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德哈】守护神与小波特

*苏气十足谜之逻辑的平行世界au,前篇【守护神先生】

*设定世界是由千千万万个平行世界构成的,你的每一个选择都会早就另一个平行的世界,例如从A分裂成A1和A2什么的。

……

……

德拉科二十岁那天收到了一个哈利波特。

那是个安静的午后,后花园忽然变天了,狂风骤起闪电四射,凭空卷起了一个蛋壳形状的漩涡。他从天而降掉在了马尔福庄园里,搅乱了德拉科的下午茶。

“真是好久不见啊,波特?”德拉科生气地收起魔杖走向他,“你有什么毛病,飞路网坏了吗?”

茶杯碎了,茶渍溅在德拉科的袖口,湿了一片。桌椅乱七八糟的歪着,周围的园艺七零八落,糟蹋了。

梅林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食死徒卷土重来了呢。

本来以为波特造访是为了一个小时前还没吵完的架——可说不上哪里不对劲,他绝不是波特。波特的眼神没有这么友善。他们现在本该谁也不理谁——别误会,是因为工作。

可哈利地上爬起来的那一刻就疯狂地冲上去抱住德拉科。

“马尔福,守护神,八年了!我终于找到你啦!”

“……你的脑子烧糊涂了吗?”

“你不记得了吗,我是Z3平行世界的小波特啊。”

德拉科的手尴尬地抬起又放下,推开身上的人,皱皱眉头摸摸他的额头。

不热啊,“你不会喝了胡话饮料吧?”

-

德拉科马尔福,二十年来从没觉得自己的精神出过问题,也鲜少出现幻觉。

除了在学生时期招惹过哈利,偶尔在起居和梦里沾过丁点有关哈利的幻想外,他不觉得自己会疯到以为这个世界分裂出第二个哈利了。

但事实就是如此,这个哈利坚称他是从另一个平行世界里过来的。

“我再确认一下,”德拉科拧拧眉毛,“你不是疤头派来的,也没有喝复方汤剂,你只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从一个平行世界过来——为了找我?”

黑发男孩点头如捣蒜。

“我很想你。”他说,“我终于找到办法穿越到你的世界找你了。”

-

这事听起来像是一个麻瓜的魔幻小说。

先有长大版德拉科通过时空转换器跳到小哈利的世界,度过了一段如保姆如守护神(小哈利自己说的)的日子。再有长大版德拉科消失,小哈利努力研究穿越平行世界的理论,终有一天来寻找他心心念念的长大版德拉科。

守护神先生——小哈利是这样称呼他的。

他说他们在他9岁那年相遇,德拉科说自己是他的守护神,为了拯救世界而来。让他阻止达力的恶行,陪他一起听雨,陪他上放学。临别时他们有一个暖烘烘的拥抱,他至今还记得长大版德拉科对他说过的话。

——别忘了来霍格沃茨找我。一起拯救世界。

可从那天起长大版德拉科就消失了了,再也不见。

所以小哈利才拼命的来寻找他。

-

壁炉燃起了一张脸。

“马尔福,我找你有话要说。”

是那个一小时前刚和他大吵一架的哈利波特。

刺啦——凳子蹭出了不和谐的声线,两个哈利看着对方,像照镜子一样。

最终大哈利妥协了,迈进了马尔福庄园。

“是你让他过来看望我的,不记得了吗?”小哈利眯起眼睛,看着身边稍显年长的大哈利。

确实不记得。

两个人都不记得了。

如果他们的记忆都没有错,那就是小哈利跳错了时间。跳到了德拉科去探望他的好几年前。

“没关系,我要留在这里,我想好了。”他说。

“就算这个马尔福脾气那么差劲?”

“没错。”

-

“有话要说?”

“嗯。”

“关于你的失误?”

“不是。”

“关于你今天为何在毁掉校准轮盘的时候冲我大发脾气?”

