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Drarry】记一次奇幻的变形之旅(一发完)

*点梗,梗来自 那年花开椰子熟

*忽然被屏,重发致歉。

……

……

 

霍格沃茨大作战或者大乱斗事件——

——哈利是这样称呼它的,听起来就像一次像模像样的历险,不过罗恩更乐意管它叫做「霍格沃茨一团糟」、「霍格沃茨大变身」、「白鼬与消除白鼬大手子的终极一战」(赫敏:……不正经)

不过事实上整个事件跟霍格沃茨扯不上任何关系,说起来真正的当事者只有两人,哈利波特与德拉科马尔福。

对他俩来说,这可是漫长的一天。好吧,对哈利而言,他还觉得是挺有趣的一次经历,只不过对德拉科来说就不那么有趣了,他甚至出了点洋相——大家都在打赌他现在肯定斯莱特林休息室里在愤愤不平地念叨着‘我一定会告诉我父亲的!’

 

 

好了,事情是前一天的午夜发生的。

静悄悄的、黑漆漆的午夜长廊,一个透明的影子从走廊的这端游向了那端。如果没有足够仔细的竖起耳朵捕捉到拖鞋与地板的摩擦声,你根本无法判断有什么正从这里安静地划过——那是披着隐形斗篷的哈利,正眯着眼睛,拼命从暗得要死的光线中探看去路,没有点灯也没有荧光闪烁——偷溜到厨房寻找食物而已,举根蜡烛都太小题大做了。

他只顾着前行,躲避转角与画像,尽量躲开巡夜的费尔奇,而他脚边的洛丽丝夫人一直瞪着她的红眼睛,牢牢盯着哈利的去向。

“那儿有什么?”举着灯的费尔奇狐疑地回头,将长廊照得更亮。哈利也顾不得由步速带快的脚步声了,只想快点转到下一个转角——楼梯下面去。

“呼——”他完全隐入黑暗里了,大喘气。左顾右盼希望巡夜者没再追来,但是——砰,很小的一声,他显然撞上了另一个身体。

若说出门没两分钟就巧遇费尔奇已经是一个小概率事件了,那么在这里遇到这个人,他的死对头,淡金色头发的斯莱特林,全霍格沃茨第二恨不得把他关进费尔奇的地牢里的家伙,德拉科马尔福,就是‘出门随便抓一把零钱后发现其中的加隆和银西可竟然都是连号’的那种极小概率奇迹了。

几乎是一秒就被发现了,德拉科脸上挂着得逞的笑意,一把扯下了隐形斗篷,哈利整个人都露在了外面,包括他的棉拖鞋(被他看见了,该死的)。

“嗨,夜游波特,被抓到的感觉不错吧?”苍白的脸在午夜的城堡里显得更白,上下打量着他的表情带着恶意,语气也是。

“嗯,是这样的,不过你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逃夜者马尔福。”哈利不甘示弱,顶了回去。德拉科的眉毛挑了挑,目光仍然流连在手里的隐形衣与哈利的脸之间。

一年级时德拉科就抓过夜游的哈利,不过当即就被判了同罚,禁林那晚哈利没怎么样,德拉科自己却吓得不轻……

不过他今天为什么看起来这么泰然自若,气定神闲?在打什么鬼主意?

“高尔反映最近夜里总有怪声造访厨房,斯内普教授托我查查这事儿。看来现在能解释那些腰果馅饼是怎么凭空消失的了。”他说,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很显然作案者就是波特你。”

几乎没有犹豫地笑了出来,哈利轻声回击,“我怎么不知道你和那大块头挚友被派去看守赫奇帕奇(厨房在赫奇帕奇隔壁)了呢?不过看来你们俩是相当喜欢这个差事了。若你那用鼻孔看人的好父亲知道你们得此殊荣会不会开心得在魔法部为你唱歌呢……”

即使很黑,也能看到德拉科脸色涨得通红,语气沾上的愤慨的抖声,“不许说-我-父-亲。”

一声布料细划的声音,德拉科的魔杖抽了出来,对准了哈利的眼睛。

而与此同时,哈利几乎比他更快地抽出了魔杖,两个人针锋相对,谁也不让谁。

“让我过去,马尔福。不然我就对你施恶咒了。我最近和卢平学了几个新的,正没处用呢。”哈利说,此时的肚皮却不应景地传出一声咕噜噜的哀嚎,在空旷的楼梯间回荡得格外明晰。他维持着表面的凶狠,逼着挡他路的德拉科往下阶台阶走去,并希望德拉科并没有听见他的空腹信号。他只要将德拉科逼退到下一个平台,抢过隐形斗篷,然后便一切大吉——德拉科不可能撞见乱跑中的他第二次,除非他弄出足以暴露他自己的动静。

