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德哈】时空回环

*检索请点tag【DH-时空回环】
……

……

 

依旧是白色的国王十字车站。

一袭黑衣的金发少年躺在长长的候车椅上,枕着胳膊百无聊赖地一下一下地抛接着一个青苹果。

站台比真实的车站宽阔,台下是无限延长的铁轨,仿佛连接着光明的尽头。德拉科的灰蓝色眼睛半眯起来,解析着穹顶的青灰色与白色相接的花纹与图案,努力想象它们是一条龙或者是一个光芒四射的人物。

在意识到那个人形是他潜意识里的救世主以后,他叹气并摇了摇头。

这里既不是生者的居所,也不是往生者的地盘。天堂是存在的,而他现在却可笑地卡在这种不上不下的、没有时间概念的、孤独的虚幻空间里。

说真的,铤而走险为了一个暴脾气的波特,真的值得吗?

空旷的回音给了他答案。

然后他坐起来,将苹果放在一边。

他的眉毛扬了扬——不是问题有了解答,而是,有什么人就要来了。

 

啪!

哈利落地的时候差点因为没适应穿梭速度而整个人趴倒在地上。

他保持着到达这里时最初的样子——穿着达利丢给他的汗衫(今年夏天的最新款),宽大的短裤,常穿的运动鞋,还有那只又被摔坏的眼镜。

最令人在意的是他身上的刀伤,胸前殷红的血花,嘴角的血迹,惨状非常。

“该死!”哈利气呼呼地锤了一下可以称之为地面的东西,云雾消散开后他爬了起来,环视四周——白色的穹顶,白色的道路,白色的入站口,白色的站台,无限延长连接着光明另一头的铁轨——再熟悉不过了,他已经来过这里两次了。在看清车站的站牌号时他确信这不是梦,他是真的死了。

再一次的。第三回了。

为什么还是失败了?伏地魔总能崛起,魔法界总要陷入黑暗,而他所有的努力总要白费。他的朋友亲人总是不相信他,不能给与他适当的支持。只有邓布利多不论别人怎样说都一向信任他,可是在事情发生的那天,那个和蔼的老人还是被调虎离山了。

结果就是,他在小惠金区遭遇了黑衣蒙面的食死徒,将他杀死在一棵无名的树下。

那是1993年的暑假。

也就是说,他好不容易有一次重返十一岁的机会,只持续了不到两年左右就以死亡告终了。

那真是太糟糕了,他想,朝四周可以称之为石柱的东西上踢了一脚。

意料之中的并没有感觉到痛。

“真是戏剧性的一生啊,波特。我还以为你能坚持得更久呢。”

一个人从前方走来。雾气消散地很快,瞬间他就看到了对方的黑色正装,浅金色的头发,以及眯着笑的灰蓝色眼睛。

“又见面了,马尔福。”哈利悻悻地咬着牙说,毫不认输地剜了对方一眼。

当他们相互碰面的时候,他的身形就恢复了17岁的样子,穿着上次离开时穿着的长袍。但刚才的狼狈却仍被德拉科尽收眼底。他稀松平常地轻笑着迈步走了过来,将手里抛接的青苹果丢到身后,它立即就消失无踪了。

“你这死法真是一点也不像巫师,”德拉科瞥瞥哈利的胸口又平视哈利的眼睛,伤口和可笑的衣服不见了,沾着血的碎裂的圆框眼镜刚才就消失了,犀利的目光钉在德拉科脸上,表示视力好到用不到那个小东西,“看样子是被猛扎多刀失血过多而死。”他依旧在哈利身边踱步,压低声音在哈利耳边戏谑地说,“那一定很痛,对不对?”

