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德哈】漫无止境的一天-上

*【记一次奇幻的变形之旅】的平行后续。

*码一个无聊的小故事做复健,借鉴的文会在下篇尾标出来XD

……

……

 

「记霍格沃茨禁林一战」或者「从魔法生物手里夺来的明天」或者「记一次奇幻的时光之旅」——

斟酌了半响还没下笔,趴在身边睡觉的金发少年却醒了,懒洋洋在臂弯里地盯着他看。

哦,完全可以写上德拉科啊,他不仅是主角,而且是这件事里最大的受害者,没有之一。

 哈利笑笑,笔尖颤动,只花了两秒就写好了标题。

 

 

事情发生的日子无比平庸。就像从人生的一百万天里随机抽出来的一天一样平常。

哈利像往常一样在格兰芬多男生寝室里醒来,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并且对自己正卷入这场漩涡的事毫不自知。

他忽然意识到床头柜上坐着一个人,毛骨悚然的预感扎着他的背,他下意识地一个翻身坐了起来。

“别那样看着我,波特,不要问为什么,不要问怎么回事,不要讲多余的话。你先听我说,我已经是第91天重复今天的生活了。你先不用相信我,你听我说完。”

“我们卷进了一个非常严重的事故里,这件事确切的说是‘昨天午夜’发生的,它将我们困在永远循环的24小时里了。没错就是你想得那样。奇怪的是只有我记得每个重复的一天,并且你是解决它的关键人物之一。别问我是怎么发现的,你现在不会相信我的,但一会儿我会证明你所有的疑问的。”

他的死对头,德拉科马尔福正坐在他的床头柜上对他喋喋不休,而他一头雾水地挠头,完全不知该怎样接下去。

他记得昨天还和他因为海格的事情吵了一架。现在他也有一肚子话想要对德拉科说,但那金发斯莱特林抢先跳下柜子把哈利的长袍和晨衣都丢到了他的床上,不给他任何机会插嘴。

哈利茫然地套上衣服,顺便环顾了一下空旷的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格兰芬多男生宿舍,并且疑惑德拉科是怎么通过胖夫人画像的。

德拉科的回答比他的思考更快。

“你昨晚说要睡懒觉让舍友们别叫你起床所以他们先走了,口令是我在某一次经过隆巴顿时听到的,‘鲜榨奶油’。收拾快些波特,你快要错过早餐了。”

他恹恹地回身与哈利交换了眼神,自顾自地走了出去。

哈利吞咽了一下,消化着话里的信息并且惊异于德拉科的读心术,而德拉科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在哈利开口之前他又抢先说了一句。

“要是你被问了几十次你也会对答案倒背如流的,好了波特,快起来。我们快赶不及了。”

“……”

 

 

如果不是走廊里的阳光这么真实,哈利会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他和德拉科一起在走廊上行走,对方对他滔滔不绝的讲话,他们一起向路过的人点头打招呼,看起来就像朋友。

“我们到的礼堂时候韦斯莱在格兰芬多桌吃着南瓜饼,他会说‘早上好啊哈利,你怎么现在才来?’然后你会问他格兰杰去哪里了,他也不知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格兰杰那会儿正在北塔楼呢,她在寻找她丢失的东西。”

“你坐下以后桌上依次出现的是苹果派、糖浆饼、蒜蓉面包和蜂蜜饮料,你更偏爱另一种馅饼,或许叫果仁馅饼或者——”

“糖霜坚果馅饼。”

“没错就是那个,你会隔着好几个盘子站起来拿一份。”

德拉科一脸正经地讲着这些,他们路过礼堂的大门,纳威和金妮刚从里面有说有笑的出来,哈利注意到他们看到他时的惊讶表情。

身边的人早就离开他回到斯莱特林桌了,皱着眉毛,好像在抉择今天的早餐。

而哈利甩掉杂念,快步走向格兰芬多桌。

苹果派、糖浆饼、蒜蓉面包和蜂蜜饮料,这些盘子的旁边是罗恩。

罗恩首先看到了他,放下手里的南瓜饼,举起银杯笑嘻嘻地问:“早上好啊哈利,你怎么现在才来?”

 

 

“一定要和马尔福坐在一起吗?哈利你怎么想的?”

“呃……可他有事要对我说。”

“好吧,可是为什么要拉上我?”

罗恩与哈利在魔药课堂上交头接耳,因为这张桌子上坐着的第三个人。

“赫敏不在,我只有你了,伙计。”哈利拍拍罗恩,罗恩露出了‘真没办法’的表情并警惕地看了德拉科一眼。

德拉科正在对着他的课本翻白眼,根本没空理他,也没空让斯内普找他们的茬。

“不用担心格兰杰,她现在正在三楼焦头烂额。我们一共找过她九次,可是没有一次能够帮上她的忙,她也没有提供多少有用的线索,反而浪费了半天时间,这就是我为什么建议我们两个单独行动的缘故。”

“呃……”

一声熟稔的足矣撼动哈利心底的叹息,“波特,想想吧,如果不做点什么你有可能这辈子都困在这一天里永远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我也一样,更糟的是我仍保留它们的记忆,总有一次会厌烦致死。”

身旁的人看起来痛苦至极,哈利觉得他旁边的人好像已经不是那个死对头,而是一个饱经沧桑的家伙,正在对未来绝望着。

“好吧,我相信你。”哈利说,“告诉我需要怎么做?”

