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Drarry】一对猫耳朵-下

*点梗猫耳,上节【点我传送】

*一个快乐的OOC脑洞,开心就好

……

……

现在,那双黑色的毛茸茸柔软的猫耳朵扭着腰,用那比常人高得多的上帝视角在那丛乱七八糟但是柔软又带着点儿洗发水香味的黑发上面来回旋转观看。

万圣节晚宴确实是开场了,他们的左边是一队唱着诡异歌曲的小矮人乐队,右边是齐齐整整的盛满了故意做得像过期几百年一样的食物的的餐桌,前面是敞亮的舞池,各式各样的鬼怪在里面徜徉。再往里面是供休息的桌椅,只有一对橙色和绿色为主的小丑坐在那里。

“太暗了波特,你能不能看清?”猫耳朵气呼呼地抬头张望,人们的面貌在暗紫色的夜光和漂浮晃动的骷髅烛火下面根本无法分辨。

哈利发出了嘘声,矮了矮身子,对他头顶那对不安分的家伙说,“小声点马尔福,现在最好不要让别人注意到我们。”

“为什么波特,难道你要在这里等下去?!”还没等哈利回话呢他就大声抱怨,“你不可以这样!你不能妄图等到散场!你不能放任我以这种形态陪你看完舞会!你不能——呜!”

一双手恨铁不成钢地按住了猫耳朵,成功地将更多的牢骚捂成了呜咽。

“听好了马尔福,我现在有这样一个计划。等我们到达场地中央的时候,我开始喊你的名字。然后我们瞧瞧有多少人会回头,多少人会注意你,多少人会逃走,怎么样?这样总比挨个找人问话的强。”

温热的猫耳朵在男孩手指件隙里点了点头,搔得他直痒痒。

“怎样都好,最主要的是找到那个罪魁祸首。”猫耳朵咬牙切齿(如果他有牙的话)地耳语道,“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

于是两个达成一致的家伙(其实外人看来是一个带着猫耳朵的中世纪黑眼圈少年)悄悄滑入了人群后方,笑声音乐声说话声风声将他们的动静吞的完完全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各自的伴儿或者食物上。

“我本来是不打算过万圣节的,”哈利挤开人群淡淡地自言自语,“小时候南瓜灯糖果和化妆夜游都是我的噩梦,长大后才知道这节日的灾难性不止是噩梦。”

“所以你不愿意过这个节。真可惜。”德拉科说,语气里可一点都不可惜。

要不是他现在是这幅德行,他今晚应该会变身最优雅的吸血鬼,埋伏在波特必经之地,吓他整整一跳。

而不是吓到自己,操。

“要是你身上发生这么多事,你也不会喜欢这个节日。”哈利又说,挤开了两只张牙舞爪的蜘蛛女,“如果没遇见你我很可能已经睡觉了,而不是在这里扒来扒去。”

从话里的抱怨意味推测,波特多半是在万圣节这天失恋了吧。德拉科雀跃地跳动了一下,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腾空,堆在嘴边的笑忽然一下子冷掉了。

“波特,我真的很同情你。”他试着拔着虚幻的脚,“不知道你的红发女友今晚跟谁在一起,我要好好地感谢他一下,嘿嘿。”

“迈克尔科纳,迪安托马斯,”哈利忽然停下脚步不太高兴地说,“如果你说的是金妮,她不是我女朋友。”

“如果她不是你女朋友你怎么对她的事一口咬定?嘁,心虚。”猫耳朵懒洋洋地说,他在这七荤八素的昏暗里找到了红发猫女。哦,她现在不是猫女了,变成了兔女。

“马尔福。”哈利嚷嚷。

“而且看来那个黑发的妞也没邀请你。”猫耳朵在心里抱起了臂膀,“真够失败的哈,格兰芬多的黄金男孩万圣节里惨遭失恋,真相究竟如何呢?”

“马尔福!”哈利揉了一把热乎乎的猫耳朵,“别再说了马尔福,再说我就摸秃你!”

德拉科在他头顶幸灾乐祸的大笑,他一边往前走一边还要弯下身子躲避上空迎面而来的跳舞不长眼的幽灵。

很好,再往前走,沿着餐桌走,很好——

“嘿,小鬼!”一个奶白色的幽灵从天而降掰下自己的脑袋问候道,“你在这儿做什么?为什么不去跳舞?”

一个浑身紫青的僵尸夫人转了过来,“哈利?”

