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德哈】笑什么笑啊

*一个短小的哈利生贺。

*借梗灵魂伴侣,印记是伴侣说过的某一句话。

……

……

从前从前,魔法世界里流传着这样的传说。

人们都有着命定的爱人,而适时出现的印记会昭示着灵魂爱人的线索。

只要循着它找到对方,就会收获一辈子的幸福。

 

哈利却觉得命运之神一定是个幽默的家伙。

会捉弄人们,给他们奇奇怪怪的提示。

就比如罗恩。

他得到了一句金灿灿的,只有他自己看得到的手腕上的箴言。

其实罗恩刚看到的时候是拒绝接受的。

连最老实巴交的纳威都告诉他别人都看不见它的时候,他才终于确信,这不是韦斯莱双子的笑话。

接着他又噗嗤笑了。

是谁这么捉弄他,在他的胳膊上刺一句「你们有没有见到一只蛤蟆」?

带着这个问题他终于找到了答案。

显而易见地。

快速地。

找到了她。

初遇时对他说那句话的女孩就坐在他的对面,锁骨上也有一行闪着光的字,像是一行装饰。

「阳光、雏菊、黄油飘香,快把这只蠢老鼠变黄。」

扯平了嘛。

他没憋住哈哈大笑。

女孩没忍住狠狠地锤了他一下。

这是幸福的痛,甜蜜的痛,听见痛呼时哈利这样想道。

他只希望自己的灵魂印记看起来正常点。

 

 

那之后他连在城堡里行走都小心翼翼的。

生怕撞着了未来相爱的姑娘。

生怕以后会在身上烙下一句由于没准备好而说出的错话。

姑娘是没有等来,讥笑先来了。

“走这么慢是要学猫步吗波特?”

啪——纸团砸乱了他本就毛糙的头发。

皱巴巴的羊皮纸上写了一句话。

「波特臭大粪。」

“哈哈哈。”

他使劲儿将纸团丢了回去。

它狠狠擦过肇事者的浅金色头发,对方的笑意更甚。

“怎么了波特,连这点距离都瞄不准吗?”

一步一嘲讽,挑衅地走到他面前。

三个斯莱特林围着他笑,烦死啦。

再也不要顾及什么形象了。

“走开,马尔福。再多嘴我就要对你施恶咒了。”

“噢?是吗?”

灰蓝的眼睛眯得细细长长,得意洋洋地上下打量。

魔杖尖扬了起来。

死对头张开双眼,噎住了。

他古怪地盯着他,目光在他的领子和下巴间游移,嘴巴越张越大,越张越大。

倒吸一口气。

像被电了一下晃晃脑袋,落荒而逃。

快速消失在走廊里。

怎么回事儿?哈利想,咒语还没念出半句呢。

 

 

尽管哈利行事依然小心翼翼,但他还是没有得到半点印记的信息。

听说西莫的胳膊上出现了简单的一个字:嗨。

大家都在猜测那会是谁。

但没人猜的到他的归属。

“很显然大多状况下那就是人们交往的第一句。”罗恩说。

每天人来人往,要说那么多‘嗨’,谁能记得清楚呢。

赫敏轻哼了一声坐下来。

她现在不觉得他们的印记愚蠢了。

它们独特而甜蜜。

一点也不随意。

哈利的目光在两个朋友身上跳来跳去,决定更加谨慎地对待这件事情。


整整一天,马尔福都没有对他发出半点动静。

安静的出奇。

哈利偷偷瞥了对方一眼,发现了同样偷瞄的神情。

尴尬。

于是为了掩饰,他不甘示弱地瞪了对方一眼。

对方的眼里再也没有了戏谑成分,怒气冲冲地回了他一眼。

两个人在课堂上你瞪我我瞪你了好一阵。

最后被麦格教授的粉笔打断了。

格兰芬多扣十分,为波特先生的走神。

格兰芬多扣二十分,为波特先生答不上题。

斯莱特林扣三十分,为后排三个先生窃笑私语。

公平公正的处分,两个学院谁也笑不出来了。

哈利恨恨地瞪了德拉科一眼,最后一次。

德拉科咬紧牙关,左手握拳右手握住左腕,愤怒地示意。

你再看我打不死你。

 

 

马尔福是一个很容易就满血复活的人。

嘲讽失败了,下次会更成功。

恶作剧失败了,被哈利打了回去,下次再接再厉。

反正他有用不完的、无穷无尽的力气。

哈利还是小心翼翼地行走,期望在遇见姑娘前不要再撞见那家伙了。

别人可以高谈阔论他要担心形象,别人都有了爱人他还在等待伴侣。

“就是因为你长不高,梅林才待你'不公平'。”

熟悉的嘲讽语句。

嘿,你这个人!