当时的情景哈利闭着眼睛就能想到,现在想起剧烈的痛感和冰冷的寒意还是令他不寒而栗。

“是啊,很痛。欢呼吧食死徒。你那好爸爸就在行凶的人群之列,为你的主子立下了首功。”哈利淡淡地说,撞开了德拉科想寻找一个地方坐下。

他并不累——饥饿、困意、伤痛等等物理上的感觉,在这个空间里他们统统都感受不到,连时间的存在也是毫无意义的——他只是觉得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空荡荡的感受,夹杂着内心的疲惫,翻涌而来。

“没有充足的理由我父亲是不会对你出手的。马尔福家一向明哲保身,除非你做出了什么蠢事让他感到不得不除掉你,”德拉科抱臂跟在他身后,皮鞋踩踏地板的不紧不慢的声音回荡在整个空间里,“我想想,一定是你从中作梗,让黑魔王提前得到了肉身,是不是?”

德拉科挡住了哈利的去路,似笑非笑地歪着脑袋看着他,似乎在等他的回答。

安静了,哈利躲开了那双眯成缝的灰蓝眼睛。

“是啊,是我造成的。在特快上我放走了彼得,让他在二年级的时候就取到了我的血,还提前给奇洛敲了警钟。”他低声说,“魔法石是我间接弄丢的,伏地魔的回归也是我一手促成的。怎么样马尔福,你满意了?”

“哦,看来我们的救世主……”

“别那样叫我,我不是也不想是,这个称呼就是一个活的诅咒!”

哈利快速打断了对方的话,绿眼睛再次钉回了那双灰蓝色的眼睛上,往常的气势消失了,目光变得自责与哀伤。但这不是现实世界,他没有眼泪。

“……”

德拉科的眉头淡淡地聚在一起,薄唇张了张,合起来,又张开,才说出一句话来。

“波特,我早就说过你不能那么着急了。而且我是不是告诉过你,我们结盟会对未来的战局有好处?”他说,语速放慢了,声音明显轻柔了些。

“很显然,多一个盟友要比多一个敌人好得多,是不是?”

“……”

哈利慢慢走到旁边的等候椅旁坐了下来。指尖插进了耳后的黑发里。

“你在我回去后的第一夜就离开了,之后再也没出现过。”他说,“你让我怎样去相信你说的话?”

“在没有经过我允许的情况下就对我施了灵魂捆绑咒,加上之前的种种劣迹,谁知道你是不是再一次拿我寻开心?”

“好吧好吧,听起来可都是我的错啊。”德拉科走到哈利旁边坐下。

“这种事你可从没少干过,马尔福。你想骗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你得承认。”哈利说。

“我以前是挺想骗你上当的,看见你上当受罚我就能平衡一点儿。”德拉科笑着说,“而且现在圣人波特被我弄哭了,如果这事儿被昭告天下的话,我该感到多么自豪啊。”

似乎是在开玩笑又似乎有点自嘲,哈利撇了他一眼,他的笑容仍然淡淡地留在脸上。

“没有人会知道了,除非你能在‘那边’的世界里找到你姨妈,把这个信息传递给她。”哈利白了德拉科一眼,似笑非笑地说。

“你知道她不能。”德拉科耸耸肩,“黑巫师的灵魂不完整,所以是不能去和我们一起去的地方的。”

“那他们就孤苦伶仃地永远飘荡在坟墓里?”

“我想是的。”

“那这个结局还真是糟糕啊。”

两个人迸出一阵苦笑。

现在他们俩都死了,在一个没有人知道的荒唐地方一对一地调侃对方。

暗自权衡了一下,哈利觉得自己死的更不值得。

因为缺乏思虑与计划,缺乏信任,使重来的机会折损地一文不名。

“接着说下去吧。”德拉科说,“除了放走了彼得导致他加速使黑魔王东山再起获得肉身,放走了奇洛,在你那短短两年的人生里,还发生了点什么?”

