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Drarry】一个双Beta的小段子

*模仿文风练习,完全失败了!会一直翻修直到满意为止。

*几乎没有abo元素的abo,也没有剧情,预警预警预警。

……

……

如果你问格兰芬多黄金男孩对他分化成Beta的感想,他可能会说这是他最不想回答的问题。

Alpha是强健的天生领导者,Omega是稀有且柔弱的存在。但一个Beta,两边都不沾,没有信息素也极少拥有发情期,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相信我,刚分化那会儿他的内心是拒绝的。

不过当他‘逮’到另一个Beta后,他倒开始慢慢接受这个现实了。

尽管平凡,却有个势均力敌的人和你一起平凡。梅林还是很公平的,不是吗?

 

他说的是马尔福,

德拉科马尔福。

他的宿敌,死对头。自入学以来两人的敌对关系就从未停止过。他们很乐意看对方出糗,两个都是。

哈利发誓撞到那家伙只是个意外。

刚从图书馆回来,他只是随机选了个盥洗室而已。刚进去的时候特别安静,‘哒哒’地走了几步才意识到隔间边有人轻声啜泣。

事先谁都没嗅到信息素,看到对方时俩人都吃了一惊。

倚着木门的德拉科睁大了发红的眼睛,卷曲的食指还停在沾着水渍的脸颊边上,淡金色的头发乱糟糟的散着,平时的傲气都隐了形。

“你来干什么?”

“你在这里做什么?”

两个人一齐说,不约而同地往后退了一步,德拉科的反应更加敏捷,先一步抽出了魔杖指向哈利。

干嘛那么有敌意?

一股无名火蹿了上来,哈利的右手插进口袋里,婆娑着粗糙的魔杖手柄,一步一步向德拉科走过去。

到他身边时,想好的恶言恶语却没说出口,还突兀地伸出了手。

“为什么难过?”

“……?”

山楂木魔杖尖轻颤,德拉科诧异地盯着哈利。

僵持。

两个人一齐发傻,很难说清谁更困惑。

哈利的手在德拉科面前停顿了一两秒,然后,德拉科听到了布料摩擦木杖的声音。

果然。

说时迟那时快,德拉科抓住了哈利的领子将他撞在隔间的木门上,拽得相当紧以至于哈利的脸憋得酱紫。

“好啊波特,你想偷袭。”

“咳……没有。”

“胡说。”

紧巴巴地将哈利的右手按在口袋里,红着眼圈的灰蓝眼睛盯着起雾的镜片后的绿眼睛。

德拉科的力气出奇的大,哈利觉得自己快窒息了。

他试图张嘴说话,试了两次,终于说成了。

“除你武器!”

德拉科倒吸一口气,快速地将哈利推出去很远,这才躲过了魔咒的攻击。哈利踉跄几步扶着门停下,一只手捂住喉咙另一只握着魔杖撑在膝盖上,止不住地咳嗽和喘气。

对立的氛围开始了。

再一次的。

一对一时的感受显然比之前见面时更尖刻一些。

“现在,滚出去。”德拉科轻声说,听起来如果哈利再做些什么他就会不客气。

“你在害怕,德拉科。”哈利松了松领子,缓过来以后借着月光倚在隔间门上淡淡地说,“你怕我发现你的秘密,所以伪装成非常危险的样子。”

似乎没有想嘲笑的意思,还语重心长地讲:

“但是……你看,你告诉我,说不定我能帮你。”

想做什么?施舍吗?嘲笑吗?

谁需要你的帮助了?别那样看着我。

德拉科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波特今天够反常了。如果他是来看热闹的,那他已经赚够本了。

他不打算解释,直接扬起了魔杖——

“门牙赛大棒!黑影重重!”

“咧嘴呼啦啦!”

