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Drarry】荒唐吉他人-下

*名字和内容关系不大,超傻的脑洞,德拉科戏份超少注意

*前情提要:【上】

……

……

要是楼下那位吉他先生(已经从房东先生那里证明是位先生了)可以就此停手,绝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

老实说哈利已经预见这样的事情了。在相遇的第一天就一个劲的为自己拉仇恨,那么往后的日子里两个人无论如何也不会和平共处的。这是他从进入霍格沃茨的第一天里就学到的,而他发觉这条定则无论用在什么时候都适用,不论另一个是纨绔子弟还是个搞音乐的麻瓜。

“他是乐校的研究生,回来的时间段不稳定,兴许是经常参加演出什么的,艺术生嘛,我们都很少见到他。”肥宅房东认真地对他说,顺便把满嘴的薯条全部吞下去,一拍脑门想起什么,“噢,如果你打听这个是想找他合租节省房租什么的,我可以帮你啊!”

不必了不必了,哈利的眉头拧成了一团使劲摆手。在桌子上留下了‘谢谢’的纸条后风也似的钻出了大门。

他回到家里,放下那堆高热量的垃圾食品,换衣服前在床上躺了个大字。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整个屋子安安静静的。不知怎地,这片刻的宁静让一股侥幸爬上心头。

是吗?那就是说他不会时时刻刻都在家咯。

是啊,他是个麻瓜,是个学生,会有一堆嬉皮士朋友,会有聚会和工作,不会像他一样富有到根本不用工作(虽然他现在想要一份工作,有点事做,不能说话的‘亨利伊万斯’沮丧地想),所以他不会像某个家伙一样每天的24小时除了踏进寝室外都盯着他给他找茬。噢,这确实是挺稀奇的事儿,他是说,能做到马尔福那样锲而不舍的盯着他找麻烦真的很不容易。那样的家伙并不是天天有,不是吗?

不,真的天天有。

三个小时后这句谶语就成真了。

那发生在哈利摸起小吉他的一个小时之后。就在他翻过了第一章,手指也可以让音符徘徊在“BengBengBengBeng——”和“Beng、Beng、Beng、Beng~”之间(各位听得出区别吗?相信是可以的)正在沾沾自喜可以加快切换手势速度的时候,“Beng——”的一声从地板下面传了过来。彼时哈利正坐在地板上看谱,心里没防备,手一划拨出了一串不和谐的滑音。

BengBengBeng——

清脆响亮的声音冲着他的难听滑音回过来了。是一串花音,之后停顿了很久,挺像是小曲子的前奏什么的,也像是在打招呼。很有可能是一句正式的“嗨呀,你好。”但在哈利这里听来绝对是不居好心的“哎哟,新手,你又在弹琴吧?来秀一段儿呀。”

哈利甩甩脑袋,把脑海里的对话泡泡全都扫了出去。依他的经验这绝对是第二种情况,没跑了。他故意停下来了,不出所料对方确实在等着他呢。地板下的人非常不耐烦地开始拨单音了,像是闹钟发出的滴滴滴滴的干燥的声音。

Beng、Beng、Beng——

秀一段吧波特,让我看看你弹得怎么样了。

Beng、Beng、Beng——

怎么不弹了啊,不敢了吗?

Beng、BengBengBeng——Beng——

让我听听你新制造的噪音,开心开心呗。

“……”

也许是感觉太相似了,哈利非常形象地脑补出一个穿着绿院袍的斯莱特林倚在他的衣柜边一边用鼻孔看着他一边得意洋洋地说这句话,语气又懒又慢,还玩味地将山楂木魔杖翻来覆去地看。