“不!那是你的错!”哈利气得握住了他的手腕,“你、调动了轮盘的数字——噢,对不起——”他抱歉地看着一边的小哈利,再次交换眼神时绿汪汪的眸子变得温和了些,“我想我确实有些话想对你说,跟我过来。”

拽着德拉科的手腕却忽然被另一只一样的手捉住了。

“放开他,他哪儿也不跟你去。”小哈利坚定的说。

德拉科吃吃笑了,哈利的目光在两人身上跳来跳去,伸出的手继续抓也不是收回也不是,还是作罢。

钻进壁炉前,他低声说:“今天早上,我看到转换器的指针不再动了。你知道——我会生气,是因为它不再动了。”

波特是在道歉么?

德拉科犹豫了一下,“你现在去哪?”

“办公室。”哈利顿了顿,“也许还会去霍格沃茨,另一个人落在了霍格沃茨。”

一些话卡在喉咙里,但绿色的火焰吞并的更快,他只来得及最后看德拉科一眼。

生日快乐。

绿幽幽湿漉漉的眼睛被火焰燃尽了。

-

小哈利和波特很像很像,又有一些不一样。

但德拉科一眼就能分出来哪个是更恼人的那个。

他的死对头眼角里总是带着沉重和警惕,而另一个则是看起来像是在温室里长大的一样,眼神波澜不惊。

他的头发看起来更软,年龄看起来稍微小一点,眼神温和态度友善。好像还是个粘人精。

所以说还是小哈利更和他胃口,他悄悄地想。

但当对方告知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居然全程陪伴着这个小哈利时嘴角下沉了。

“那时我喊着你的名字去找他。从那以后我们就是最好的朋友啦。上课下课形影不离,他还陪我一起过来了呢。”小哈利骄傲地说。

离开波特不行吗?怎么那么没出息。德拉科忿忿地想。

“那他怎么没有和你在一起?”

“马尔福啊,”小哈利耸耸肩,“本来是要一起过来的,可他半途改变主意,让我先来找你了。”

-

有个波特愿意亲近德拉科,这也太奇怪了。

十八岁的哈利挽着二十岁的德拉科,两人一起降落在了女贞路上。

“那会儿你总是在德思礼家出现,有时候是客厅,有时候是碗橱。告诉我要努力从那捣蛋的表哥手下救下绣球花,还有半夜看鬼片会留下心理阴影。”

“碗橱?”

“对,我住那里。”

“……我叮嘱的事情你都照做了?”

“对,”小哈利灿烂一笑,“啊不,一半一半吧,有时候我并没有听进去,果然留下了心理阴影。”

他放开德拉科,在道沿上蹦蹦跳跳的,像个八九岁的小孩子。

“再往那边走一点就是我去霍格沃茨之前待的地方,秋天起了大雾,你在地上丢西可和加隆等我上钩。啊,那个公园,你陪我放学的时候我去那边的葡萄藤架爬上爬下的。我们一起抽到的漫画书我还留着,啊,冰淇淋屋!还记得那里的圣代么,我请你吃过,那——么大一杯,还甜。对了,我还说过要还你加隆,你给我的每一枚钱币我都留着呢,你还要么……”

黑发男孩三步五步一回头,在阳光下挥动着双手,像一个即将起飞的水鸟。他扑了过来,德拉科掏出插着兜的右手,揉揉他的头发。

“啊,我忘了,你不记得了。”小哈利叹气,旋即又在满满暖意的目光中恢复元气,“不过现在我已经觉得自己在梦里了。”

这股孩子气是他的同事波特没有的。

他们的十八岁,战争阴云还没散去。他和波特战后第一次相见是在霍格沃茨的废墟里,波特看着他,笑中带泪。德拉科也不知道怎么了,一冲动就……卸了对方的领带,再一尴尬就……丢到地上。这事儿直到现在波特还在记恨呢。

“啊,德思礼家!今年我还没有回去看过他们。”小鬼波特忽然停了下来,盯着毫无生气的花园和窗户看,“他们搬家了?”

“不在这里住了。”德拉科接话,“另一个你提到过一次,他们搬到了你姑妈家生活。”

“为什么?”

“因为,”德拉科在路中央停下,“战争、食死徒和伏地魔。”

他拉开袖子,吐着蛇的黑色骷颅印记被阳光灼烧得滚烫。

“噢……马尔福,守护神,这个伤很痛么?”