而出乎意料的是,德拉科并没有被‘恶咒’吓到,也没有对他胃里的叫声有更多反应,他的注意力被钉在了其他字眼上——他的父亲。

“道歉,波特。”他冷冷地说,并未有丝毫退让,“为你刚才的冒犯道歉,否则——”

“否则你就对我不客气?呵呵,你什么时候对我客气过?还是你们家的礼仪就是这样,你从来都继承得不错。”哈利说,魔杖没有退让丝毫,德拉科少有的气愤表情让他感到了些许开心,但他的语气仍然很冷,“走开,死雪貂。”他说,更逼近了一步。

“波特!!!”德拉科拽住了哈利的领子,一路将他拽向平台,抵在了墙上。

哈利被反扭着靠在冰凉的石壁转角,脸蹭在粗糙的墙面上,生疼。

“知道我想对你做什么吗?”德拉科冷笑,贴着哈利的耳边轻声说“我认为将老鼠变成茶杯实在太简单了,我要将你变成猫咪,丢到斯莱特林的地下室去。”

听起来很渗,但谢天谢地不是丢进黑湖里去,哈利想。他的手腕被拧得很痛,试着握了一下,魔杖还在,指尖灵动地扭转一下,就将它对准了毫不自知的身后的人。

“知道吗马尔福,我从来都不怕你的威胁,因为它们实在是太-可-笑-了。”

反抗咒语与激进咒语同时在平台上爆发了。

砰——空气震荡了很久,哈利觉得头晕目眩的,整个人跌坐在地上,不,他觉得浑身长满了毛,脸上手脚上都是,然后世界变大了,他缩小了,以极快的速度缩成了一小团。

梅林啊,他沮丧了一秒,心想这下是真的中招了,不过——

前面窸窸窣窣的,有什么声音在响,不像是人类,不是马尔福。哈利眨了眨视力好得不得了的大眼睛,马尔福不见了,他惊奇地发现了前方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坐着的看起来和他一样困惑的雪貂。

 

 

以上就是他们变形的全过程。

接着嘛——两个毛茸茸的小动物在黑漆漆的夜里大眼瞪小眼。一时间谁也没反应过来,三秒后他们才发出尖叫,那是一种吱吱喳喳咪咪喵喵的混合声音,没人听得懂是怎么回事。

“什么东西?!”巡夜者沙哑的嗓音近在咫尺,灯光又走廊里透了一些过来。洛丽丝夫人正在靠近,她可是一只正儿八经的猫咪,对他们来说,威胁加倍了。

不妙啊,不妙啊,被他抓住了可是死路一条。

两个人,哦不,现在是两只小动物四目相视,现在除了互相憎恶的感情以外,又多了一层求生欲——他们都知道费尔奇可是一向喜爱酷刑。

不约而同地爬起来奔跑,在路上扬起了一蹭薄灰。洛丽丝夫人告了密,灯光缓缓移过来,又移了回去。

他们漫无目的的在这些巨大的石阶上爬跑,心是德拉科身是雪貂的小家伙没那么善跑,几次都要摔滚下来。眼看就要跑不动了,一口咬住了前面那只猫的尾巴。

嗷……(好痛!)哈利使劲甩了一下他的尾巴,身后的小动物便被甩在了楼梯的石壁上,又跌下来,头晕目眩的好半天都没爬起来。

……让他丢在那里被洛丽丝夫人吃掉吧?有那么一秒他确实幸灾乐祸地这样想过,不过没跑两步还是折了回去,咬住了雪貂的背。

马尔福,马尔福。逃跑中他从牙缝里含糊不清地叫他的死对头。对方动了动,发出了一声只有他听得懂的咕哝——波特?

波特,太痛了,放我下来!

现在不是时候,而且我已经咬的很轻了。

这还轻吗?你还想杀了我吗?

不知好歹!!!

下一个拐角,在确认他们足够安全以后,哈利停了下来将变了形的德拉科丢了下来。

嗷……德拉科看起来头晕目眩的,在地上坐了好久,才晃了晃脑袋,恢复了眼睛里的神采。而哈利则躲在墙角,利用比平时好得多的听觉,谨慎地听费尔奇和他的猫有没有追上来。想躲过他们之后再做打算。然后他就收到某人愤怒的攻击——那家伙似乎想掐住他的脖子,力气很可怕——不过他们对视的时候——豆子般的灰蓝眼睛与圆宝石般的绿眼睛——哈利忽然觉得很好笑,他舔了舔自己的尖牙并且发出了威胁的咕噜声,并且坚信非要打斗的话他并不会输。

德拉科看起来仍然很愤怒。

把我变回来,波特!不然你死定了。(吱吱吱!)