原来世界上这样的人真的不止一个。哈利好气又好笑地想,牙齿咬得嘎吱嘎吱的。

他没有生气,他才不会生气。波特家的人(虽然他现在叫伊万斯)不是这么好戏弄的。

哈利往他的小乐器上猛地拨了一把,发出了不小的难听动静。

现在安静了,楼下的人似乎在竖起耳朵听。

慢慢等吧,不奉陪了。哈利放下了乐器,起身去厨房热一杯咖啡喝。

麻瓜的碗碟不会自动清洗,麻瓜的杯子不会自动飞过去,麻瓜的机器要插上电,电还有保险,那些‘复古’的做法,托德思礼一家的福哈利至今做的还是挺得心应手的。水壶烧水的咕噜声盖过了楼下的‘闹钟’声,没一会儿速溶咖啡就泡好了,也许一会应该配个甜甜圈和一张不会动的麻瓜报纸什么的——这样想着他走向了客厅。

那股子音乐竟然还在持续,不过不是没趣地重复着哈利的烂调调也不是催促和问候,这次他听到的是非常流畅的曲子——就是那种随便打开音乐台,正在台上正经播放的世界名曲或者电影经典什么的。

这一定是心理作用,哈利走进客厅后那家伙就更翘着尾巴炫耀他的技艺了。一会儿换一个,都是那种听起来很复杂的片段,如果不是在这个情景听到他或许还会赞赏两句,但现在他越发觉得对方是在说:你有本事在技术上追上我啊,有本事弹得比我好啊,怎么不练了?没胆了吧。哪儿凉快哪儿歇着吧菜鸟。

嘎嘎嘎哈哈哈——哈利想拿出他的乐器也这么报复性地笑回去,可手指按弦后他连自己该拨哪个音都不知道,他发现自己在这个领域根本不能胜这个吉他先生任何一筹,只好深吸了一口气,扬起魔杖——

哗,世界安静了。

 

 

好了,这就是哈利对于普遍挑衅的应对之策——置之不理。

真的要感谢那段在校经历,现在,即使有人写信指着鼻子骂哈利圣人波特,当众挑衅什么的,他也会耸耸肩置之不理——大概吧。

所以说,楼下这个无聊的、专门针对他的新邻居根本不算什么——大概吧。

大概吧——大概吧大概吧大概吧。

 

亲爱的朋友们:

最近好吗?

我的楼下住了一个音乐疯子(划掉)

我现在每天都想(划掉)

罗恩,笑话店有没有出新型的整人道具?赫敏,请告诉我一些整人于无形的咒语。

我发誓我谨记《麻瓜保护法》,但我楼下那位实在是太嚣张了。

你们的

哈利(划掉)

亨利伊万斯

 

当他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完成了这封信。黑色墨水塑料外壳的签字笔被放下后在他手边咕噜噜打了一会转儿,新鲜的A4纸上有三道划痕。他注视着它们,皱着眉毛,转转眼睛,像是工匠不满意自己的作品。纸张被拿起又放下,停顿一会儿,拿起又放下,再停顿一会儿。算了,不寄了。他还是将新信揉成纸团丢进了垃圾桶。

没有人能阻止哈利波特学习。譬如当年的魔药教授,一个劲的想办法给他扣分添乱处处为难,他的owls魔药成绩依然优异。譬如当年的家养小精灵,阻止了他和罗恩钻入国王十字车站的墙,他们最终还是抵达了霍格沃茨。再譬如特里劳妮,一个劲的预言他充满灾难,甚至说他有死亡危险——好吧,这个是真的——但最后依然没有阻拦哈利赢得胜利。所以那个麻瓜不会成功的,走着瞧吧。

后来他每天都挑刁钻的时间——例如上午11点和下午5点这种正常工作的人不会在家的时间来练习,这样就不会撞到那位吉他先生,他也不用听到那家伙的嘲讽。就没模仿的蹩脚音符、没有世界名曲、没有嘎嘎嘎哈哈哈,安安静静的,只有他和他的琴,还有他的快乐的小世界。这个假期的一切就都还那么美妙。

