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德哈】One day

*平行小片段,在【分手记】【日记本与魔草药与妖精】之间

*是一个没有剧情的小日常,主要是为了糖,食用愉快XD

 ……

……

哗啦哗啦哗啦——

罕见的暴雨如瀑布般冲刷着玻璃窗,云层里偶尔闪过的白光将这个暗暗的小卧室映得发亮。

床上的两人在被子下睡得四脚八叉。熟睡中的德拉科咕哝了一声,无意识地蹭了蹭贴着哈利的肩头,将侧脸埋得更低了一些。窗户上的雨水将他们的脸映得影影绰绰的,在一片起伏的细小呼吸声里,哈利迷迷糊糊地慢慢睁开了眼睛。

窗外的世界阴阴暗暗的,黑压压的重云使白昼像极了晚上,近处的建筑、道路、植物仿佛都褪了色,变成了老旧胶片,而远景都笼上了雾,看不真切了。

身后贴着自己的家伙呼吸声和均匀,伸出一条胳膊压在他的肩上。他习惯性地将对方的胳膊放回被窝里,将手握在自己的胸前,十指相扣。

外面不可能有行人了,几乎连车辆的声音都听不到,涓涓的水流到了下水道里,就好像一条条河汇入了海。

庆幸吧,哈利,今天是公休日。你们可以哪儿都不去,就在这里睡觉,睡到天荒地老。握着贴着及感觉着被德拉科环抱着的温度时,他满足地想。

一声梦呓,身后的人舒服地伸展了一下四肢,转了个向背对他继续睡去了。

哈利蜷缩了一下被抽空的手,笑笑准备转身贴过去。

“鬼天气……”背对着他的家伙像在梦中吟唱一般咕哝道,声音惫懒且黏糊糊的,说着将自己在被子和枕头里埋得更深了。

“谁说不是呢。”哈利吻了吻对方的肩膀,又用乱糟糟的头顶赖皮地蹭了蹭对方的浅金色的后脑勺,有意将他们的气息混在一起。

被蹭的人忽然停止了微鼾,在这昏昏欲睡的氛围里又咕哝出一声黏糊糊的梦呓。

“波特,我渴了……”他说,眼皮仍黏在一起。

“自己倒。”哈利偎着他的背,贪恋地沉浸在被窝带来的温馨里。

“我没有魔杖。”

“可你会下床。”

德拉科仍懒懒地说,每个音都因为困顿而迷糊不堪。哈利也没有好到哪儿去。两个人懒懒的谁也不想起床,不想离开温暖的被褥,不想从这里走过一条长廊去客厅。

“我不会下。”德拉科不满地咕哝,好像沉浸在另一场梦里。

“……”

好吧好吧,哈利白了德拉科的脑瓜一眼,嘴唇轻点了一下他的肩胛,然后翻身去找昨晚放在床边的脱得乱七八糟的睡衣睡裤。

他本着速战速决的的心理快速地披上了衣服,坐在床边找他的拖鞋,一双胳膊又搭了过来,背被贴住了,热乎乎的鼻息熟练地扫在他的后颈,一串细小的吻黏着困意,连啃带咬缓慢地流连在侧颈与喉结。接着是被大力压倒在乱七八糟的被子上,被拉掉裤子的松紧,被抚摸到一阵喘息和娥吟。

“德拉科……”哈利哑哑地说,无比含糊,在一串温柔的舌战里争夺呼吸,“……唔……你到底要不要喝水……”

德拉科勾起嘴角,眯着眼睛,在他发红发烫的耳侧轻语的同时恶意地将握着的手的频率提高了更多。

“我改变主意了,”他说,任哈利失神地抱着他哑吟,“我饿了,我想吃早餐。”

“啊……”哈利不解地眨了眨眼,又因接连的快感扬起了下巴不住颤抖。

“酬劳付给你了。”又一个吻,落在哈利的喉结上,像是在开玩笑。

两根手指也捻得哈利的小珠红挺,小哈利硬挺得快要爆发了,可他却拉住了德拉科的手,将他轻轻推开了。

“嗯……德拉科,希望你还记得,我们昨晚就把冰箱里的食物干掉了。”哈利在平复的间隙坐起来,与德拉科面对面。

窗外的暴雨依然如注,哗哗地更响了。

德拉科皱着眉头回忆了一下昨天的事情,摸了摸胃,又看了看外面的糟糕天气,然后以一种‘不会吧’和‘都怪你’混合在一起的眼神看着哈利,不高兴地说:

