吧?

德拉科的嘴角重新勾了起来,有啦!

 

 

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当我们的亨利伊万斯先生第一次拨响琴弦的时候,德拉科快要笑死了。

不夸张的说,就是在乱弹一气。可是听起来演奏者毫不在意,敲敲拍拍弹弹乐乐的,好不欢喜。

于是德拉科扬起魔杖对着小吉他:你你你你,快点工作啊。

小吉他点点头,非常会意地咚了一声。

它听着自己发出的声音,心想宝刀未老啊。于是又咚了几声。

楼上的人继续弹着,歪瓜裂枣的怎么都不成调。

噢,波特在练习啊。

德拉科竖起耳朵仔细听,吃吃笑着嘱咐小吉他:千万不要手下留情。

那家伙果然继承了某人的精髓,一边轻佻地重复着波特的烂调调。一边秀自己的技术。一股浓浓的蔑视,一丁点儿都没有掩藏。

两个人,不,准确的是两把吉他各自用音乐大战了几回合后,楼上那家伙非常波特的不再搭理它了。

这果然很波特,德拉科一想到波特的臭脸和他的口头禅“闭嘴马尔福”“走开马尔福”“别挡道马尔福”就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要是他下次再弹,你还要这样问候回去。”

他向那把小乐器竖起拇指,名为里里的小家伙骄傲地抖了抖。

然后这位‘布莱克先生’才心满意足地钻进了壁炉里,完成了今天的“任务”。

他才不是为了和波特交流才特意找的乐器呢,他又不是圣人波特御用的治疗师,没那个义务。他才不知道波特的病是需要温和对待还是多多刺激才能好呢,书里关于缄默症的治疗方案他可一个字也没记住。他只是激动,他又和波特“会面”了。

终于可以好好地私报私仇了。

不论是那些遗憾的、在学生时代对方未偿还完的旧债,还是一次次的头版伤害,还是那场旧梦里对方欠下的……

食指下意识地抹过嘴唇,他忿忿地想:所以私报私仇是重点,绝不是其他的。

绝对不是。

 

 

说实话他是没想到波特会跑下来见他。

他根本没想过自己会被揭穿,你知道。

在此之前,为了装得像一点,为了适应麻瓜宅子里的生活,他偷偷带走了克利切,偷偷带走了家里的生活用具,偷偷搬来了画像——为了随时知道父母有没有发现,还理所当然地建立了连通自己房间的壁炉。

他嘱咐里里,不许在半夜十二点到早晨十点之间弹琴(为了自己休息也为了波特的睡眠,瞧他的乌青眼圈和不正常的作息,Ewwwww!),其他时间随它的便,怎么刺激怎么来。

私报私仇——就是要欺负他啊,哈——哈——

但是没想到,那家伙不早不晚的,居然会在下午四点爆发。

那时候德拉科正在喝下午茶,看着最新的麻瓜周刊,听里里弹琴,准备“看戏”,许久之后却只听到了砸地板的声音和爆炸声——接着,Boom,里屋的书桌炸了。

噢,波特生气了。他在气自己打扰了他16:04的下午茶。

里里稍微收敛了一下,但是好像完全不想停下的样子。没一会儿狂躁的砸门声响起了。

可别再是那个该死的房东麻瓜,社区报纸联谊会门票和超市促销单他一点也不想要。他气呼呼地拉开门把手,心想事不过三,再推销什么就叫他全身长满疥疮。

但门后站着的却是那个穿着条纹睡衣、头发乱乱的、眼圈乌青的黑发青年。眼眶发红,怒气冲冲的,像一头被惹怒的狮子(有这么矮的狮子吗?德拉科想。)然后他的心毫无征兆地抽了一下,他知道他的心脏病又犯了。

“噢,波特,嗤,”他靠在门边打量着,软塌塌的圣人波特软塌塌的睡衣,Ewwww,根本就是个乱糟糟的邋遢的男孩,让人想揪住他丢到床上去,德拉科换了个姿势倚着门,心想,他在家的时候都这么迷人吗?他的胸口在烧,可话在嘴边一拐,却是:“瞧瞧你那皱成咸菜的睡衣,你是刚起床吗?”