然而,你以为那个吉他先生就那么容易放过哈利吗?不,这绝对是个错觉。只要哈利还记得那家伙一丁点的劣根性就不会产生这样的错觉。

自从哈利第一次在房间里发出了蹩脚的响动,他就像一条猎犬一样盯着他不放了。

那位麻瓜回来的时间确实很古怪,多数是傍晚到深夜,也偶尔有清晨的时候。哈利一点也不想说他是怎么知道的。

当他缩在被窝里躲懒——BengBengBengBeng——当他在研究麻瓜的碗碟怎样漂浮——BengBengBengBeng——当他在灯光下读一份有趣的报纸——BengBengBengBeng——当他缩在沙发里看电视——BengBengBengBeng——

有时候不成调的“BengBengBengBeng——”会变成问候的花音,阴阳怪气的。

那家伙仿佛时时刻刻都充满原力,只要在家就会想尽办法去逗楼上的邻居。而我们‘亨利伊万斯’先生听到挑衅之后只会往天花板上翻白眼。有时候他会停止一切动作安静地待在房间里,等待声响过去,让人误以为他不在家。有时候他会故意调大电视的声音,把吉他先生的声音全部压下去。再有时候干脆我行我素,让这个糟糕音乐麻瓜自觉没趣。

但就算哈利装作不在家,他也会重复哈利之前弹过的不成调的段子,很有精神地重复好一会儿。听得人无可奈何。之后才会降低音量,从地板下面传来嘀嘀咕咕的声音,练两曲。

当他知道哈利在家就不得了了。他就会像一只花孔雀一样,逮住哈利就冲他抖漂亮的尾巴。因为声音是从脚下传来的,穿透力强,根本没法无视。哈利堵耳朵堵了很久很久,久到忘记自己是个巫师了,还不就是施个咒的事儿。

但总有时候是哈利防备不到的,例如半夜十二点哈利已经入眠的时候,或者说他正徜徉在梦乡里的时候。

 

老实说,我们的‘亨利伊万斯’先生起初是不想惹事的。他的初衷是想搬到新环境做一个简简单单的麻瓜邻居,那种非常边缘化的、大家都知道有这个人但印象里对他的标签不超过三个词、从不惹事也从不在事件中心的那种可有可无的安静老好人男孩邻居。

但——现——在——他从未如此迫切地需要语言能力,好让他推开窗户向楼下那户大喊大叫。

各位想必都知道,乐器本身的穿透力要比普通的讲话啊高歌啊强很多。种整齐有节奏的、拧成一股一股的强穿透力的音乐钻进正在好眠的‘伊万斯先生’的大脑里。那时他正在做一个好梦——战争后几乎没有做过什么梦,第一个囫囵梦就是梦见回到了上学的时候,他偷偷摸摸披着隐身斗篷踩去找驼背女巫,乔治和弗雷德给过他一个去霍格莫德的密道消息,他将会在十分钟之后赶到那个村子里,BengBengBeng,重新踩在雪地上,BengBengBeng,去逛蜂蜜公爵,BengBengBeng,去猪头酒吧和朋友聚会,BengBengBeng。他都计划好了,他兴高采烈地用魔杖点点驼背女巫并说左右分离,女巫转过来点点头,然后她停了一会儿听走廊里的音乐,从口袋里伸出魔杖一下一下比划,召来了一把吉他嘣咚嘣咚地弹,嘎嘎嘎嘎嘎哈哈哈哈的冲隐形衣下的尖笑,哈利哇地坐在了地上,他的世界开始扭曲、撕裂、翻转,像是通过壁炉或者幻影移形那样,咚地将他拉进了现世,梦中的音乐一直持续着从地板下面涌入他的小卧室。

怒火满满地涌了上来。噪音像钢筋一样拧成一个铁爪生生将他从温暖幸福的梦里拽了出来。他被吵得头痛。

对方对并不自知,还在认真地弹着,并且一点停下的意思的没有。

哈利忿忿地卷起枕头将自己的两个耳朵都埋住,重新陷入了温暖的被窝,浑身发抖。你是哈利波特,你有这点忍耐力,你有。你看你的意识下沉了,你看你眼前已经在走跑马灯了,自我意识一直欢欣地鼓掌,但理智却不停告诉他没用的。试了好长一会儿,眼皮上的光感不但没下去反而增强了,意识清明地像面镜子。很好,失败了!