“痛,”他喃喃地按住怀里的小鬼,“但是十七岁之后就没再痛下去了。”

因为那个讨人厌的救世主也救了我。

-

小鬼波特喜欢麻瓜街道,喜欢滔滔不绝地一直说,总是兴冲冲地跑在德拉科前头,回头挥手,又在德拉科跟过来的时候停下来挽住他。

真的像个亲昵的小孩子。德拉科想。

波特从来不会和他分享冰淇淋,不会说生活里发生的事情,不会带他从坡上跑到坡下,自学生时代起他们的对话总是夹枪带棒的,他以为这会随着战争过去,年龄的增长,慢慢缓和一些。但并没有。他们每天上班下班只是淡淡地问好,没必要的话巴不得冷着脸离对方远远的。

啊——也不是。好吧,偶尔,他会红着耳朵问德拉科要不要一杯咖啡。

“我喜欢这样的生活,”穿着黑罩袍的哈利骄傲地说,“我很早以前就期盼和你在一起了。”

德拉科嗤嗤地笑了,他得到了一个喜欢他的小波特。

-

二十岁的生日礼物是一场约会。

不赖,反正他也有好几年没有这样放松过心情了。

他们携手挤过来来往往的人群,坐在麻瓜骑士的喷泉雕像前面吃冰,在商店里转来转去,后来决定散步去一家餐厅。

小哈利一直兴冲冲地握着他的手,有时候掌心会微微用力揉捏,捏一捏又停下来,茫然地看看相握的双手,眨眨眼睛。

“不太适应?”

“不太适应。”黑发男孩笑笑,“守护神先生的掌心没有茧子,很干净。”

德拉科揉了揉他的头发,转动着手掌问,“那我该长什么样的茧子呢?”

“我以为你也一样喜欢魁地奇。”小哈利展示道。眼神停滞片刻又好笑地摇头。“啊,我们往前走吧。”

德拉科被推了两步,跟着小鬼的背影走。

他看着他冲进人群在这里看看在那里瞅瞅寻寻觅觅的,偶尔回眸的亲切眼神,心想要是波特真的这样就好了。

此情此景就是他渴望的吗?

这不是在做梦,而这个波特也是真真切切存在的。

但热闹的街道却叫嚣这失落。

插着兜的手磨蹭着山楂木魔杖平滑的末端,他觉得这也是他手掌心里的茧,摸着摸着,都忘记这是最平淡的小习惯了。

-

晚饭后小鬼波特就困得想要回庄园了。

他窝在客厅的长沙发上,盖了条毯子。看他目光沉沉地发呆,德拉科收起了一肚子不诚实的话,歪在旁边的座椅上看书。

“马尔福,你在读什么?”

“麻瓜的《时空平面与断流》。”

小哈利笑了,让出一块地方,“能给我讲讲么?”

“你不会想听这个的,太无聊了。”德拉科说,但他还是坐了过来,小哈利裹着毯子像无害的小动物一样窝在他的腿边。

“那你再讲一个彼豆翁的故事给我?”

“彼豆翁?”

“唔……”小哈利喃喃地放开了德拉科的袖子,“对哦,这个世界的你肯定没读过。”又兴冲冲地爬过来,“那你给我讲讲这个世界的我吧,我想听。”

“他啊,”德拉科笑了,“你也不会想听他的事的。”

“我想。”

“你不想。”

“我想。”

“他是个讨厌鬼。”德拉科耸耸肩膀,“入校那天他拒绝了我的入伙邀请后我们就势不两立。直到现在我们也不能坐在同一个办公室里,不然我就得每五分钟不出去换一次气。”

“真的吗,你的眼睛不是这样说的。”

“怎样说的?”

“你在笑。而且,猜猜看另一个你是怎么说的么?”

“……说说看?”

“他说,波特,我很喜欢和你待在一起。我想一直和你待在一起,从第一次见到你开始,我就这么觉得了。”

小鬼波特抻了个懒腰,“六年级的舞会上他喝了点酒,什么都说啦……”

德拉科忽然觉得喉头一紧,合起书放在一边。

“那你喜不喜欢和他待在一起?”

