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德哈】一笑生花

……

……

咔嗒、咔嗒、咔嗒。

霍格沃茨的钟摆一圈一圈的走着,古旧的教室里,金发少年侧脸伏在臂弯里小憩。

一只耳朵收纳着封闭屋子里少年人们的欢声笑语,或三两扎堆分享趣闻和新学的咒语,或窃窃私语谁的秘密,也或者沉默地将书翻得哗啦哗啦。偶尔流出谁的大笑,偶尔又是谁擦过桌边打闹,他的五指微蜷轮流在木桌上哒哒地敲,指缝里钻出一只洁白的纸鹤,探出头来又小心翼翼地缩了回去。他仍懒懒地阖着眼睛,抿起嘴角,下巴随着指尖的节奏一下一下的点着。

现在,真好啊。他想永远依赖地融在这冗长的安心与温柔里。

有人呀,轻轻从他身侧擦了过去。

那个人背着一个蠢蠢的书包,和他的朋友低低说着什么,讲到开心的时候也不禁笑得肩膀一耸一耸的。灰蓝的眼睛赖皮地睁开一条小缝,眨了眨。透明的阳光透过阑珊的窗框洒在袍子与凌乱的黑发发梢上,他的目光跟着他,笑意也跟着他。

斯内普的鞋刚跨过他的桌前,他便展开手心,泛黄的纸鹤随着他的心跳节奏舞动翅膀。轻轻吹一口气,去吧。

哗啦哗啦,清脆的翅膀不断拍打。飞跃出一条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抛物线,轻巧地落在对方展开的书本上。对方圆圆的指尖摸了摸它,侧目与他目光对接,像是在说‘你写了什么呀’?

他肆意地挑挑眉毛,眼睛里全是他:你猜呀。

对方撇撇嘴,低头慢慢将那个小东西慢慢展开,展开。

原来是一幅画啊。画的是他啊。

波特抬头了,一副又好气又好笑的表情。

隔着桌子,两个人旁若无人地向对方使眼色。讲台前的教授似乎正在打开投影仪,周围的学生们都在埋头翻书,他们在翁翁的声音中向对方说话。

德拉科没注意到啊,他自己也笑出了小虎牙。

 

阳光淡淡,云层密布。

沙沙作响,草叶飞扬。

「我想我们需要一次长谈。」波特说。

「好啊,乐意至极。」他说。

温柔的风抚动着旧胶片一般昏黄的天,扬起了他的刘海,袖子和袍子下摆脉脉扬起,翻涌翻飞。几只花色的鸟滑翔向对角的猫头鹰塔,天光好像想透过朦胧的云层倾泻而下。

五指遮住了氤氲的天光,指缝里漏掉的光顺着无名指的银蛇戒指晃住了他的眼睛。

他从高地走下,大步大步穿越过东倒西歪的草丛和呜咽的风声。

天气虽差,可是,自由啊。

他回头喊:喂,波特,怎么了?跟上啊。

身后的人跟得小心翼翼,无奈地瞥了他一眼,好像在说‘怎么了,都是十几岁的人了,还怕我跟丢吗’?

波特沿着他的路,大步大步跨过草丛,在他身后慢慢走。

“马尔福,你知道我很讨厌你的。”波特笑着说,好像在摇头。

“我知道啊,你从来都是这样。我也讨厌你,和你讨厌我的程度差不多。”他回头,走得慢一点,等后面的人跟上他。

“你傲慢,无理,还用你的画来笑话我。想不讨厌你很难啊,是不是?”波特跨过每个坑洼语气都加重了一点。

“是你先不知好歹,不愿意理我的。”他慵懒地笑着,向波特伸出手,“你先拒绝我的,不能怪我。”

两个人中间有一个大水洼,波特看看水洼又看看他的手——袖子里的深绿色被风扬起,浅金色的头发也是,脸上的表情却渐渐带了一丝认真。

黑发少年会意地抿着嘴点了点头,握住了那只手。

“知道吗,”波特握紧了他,努力地向他跨过去,另一只手接住了他的腰,“马尔福,其实你也没那么讨厌。我是在很后面才发现的。”

“哦?”他放开他,嘴角不易察觉地上扬了,继续往前走。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在一片广阔的草地上,踩得草丛窸窣作响,自由自在,无忧无虑。

“是真的,马尔福。一年级那会儿,当我发现你约我午夜决斗其实只是为了告发我逃夜的时候,我发誓我会与你一辈子为敌。从前还没有人这么坏心眼的算计过我——”

“哈哈哈——”

“可是,后来,我渐渐觉得你只是在努力引起我的注意。你想交朋友,因为你身边没有可以交心的朋友。”