死定了?别告诉我你又想告你那伟大的父亲,他可听不到。(喵喵喵。)

不许提我的父亲!(吱吱吱!)

那就说说你吧,你现在可是一只真正的雪貂了,傻雪貂。(喵喵喵。)

世上独一无二的,绝无仅有的两个物种——蓝眼睛的雪貂和带着闪电疤的绿眼睛黑猫正在吵架了。如果不是太黑,不是旁边没人,一定会引起公然的瞩目与哄笑。

吵着吵着,也不知道是谁先挠谁了一下,两个小家伙在楼梯拐弯扭打了起来。

以往都是用语言较量,极少的情况下会起肢体冲突,现在看来,再也没有比直接打一架泄愤来的愉快。哈利和德拉科,两个人抓挠着对方,尽量将对方揍得鼻青脸肿。

他们从走廊这一端打到那一端,两个小型动物在窗里投下的规则的银蓝色月影里翻转,一个跑了另一个追,一个被按在地另一个咬。一爪子将对方拨开拉开距离,重新跑动再来一架。

可是他们就是这么无聊,在邪火泄的差不多的时候他们都累呼呼的打不动了。

德拉科揍了最后一爪子,从哈利身上起来,躺在石柱旁边——跑不动也不想跑啦。而那只黑猫,也完全不想计较那一爪子——又不疼——比起这个还是躺在地上来得舒心。

午夜月光还是很美的,哈利想。要不是饿着肚子的话会更美的。

咕噜噜——他的肚子发出了抗议的声音,昭示着他如果他不再去吃东西,他就会变成一种压扁的猫饼。

波特,你现在是一只饿死猫了。对面发出干巴巴的声音。哈利仰躺着看说话的人,看到了整个世界的倒影。雪貂在角落里沮丧地揉着肚皮,然后哈利听到了另一个人饥肠辘辘的声音。

咕噜噜,咕噜噜——现在是二重奏了。

好了,现在黑猫白了雪貂一眼,眯着眼睛对他说:好了马尔福,现在我知道你为什么也会出现在那里了。你根本不是想抓我,你只是和我一样半夜被饿醒了。

雪貂用剩余的力量气鼓鼓地爬起来抗议:闭嘴波特,你猜错了。

饿死貂~

滚!

 

 

哈利的好心情只持续了一小会儿,因为饥饿感铺天盖地袭来。他开始后悔为什么晚餐时没有多吃两个鸡腿,像罗恩那样,多好。

但重点不是这个,是他们要怎么变回去。现在,他们是两只动物,而不是两个巫师。根本没法念咒语。

他们不是没有尝试过的。早在凌晨三点之前,就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了——

快把我变回来,马尔福——来自一只绝望的猫。

别想了咱们根本还没学到还原咒语——来自一只翻着白眼的貂。

不如你念那个咒语,先把我变回来,我再去找外援救你——来自一只忽然兴奋的貂。

才不要,马尔福。鬼知道你变回去以后会不会揪着我到处炫耀——来自一只面无表情的冷漠的猫。

哦,好吧,我看我们是没法达成共识了。窝在墙角时,他们遗憾地对对方说。

然后他们就想了个无比绝妙的建议,两个人一起念那个咒语,谁先变回来算谁赢,运气不好的那个甘愿受罚。这样的话至少还有一半概率获胜嘛,哈利想。

不过这个想法太荒诞了,他们不是阿尼玛格斯,他们只是被变了形,无法自我解咒,甚至无法念出咒语。况且,他们现在只有,三,年,级。课本上才学到把乌龟变成茶壶,把老鼠变成杯子,把人变成动物以后要怎样还原,对现在的他们而言还真是一个史诗难题。

不变回来我们怎么去厨房啊,不变回来甚至连魔杖都握不住,况且那个门以我们现在的身高是无法开启的。德拉科非常沮丧地缩成一团。

不如在门口等等,看有没有赫奇帕奇的人偷偷溜进去?