“喜欢。”黑发男孩从毯子里钻出来靠在沙发背上,“你们很像,又不一样,他有点傻。”

“入校那天我嚎着你的名字到处找他的时候,他傻乎乎地躲着不想理我。我们上课下课传着的纸条里除了理论公式和咒语他会把天气和心情也写进去。魁地奇玩的一般非要追着我跑,练习到手都被木杆磨出茧子了也不知道。有时候他会趴在我身上问我怎么不入斯莱特林,有时候他也会把我带到庄园里作客,有一次我在这条沙发上睡着了……”

镜框后的绿色眼睛变深了,小哈利百无聊赖地趴在德拉科的腿上,“天都黑了,可是他现在在哪儿呢?”

-

是啊另一个德拉科马尔福会去哪里呢?

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第二个马尔福家了。

如果他的小哈利打算在这里落脚,他又打算去哪里呢?

他吃饭了没有呢?

他落在Z4之前好像有点儿感冒,现在好了没有呢?

嘈嘈切切的担心像小蚂蚁一样爬来爬去。又像是小鱼钩勾起了酸酸的心情。

小哈利叠好了毛毯,目光沉啊沉啊,跌入了海底。

他下意识地去牵身边人的手,又忽然抽了回来,靠在对方的肩膀上,眼睛上起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我不习惯。”小哈利说,露出了微苦的表情,半响,点了点头,“我有点想他了。”

“你可不止是有点想他,”德拉科温柔地揉揉小哈利的头发。

“你喜欢他。”

“我喜欢他。”

两个人一起说。

小哈利端起桌上的茶杯一股脑地喝了个干净。

“我喜欢他。”

-

“马尔福?马尔福。”

壁炉那边传来了哈利轻声的呼唤。

“正好我有事问你,”德拉科蹲下说,“你找到了么,另一个德拉科。”

火焰里的哈利犹豫了一下,冲德拉科疯狂眨眼睛。

“他没那个小鬼那么好运,落进了霍格沃茨的黑湖里。从校医院里出来的时候还没完全退烧……啊对了,我有另一个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他现在生着病?”

小哈利从沙发上跳下来吗,满眼焦急。

“是的,他还在生病。”火焰里的哈利似笑非笑地说,“黑湖的水,冰冷刺骨,里面还有水蛇和其他魔法生物。我们都不知道他究竟呛了多少水才被拖出来,真是太惨了。”

德拉科一言难尽地看着哈利,哈利挑着眉毛望着小哈利,小哈利飞快的冲了过来。

“我想见他,”他揪紧了自己的领子,“带我去。”

-

他们从壁炉穿梭到教授的休息室,再偷偷摸摸地开门出去。

小哈利一直跑在最前头。

两个二十岁的青年交换了一下眼神。

长廊像学生时代那样长,走在挂满画像的道路中央就像穿过几千个同窗的日日夜夜的影子,他们曾在这里追逐着争斗着,或者拯救着。

“真令人吃惊啊波特,你也会关心我。”德拉科的灰眼睛转了一圈,笑着说。

“嗯,你猜猜我听到了什么。”哈利用某种一言难尽的目光看着德拉科。

德拉科笑笑,“我怎么知道?”

哈利转身背过手走在德拉科的前面,笑而不语。

在人们以不同的方式相遇之前,究竟关系有多少种发展的可能性呢?

-

推开了门,最里面还有个隔断。

小德拉科就在那个隔断后面。

真奇异啊,要和另一个自己见面了。德拉科有点心悸,又有点惴惴不安。

小鬼哈利扑了进去,隔断上两个人的影子闪了闪。

德拉科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和之前撞见小哈利的感觉不同,现在完全像是在看照片或者电影。

“我没事。”荧幕后面传来的另一个德拉科说,然后是拥抱的声音。

“我有点想你。”

“就一点吗?”

“不,很多。”

一个问起了另一个的病情,另一个开始哄对方开心,两个人有说不完的话,不一会儿就嘻嘻哈哈地笑再了一起。

“真不敢相信。”德拉科觉得有点吵,揉揉太阳穴走掉了。

“我也不能相信,”哈利跟着德拉科一起出来,关上了门,“为什么你总要缠着我做点什么呢?”

“嘶……我可没有,你别自作多情。”德拉科说。

他们一前以后地趴在石栏上看着夜幕降临,晚风吹起了两人的刘海,时间好像暂停了,情绪飞速地上涨。

德拉科咬住了以嘲讽开头的话头,去想那腌蛤蟆的眼睛其实挺好看的。

“今天过得怎么样啊?”哈利说,握了一下手心,“你对那个小鬼,有什么想法?”