“……”哈利撇撇嘴角,放弃了反驳,反而轻叹一声,去看前方铁轨的纹路。

“你是对的。霍格沃茨特快的事让罗恩和赫敏对我的第一印象变得很糟,我用了很长时间才挽回了他们。奇洛知道我有目的地接近他之后,伏地魔就不常待在他那颗洋葱一样的大脑袋里了,在我以为我有足够的时间去寻找魂器的时候,魔法石失窃了。之后我需要蛇怪的毒牙去毁灭魂器,但开启密室的时候遭人另眼相待甚至惹来了霍格沃茨的关门危机。再然后,一切都没来得及解释,凤凰社也还没来得及行动,就迎来了暑假,我就在麻瓜街区遇见了你爸,他亲自向我施的束缚咒,再然后,你就看到了现在的我。”

他慢慢说,讲到后面因为看到了德拉科正该死地幸灾乐祸的笑而愈发的不耐烦。

“你终于承认我是对的了,波特。”德拉科对他说,“你看,如果你没有计划,再来几次都是失败。”

计划——这个词他之前至少已经提过一次了。

那个银河璀璨的夜晚之前,他们两个都还活着的时候,见过的最后一面。

——我找你来,是想问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作为救世主、活下来的男孩,圣人波特,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计划完成‘那个’预言,或者让自己再次死里逃生么?

而哈利当时的只想着德拉科的食死徒身份,并未正面回答还说了很多难听话。

再然后德拉科就走了,十天后从占星塔上跳了下去。实行他自己的‘计划’。

“因为你没看到计划,所以在我重新开始的第一天你就放弃了与我合作,是这样吗?”哈利问,不知道该不该生气。

“是,也不是。”德拉科又挑了挑眉毛,“但我知道,现在的你更容易听进去我的话。”

“……”哈利忽然觉得十分懊丧。

“好吧,现在制定计划也没什么用了,已经太晚了。我浪费了你的牺牲,而且把一切都搞砸了。”

他正在接受这个现实。

他死了,他们要一起等待列车,去往谁都不曾见过的极乐的地方去了。

“我忽然觉得你没有那么坏,马尔福。”哈利说,“如果到了那边我们能变成邻居,我答应你我不会恶扁你的。”

“这算是向我示好吗?”

“也可以这样想吧。”

“所以你终于愿意结盟了,波特。”德拉科大笑,一只手抱臂另一只手向哈利伸了过去。

“这么说也行,好啊。”哈利有点嫌弃地看着他的得意的脸,终于还是将手握了上去。

前尘往事都过去了,没什么化解不了的。

握手的细微声音回荡在这个空旷的地方,笑声也是。

他们持续地像大国使臣建交一样握了三秒以上,哈利才知道原来德拉科的手那么骨节分明。

“好了,结盟的话,我们要约法三章。第一,双方必须保证冷静思考,第二,双方必须令另搭档冷静思考,第三,结盟期间不涉及对方的私生活。”德拉科举着手指补充。

哈利拧着眉毛点点头,心想这是哪门子章法。

“那我们踏上新的征程吧。”德拉科意气风发地说,习惯性整了整衣领,等哈利站起来,“你要保证下次不会再乱吼乱喊乱施咒,也不要意气用事,同意?”

“什么?”哈利的眉头皱的更深了,“马尔福,我没听明白。我们要去哪,做什么?”

“当然是‘回去’啊,你以为呢?”

看着哈利疑问重重的样子,德拉科又补了一句,“波特,你不会以为那就是结局了吧?你是不是傻,这个魔法至少要维持到我们成功地将你救活为止吧?”

“等等……为什么?我明明死两次了,再算上你的牺牲……”

“没有为什么。快过来。为了救你也为了救我。”

一万个问号打在哈利的脸上。他不知道德拉科是怎样做到的,他只知道他好像又获得了一次机会。

——不用走了,被挽救了。

德拉科踱步到车站入口,回头等哈利挪到他身旁。两个人并肩站着,等回到过去的通道旋涡再次打开。

“回去了,波特。”德拉科期待地看着眼前变换的云雾。

“好。”哈利说。

前方的迷雾真真切切地再次开始变得朦胧,黑暗和冰冷再次袭来,德拉科抓住了哈利的胳膊。接着他们俩开始急速下坠。

他们融入了光影交错的彩虹银河,无数过往的画面从他的眼前略过。

这次他有目的地选择了一个节点,并在坠往它之前寄予了美好的希翼。

 

Chapter 03.

诅咒
-To be continue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目录(持续更新) 

 
   
评论(9)
热度(159)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