太天真了,三个小时以前还可能有,现在,没门。

好了,马尔福,现在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哈利瞥着天花板,整条长廊太冷清,他想回安静温暖的被窝。都怪他旁边这个家伙,现在的处境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更气的是,他居然觉得好笑居多。

死对头变成这幅德行还真的是蛮好笑的。他和他两个朋友一直在背地里叫他雪貂,等真的有一天看到德拉科变得雪貂,他实在觉得他们以往对他的称呼实在太贴切了,这个形象简直和他一模一样。如果不是又累又饿他很可能会在他身边笑到停不下来。

结盟吧,马尔福,这是最后的办法了。一只猫爪伸向了雪貂团。我们可以去找麦格教授,可以去找弗立维教授,可以去找邓布利多,总有一个人能看懂我们说的话,我们甚至可以写字告诉他们我们的处境,然后就得救了。

我去你的,波特。德拉科打掉了那只猫爪,忿忿地看着哈利:现在石门对我们来说有那——么高。口令我们一个都喊不出来,还有,动动你那麻瓜脑子波特,魔法界的宠物没有不通人性的,我们会有多大概率才能被当做学生解救而不是见面就被他们抓回学生宿舍?宠物是不允许流窜在走廊和教室里的,记得吗?

回学生宿舍也没什么不好,至少我聪明的朋友可以帮助我。噢……哦,马尔福,你可没有聪明的朋友能帮助你,真可伶。

呸,我诅咒你波特,诅咒你一辈子变不回来。

哈哈,共勉共勉。

安静了一会儿,两个人又听到了肚子的二重奏——快饿疯了,特别是两个正在长身体的男生,这种时刻总是特别难以忍受。

我决定睡觉。德拉科最终消极地说,等到天亮了直接去礼堂找点吃的再做打算,反正我们的变形咒很初级,应该撑不过一天就能还原了。

在理在理。哈利伸了个懒腰。和德拉科一起蜷在一副盔甲后面。在决定入睡那刻忽然有点失落,他干嘛要在今天晚上离开他的温暖被窝。

 

 

第二天早晨哈利是被咬醒的。

货真价实的咬醒,咬完对方还呸呸吐了两口毛那种咬醒。

波特,起来起来,七点了,早餐上桌了,我们可以去找点吃的了。

迷迷糊糊的哈利被香味叫醒了,胃里忽然警铃大作,如果再饿下去他可能要牺牲在这里了——啊,当世最伟大的男孩,变成了一只猫,由于碰不到食物而饿死在霍格沃茨。这真是世界上最荒诞的死法了。

他晃晃脑袋将这个想法赶跑,首先冲向了厨房。

一黑一白两个毛茸茸的小家伙鬼头鬼脑地往厨房里望,啊,妖精们在调汤,在烤馅饼,在烘焙丹麦卷和千层酥。还有香甜的气味溢出来,像是甜点。食物云集,两个饿了一晚上肚子的家伙都睁大了眼睛,垂涎三尺了。

听着波特,你引开他们,我去拿食物。德拉科拽过哈利的耳朵说。

这个计划不公平,我拒绝当你的掩护。哈利往后缩了缩,直直地瞥了德拉科一眼。

犹豫再三,推推搡搡,谁也没敢先进去。

因为他们现在很小一只,门对他们来说是参天大厦,学生也是,妖精也是。哈利从不知道他们的脚步声在小动物听来是这样巨大,轰隆轰隆的想不怕都不行。

哈-哈-哈。当他们纠结了半天之后,最后一位偷偷拿食物的赫奇帕奇男生也溜了出来,现在,厨房的大门关上了。

门关上的那一刻,他们听到了胃在哀嚎的声音。

都怪你,波特。德拉科忿忿地说。

这不能只怪我一个。哈利闷闷地说,他在考虑要不要真的去找赫敏的克鲁克山要点猫粮。对了,赫敏,为什么他不能直接去找赫敏呢?万一赫敏看得懂他说的话呢?

胖夫人画像他是无法开启了,只剩一个办法,就是去礼堂守着了。

于是两个小家伙又悄悄地向礼堂里面探头看去,哇,无法比拟的大,没有一个俯视角谁能看得清人啊。德拉科使劲瞅斯莱特林桌,他就是想找他的密友。

回来,马尔福,你去了有什么用吗?高尔能帮你解咒吗?哈利压住了德拉科的尾巴,德拉科非常愤怒地抖了一下。

谁说要找他们了,我只是想看看我那桌的食物而已。

接下来德拉科一直在叨叨昨晚的事今天的事还有未来的事,哈利对他的唠叨按下了闭耳塞听键——他得找到他的朋友们,然而格兰芬多桌空了很大一片,赫敏、罗恩、纳威、西莫,一个都没有来,就连韦斯莱双胞胎也没有。

怎么会这样呢?