几乎是同时射出魔咒,哈利敏捷地一躲,第一道咒语擦过他的耳畔将魔杖打飞了,那道咧嘴呼啦啦也顺带地被弹到空中去了,咔嚓一声击中了他头顶正上方的什么东西。

魔杖,魔杖——它在哈利头顶打着旋飞往后面的隔间,他伸手去够的的一刹那,另一道咒语击中了他。

“啊……”

嘎达骨碌碌。魔杖滚落的声音。

“马尔福,我看不到了。”黑发男孩摘开眼镜,揉着紧闭的眼睛苦恼地呻吟。

咯吱,咯吱,什么在响。走向他的脚步轻了,在离他还有一两步的时候完全停止了。

哗啦啦,什么东西从某个隔间的下水管道钻了出来,一阵阴风飘在哈利的上方,女声古怪地笑。

“哦~哈利,哦,那是谁?哈利,你带着你的新朋友来看我啦?嘿嘿嘿。”

桃金娘?来的真不是时候。

“快回去桃金娘,这事没有什么好围观的。”

“哦,你们在决斗~瞧瞧你的朋友,细皮嫩肉——”

“滚开。”德拉科大喝,那阵阴风从哈利身边掠过之后去了对面的方向,她显然也惹恼了他。

哈利没有搭话,继续揉着眼睛,在暂时失去视觉后,听觉变得格外灵敏,他听到了他头顶正上方有轻微的咯吱咯吱的像老鼠啃电线的声音。

“你长得很英俊啊,浅金色头发,让我想起了那次邂逅……”

“闭嘴女鬼,别碰我。哪儿来的钻到哪儿去!”

“别那么害羞嘛,男孩~”

“啧……”

脚步声忽然不耐烦地动了,哈利猜想这个好色的女鬼是不是又在往人家身上乱蹭。他幸灾乐祸地嗤笑了一声,根本没想掩饰。

“玩够了就快回去,女士,我们还在打架。”哈利说。

“连你也赶我走吗,哈利?”桃金娘又往他这边飘了过来,“连你也讨厌我了吗?”然后她又开始‘库库库库’地假哭,像是要哭到天荒地老。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啊,波特!!!”

德拉科忽然大声叫喊,‘老鼠啃电线时啃到了最后一口’的声音连接了一声非常响的破风,头顶的气压瞬间变重了,接着哈利感觉自己被非常大的力道拉扯着带离了原地。

稀里哗啦,在他刚刚站的地方,有东西从天而降重重砸在了地上,坚硬华丽的结构撞在了更坚硬的地板上,一层一层的碎片飞的到处都是,按着他的人惊魂甫定,依旧向后张望。

“哎呀!那个吊灯!它可是有五百年历史了!”桃金娘在他们身边打转,尖叫着,“你们弄坏了它,是决斗时搞坏的,我要去告诉邓布利多,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各扣十分!哼哼。”

她又古怪地笑着飘走了,好像很享受恐吓他们的过程。

扣分事小,但——

刚刚掉下来一个灯?

那马尔福在做什么?救他?

这样想着,躲过一劫的哈利仍以古怪的姿势强行蜷缩在在德拉科的胸口,突突的心跳贴着他的手臂传导过来,对方在喘气,好一会儿才开口。

“真惊险啊波特,这灯差点把你砸成了馅饼。”

语气还是标准的欠揍,但他似乎没有察觉到自己在做什么,一边看着地上的碎片一边玩抚着哈利的背,平息了很久很久。

 

 

庞弗雷夫人和麦格教授五分钟后就赶到了。

“梅林啊,幸好是你们两个。”麦格教授松了口气,挥挥魔杖,一阵清脆的组装声后,吊灯焕然一新地吊回了顶上,盥洗室也恢复如常。

“也幸好你们没事。”庞弗雷夫人庆幸地附议,将那一大瓶「紧急!强效抑制剂!」放回了口袋里,她们经过桃金娘时,差点以为是两个年轻人没控制好发情期。

让哈利靠着门,一股清凉的感觉环绕在眼睛周围。没有一会儿,它们重新恢复了清澈。两个教授也匆匆赶了回去。

两个学生倚着盥洗室的隔间门,目送她们离去。

“‘青春期恶性事件’?桃金娘可真能编。”哈利说。

两人对视,哈利一笑。

“是啊,真能编。”德拉科笑着耸耸肩,然后,安静了——气氛该死的凝结了。

敌意被微妙的友善溶解了,平常维系的敌对关系的天平被意外地打破了。

这种感觉很微妙——当你突然不好意思对地方恶言相向(一秒钟之前还相视一笑来着),当然也不可能立即好言相对(对不起往常的身份)——那说些什么呢?