“是啊,想想高尔和克拉布。”他抿抿嘴唇,心想,所以我宁愿我身边的是你。

“你是一个不愿吐露真心的笨蛋。”波特说,很明显地笑了笑,离他更近了一些。他点了点头,对方望了望远方又温吞地开口。

“我也是,马尔福。”

我们很像,却又很不一样——温柔的绿眼睛眨了眨,告诉了他这些话。

“你可以为此骄傲,但不能为此自负。作为马尔福的朋友,你要时刻感到荣幸,波特。”他装模作样地背着手加快了步伐,轻快地小蹦了几下。

身后的人又在笑了,和他在人群中时笑得一样好听。

“知道吗,这么长这么长的时间里,我总是憋着一口气……我想你会懂这种感觉。”他做了一个扩胸运动,张开双臂拥抱风。浅金色的头发被扬的有些乱糟糟,但他打赌身后人的头发会更糟。

“嗯……”波特点点头,走到他身边,“你什么都不说,希望我什么都懂。这真是世界上最棒的交流方式。”

“……”

“哈哈,我说真的,马尔福,你从来不肯开口告诉我,指望我在这么长这么长的时间里,哪天忽然想明白了来找你?”

黑发少年在他身边伸着懒腰,侧身对他说话。他要努力装作非常不在意的样子,不要在他面前暴露真实的想法。

四目对接的时候,那双镜片下的绿眼睛眯着笑,就好像在说:你是不是有点儿喜欢我啊?

那瞬间他的心好像遭受了光速的电击,摇头也不是,点头也不是,只好在猎猎风声中揣起扬得乱七八糟的袖子,低下头去。

不可置否。

草丛与芦苇在风中笑着,他摇摇头,原来他都记得啊,他一刻都没有忘记过。

一段夹杂着风声的短小的沉默。他忽然很想抓住波特的袖子,抚摸他鬓间的乱发,告诉他,那些年他确实做错了啊。

几只水鸟从他们身边滑翔而过,落在湖里。波光粼粼的湖的尽头是与天光融在一起的地平线,颜色就好像透过双眼映在了心里,波特看得有些痴,他也是。

“你看,你现在不是能理解我了吗?”他忽然说,带着自嘲的笑意。人就在他的身边,他却维持着抱臂的样子,紧张地不敢牵他。

“呼——”波特长长叹了一口气,抬头认真地看着他,眼睛里全是他。“你这个胆小鬼啊。”

我不胆小,我不是的。

波特,为了你,我是可以豁出去的。

我们重来一次,你给不给我这个机会啊。

他拉住波特的袖子,要他和他一起走。鼻子酸酸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红了眼眶。

风又大了些,呜呜咽咽的,天色更加昏黄,但那场雨是不会来的。

“德拉科。”波特叫他。

他回眸,那人正站在微光里,笑得很美。

“什么?”他问。

“德拉科,别再想了。我们已经是好朋友了,放下吧。”风影交错中,波特逆光笑着向他伸手,露出了最可爱的小虎牙。

声音仿佛回荡在天际,笑容绽放了一万年那么长。

不,他那么傻,怎么可能对我说这种话。

你不是他。

昏黄的天色最终褪色成喑哑的老旧胶片,画面越来越嘈杂,渐渐地渐渐地,对话再也听不清了。

 

——放下吧。

画面变成了黑幕,将那个世界隔绝在外,这是他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趴在书桌上的浅金发色的男人醒了。

如今他已经蓄了父亲那样的长发,甚至已经有了一两根白发。

桌上摊开了许多书卷,他却捏着那张泛黄的简笔画,署名是DM,M的最后一笔拐了上去蜿蜒成一条小蛇。

它和他的山楂木魔杖是一起收到的,来自98年5月,来自霍格沃茨,来自废墟和一双被发现的冰冷的手。

他的眼神放空了些,修长苍白的手指小心翼翼地将纸张捏在手心里,泛黄的画重新折叠成一只纸鹤,跳来跳去。魔杖尖轻点,它便重新拍拍翅膀飞起来,在他身边绕了两圈。

山楂木魔杖被拿起来端详,联通,被感受里面的各种魔力流动。他闭上眼睛,轻轻地吻住手柄。

就像波特曾经做的那样。

就好像能通过它感觉到他的存在一样。

十年了,他曾三番五次的以为他忘记了,却总有人在他耳边提醒。到头来,他发现原来那个人就是住在心底的自己。

*‘不论你多么希望我忘记,多么祈求我忘记,我都不会忘记的,绝对不会!’*他吼着叫着,声嘶力竭,撕心裂肺,永远永远。

男人忽然笑了,像个孩子。

魔杖轻扬,泛黄的小纸鹤调皮地跳了跳,扑棱着翅膀飞向窗边,那儿有一个被扣起来的倔强的空相框。

它偎着它,如那嘶吼般,永远永远。

 

 

 

【END】

*原话改自日漫《sola》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目录(持续更新)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2)
热度(242)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