“……”德拉科扬起眉毛定定地看着他,对视了一会,表情又软了下来。

“一个喜欢我的波特小鬼,你说我有什么想法?”

凉凉的夜风吹得哈利的脸蛋有点热,他咳嗽了一声看向别处。

“其实上午的事是我的不对,我看到指针不动了……”

“你已经说过一次了。”德拉科也别扭地说道。

“你走后我就后悔了。当我去找你的时候司长给了我其他网络的异常检测……我不得不先去霍格沃茨处理,就在那时遇到了另一个你。”

“这就是你在壁炉里想要告诉我的事情?”

“我们在大桥下遇见了,他穿着白色的衬衫。我有很多年没见过你穿白色的衬衫了,你从四年级起就穿着黑色,呃……”哈利挠挠头,“你知道,那样的你看起来比较英气……”

“谢谢夸奖,但我猜这不是重点。”德拉科盯着哈利的淡粉的脸颊看。

上周他们因为公事吵起来了,事后哈利也是这幅表情,给他端了一杯咖啡。端完才问他要不要咖啡,放下了才问要不要加糖,很蠢。

被打断的哈利好像有点生气。

“然后他就央求我把他藏起来。你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他不能继承我的财产?”

“靠,别这么没良心。他不是担心这个。”哈利锤了他一下,“他是说,他觉得那小鬼喜欢你。他说,那家伙寻找的从来都是你不是他,所以他想待在这里等一等,没有结果就打算一个人回去了。”

眼前惊讶的灰蓝眼睛和那双正在讲述情谊的诚挚眼睛重合了。

“……”德拉科咬着牙,心想自己怎么可能说出这么肉麻的话来。

“你觉得呢?”哈利问。

他看起来有一点上气不接下气。

很奇怪,德拉科也觉得自己有点上气不接下气了。

“他的去留,”他谨慎地瞥了哈利的一眼,“是他自己决定的。我也不能替他做决定,不是吗?”

哈利看起来又生气了。

“那你到底对他怎么想的?”

吱呀——

门开了。

比他们小一点儿的德拉科和哈利,一前一后地牵着手出来了。

-

“我们要宣布一件事情。”

空气变得紧巴巴的。

“我来说吧。”

小哈利的眼眶变得红扑扑的,松开身边的人奔向大德拉科。

德拉科摸了摸他的头顶,发现另一个自己在对岸眼巴巴地看着(白衬衣,淡金色的头发蓄长了,像卢修斯一样扎在脑后),想要收紧的怀抱放松了些,拍了拍那块绑着他的小枕头。

这一刻变得很长很长。

心跳声很快很快。

空气柔软又像针。

“小鬼,”德拉科开口,摸摸那丛柔软的黑发,“你要走了吗?”

肩边一声吸鼻子的声音,又像有人点了点头。

“从小到大,我都在为了见到你而努力。我想有一天我会见到我的守护神,我会和他在一起,我们还像从前那样,你逗逗我,我请你吃冰淇淋……”

“但你长大了,波特。”德拉科的声音闷闷的,一下一下抚摸着他的背,“你长大了,不需要守护神了。而且我的呼神护卫用的差死了,现在还召不出完整的守护神呢。”

小哈利在他怀里破涕为笑。

他看见另一个自己的灼灼目光印在小哈利的身上,他们交换了短暂的目光。

“而且现在守护你的,呃,应该是那个德拉科。”德拉科笑笑,“从进校那天起就被你绑架了,直到现在还跟着你。我不觉得我哪里比他胜任,不是吗?”

“不……”小鬼又摇摇头,“你是我的守护神,”凑到德拉科耳边轻声说,“他是我最亲近的人,我离不开他。”他顿了顿,“或许这一点在Z3和Z4世界是相同的,也或许你只是我白驹过隙的一场梦……感谢你的守护,愿这个世界的你幸福!”

德拉科点点头。

“好吧,我会的。你也是。如果哪天想起了守护神先生,”他与另一个自己交换了笑意,“偶尔,你可以想想着,他就是我。”

小哈利也点点头。

-

“再见!”