许多说不清的情绪混在一起,气氛有些尴尬了。

他们本该打一架再不欢而散,明天太阳照常升起,见面继续针锋相对,他们都心知肚明。

但他们似乎都有话想说,开了开口又咽了回去。

“我不是故意……”

“今晚我……”

“呃——”

“咳咳——”

“你先说。”

“你先说。”

好吧,我先说。德拉科抱臂,眨了眨眼睛。埋头看了看地板的花格,将那些口是心非的嘲笑或争强好胜全都咽了下去,半响问了句,“你觉得Beta怎样?”

声音回荡在空旷的盥洗室里。

哈利睁大了眼睛。

不是问为什么闯进来,为什么摸魔杖,为什么吊灯会忽然掉下来,而是问他Beta怎么样。

Beta就是Beta,能怎么样呢?

“为什么问这个?”哈利歪头看着他的死对头,显得很好奇。

真是难得的和谐,德拉科正在对他平静地讲话,问他稀松平常的话题,收回了往日的犀利。

“没什么……”德拉科说,但又顿了顿,犹豫地看向哈利,“呃……如果我说,马尔福家出了个Beta,丢人吗?”

什么?Beta?他也分化成了个Beta?

没有信息素,几乎没有发情期,为享受结合的Alpha与Omega们提高服务的平庸的工蚁Beta。

——为什么难过?

这就是他的回答,也是一个难以启齿的秘密。

马尔福这样的纯血世家很少出平庸的主,几乎都是A或O,他们也大多只会挑纯血A或O来联姻。

虽然在纯血世家里口头上并不歧视Beta,但论能力而言,大多的Beta确实争不过天生强悍的Alpha,也不及柔弱的Omega珍贵,并不被看好。

所以他才一个人躲在这里难过。

所以,他的心情和自己一样咯?

德拉科却好像后悔说了这一句,脸颊有点泛红并偏过头去,浑身不自在似地调整了一下站姿,甚至似乎已经想好了一百种不失气度的逃跑办法,只要哈利胆敢借题发挥他就随便挑一种用上。

而哈利的目光一直钉在死对头的脸上,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小声说,“那么波特呢?”

“……?”

“波特家也出了个Beta,巧不巧啊?”

又是一小段宁静,德拉科愣了愣,慢慢扭过头来,惊奇地看着哈利,就好像一只猫在看他从来没见过的东西。

哈利,哈利波特,那个大名鼎鼎的,举世瞩目的,打败you-know-who的男孩,怎么可能不是个Alpha?

“……等等,波特你不是……?”

“没错,我不是。”

“你是说,你是、你是……?”

“我已经说过了,马尔福。”

“这不会是真的,不可能……”

“要不要给你看看?”

然后震惊中的德拉科就听见了裤链拉下去的声音。

 

 

——都是男Beta,都在这儿上厕所,让他知道也没什么关系。

这样无所谓地想着,哈利将手伸向了裤链儿。

可是等到德拉科的脸蛋唰地红了他才顿悟自己在做什么事情。很不冷静地拉回去逃跑了。

哈利仍记得德拉科脸上红白交替,倒吸一口气,下巴都要惊掉的表情。

那双睁得老大的灰蓝色眼睛看看他的手又看看他的表情,好像在说你的脑壳坏掉了吧?

