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德哈】笑不出来了吧

*【笑什么笑啊】的一点后续。

*借梗灵魂伴侣,印记是伴侣说过的某一句话。

……

……

格兰芬多的黄金男孩今早起床后就一直怪怪的。

先是像做了噩梦一样忽然从床上坐起来,摸着自己的脖子满脸的嫌弃不可置信。然后急匆匆地从床上跳下来揪住个人就问——

“罗恩,你看得到这里的字吗?”

“纳威,这里写着什么?”

“西莫,快帮我确认一下!”

三个睡眼惺忪的朋友我看看你你看看我。

罗恩:不知道。

纳威:不清楚。

西莫:不晓得。

哈利扯着领子走到镜子前面盯着里面的自己看了好一会儿,发出了自暴自弃的声音:Ewwwwwwwwwww!

有人终于明白了什么。

“那些字是不是只有你自己看得到啊?”纳威说。

“一句问候语,或者令人印象深刻的话?”西莫说。

罗恩笑道,“哈利,快说,你是不是也得到了灵魂伴侣的线索?”

哈利眉头紧皱,牙关紧咬,下唇不住地往下拉。嫌弃而绝望地盯着那句话。

不,没有,绝对没有。

这绝不会是灵魂伴侣的线索。

这是恶作剧,这是梅林的玩笑。这是一种整蛊效果,是一个高级的魔法诅咒。

像是碰到对方的皮肤就会被传染上的诅咒。

这是那个家伙为了报复他做的,一定是。

 

“好吧,这看起来确实是灵魂伴侣的线索。”

测试了十几道魔咒后,赫敏放下魔杖盖棺定论。

她瞥了一眼旁边的罗恩,嫌弃地摸了摸锁骨,感同身受地认为哈利得到的那行印记和变老鼠的咒语一样蠢。

所以他才连提都不愿意提。

哈利再次自暴自弃地趴在桌上。

天都塌了。

“敏,灵魂伴侣是不是还有另外一种存在形式?”

“另外一种?”

“见面就打架,相互憎恶着渡过一生的那种。”

赫敏猝不及防地噗嗤笑了出来。

她皱起眉毛想了一会,又摇摇头打开了书本,捉起羽毛笔继续玩。

“有。”她笑着说,“是有的。”

哈利的眼睛亮了起来,全神贯注地趴了过来。

“他们相互嫌弃,恶言相向——”

他点点头。

“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他点点头。

“然后打着打着就打到了床上,就这样度过了一生。”

“噗!”他一口南瓜汁差点没喷出来。

赫敏自顾自地笑了,支着下巴看着脸上一阵白一阵红一阵紫一阵黑的哈利,皎洁地眨了眨眼睛。

“你确定你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吗?”她问。

哈利将嘴唇抿成了一条坚定的直线,大力地摇摇头。

“我不知道。”他说。

“所以你得到的到底是什么?”

“你好。”他说,“是一句‘你好’。”

他快速撒了个谎。

它足够宽泛并且引人遐想。

重要的是听起来和马尔福无关就好。

反正他脖子上的字旁人又看不到。

他得意地想着,赫敏再次冲他眨了眨眼睛。

 

「我是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

雾气蒙蒙的镜子里,哈利盯着脖子上那串银色的字反复的看。

那场景仿佛发生在昨天。

小小的罗恩小小的德拉科和小小的他,初次来到这座灯火辉煌的城堡里。

金发小鬼傲慢地踏在高阶上,看起来高他们一头。

“这是高尔,这是克拉布。我是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

“你会发现有些魔法师家族就是高人一等,你可别跟不三不四的人交朋友。在这方面我可以帮你。”

然后德拉科就伸出了小小的友谊之手。

然后小小的他就拒绝那只友谊之手。

再然后梅林就记住了这一幕,没过几年就将对方的自我介绍印在他的脖子上了。

啧,记点什么不行记这个啊。

不过对方在这件事上也没占什么便宜。

「我想我分得清谁比较坏,谢谢。」

德拉科每天都能看到小臂上横着的这句话,这行字有那——么大,想不被注意到都很难。

解气的笑声。

他可能更糟,不是吗?

每天都能看到死对头直言不讳地说他不好,每天都要气一气。

相比之下,脖子上印着的名字也就显得势均力敌,不分伯仲了。

 

“听说西莫得到了一句‘嗨’,你的‘你好’和他听起来很配,不然你们凑一起试试呗?”

