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德哈】银河

*节插/预告/番外

……

……

哈利永远记得那一天。

那本该是个正常而平静的夜晚。

云层遮蔽了大部分星光,月色将天文塔上那个孤傲的影子映得很亮。他站在围栏边向外望,形单影只,不知道怀揣着怎样的心情。

然后,像倒计时结束了一般,塔上的人不再等待,也不再徘徊。纵身一跃垂直降落,身影融进了黑暗的夜色里。

咚——撞击地面的沉闷声音。

哈利恰巧经过附近,映着星光的瞳孔里倒映出了坠落的完整曲线,然后大脑开始翻涌轰鸣,直到听到了天文塔附近的惊叫声才渐渐清醒。

一整夜,他没有合眼,眼前回放着那人纵身跃下的情景,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

他有一种恍恍惚惚的错觉,在对方坠落的瞬间,原本黯淡的夜空霎时布满了银河,闪闪亮亮的,而那人的影子,并非因为被重力束缚着坠向地面,反而在落下之前就开始发光消融,融进了辉煌璀璨的银河里。

 

那是1997年6月15日的凌晨。

是德拉科马尔福16岁生日刚过的第十天。

他走了,走得这样决绝。

干干净净的,一句遗言也没有留下。

 

“真可怜,他怎么会选择自杀呢。”

“如果我的父亲是个食死徒,说不定我也会绝望得想跳楼。”

“别乱说,乔。不过他们在他胳膊上发现了黑魔印记,说明他也被拉进了食死徒组织,说不定是那才是他自杀的原因。”

“作为食死徒的羞耻感?”

“是被迫加入的无奈感和恐惧。如果问题摆在你面前,在家人、‘那个人’和正义之间你选哪个?”

“呃……这个问题太糟了……或许我会选择逃走,哪个也不选。”

“又或许你会找你的小男朋友避难,我太了解你了。”

话题止于女生们的暧昧笑声,然后不知谁扯了个话头,几个人叽叽喳喳地开始聊新的趣闻了。

那个‘重大事件’终于如普通的陈年往事一般,像融入水里的巨大泡沫,翻涌过后,只剩细碎的余热,再过不久,水波平稳,只剩真实的宁静生活。

哈利从她们身边经过,一面清醒,一面眩晕。

他咬着嘴唇沉默着,脚步机械地往前迈着,长廊很长,仿佛还要走一万年那么远,他忽然觉得很累。

他盯着石墙与石柱,倚着或围着或路过石柱的人。

再也没有一个那样的马尔福,能从柱子后面闪出来神采奕奕地对他说:喂,波特,瞧瞧你的气色,比衰大赛你一定能拿个头奖啊,呵呵呵。

或也不会默默地从这里路过,沮丧低落,却又独自忍着,不向任何人说。

 

为什么不求援呢?

这句话像钉子一样钉在哈利的脑子里,久久地回荡着。

当天晚上,围观的学生们被赶回宿舍。遇见邓布利多时,哈利听到那位老人疲惫地这样说。

他看着德拉科苍白的侧脸,这样说。

德拉科的黑色西装依然整洁,只是灰蓝色的眼睛空了。没人知道他在最后一刻在想什么,想说什么,也没人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做。他就那样躺在地上,半阖着的眼睛似乎正在茫然地望着黑漆漆的夜空,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

那就是他的最后。

为什么不求援,为什么不想一想别的办法呢?

梦里,哈利看着德拉科模糊的影子,对他这样发问。然后对方欣长的身影又变成了赫敏的。褐发女孩儿抱着书本,他们还有罗恩坐在格兰芬多休息室里喝着热茶,壁炉燃得噼啪响。

“他来找你的那天——说不定那就是他最后求援,最后的挣扎,最后的倾诉。”

“或许是那时的我们没有明白他的意思罢了。”

 

事发的十天前,他们曾经碰过面。

是在盥洗室,不过不是在德拉科被神锋无影的那一间。

六年以来,哈利统共收到德拉科两次邀请,一次是一年级时的午夜决斗邀请,第二次就是那天——他去了,独自一人,没有告诉其他朋友——并且刚跨门就受到了魔咒伏击,撕扯的痛感像极了钻心剜骨。

“还给你,波特,这是你欠我的。”

傲慢的懒洋洋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他意识到那是躲在门后的德拉科马尔福——自从五年级以后,他就没有再这样跟他说过话了。

不过——很痛啊。

哈利扬手就要反击,德拉科却又比了个暂停的手势。

“我们本来可以合作的很好,是不是?”金发少年惨淡地冲哈利笑着,疲惫地说。

“……合作什么?”哈利威胁地凑近了德拉科,而德拉科反常地摊开了他的手,将魔杖塞进了衣兜里,以示没有敌意。

“你也知道,这是什么。”德拉科拉起了左胳膊的袖子。

黑色的骷颅印记赫然在目,只是看它到,疤痕就又发作了疼痛。

一个念头爆炸了。

他是食死徒。

“我找你来,是想问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哪方面打算?”