哈利僵住了,德拉科也是。尖叫二重奏在餐桌的中央响了起来。

前功尽弃。

“是我啊,秋啊,哈利。”僵尸夫人举起手里的青色果汁,“来,要不要喝一杯。”

她身边的摄魂怪也向哈利举杯,“今天的汽水是特供,来一点尝尝呗。”

鬼怪们发现了打扮得清汤寡水的哈利,纷纷友好地邀请他加入自己的氛围。

“不不,我今天来不是……我今天来只是……我没想……”

他发现自己开始结巴,脑袋空白不知道怎么应对。

“哇塞哈利,你打扮的是什么?长了猫耳朵的伏地蝠么?”

“都开场了一半你才过来,猜猜看刚才发生了什么?”

“哈利,我和罗恩他们差点以为你不来了,过来坐坐?”

“咦这不是我们刚才看到的那对被诅咒的耳朵么,怎么戴在了你的头上?乔治和弗雷德说它们不好,快摘下来。”

“呃……”

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了,其中可能有斯莱特林也有DA。他们的真实面容都藏在了夸张诡异的妆容之下,在昏暗灯光和差劲的夜视能力作用下他觉得有些晕。他甚至从他们的缝隙里看到,在休息区的两个小丑了站了起来,往他这边走来了。

“我有一件事要说!”哈利忽然提高了嗓音,“我有一件事要宣布。我要说马尔福,马尔福他——”

这瞬间,以他为中心的诡异的奏乐声仿佛变得很响。

“说点什么啊波特,说点什么!!”猫耳朵暴躁地直跳脚,“再晚一点我就看不到了!”

“闭嘴,马尔福!我也看不到了!!!”他回击道,心想着豁出去了用手心卷了个喇叭向人群大声喊,“马尔福是世界上最没骨气的墙头草!!!”

许多人的表情起了变化,有的人交换眼神有的人嘻嘻哈哈的大笑。德拉科则气得大叫。

“住嘴波特!你的行为已经为格兰芬多扣了整整五十分!我前一秒决定的!”

“够了马尔福!你以为我想吗!你行你自己找啊!”

戴耳朵的吸血鬼伯爵正在抬头和他的耳朵大吵,此情此景似乎在哪里见过。

“哈利,是你的猫耳朵在和你说话吗?”来自一个怯生生的黄蜂。

“它怎么做到的,你用了让它说话的魔法吗,真酷!”来自一只水鬼,咔擦,他还按了快门。操,这一定是克里维。

“这……我怎么觉得它就是马尔福本尊呢?”来自一个婆娑着下巴的豹子女。

“我的天,这耳朵怎么这么眼熟!”来自一个橙色的小丑,扭头和身后的人窃窃私语,好像在说什么计划。

“我可以摸摸摸它吗,就一下子!”

“滚开,拿开你的脏手!”

越来越多的惊叹,越来越多的回眸,越来越多的人想在哈利应付的时候抓一把他柔嫩的猫耳朵,却只得到了咆哮和猫耳朵的反戈一口。

太混乱了,嫌疑人越来越多了!而且这样什么也查不到。

哈利尴尬地笑了笑,将猫耳朵按在脑袋上冲开人群转身就跑,在某人再次爆发出愤怒的吼叫之前行色匆匆地消失在了空灵的圆舞曲里。

 

“灯那么黑,那么多人都在看我,我没办法集中注意力!我只有这一个办法!”

“那你也不应该……”话里的怒气意外地减少了,停滞了,消失了,“嘿,我想起来了波特,你刚才竟然没有应那个拉文克劳的邀!”

声音戏谑地就好像在面对面嘲笑他没泡到妞似的(事实确实如此),但哈利一想到他没泡到妞的原因就非常想笑。

“都是因为你,马尔福。你觉得我戴着你还能大摇大摆地约会吗?”梅林啊,请赐予德拉科马尔福一点点情商吧。他要是有那么一点点情商也不至于今晚在他的头顶‘享受晚会’了。

“今晚的月亮真圆,而你只能和我约。”德拉科伸伸根本没有的懒腰,俯下身子对那坨乱七八糟的黑发说,“我突然觉得变成耳朵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什么?”哈利吓了一跳,“马尔福,你又在开我玩笑。”

“不,我没有开玩笑,”猫耳朵慢吞吞地说,“在你不喜欢的节日里为你添堵捣乱对我来说真是美事一件,你不觉得荣幸么?”