拉文德饶有兴趣地凑到了哈利身边。

在他的‘无意间’透露下,‘印记’的信息很快就被传开了。

许许多多人都猜测那个‘你好’是不是属于自己的。

毕竟,每个人初次见面的第一句差不多都是‘你好’,和‘嗨’差不了多少。

哈利耸耸肩,“别吧,西莫看不见我身上的话。”

而且,他貌似已经找到了那个人。

一个低年级女生。

缘分是在印记浮现之后才出现的。

他在楼梯拐角和另一个人相撞了,抬头瞬间,四目相交,时间都停止了。

然后,他听到了那句命定的“嗨”。

不是草率的招呼,是带着羞怯、带着仰慕,糅杂着少女的青春向往的短语。

在他听来,像诗一样美。

但这个故事在八卦女生那里并不是这个意味。

她们无穷无尽地脑补着一段命定爱人爱着别人的故事,同情地看着哈利。

哈利打了个寒噤。

拉郎配还是要有个限度啊。

他在心里白了一眼天花板,抬头看向斯莱特林桌。

有人也恰好抬头看向他。

两个人一齐做了个嫌弃的表情。

哈利把领子拉得很高很高,报复性地回看了对方一眼。

对方好笑地看着他,从表情看,这次轮到他嫌哈利他幼稚了。

哈利耸耸肩别过脸去,加入韦斯莱双胞胎的新品探讨会。

好不容易才沉得下心,却被一个纸团砸中了头。

那纸团弹起来就开始着火,哗啦啦地将自己烧成了一只小凤凰。

在他的眼前一飞而过。

灼烧过后,空气里留下了一行火焰文字。

「波特臭大粪。」

嘈杂的人声里,肇事者的笑声愈加张扬了。

嘶……

哈利看着这行字,罗恩赫敏看着这行字,拉文的帕瓦蒂金妮玛丽埃塔乔治弗雷德看着这行字——

格兰芬多们集体唏嘘。

 


“——所以说,你看,我们身上印着你与初遇时的话呢。”

乔治和弗雷德一左一右地围在罗米达身边,指着他们的胳膊说。

女孩甜蜜地笑了。

“你们的玩笑很精明,但原话是我对贾廷斯说的。他的回话在这儿呢。”

她指了指她的后颈,那儿有一串韦斯莱双胞胎看不到的字样。

“噢……”

他们对视了对方一眼,很显然,玩笑又失败了。

一个穿斯莱特林院袍的人从他们身边擦了过去。

黑色短发的女孩追着他问,“德拉科,你得到了什么印记?”

他好像很得意,又好像很不在意。

“波特没得到,我也没有。”

声音轻轻的,怎么听怎么怪。

接着他看向自己的左臂,仿佛透过布料能看到什么似的。

往常他会很烦恼地捂着,但今天却出奇的安静。

“没有。”

同一时间哈利在另一边向八卦女生辩解。

“好吧,没有就是没有。”

他忽然停顿下来,往旁边看了看,有个人正一步一步地过来了,朝他的方向。

“……但无论怎样,我都不希望是我讨厌的人。”

他补充道,向那些正在期待他讲出只言片语的八卦女生们。

她们的目光非常不解地在距离不断缩短的哈利和德拉科身上飞来飞去。

德拉科听到那话坏兮兮地笑了。

不顾旁人的目光一下子跨坐在哈利边上。

“他的印记是对方的名字,那名字就写在他脖子上。”

慢吞吞懒洋洋的声音叙述着一个秘密,身旁的女生们忽然捞到了好料似的睁圆了眼睛,用不同的声调发出噢噢噢噢噢和你怎么知道的声音。

哈利的头皮炸了。

这个人怎么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在格兰芬多桌上宣布这个可耻信息呢?!

雨点般的惊呼和迅速扩散的猜测在他们身边小范围地爆炸着。

“滚开,马尔福。”

哈利发誓他很想举起魔杖,很想很想。

一只手按住了他准备防卫的胳膊,对方凑在他的耳边,洋洋得意地说——

“你不喜欢我,我也恨你。这正合我意,刚刚好。”

说罢往桌上放了个东西,轻松地走了。

哈利怨恨地揉着发红的耳朵,平复着心跳。

没顾得上众人的目光,他先拿起了那个盒子——

一盒吹宝超级泡泡糖。

惊讶地发现下面还压着一张崭新的纸条。

 

「用来收买馋鬼的,」

墨绿的花体字傲慢地写道,

「哈利波特绝对不可以吃掉。」


 

【END】

平行后续:【想打架吗】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目录(持续更新) 

 

 
2018-08-03
/  标签: 德哈
   
评论(41)
热度(1252)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