“战争。”德拉科不紧不慢地说,他乌青眼圈在窗框切割的几何清辉映照下显得格外暗沉,“总会开始的,这里总会沦陷的,你也会重新面对黑魔王。作为救世主、活下来的男孩,圣人波特,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计划完成‘那个’预言,或者让自己再次死里逃生么?”

哈利的眼睛冷冷地盯着说话的人,带着几分警惕。

“马尔福,这关你什么事?还是说你觉得我能蠢到把计划告诉你,好让你有足够的办法对付我,或者告诉你那‘至高无上’的主人?食-死-徒。”

安静了,只余水滴一点一点的打在洗手台里的滴答声。

“好吧,”德拉科松了口,脸上的淡笑晦暗不明,“我从某些渠道听说,你的‘守护神’就快要死了。他死了你也活不长了,你觉得呢?”

怒火中烧,血一突一突地冲着太阳穴。

“那真不巧,我们都还好好地活着呢。”哈利露出了鄙夷地笑容,“倒是你,如果你想劝我投诚,还是回去告诉你的主人吧,不仅我不会投降,DA也不会,霍格沃茨不会,整个魔法界也不会。让他早点死心吧。”

似乎听到了一声轻叹,苍白修长的手指揉了揉太阳穴。

“——唉,波特,你真的应该对自己的愚蠢程度有一个估量。”

他踱起步来,皮鞋尖在瓷砖地板上摩擦出啪嗒声。而哈利仍警惕的盯着昔日的死对头,现在的敌人,他的面向跟着正在移动的德拉科,精神紧绷,仿佛松懈下来对方就会对他使用恶咒一样。

“知道吗,如果我是黑魔王,就会从你的思维方式着手,想方设法的折磨你,干掉你。”

“……”

“很遗憾,如果你不再有一点长进,谁会获胜就是显而易见的事了,不是吗?”

“不会如你所愿的,马尔福。”

“不,听完这些,我更加确信了——”

哈利握紧了拳头,憎恶地盯着那双漫不经心地灰蓝眼睛。而讲话的人正在欣赏他的愤怒,依旧淡淡地没什么表情。

“你会死掉。然后我们还会再见的。”

最后,德拉科走近哈利,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话听起来也相当空灵。

似乎如释重负,又似乎愁云密布。

淡金色的头发,黑色西装的身影——德拉科从哈利身边绕了过去。他们很少离得这么近,以至于哈利能嗅到对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邀请者就这样阔步离开了这里,对话无疾而终。

哈利并不懂那句话的含义,也不想懂。对那时的他而言,只不过是死对头的挑衅再次失效了而已。

盥洗室外的走廊昏暗而狭长。

哈利转过身,看着德拉科一步一步不紧不慢地渐远,那黑色孤傲的背影最终融在了那空旷而又深邃的黑暗尽头里,再也看不见了。

 

那是德拉科与哈利相见的最后一面。

也是他们交谈的最后一次。

——你会死掉。然后我们还会再见的。

那句道别听起来就像在说‘可不要太想我哦’。

马尔福,你怎么可以把这种话说得这么云淡风轻。

翻来覆去,他只觉得胸中烦闷无比,实在睡不下去了,终于从床铺上坐了起来。

德拉科究竟在想什么,想要传达什么?为什么会毫无征兆地做出那样决绝的选择?

——哈哈。怕吗,波特?

——做梦吧你。

那个熟悉的、黑色的、孤单的背影越走越远,重合了那个记忆中的小小身影。

物是人非了。

无数种念头穿过大脑,无数的画面闪过眼前,无数交错的记忆碎片渐渐重叠。又是无数的烦闷叠加成痛。

哈利抬眼看向窗外,看向天文塔。

北塔楼的孤塔孤傲地耸立着。

而今夜安静的夜幕下,美丽的银河依旧闪耀如初。


 

【END】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目录(持续更新) 

PS:这是一个预告或者番外,算是一点素材。写完手痒先发上来了,如果看到后面的文里有修改/照搬/选段,纯属正常!

顶锅盖逃走。

 
   
评论(22)
热度(172)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