沉默了。

“如果你不想一晚上被我的枕头挤来挤去,就最好安分一点儿。这是最后一次警告了。”哈利闷闷地说。

非常奏效。猫耳朵立即挺直了身子,不再笑了。

“说实在的,你能挤我我也能喊得你一宿睡不着。”德拉科正色道,“我对和你待在一起等到天亮这件事一点都不担心,但你要是敢把我带进格兰芬多休息室里,我就和你拼命。”

“好好好,”哈利打了个长哈欠,“那我们看看有没有其他的解法。”

他从口袋里夹出那张‘说明书’,慢慢地往下读去:

「解除诅咒的第二个办法。在十二点之前进入费尔奇办公室,把他抽屉里的匣子偷出来。PS:匣子里有东西能帮你解除诅咒,但是如果在今晚之前不能做完,那么解救的咒语就失效了。你看着办。」

“费尔奇办公室里的匣子?”哈利皱着眉头说,“马尔福,我现在确信了。你得罪的大概是个高年级的斯莱特林。”

这招不能更毒了。

想要惩罚德拉科的人事先早就安排好了。若第一个发现德拉科的人是猫耳朵的失主金妮,那么他就会被戴到礼堂去。解除诅咒的条件是让他大声侮辱自己,做到了就会被外人耻笑,做不到了就必须当一晚上道具。当然,若将他带走的人是他的盟友或者斯莱特林,那么他的朋友就会被安排去偷学校管理员的东西!这样一来,决定不偷就会考验他们的友谊,决定去偷就有风险被指控偷东西。

“确实可能是个斯莱特林。”德拉科咬牙切齿地想,究竟会是谁呢?

羡慕他当上级长,进入特别调查组,还是他一声不响地破坏了他们的利益?

不,纯血家族都是很团结的,除非是那些混进来的混血生徒,就他所知,低年级就有一两个,不过他们的日常并没有联系——

“等等。”德拉科想起了另一种可能,“匣子?我前两天见过那个东西。”

“嘘。”一双柔软的手按住了他,凉风一带,哈利蹲下来,贴着第十一教室的墙角往走廊尽头看去,“看,费尔奇在那里。我们一会儿从这边绕过去。”

德拉科看到了走廊尽头的灯光,照得巡查的人神情格外狰狞发凉。洛丽丝夫人在他脚边走着叫着,他们对话的时候他才稍稍放松心情。

“……可恶的学生……疥疮……要他们好看……等着瞧……”

“喵。”

等他们过去,哈利和德拉科才一齐松了口气。

德拉科正想要不要开口给格兰分多加五分,那双按住他的手开始抚摸起来,横横竖竖揪一揪再揉一揉,上上下下都给他摸遍了!

“还走不走了?”德拉科抖抖身体大叫。

“抱歉,我实在好奇想我头上长着一对耳朵是什么样子。”哈利回答,脸蛋有点烧。

“除了猫尾巴外你离情趣小猫的距离只差一套蕾丝内衣了。”德拉科故意将蕾丝内衣拖得特别长,“好了圣人·情趣猫妖·波特,我们可以走了吗?别再叫我催你!”

“……”哈利吞咽了一下,“不许那么叫我,也不许说情趣的话题,不然我马上就回去。”

“哦哟,没看出来啊。原来我们的黄金男孩·天选之子·哈利波特竟然还是个纯情的小处男啊。”

“闭嘴马尔福!”

哈利努力压住呼吸,闭上了眼睛。

“怪不得没有女孩约你。”

哈利:“……”

哈利:“靠!”

 

溜进费尔奇的办公室很简单。

只要他和他的猫离开这里,就有足够的时间想翻哪里翻哪里。

那个仇恨学生的哑炮为了更好的武装办公室给他的门从上到下齐齐加了十二道大锁。但这对于精通阿拉霍洞开的哈利来说并不算什么大问题。

嘎吱——厚重的木门后一股霉味和金属腐蚀的气息铺面而来。这里非常的窄小阴暗。

瞧瞧这些挂在墙上的铁链刑具,瞧瞧这四面石墙密不透风的构造,正如弗雷德所言,这里一定是霍格沃茨城堡里效果最好的禁闭室了。

“我有不好的预感,”猫耳朵忽然说话了,回音夹着阴风吓得哈利打了个哆嗦,“快点拿匣子,拿到就走不要等了!”