恼人的音乐还在持续。哈利把床头的东西全都拨到了地上。

哗啦啦——是精装的《查士丁尼法典》。啪啦——是本字典。咕咚——是闪烁着16:04的闹钟。砰擦——是咖啡杯。咕噜噜——哗啦——是他可怜的床头灯。

他跳到地上用凳子砸着地板表达他的愤怒。他听到楼下也响起了爆炸声,一定是自己干的,但他就是控制不住。

下面的人迟疑了一下。

咚——

一声长长的往上拐的音调,这次像一个大大的问号。

妈的,得寸进尺。他想开口咆哮却没发出一点声音,紧握的魔杖起火甩出了一个霹雳爆炸。

Boom——

卧室的空气爆炸了。

Boom——又一声,BoomBoomBoom——又几声。哈利甚至想对准地板的砖缝来个隔空的烈火熊熊什么的。

《麻瓜保护法》!一个类似赫敏的小人举着这本书冲他焦急地说。

好吧好吧,好一个保护法。他放下了魔杖挽起睡衣袖子用乐器进行了粗暴而杂乱的回礼。

音乐是一门好语言——在表达愤怒方面总是十分贴切。混乱的不和谐的和弦混着音符很争气地将他的对骂传达了出去。

琴音似乎顿了一下,犹犹豫豫地继续开始。这次充满了上拐的音调,全都在明知故问。接着转为情绪明快的曲子——就是不停下来。

然后我们就回到了故事的开头。哈利愤怒地来到了他楼下的邻居门前怒气冲冲地叩门,期望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揍成一团。

 

沙——沙——门后传来了棉拖踩在毛毯上的声音。那家伙来了。他会是长满胡子还是一脸痞子样?是一个高个子还是个邋邋遢遢的矮子?不,不管是什么样的,先扑上去揍他一顿再说,左勾拳右勾拳掐住他的喉咙把他摔到地上。这可不犯麻瓜法,不犯,再然后拿走他那把神经不正常的破吉他。

哈利不住地深呼吸,握紧了拳头,掐算着那个人过来的时间,等着门把转动。

砰砰砰——

“来了。”

门后传来了不怎么愉快的回答,不耐烦而且懒洋洋的,并且还在絮絮叨叨的念。

“我是不是告诉过你不要随便打扰我,你这该死的麻——嘿——”

“……”

门把转动了,开了一条小缝,里面的人一边抱怨一边不情愿地开门,先看到了一双拖鞋,然后是条纹睡衣,再然后是他愤怒……又讶异的脸。

哈利几乎要忘记他该揍人了,特别是那缕浅金色的头发随着背后的阳光映入他的眼里,灰蓝色的眼睛恢复平静后眯着笑看他之后,他有一瞬间的恍惚,然后——谜题都他妈该死的解开了

“噢,波特,嗤,”德拉科马尔福本懒懒地倚着门框冲他微笑,“瞧瞧你那皱成咸菜的睡衣,你是刚起床吗?”

见他不答,声音染上了洋洋得意的劲儿,“睡得怎么样啊?”

睡得怎么样啊——

怎么样啊——

啊——

操!

“还好意思问我睡得怎么样啊?骚扰我有趣吗?你这该死的讨厌鬼!!”

“成天用吉他寻我开心有意思吗你,我好不容易找到个清净地方怎么会遇见你这个家伙!!!”

“该死的马尔福!我就知道是你!!我就知道!!”

哈利撸起袖子揪着对方的衬衫领子扑了上去,咆哮声横贯在整个公寓。

马尔福用胳膊招架着他的得混乱的攻击,由于吃惊而睁大了眼睛。

“停下,波特。停下。”那位斯莱特林说,“哇哦,你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什么?”他沙哑地问,血管突突地跳着,大口喘气。

然后他就被所听到的回音吓到了。

由于这阵子长长的停顿,德拉科得以抽出空隙来整理领子和袖口,他退开半步,假笑换成了真笑,一副“蠢货你还没明白吗”的眼神看着哈利,半嫌弃半好笑地说,“梅林把你的舌头还给你了,傻子。”

“……”

“我就说这个办法管用。”

哈利深吸了一口气,“......”