哈利觉得自己不仅长了一张乌鸦嘴,还长了一个乌鸦脑。

德拉科马尔福还真是随叫随到。

“听说你这些天每天都捂着手臂,证明你的伴侣也好不到哪儿去。”

既然好不到哪儿去,就还不如没有。

还不如孑然一身来的清净。

德拉科噎了一下,欲言又止,抬手看看左臂又看看哈利,咬牙切齿地盯着他。

却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词语。

哈利洋洋得意地看着昔日骄傲的家伙蔫了气势,愉快地擦身而去。

“波特臭大粪,你给我等着吧。”

金发斯莱特林说道,头上仿佛顶着一个正在打雷的乌云。

哈利回头瞥了他一眼。

这次他是真的笑了。

从对方的表情看,这真的是一次有效的回击。

 

 

然后格兰芬多就开始接二连三地丢东西。

纳威的莱福找回来了,可记忆球却消失了。

当他们在寝室外面发现记忆球的时候,哈利的隐形斗篷又消失了。

大家都说是皮皮鬼干的,可找不到证据。

只有哈利知道是怎么回事。

因为他收到了纸条,就压在他的抽屉上。

「晚上十点,午夜决斗,不许带副手。」

好啊马尔福,你来真的是吗。

哈利翻了翻脑海里的咒词汇表,表示他无所畏惧。

 

 

月光洒在走廊里,哈利躲在天鹅绒窗帘下避开了费尔奇。

他左躲右闪,终于来到了约定的教室。

刚推门,谁的手拽住了他的手腕,将他拉了进去。

备战备战,咧嘴呼啦啦,门牙赛大棒。

“哎呀!”

那个人狼狈地脱下了隐形衣。

“你不出招吗马尔福?还是又想报告教授,栽赃陷害,引我上钩?”

哈利狐疑地一边走向他一边打量。

脖子一热,好像温水敷过。

这感觉似曾相识,只是在这冷清的寒夜里略微明显而已。

“不是,波特,我是想和你说点事情。”

那人抱臂,低下头。少见的压低了语气。

“关于我的灵魂伴侣。”

他说着,又有些咬牙切齿了,不想去看哈利。

“难道说你的灵魂伴侣是赫敏?”

“谁稀罕那个泥巴种——哎呀!”

哈利扬手敲了德拉科一下。

“那是谁?拉文德还是帕德马,你不会是想托我为你捎句话吧?”

德拉科左手握着拳头,一脸不爽地看着哈利,目光游移到他的脖子上,都快气得发笑了。

我是想你替我捎句话,我真的很想告诉他,别再那么傻了。”

“……”哈利看起来很不可思议,“他?”

“没错,就是!”

说罢他在哈利惊奇的目光下,愤慨地拉下了袖子。

“看吧!现在知道我为什么看你不爽了吗?你特吗能把这句话改掉吗!每天看着手腕上印着这样的话,谁还能爱的起来啊!!!”

哈利使劲儿倒吸了一口气,脑袋像是被狠狠砸了一下,惊讶到发不出声。

月光下,他的绿眼睛来回游移在德拉科小臂的字和他既愤怒又无奈的脸上,最终没忍住笑出破音来。

「我想我分得清谁比较坏,谢谢。」

分得清谁比较坏,谢谢。

谁比较坏,谢谢。

谢谢。

这真是够呛啊马尔福,原来你每天早晨醒来看到的第一句话是它啊。哈利笑得肚子都痛了,笑声回荡在整个空旷的教室里,德拉科不耐烦地翻着眼睛。

是很好笑啊,尽情的笑吧。

你还没发现自己脖子上那行字是吧。

等你发现的时候,可不要找我哭啊。

 

 

清辉下,一串银色的花体字安静地爬在对方的右领子下面。

「我是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

那是他的名字,也是初见时他对哈利说过的话。

嚣张地在对方颈间宣示主权,张牙舞爪。

真要感谢梅林,让他搭上了这么个傻瓜。

德拉科好笑地想。

直到现在,哈利好像都还没有发现哪里不对劲啊。

 

 

 

【END】

后续:【笑不出来了吧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目录(持续更新) 

ps:重读了一下觉得走向有点既视感。灵魂爱人梗还是首推残缺的字母啊w

 
   
评论(82)
热度(1848)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