“别急马尔福,帮我看看它在哪。”哈利说,挥亮了桌上唯一一盏油灯,昏暗的火光一跳一跳的,他用魔杖尖挨个点着抽屉,它们一边弹开一边发出碦嚓碦嚓的陈旧摩擦音。

一条魔法鞭、一堆陈年酷刑报纸。

一堆花花绿绿的糖果,一颗过期的绿毛巧克力蛙。

蜥蜴的骨架、蝴蝶的翅膀、生锈的钥匙。

瓶瓶罐罐的看不出成分的小药瓶,沾满猫毛的梳子,和皱皱巴巴的猫粮。

很好,四个抽屉里没有一样是他们想要的东西。

正当烦躁担忧一齐上涌的时候,德拉科忽然像踩着的尖叫鸡一样大叫,“看后面,在那儿!那儿!”

墙的角落里放着一个很大的木盒子,表面刻着的标志是韦斯莱笑话店的样式!

“我想起来了。”德拉科跳了跳,“前两天我见到他们拿着这个盒子在兜售违禁糖果。原来被扔到这里来了。”

“等等,你说他们?”哈利的眉角抽了抽,“谁们?”

“韦斯莱们!还用我说吗?著名的折叠沼泽发明者,他们的传单被我烧了好几页——”

“那就是这个匣子没错了。”哈利哭笑不得地说,“德拉科·特别行动组·斯莱特林级长·马尔福,走吧,我们破案了。”

此时却听见外面一声大喝:

“谁在那里!!!”

 

现在,费尔奇和他的洛丽丝夫人推门进了办公室。

屋里黑漆漆的一片,洛丽丝夫人从费尔奇脚边绕来绕去,太黑,什么也看不见,费尔奇骂骂咧咧地去摸口袋里的火柴。

擦——亮了。

身后的洛丽丝夫人叫了一声。

咣,一道咒语在洛丽丝夫人和费尔奇之间隔成了墙。然后,门后那道矫健的身影就在洛丽丝夫人怒吼般的叫声里夺门而出,飞快地消失在走廊的另一端了。彼时费尔奇也点燃了蜡烛,看到愤怒的猫口型开合,却听不到任何一句响。

然后他愤然从口袋里掏出挖耳朵勺。

 

肇事者们一直跑到三楼才停了下来。

拎着木匣子顶着一双耳朵的伯爵装扮的哈利一路成功地吵醒了许多画像,他们嘟嘟囔囔地抱怨完转了个身继续睡了。

“这还没熄灯呢!”德拉科冲画像们说。

“马尔福。”哈利回道。

他们选了一处看起来绝对安全的楼梯拐角坐下,然后将木匣子的暗扣打开。

“他们用了一种牢不可破的魔法,”哈利瞅着盒子周围的小刀划痕说道,“所以费尔奇才根本没打开它。”

“哦,真是了不起的发明。可是我还要扣格兰芬多5分,因为它差点让我们误入险境。噢——好吧,你先打开我再酌情看看要不要加分。”

后半段说得很没底气,因为哈利一言不发地抬头,就好像在幽怨地对视。

“先说好,你不能真给格兰芬多扣分。”黑发男孩低声说,“我帮助你变回原形,然后今天晚上的事就当没发生过。你没见过我我也没见过你,然后,我就去睡觉了。同意?”

猫耳朵沉吟了一阵子,扭了扭他的身子。

“好,看你和匣子的表现吧。要是没能还原回来,我就扣格兰芬多双倍的分。”

“那我现在就回格兰芬多寝室,睡觉去。”

“那我明天一早就把你的秘密公开,让大家知道你是一个纯情小处男,两个女朋友都跑掉了。”

“你……”

哈利没脾气地点点头,“好,马尔福。算你厉害。”

他们怀揣着一颗咚咚直跳(一个是累的一个满是期待)的心,哈利将这个匣子打开,意外地发现——空的,根本没有东西。

什么?!

哈利掏出口袋里的羊皮纸反复比对,在确定诅咒纸条的条件与现在已知现状相符后,再次检查了木匣子——依旧什么都没有。

使用了各种显影咒,将盒子关上又打开——更是什么变化都没有出现。

“我们被耍了。”德拉科目瞪口呆,继而变成忿忿,“我们被那个可恶的家伙耍了!他根本没有给我们留下任何线索!让我去礼堂自取其辱也好,去费尔奇办公室偷东西也好,只是想耍我的一个手段,现在我们都做到了,但他却不肯让我变回来!”