瞧瞧这张嘴,表现得多棒,净说大实话。

啧。

格兰芬多男孩儿看起来被气坏了。他的迷人微笑挽救不了现状,对方发现了幕后的罪魁祸首而且还被打扰了无数次的早中晚下午茶。

睡衣男孩扑过来了,然后他们打起来了——呃,单方面的,德拉科只有招架的份,他可不能趁人之危,各位都知道,马尔福家崇尚绝对公平。嗨,他第一次知道救世主打起人来也挺有劲儿的。

行了,行了,他竟然一时想不到对应的话,一定是心跳声太杂导致无法思考,还有耳边的嘶吼,他实在是太吵了,可恶

等等?

太吵了?

梅林把波特的舌头还给他了。在这个不恰当的时候。

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在对方正在愤怒而不自知的时候。

“哇哦,”他推开他,“你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我就说这个办法管用。”

奏效了吧。

波特听到自己的声音时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喉咙,视线乱飞,喉结滚动,似乎在努力适应这个事实。

而德拉科毫无缘由的却心里一紧。

按理说他该高兴啊,呸,他不该高兴,嗯——怎么说,歪打正着了呗。他,德拉科马尔福,救回了波特的舌头,让这个微笑的石墩子可以重上头版了,呵——呵——他可不愿意看见波特再回到头版上,多烦人啊,但是——讨人厌的波特终于又能说话了啊,多好啊。啧!

思绪乱七八糟的,他只感觉热和干渴。

那双湖水绿的眼睛困惑地看着他,嘴巴半张着,似乎在问话。

“喔,看来你还没明白啊,伊万斯先生。”他镇定地向对方伸出了手,“那重新认识一下吧,我是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实习治疗师,专治你的缄默症。”

睡衣男孩没有回复,只是愣神看他。

呸呸呸,这个谎的漏洞太大了。

心跳快越过嗓子眼儿了,在对方再次发问之前,他顺势把事由推给了别人。谢天谢地,瞒过去了。

BengBengBengBeng——

小吉他适时地弹了起来。

啊,救星啊,可算是支开了话题。哈利的表情愈来愈古怪,他忽然想起了那是对方愤怒的万恶之源。

“里里,停下。”他大喊,“克利切,倒茶。”他又喊。歇斯底里的,绝望的,求助的,还有……惊讶的。

克利切,倒茶。

倒茶。

茶。

“是,马尔福少爷。”

不!他绝没想邀请波特进屋,没有。

但他心里的另一个马尔福却背叛了他,在他耳边活蹦乱跳的呐喊,钳住他的嘴巴让他心口不一。

可是波特或许可以因此留下。他眨眨眼,看见阳光在黑发男孩儿的睫毛上颤动。(心脏毫无缘由的又颤了一下,这该死的心脏病)。

嗨,一个马尔福小人在他耳边说,毕竟你们见了一面,是一个货真价实的见面,不在庭审上,不在战场上,不在人员嘈杂的走廊里。是私下的见面耶。另一个马尔福小人又说,你俩半年没见了,按礼仪来讲,请他进屋喝茶也没有什么问题,全都出于礼节,礼节而已。

他看着他,喉头先于思维卡住了。只得转身快步走开,以掩盖轻微的气喘。

心脏坏了,嘴巴也坏了,说的和做的全都是他不想要的。

可他终于见到波特了。

哈——哈——他翻着眼睛快乐地想,虽然他好像已经坏掉了,但变成这样谁说不好呢?

早就是了。

魔杖轻挥,里屋刚才爆炸过的地方慢慢地开始修复,添漆,一切恢复如初。

好极了,这是一次重要的会面,绝对不能出任何纰漏——怎么这么安静?

“波特。”

他听见自己心虚地叫。

“来了。”

那人回应。

脚步声走近了,屋门关上了。

德拉科擦掉额角的荒唐,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新的一天开始了。

   

 

【END】

关于那个梦:【Extra】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文归档(持续更新)

 
   
评论(17)
热度(303)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