灰蓝色的眼睛忽然从枯萎中恢复了神采。

“你要做的很简单,跟我来。”德拉科往旁边挪了一寸了,哈利也是。他的下巴指了指后门,示意他们出去。

“嘿,马尔福,你在教唆哈利做什么?”罗恩用书本打掩护低头问他们两个。

德拉科见状噗嗤一声笑了,压低声音嘲讽。

“不得了啊,韦斯莱。你什么时候学会用头发看书了?”

“……马尔福。”

他没向哈利解释也没理会罗恩的迷惑和不悦,自顾自地从座位上半蹲下来,示意哈利和他一起钻到桌子底下,过了一会儿向他比了个手势,两个人匆匆地消失在敞开的后门里。

“嘿……”罗恩仍疑惑地看着他们,目送他们出去。

咚——什么砸中了他的发旋。

在一片诡异的安静中,斯内普缓缓开口,声音从后门传到了走廊,冰冷低沉的嗓音沾满了寒意。

“不-得-了-啊,韦斯莱。”他冷笑着说,“你什么时候学会用头发看书了?”

 

 

在长达三年的霍格沃茨生涯里他第一次逃了回课。

非但没有想象的罪恶感,反而感到有点儿愉快。

他们从走廊里钻到大厅,再从大厅钻到室外,躲过了麦格教授和邓布利多,躲过了好事的珀西和他的女朋友。

“这么说吧,时间转换器被偷走了,落在一堆魔法生物手里。它们会在这一天的结尾拨动它的沙漏,很显然已经是第90或者第91次了。”

“时间转换器,赫敏那个?你怎么知道?”

“我不仅知道,而且知道所有有关它的信息都在图书馆里正数第21个书架第三层,”德拉科无奈地说,“格兰杰找到的,我们曾经为了找到它花了五个下午。”

“……”

哈利艰难地想了想,隐隐觉得好像是有一点既视感,

“但既然连赫敏都办不到,你怎么能确定我就是那个唯一能帮你的人?”他问。

德拉科再次无奈地瞥了他一眼,一边回忆一边说,“当你多次重复体验同一天的时候,你就清楚我的感受了。”

这个轮回整整困了德拉科91次。

当他第一次发现自己在过着重复的昨天的时候,其实是非常高兴的。

第二次,第三次,他觉得做出不同的选择是件很有趣的事。第四次、第五次,他就开始为每天要写同样的作业,听别人说同样的话厌烦了。

久而久之,他甚至背过了各种时刻每个人出现的位置,重复着的机械似的同样的语气同样的话。

可是哈利和他们稍稍有点不同,每天德拉科即使以同样的方式与他说话,他的反应也并不是完全一模一样的。

这是他在第4次寻求教授帮助失败后发现的。

那时他的父亲已经第14次无法理解他的意思,他终于放弃家人这条路转而去问教授时发现的。而教授们就算知道了这件事也没有解决的效率,他又不想去找邓布利多。

就在那个午后,满心绝望的他在中庭撞见了匆匆赶往城堡另一边的哈利一行。

“哟,这不是波特吗?这么着急是要去哪儿啊?去给你的半巨人朋友写申诉状吗?”他说,斜睨着他们,好从这崩溃的循环里找点乐子。

哈利脸上是气愤的,可是开口却像是噎住了一样,说不出话,半响只说,“走开,马尔福。”

他生气的是在德拉科在对他父亲状告费尔奇的恶行(误将变成雪貂的他当食物丢给鹰马)的同时将无辜的海格牵连了。

海格有可能会丢掉工作,鹰马也前途未卜,而德拉科却很道貌岸然的样子,所以刚刚从患难与共状态中逃脱出来的他们在这之后不欢而散,重新变得对立了。

德拉科耸耸肩,不以为然地从他身边走过。

那天他‘正常’的度过了,蹊跷的是第二天,同一时刻同一地点,他依然懊丧着从斯内普那里回来,在中庭遇见了匆匆赶路的哈利一行。

于是他抱着逗乐的态度,对哈利说了同样的话。

罗恩与赫敏的反应没变,只有哈利略微有一点儿不同,好像显得比上次更生气,冲他喊,“烦不烦人,马尔福?”

和昨天的原话有一点小小的差别,语气也不同,在德拉科的愣神中,哈利像阵风一样地和他擦身而过了。

为什么他的反应会不一样?

德拉科试验似的多试了几次,他以同样的时间地点语气去挑衅哈利,但每一次哈利的反应果然和前一天不同。好像产生了累加的效应,当德拉科出现的第6次,哈利假装没看见德拉科,直直地从他身边擦过去了。

“这就是我觉得你是关键人物的原因。波特,你我和他们不一样,说明在这个时间的漩涡里你我都有改变轨迹的能力。”

“……是这样吗?”

哈利靠着树仔细回忆,越想心里越发毛。

他惊恐地发现当脑海略过德拉科说的画面时竟然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看着它们一页一页的在眼前翻过,就好像他确实经历过那么多次一样。

 

 

传送:【下】

 
   
评论(13)
热度(213)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