“真是,太可恶了!我父亲一定会严肃查办这件事的!”

那对猫耳朵气势汹汹地说。而实际上他却越来越萎靡。都快要耷拉下来了。

“马尔福?”

哈利试探地问了问,没有回音。

“马尔福,你死了吗?”

他又试探地问了问,还是没有回音。

“或许我们偷错了东西,我们可以重来?”

“……”猫耳朵发出了一声叹息。

“你一定会变回来的,明天一早我们去找四位教授看看有没有办法让你身上的咒语接触。”

“我不要去格兰芬多。”德拉科牌猫耳朵闷闷地说。“如果你要睡觉了,请把我带到斯莱特林。”然后他试着跳了跳,他发现自己真的长在了波特脑袋上,就像真的猫耳朵一样。

太讽刺了点,他今晚要以猫耳朵的形象在格兰芬多得枕头里度过。

和他一起睡的还是波特,那个人见人爱的哈利波特。

呕!他到底哪儿吸引人了?明明是看到就让人想扣分的讨厌鬼。德拉科一屁股坐下来,继续思考着人生。

下面的人动了。

“好吧,马尔福,既然你不愿意睡格兰芬多,那我们换个地方。”

今晚的希望彻底破灭了

 

际遇总是产生在很奇怪的地方。

譬如六岁那年小小的德拉科心心念念地将五年后将要同窗的那个人名记了下来,十一岁那年他们真的见面了,只不过没像原先设想的那样成为最好的朋友,却成为了互相看不顺眼的对头。譬如他站在波特的对立面成为了调查小组的一员,在追捕波特黑发女友行踪的过程中不幸被变成猫耳朵。

再譬如,变成猫耳朵之后的德拉科肆无忌惮地指挥着波特,他没想到波特今天居然这么听话。居然因为他,路过了格兰芬多寝室而不顾。

咳咳,他们两个,现在在八楼,一面墙前面站着,德拉科认得出那就是他们最早出来的地方。

石墙开始挤压变形,开始出现花纹。

“等等,”德拉科听见自己说,“波特,等一等。”

“怎么了?”哈利下意识地抬头问。

“你是多想不开,要睡储物间?”

下面的人愣了一下,晃晃脑袋,“你记错了,这不是储物间,里面有床。”

好吧,圣人波特总不会亏待自己,那么——

“……呃,波特,我们还是死对头的关系,对吧?万一明天一觉醒来我在你身边睡着……”

“那我就毫不客气地用一道咧嘴呼啦啦,我知道。”

哈利扬扬眉毛说。

“今天的事情我也不会感谢你,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知道。”

“我知道,马尔福你从来都是这样的,既自私又嚣张的小混蛋。”

“那你为什么帮我?好让我欠你一份人情,以后慢慢还?”

“你是不是太精打细算了一点?”哈利都快气笑了,“如果我变成猫耳朵你也会坐视不理?”

安静了一会,德拉科答:“我大概会踩两脚再走?”

“好吧我明白了,下次我会照做的。”

哈利说,忿忿地推开了大门——

当然,事情并没有立即结束。这件无聊的小事还有最后一点小插曲。

当他们迈入有求必应屋的第一步,身后就传来了呼唤声,真的是无巧不成书。

所以,际遇总是产生在奇奇怪怪的地方。

再再譬如,就是他们经历了一晚上的寻找之后,解咒的办法被送上了门。

虽然它真的有点坑。

 

“停下哈利,我们有话要告诉你!”

一排鬼怪齐刷刷地跑到了灯火通明的八楼走廊,招摇晃眼。

扮成豹女的赫敏和兔猫女郎金妮,僵尸罗恩,还有满身补丁的橙色和绿色小丑——韦斯莱双胞胎兄弟。

哈利看着他们,头上的猫耳朵动了动,很吃惊。

“对不起哈利,没想到这对耳朵最终流到了你的手里,”乔治盯着那双耳朵说,“不管怎么说,让你无法参加化装舞会不是我们的本意。”(“是你们干的——”“嘘,马尔福!”)