“是你非要宴请那群……”

“而且昨晚你答应过我今天一起去买的。”

一技必杀。

哈利直勾勾地看着想耍滑头的德拉科,德拉科抿抿嘴唇停止了嘟囔。昨晚他们刚做到润滑时,德拉科抽掉手指,哈利吻了他,他答应了。

总不能说不记得了吧。

“呃,可是波特,下雨了嘛……”他看着窗外,往被窝里钻了钻,似乎更加发愁,“这么大的雨,没人想在这种鬼天气里出门。”

“德-拉-科。”

“我们会像刚从湖里捞上来的——”

“德拉科……”

哈利捧着德拉科的脸,结结实实地来了一个吻。柔声说,“德拉科,穿上衣服,我们走。”

德拉科原本还想坚持一下,被这个吻磨得没有了脾气,面对着那个笑脸,他只能撇撇嘴。

“不。”他一边捡起自己的衣服一边说,立即改口,“那好吧,那我想吃鱼子酱。”

“你知道我们这个月暂时买不起它。”

“那我们可以买一箱榛子巧克力冰淇淋。”德拉科忽然想起了什么,双眼放光地看着哈利。同时将他的手臂穿在了袖管里。

“唉唷,”哈利白了天花板一眼,无可奈何看着笑嘻嘻的对方,“你这个甜食主义。”

德拉科窸窸窣窣地穿衣服,而哈利则一边翻着衣柜一边认真地思考怎么从古灵阁里多兑换一些麻瓜货币出来。他们的私奔正在风口浪尖上,不要让调查组和纳西莎生疑。

衣柜拉开了些,哈利丢出衣物的同时将手伸向了衣柜的阴影里。

然后他停住了。因为德拉科也停下了动作,去看他的选择。

“这么大的雨,一把伞肯定装不下我们两个。”哈利转过身,看向德拉科,“看来得一人一把了。”

这样说着,他将手伸向了原来自己的那把折叠伞,伞布是整齐交错着的深浅咖啡色,他很喜欢这个颜色。而德拉科发出了不满的声音,因为它的旁边躺着他前阵子新买的伞——黑色樱桃木长柄伞,伞脖子上还围着一圈金环,看起来帅多了。

“就打我买的那把,”他不满地说,“它足够大,装得下两个人。”而且足够马尔福。

而且,足够哈利挽着他。

哈利看出了他眼中的话,快被这种坚持逗乐了,他心平气和地转过身来解释,“你看,我们住在公寓里,出去购物又没办法穿得西装革履。如果你坚持只打一把伞,我建议还是打我这把。”

“那就穿巫师袍出去,那很配它。”

“这是麻瓜世界。”

“那就施个障眼法,”德拉科悻悻地走过去拿起他的长伞抚摸,就像抚摸从前的魔杖一般,“而且它没有芯,没有备案登记,我可以用它。”

当他的手指抚过伞尖,那儿冒出了不小的火花。

“不不不不。”哈利拉开了他的手,有点后怕地盯着这把伞,“还是别用它了,一看见它我就想起你上次给我捅的篓子。一个失忆的麻瓜和一整层伞店狼藉的样子。你知道我收拾了多久才赶回来吗。”

“……”

被分手那天吗?

德拉科沉默了,好像吃了苦味的东西,丧气地坐在床边。

这件事哈利不该提的,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让德拉科陷入了不好的情绪。哈利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坐在德拉科旁边抱住他,下巴垫在他的肩窝里。

“好吧,德拉科,”他低声说,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足够温和,“我道歉,我不该提。我们不会再吵架了,好吗?但是,那把伞——”

“谁先笑谁就输。”德拉科忽然严肃地来了这么一句。

“什么?”

“我说谁先笑谁就要听另一个人的所有决定。”德拉科眼睛再次亮了起来,哈利隐隐地觉得自己被他之前表现的沉痛欺骗了。

“认真的?”

