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德哈】波特砸我怎么办?

*Draco生日快乐!来自6月5日23:59分,终于赶上了的我。

*好久没码字做做复健,挺糟烂的,预警预警预警。

……

……

 

人在走廊走,祸从身后来。

德拉科拧着眉毛揉了揉后脑勺,转身寻找着罪魁祸首,气压很低很低。

三秒前,一个不知好歹的愣头青朝他的头丢了个圆滑的金属东西,砸中后弹到地上发出了一连串清脆的声音。那小球不轻不重却砸得很痛,他揣出袖子里的魔杖,打定主意要给恶作剧者一个‘回报’。

走廊那头的始作俑者几乎没有掩饰他们的作为。

是哈利和罗恩。他们背对着他,一个推着另一个,一边说着什么一边着急地想要离开。

波特?

真意外,意外到忘记打出恶咒了。

德拉科疑惑地目送他们消失在走廊尽头,魔杖尖在空中划了个圈,刚刚砸中他的小东西从地上跳起来钻进了他的掌心里。

触感冷冷的,既不是石子也不是糖。是金属做的,入校这些年来他从没摸到过的东西。


 

事情要从早餐时间说起。

霍格沃茨重建后一切几乎和以前一样井然有序。喧闹的礼堂,笑声满溢的学院桌,辉煌的天空屋顶,穿梭来去的幽灵。

就好像过去的某些事从未存在过。

就连哈利也会偶尔忘记它的发生。

又是一年的6月5日。

预言家日报的头版播报着这个信息,然后他忽然记起了这个日子的含义。放下报纸支着下巴,望向斯莱特林桌那个看起来非常百无聊赖的金发少年。

今天早上安安静静,那家伙的头顶没有像往年一样下猫头鹰雨呢。

他好像很久没有像以前收到零食和礼物了。

好像六年级起就没有收到过礼物了。

五年级那年只有三四个包裹,应该是蛋糕和一些好袍子。

四年级的时候只有一些看起来很实用的包裹,因为德拉科当天收到礼物时的表情相当失望。

三年级的时候德拉科倒还像前两年那样大模大样地炫耀着比圣诞树堆还多的礼物、零食和加隆。哦,那时他还是个孩子……

“停,哈利,我们聊聊别的吧。比如增强剂的做法或者上星期的论文。”赫敏一边白着天花板一边说,

“我有说错什么吗?”哈利一脸惊讶地问。

“因为你又来了,”罗恩一副‘我再也受不了’的表情看着哈利,“发现了吗?你又像以前一样,一刻不停地提马尔福了。”

“……”哈利停顿了一会,轻声问,“是吗?”

“是啊。你不觉得吗?整个霍格沃茨没人像你一样关心他了。”

“可是他今天确实应该——”

“不管他今天应该什么,我是挺想打他的。”

“嗯……”
哈利看着摊着手半开玩笑的罗恩,掏着口袋,话凝结了好一会儿才从喉咙里推出来。

“那,现在给你个机会回击,要不要啊?”

 


击中德拉科的后脑勺不是哈利的本意。

尽管在他心里已经将刚才的事情重播一万次并且成功阻止了罗恩9999次,但事实上他还是砸痛他了。

从刚刚金发少年的龇牙咧嘴程度上看,他的后脑勺一定很痛,非常痛,超级无敌痛。要不是他推罗恩跑得快,恐怕他们俩非得挨一道恶咒不可了。

“我们为什么要逃跑?那只是马尔福,又不是伏地魔,我打得过。”被起七手八脚七牵八扯推向楼递间的罗恩疑惑地问。

“重点不是这个,为什么真的把它丢出去啊?”哈利脸蛋涨得通红,拉着他的好友绕过了走廊拐角。

“是你让我扔给他的啊?”罗恩更加疑惑地问。

“我的意思……”哈利顿了顿,勉强解释,“那是邓布利多留给我的,你不应该……

罗恩似乎觉得很好笑,“那还真对不起啊。”

他们匆匆地下了两层楼,直到他确信德拉科看不见也追不到他们了,才抵着墙,看向窗外,平缓心率。

不一会儿,德拉科马尔福阴侧侧地从城堡里走了出来。

孤零零一个人,揣着口袋,身边似乎还笼罩着一圈阴霾,刚好从他们脚下路过,哈利心里咯噔一下。

“好吧哈利,我承认我们不该趁势欺人,现在我都有点儿同情他了。”