“我们想了想都觉得不对劲,追上来以后发现费尔奇正在锁门,就知道你一定为了帮忙进去了。”弗雷德说。

现在哈利手里那个木匣子已经能够说明问题了。

“他们都招了,你可以不用戴着他了。”来自罗恩。

“我说这对耳朵的声音怎么这么熟悉。”来自赫敏。

“嘶……”来自忌惮地盯着猫耳朵的金妮。

猫耳朵瞪了她一眼,被哈利捂住了。

“我刚才尝试打开匣子,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了。”哈利说,“或许我们应该再去偷一次。”

“不,不用。”弗雷德晃了晃箱子,听到里面哗啦作响的声音满意地笑了,“你切换的是费尔奇模式,当然什么都没有了。你得用点歪门邪道的办法。”

“我发誓我要将玩笑进行到底,”乔治说,挥了一下魔杖,这次打开的时候里面琳琅满目什么都有了。

德拉科和哈利在等一道咒语提示,一个变化。却没有。

黑发男孩忽然觉得口袋很烫,原来是那个羊皮纸上的字迹在扭曲折叠,消失,变成另外一行字。

「谢谢你帮我们达成了心愿。尽管我并不想感谢还是要说,这个咒语的解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对哈利波特本人表白三次,亲爱的。」

“哇!!!”

“我靠,这也太狠了吧?”

 

德拉科有没有尝试表白呢?是有的。

但是他觉得要他告白,还不如让他一辈子当猫耳朵呢。

哈利皱着眉头想了想,独自一人来到有求必应屋里。

“你就在这儿说吧,我就当什么也听不见。出去了之后当什么也没发生。”他幸灾乐祸地说。

“呕!让他们给我等着,我要把格兰芬多的分扣光!”

他们忽然在这点上达成了一致,哈利无所谓地耸耸肩,只要让这家伙平静下来,怎么都行好吧。

“马尔福,在说之前,我得告诉你,我和那两个女孩什么都没有。”

“我干嘛非得知道这些?”说的好像他就在等待机会似的。没有。

“没什么,你要是说不出来,我就躺在这里,等到明天早上我们的账再一笔勾销。”哈利坐在床边靠着柱子说道。

“好吧,我讲。”猫耳朵的声音忽然低了下去。

“波特,我喜欢你。”

为了初次见面能让你光鲜亮丽地握住我的手,你以为我准备了多久?

“波特,我喜欢你。”

我一点都不喜欢你,狂妄自大还无趣。为什么你身边的追随者还有那么多,难道他们看到你的时候不想给你扣分吗?真是奇迹。

“波特,我喜欢你。”

其实我还有很多想问的话……

你说,那条闪电疤到底有什么好看的呢?

德拉科握紧了拳头。

……

“我讲完了,”他说,“我还是习惯嘲笑你。这个语境真令人不适。”

哈利仿佛如梦初醒,晃了晃脑袋。

“啊?”

你就当没听到吧。

我就当没听到吧。

他们一齐这样想,然后德拉科觉得身体热热的,轻飘飘的,有什么正在改变。

咚——他从哈利的脑袋上跳下来了。

钟声敲了十二下,他又变回了那个器宇轩昂的斯莱特林。

“嗯……”德拉科理了理袖子和领子,马上眯回了精明的样子,“你表现的不错,但是格兰芬多还是要扣分,因为对级长使坏。”

“随便吧。”哈利揉揉头发。绿色的眼睛对上灰蓝色的,两人默契地弯了嘴角。

“今晚是我过的最有趣的一个万圣节,”黑发男孩说,“顺便,我也没有两个女朋友。”

“谁在意呢?”德拉科说,“反正这也不是秘密了。”

“确实不是秘密,”哈利说,“但如果说真的有谁在意,那就是你。”

说罢,德拉科的脸蛋像是被软乎乎的棉花糖蛰了一口。惊得他像被闪电劈中了一样站在原地三秒没有动。

什么?

这是什么意思?

波特想说什么?

他在开玩笑?

他是说真的?

哈利的绿眼睛弯着一弧似真诚又玩笑似的笑意。

不是猫耳朵的德拉科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了,似乎打了一声噎嗝后,他只记得他要扣格兰芬多的分,要扣干净,扣得一点渣渣也不剩……

 

 

【END】

 

Extral:

乔治:他们居然信了我们的玩笑,没看出来那是个典型的时效型变形咒么!?

弗雷德:是啊老伙计,可不就是么。全世界都知道马尔福12点前后一定会还原,但,你看他们出来时的表情……咱们还有必要告诉他们真实的情况么?

心情复杂.jpg

心情复杂.jpg

 

【Extral·完】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目录(持续更新) 

 

 
   
评论(7)
热度(370)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