“喔,看来你还没明白啊,伊万斯先生,”德拉科挺止了身板,向哈利伸出了手,“那重新认识一下吧,我是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实习治疗师,专治你的缄默症。”

“你……”

“——好吧,其实是不请自来。”他耸耸肩,驱赶两颊产生的热,“你要知道,在你不在的两周里,你的朋友们担心得很呢,然后他们叫我,我勉为其难……”

“……”

所以说其实你是故意气我私报私仇是吗,乐校研究生先生?

哈利的嘴巴都抿成一条线了,对方却仍一脸“你应该感恩戴德”的表情看着他。

BengBengBengBeng——

屋里又响起了杀千刀的吉他声,德拉科的眉毛扬得老高了,哈利“嘶”了一声,眉毛同样挑了起来。

心脏通通通地跳的厉害,一定是刚才在打架的缘故。德拉科非常不高兴地向屋里吼了一声,“里里,停下。”又叫,“克利切,倒茶。”

屋内正在自作主张的小吉他好像被吓到了,抖了抖停了下来。碗碟自由自在地飞过了他,报纸和茶杯蹦蹦跳跳地在茶几上跳舞,然后一个耳熟又老成的声音出现在沙发后面,再然后是那个秃了毛的精灵脑袋。

“主人,”他向哈利行行礼,然后又冲德拉科颔首,“是,马尔福少爷。”再然后他絮絮叨叨地往厨房去了,骂骂咧咧地说这里真的很不方便。

所以说吉他先生真的只是个吉他?而他古怪的回家时间是因为穿越壁炉咯?那克利切怎么在马尔福这里?难道说他为了找他去了布莱克的老宅?

……是啊,原来如此咯。

“放心吧波特,我还没有无聊到带上记者。我可再也不想看见你出现在头版上了,哈利·微笑的石墩子·波特。”

“……”

见哈利往煞有介事地看着壁炉,德拉科嘲讽地说道,顺便恢复了马尔福式(加上微笑的)不耐烦。

“既然来了,不如进门坐一会儿再走?”

他自顾自地转身进了屋,再次发出了沉默的邀请。

哈利攥紧了条纹睡衣的袖子,半气半笑地想这事还没有完呢。

是的,这事儿还没完呢,该死的吉他先生还没向他赔礼道歉呢,前几周那可恶的骚扰,今天的好眠被叨扰,这些他还没有向他讨回来呢。他们会打架,会撞得头皮破血流,会因为痛恨而扭打在一起,而他再也不用担心破坏麻瓜法了。

“波特?”

“来了。”

里面的人叫了一声,他便将魔杖插回了裤兜里。几只报纸折成的纸鹤欢快地飞过了他的眼前,上面的照片一闪一闪的,茶壶和杯盏见他来了都停止了嬉闹在桌上排好了队,像见到训练官的孩童一样。一排糕点从他的鼻子底下路过,壁炉前的画像对他行了个礼。

他嘴角上扬,打了个响指,身后的木门嘎吱一声关上了。

 

……

……

Extra:

 

亲爱的朋友们:

你们好吗?

我似乎找到了(划掉)

楼下那个疯子竟然是(划掉)

还记得上次我问你们要的那些(划掉)批注:我忘了上封信根本没有寄出去。

总之现在我很好,离开魔法界的这段时间里我一直挺快乐的。

还学会了弹吉他……

呵——呵——

无限爱意。

又及,你们是如何得知我患上缄默症的,我好像并没有透露出去?

爱你们的哈利

 

三天后。

 

天啊哈利!

你什么时候的上了这种病?!!

我和赫敏急坏了,我们一结束行程就回来看你!!

在此之前你要保持愉快的心情!!!!

非常担心你的好哥们儿(们)

罗恩及赫敏

 

 

【Extra·完】

【END】

 

德拉科视角:【00】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文归档(持续更新)

 
   
评论(16)
热度(253)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