“开始了。”

一片沉寂,两个人坐在床上大眼瞪小眼。

屋外的雨水稀里哗啦,一点点凉风从窗户的缝隙里呜咽着钻了进来,空气变得又湿又冷。

偶尔闪过的闪电白光将他们使足了劲绷住的脸映得清清楚楚。

哈利的眼睛瞪的有点疼了,德拉科也是,然后他就做各种各样的鬼脸逗哈利笑,哈利不得不掐痛自己才忍得住。他不得不伸出手阻止德拉科的搞怪,德拉科顺势将他按倒,两个人都试图抓着对方,僵持了两秒,德拉科将手伸向了哈利的痒痒肉,然后使劲一掐。哈利嗷地差点坐起来,一边以‘你行啊’的目光瞪着德拉科,一边咬住嘴唇去捏德拉科的脸。

两个人手脚并用东倒西歪滚来滚去,场面十分混乱,后来在抬手防御时上半身重心不稳,就要从床上跌下去,一只手及护住了他的脖子,两个人相拥着一起摔在了柔软的地毯上。谁撞到了床头柜,连带着电线,稀里哗啦地扫下了不少的东西。

哈利狼狈地躺着,德拉科在他上方支着。灰色的眼睛看着绿色的,室内迸发出一阵笑声。

哈利最先开口。

“你输了。”他说,躺在地上,衣服头发一样乱糟糟。德拉科比他好一点儿,不过两个人都没有好到哪儿去。

“好吧。”德拉科耸耸肩,舔舔嘴唇,在哈利身上耍无赖,“用你的麻瓜伞。我只答应了这个。但是还是要买冰淇淋。”

“……嗯,”哈利似笑非笑地蹭着他的额头,“那我看还需要再比一次。”

“好啊,怕你吗?”

“哈哈,试试不就知道啦。”

叩叩叩——

客厅方向忽然传来了一阵动静,两个人竖起了耳朵,迅速从刚才的体位中恢复了过来。

不是人类敲门的声音,而是什么东西在叩桌子。

谁轻而易举地进了他们的房子?

像被针扎了了一样跳了起来,哈利抽出魔杖,德拉科按住了他的伞,两个人一前一后地默契地往客厅挪去。

咕咕——猫头鹰的叫声。

当他们两个看到客厅桌子上的猫头鹰时都松了一口气。它显然是主人用壁炉送过来的,羽毛上还沾着一点儿灰烬。

那只白褐交杂的猫头鹰非常骄傲地挺着胸脯,喙叼着一封折成贺卡的。抬头是「给哈利及马尔福——感谢你们的邀请,昨晚我们玩得很开心。」

“隆巴顿?”看清落款之后德拉科的眉毛抽了抽,脸上的表情正从不高兴过度到一种惊讶。

“哦,是纳威。”哈利嗤笑着接过信件读,一边摸了摸纳威的猫头鹰。“他知道昨晚我们(德拉科瞥了他一眼,念叨着‘是你’)聚会的时候搬空了冰箱,今天特意寄来了这些东西。”他指了指桌上的盒子笑着说。

「——汉娜和我做得太多,只好麻烦你们帮忙消灭一点了。期待三天后的见面。PS:第一次办展有点紧张,如果有好的建议请回信我,我一定会谨慎参考。」

本来想说‘我才不去’的德拉科嗅到了盒子里的香味,撇撇嘴将话吞了下去。

 

 

万万没想到,他们今天既没有选择用谁的伞也没有出门,两个人听着雨声在家里腻歪了一下午。

当德拉科蘸着番茄酱干掉了第六块芝士披萨,果腹的哈利正在卧室的书桌前写着回信。

「谢了,纳威」他写道,「你们的披萨真是太及时了,让我们不用出门淋这场该死的雨。其次,它们实在太美味了,我们已经连续干掉两盒了。(主要是德拉科干掉的,不要告诉他是我说的啊。)」

他放下羽毛笔,下意识地偏头看了看客厅方向——德拉科的笑声混着客厅的电视声传了过来——雨声又大了些,显得这间小公寓的二人世界特别安逸。

啊对了,关于药草展,他确实有个小小的提议。

“波特,你在写论文吗——”

“最后一句。”

客厅又传来了不满的呼唤,他应了一声,心里一甜,提笔补充——

「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在药草展上无限量地供应榛子巧克力冰淇淋?」

 

 

 

【END】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目录(持续更新)

 

 
   
评论(9)
热度(298)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