没错没错,它不仅坏掉了,还煮成了一锅粥。

那可是昔日的死对头,是马尔福啊,你是与巨怪交换了思考能力吗?隔天他一定会编首歌传遍学校笑话你。

幸亏跑得快啊,哈利悻悻地想。

他一晚上都在思考这件事情 ,以至于整个梦里都充满了德拉科惊讶嘲讽大笑哭泣的脸,还有叠在一起的拉下裤链的声音。

隔天早晨哈利没有去礼堂,顶着鸡窝头和黑眼圈坐在格兰芬多休息室里,赫敏和罗恩用过早餐回来,给哈利带了热牛奶和馅饼。

“现在连胖夫人和皮皮鬼都知道你们昨晚在盥洗室里打了一架。”

“说是战果激烈,引人遐想。”

“斯莱特林那边倒没流出什么传言,但你不知道桃金娘有多八婆,堵在二楼盥洗室的门口见人就说。”赫敏受不了地翻了个白眼。

“……直到马尔福把她吓跑为止。”罗恩附和,“不过我也很好奇,你们没有真的打架吧,我是说这躲起来的做派可不像你,哈利,我们明明可以反击回去。”

“别瞎说,罗恩。那可不是普通的一架,是吧哈利?”

听朋友们语气越说越暧昧,哈利在心里默默怪罪了一万遍那个该死的大嘴巴幽灵。

“别误会!我们什么都没发生!他可是个Beta!”哈利争辩。

“嗤,我可没说别的,不要想歪了。”赫敏耸耸肩,若无其事地展开了作业本,只有她旁边的罗恩听到了她的窃笑。

听起来就像是‘Beta又怎么样’或者‘别说了我们都知道了’。

他们都记得事发当晚他当晚回休息室时的情景:几乎是跌了进来,脸似乎红着,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所以然来,收拾好书包以后一个猛子扎进了寝室里。

如果这还不能说明哈利‘有点情况’,那着三年朋友可算是白交了。

“噢……”

解释无望,哈利嘟囔着拆开了手边的信。

那是罗恩刚刚从礼堂里捎回来的,一封被猫头鹰丢来的,封面只写了「哈利波特」收的——

——「约架信」

信封上面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约架

在朋友们的注视下,他欲盖弥彰地松了一口气,然后拆开了它。

——————————————————————————————

波特:

鉴于昨晚我们的架还没有打完,现在我诚邀你再来一场。

今天下午三点,操场见。

不准迟到。

PS:这一次一定能分出胜负。

又及,带上你的魔杖,不是裤链里面的那根。

诚挚的,

你的一个Beta。

——————————————————————————————

字体花哨,一看就知道是来自于谁。

哈利读了很久,才确定自己没有会错意。

一颗心可算是放下来了。

不得不说,德拉科马尔福在某方面还是很聪明的。是他赶不上的那种聪明。

“很有趣吗?写了什么让我看看。”

“哦,罗恩……!”

罗恩好奇地探头,而他的Alpha女友则是一把将他拽走。

“行行好,帮帮哈利吧。”

“……为什么?我是在关心哈利,哈利看起来很糟……”

“他明明很好,关心点别的事吧。”

“为什么……噢!我的腰!”

“哈哈哈……”

被拖走之前罗恩一直歪着脑袋看向哈利手里的羊皮纸,而赫敏则是向哈利眨眨眼,像是在说‘祝你顺利’什么的。

哈利耸耸肩,看看罗恩又看看赫敏,笑着目送他们离开。

目光转向手里的信封,那墨绿色的一跳一跳的字体仿佛在向哈利宣战。哈利婆娑着页脚的‘Beta’,就好像又看见了那个金发少年似的。 

他正倚着盥洗室的石壁,冲他做鬼脸呢。

哈哈。

——架还没有打完?

亏你想的出来。

哈利勾起嘴角收了信,他开始期待了。


 

 

 

 【END】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目录(持续更新) 

 

 
2018-04-15
/  标签: 德哈
6
   
评论(6)
热度(321)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