“Bye,我们会再见的。”

四个人互相说着。

小哈利笑着看了德拉科最后一眼,小德拉科向哈利眨眨眼。

谢——谢——

他用唇语对另一个自己说。

然后光弧扯开了一个巨蛋一样的裂口,吞掉了两人,又化成一道白光,消失了。

霍格沃茨的夜空下,徐徐风声过后,安静了。

德拉科望着那团消失的空气,哈利也是。他们并肩站了很久很久,哈利先开了口。

“热闹的一天。”他说。

“是啊。”德拉科说。

“他们回去了。”他说。

“是啊。”德拉科干巴巴地说。

沉默了一阵子。

“另一个我留下了礼物给你。”哈利说。

“但是我觉得这个由我们送都不太合适,”他掏了掏口袋,抓了一把硬币塞放德拉科手里,还有一只写满方程式的纸鹤。

手里沉甸甸的,是加隆西可和纳特。

——对了,我还说过要还你加隆,你给我的每一枚钱币我都留着呢,你还要么……

“好吧,他就是你的缩影,”德拉科吸了吸鼻子,把东西塞进了口袋,“有仇必报,有债必还,一模一样。”

他掏出魔杖。

这是个下意识的动作。在魔杖失而复得之后,他总要摸一摸那块被波特磕坏的小疤。

“我还发现了一件事,”哈利掏出了他们研究的带着校准轮盘的小沙漏,“它又正常运转了。”

今天下午它停止的时刻指针还在Z4上,而现在明显有了偏差,轮盘所指的世界读数为Z1/2,这意味着,他们现在处于主线世界的无数可能性之一里。

“喔,假使小波特找到20岁的我只是他在下跳的瞬间产生的万千种可能性的一种,那么同时他也有概率掉到真正的Z4里找到带着记忆的守护神德拉科,不是吗?”

“没错,那个世界的你还是会经历和他的相遇、分离。”

不过他们俩相信,不论小哈利有没有跳进正确的时间线,都会做出正确的选择。发现自己的心意,和爱他的人在一起,这就够啦。

-

太晚了,他们忽然想起了工作,要回到魔法部里加班,要写报告,研究今天的时空裂痕。

哈利在身后叫住德拉科。

“我听说了一件事。”

“什么?”

“你没那么讨厌我,是吗?”哈利走近德拉科,“其实你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想和我交朋友了对吗?而且,我还发现一件事,那就是如果我没拒绝你伸出的手,你就不会变的那——么跋扈。人还不错。”

“不,”德拉科吞咽了一下,“一个小小的时空错误说明不了事情。”

对方脸色渐变,他迅速地补充。

“但是,你真的没我想的那么讨厌。”一声叹息,“梅林,你不知道没结交到你的时候我有多焦虑。”好吧,现在也是。听心跳就知道……

哈利笑了。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本来还在想要不要从笑话店里捞点粪蛋给你,现在忽然想到了该送什么。”

啾,一个落在了德拉科的耳垂上。

“我决定了,送你这个。”他神气活现地说。

“还要拜托你一件事,德拉科。在我们研究出合理的转换器之后,你务必替我回去看看小时候的我。”

该死的疤头,把守护神先生的大脑清空了。

德拉科无处安放的手在空中举着,脸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

 ……

 

 

【END】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目录(持续更新)

谜之自言自语不用理我:

 最早脑洞:Z3德哈在后续跳跃的时候跳到了另外一个Z3。另一个德拉科和哈利还没有交往,也暂时不存在未来的德拉科下跳回Z3找9岁小哈的事情,他们的存在变成了宇宙悖论,理论上所有的Z3 2 1 1/2 1/4……到无穷小的平行宇宙都要湮灭融合到Z4线,所以这个Z3里的德拉科知道自己该给自己世界的哈利表白,原Z3的哈利知道了原Z3的德拉科的重要性,并且在无限希望中知道自己会和守护神先生再次相遇的。

晦涩的解释:感觉会湮灭有点虐,改成了如果世界变成了Z1/2,那说明同一个举动产生的选择已经产生至少八种可能,而整个世界会把每一条可能性运作一遍。所以哪怕方式不恰当,为了不遗憾,哈利还是决定亲德拉科一口。


 
   
评论(5)
热度(168)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