罗恩拍拍哈利的肩膀,哈利却摇摇头,在石栏边支着下巴,目光一直追随着德拉科的身影,直到他消失在另一座塔楼里。

“不,不是,你做得很好(罗恩:?)”哈利若有所思地说,”是我忘了给它里面填点东西。”

 


又是一年的6月5日。

这个日期曾是德拉科每年除了圣诞节外最期待的日子。

以前,每当生日那天收到大包小包的糖果,收到数量可观的零花钱,收到精细考究的笔或者魔法物品,收到别人没有他却能轻而易举获得的东西时他总是骄傲地在羡慕的眼光中将它们收起来。

而今天,他却很想逃避这个日子。

这个生日他只收到一封来自母亲的信——勉强通过霍格沃茨的信息过滤网传送过来的,只有两页薄纸。

即使去年——那个最黑暗的时刻,生日时还能和父母聚在一起吃上一餐呢,而如今……
德拉科躺在级长宿舍的长椅上,盯着重建的天花板的五彩花纹发呆。

他想掏出信来读,却先摸到了冰冷圆滑的花纹——口袋里的金属小球。
一个金色飞贼。

德拉科将它拿近了观察,它刚刚到德拉科的面前就展开了径直的金叶子一般的翅膀,扇动着,好像在问候他一样。

“波特抛弃了你,将你丢给了我。”他说,带着戏谑。

飞贼利理所当然地没有回应,德拉科轻轻摇头,叹息,继续与他对话。

“猜猜看,他原本想送我的是什么?一个生日惊-喜,一个恶作剧,还是一点怜悯。出于对战败方的慰问,或是一个嘲讽,笑我从来都没赢过魁地奇?”

飞贼扇扇翅膀,和刚才的频率没有差别。

“……你是说不出什么的,对吗?你这个小蠢货。”

德拉科歪着脑袋,似笑非笑地变换角度看着那个小东西。

他心里清楚的知道,哈利不是那样想的,他老早就不像死对头那样对他了。

看样子这个飞贼是哈利故意送他没错了。他想。

使劲晃了晃,在确定没听到一点杂音后,他反倒皱起眉毛沉默了。

金色飞贼是可以打开的。

哈利拥有的金色飞贼只有他自己可以打开——方法在去年的这个时候就传遍了整个学院。

好了,问题来了。

Q1:哈利为什么要‘送’一个只有自己打得开的飞贼给他。

Q2:一个空的飞贼有什么别的含义吗?

又思考了一阵子,他的嘴角上扬了。

兴致忽然高涨,遂匆匆起身,拿起羽毛笔去折一只方方正正的小纸鹤。

 

 

叩叩叩—

“有人吗?”

叩叩叩——

“马尔福?”

阿拉霍洞开——

后来,哈利还是紧张地试图闯进斯莱特林级长宿舍,但开门的那一刻却见里面的人倚着门看他,眯着笑,压根儿没有他想的愠色。

“怎么了?来问我要你那送错的‘生贺’?”德拉科拖着长腔说道,金色飞贼在他周围绕圈,哈利欲言又止,藏好了背着的右胳膊。

“是啊,”他盯着门框说,“事实上,我打算送你另一份——”

“喔,你是真的想问我讨回去?”德拉科的声音里充满了笑意,淡淡地看着眼前人。
“听着波特,其他什么都可以,只有这个我不还。它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了,想要回去,门都没有。”

哈利一头雾水地抬头,又发觉自己被看穿,心里又一紧。

德拉科的表情却罕见地温和起来。

灰蓝色的眼睛慢慢,慢慢地合起来,又眨了眨,嘴角的弧度也慢慢地扬起来,笑意会心。

 

哈利拥有的金色飞贼只有他自己可以打开,用他的吻。

也就是说,今天,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德拉科收到了一个吻,一个来自死对头哈利波特的一个吻,来自疤头,来自破特,来自这段时光里每一个时期每一个片段曾经拒绝过他的可爱家伙。

所以说啊,无论对方再怎么圆谎,他都不愿意退回去啦。

 

 

 

【END】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目录(持续更新) 

PS:_(:з」∠)_不是太满意,应该会无限翻修!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在德哈圈认识大家很开心!语无伦次给大家比心心!

少爷生日快乐!爱他一辈子!

 
2018-06-05
/  标签: 德哈
   
评论(20)
热度(668)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