接着他就听到了格兰芬多桌某一角声音很轻的讨论。

“……所以哈利失踪了一晚上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迪安的声音。

“梅林啊,不会真的被劫持了吧……”这是拉文德。

“幸亏那一滑,他们找到了他的隐形衣和他的魔杖,还有另一根躺在旁边,就在三楼通往二楼的路上……”帕瓦蒂凑过来说。

“赫敏说还有最后一个找到他的办法,她在来的半路就折回去了,我想她的办法应该有效。”李的声音。

“但愿如此,我们应该去帮她。”金妮带着哭腔的声音。

话音未落,哈利还在努力拼凑语言里的信息,只见几个教授从大门里走了进来。

太好了,麦格教授!哈利非常想一口气扑过去。他知道麦格教授一定能分辨出真猫和人变成的猫的不同——毕竟她就是阿尼玛格斯啊!

可是在此之前他的想法就止于一场骚乱了。

德拉科马尔福不见了。从他的爪子底下逃跑了。

不怪他,是一个满脸雀斑的低年级胖女孩先看见了他(可能是白色的毛发太显眼了吧),反应非常剧烈,尖叫着‘老鼠啊!老鼠啊!!’一边推掉了她身旁的所有碗碟。

食物啊!!别洒啊!!那一瞬间哈利的心在哭泣。

他打算先去找麦格教授,至于德拉科马尔福,管他的,等他解释了原委,德拉科就会被还原了——说不定还能领个较轻的处分,改改他的恶劣行径呢。

麦格教授!他大叫,跑向那个及地的墨绿渐深的长袍袍摆,后面的喊声和推掉盘子的声音却越来越大,从‘无法忽视’的级别衍生到了‘灾难’,接着他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大叫——捉住你了吧,哪里逃!

这声音是!

费尔奇!!!

哈利倒吸一口气,和麦格教授一起回身张望。

他的死对头正被拽着尾巴,倒挂金钩,吊在费尔奇那个干枯粗燥的手上。费尔奇丑陋的眼睛正盯着挣扎的家伙看,恶意的笑。

从没有任何一种恶意的笑容让哈利这样毛骨悚然着。他似乎看到了德拉科的下场,被切成块变成雪貂寿司喂给洛丽丝夫人。

但他的回答却更可怕。他说——

“我想这是从海格那里逃掉的一只,用来喂鹰头马身有翼兽的食物,我有责任还给他,”哑声嘻嘻笑着,“有责任还给他。”

海格的小屋前面确实挂着一排雪貂的干尸,他在拜访的时候见过无数回,但是——

还给他?不!那是个人类,那是个学生,你放开他!

麦格教授没有发现不对,即使德拉科挣扎得再欢,她还是转过身,勉强地挥挥手。

这就是德拉科彻底的死刑了。

未来几天的报刊上将刊登着德拉科的死讯,马尔福庄园的继承人,年仅十三岁的纯血巫师竟被变成雪貂分而食之,惨,惨,惨。

教授向左走,费尔奇向右走。两个人都能掌握德拉科的命脉,该选择哪一个呢?时钟咔嚓作响,混着将要昏过去的腹空感,哈利往费尔奇的脚下狂奔过去。然而费尔奇却开心得像个孩子,步速加快了不少,甚至边跑边跳。

我父亲会知道的!!!

德拉科大声咆哮,扭动身体,却被晃得七荤八素,费尔奇甚至拎着他的尾巴开始转圈嬉戏。

你这个该死的哑炮!我一定会复仇的!!!

Duang!!!

他被丢在了海格的木桶里,满眼都是星星。暂时失去了挣扎的力气。

费尔奇敲开了海格的门,发出了讥笑一样的声音,“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

 

 

来得及的,来得及的来得及的。

林子里,哈利跑得气喘吁吁。

“我知道那怪物爱吃活的,嘿嘿嘿……”

费尔奇搓着手,和海格在林地中央等候鹰头马身有翼兽。

“但,我这里的小动物够它们吃,你知道,我还有足足一周的份。”

海格看上去有些犹豫,摸着那个大畜生的额头。而那个鹰嘴的家伙却盯着它面前的小桶。

“你看,它还是感兴趣的!”费尔奇将那只看起来浑身无力的雪貂从桶里拿了出来,丢在草地上,眼睛里闪着精锐的光芒。他很渴望看到那血腥的一幕,每当看见弱肉强食,就好像回到了从前那段酷刑统治学生的旧时光,这样他便能感到疯狂的愉悦之情——这是他唯一不违归的发泄方式了。

那大块头的生物就要张开它锋利的嘴了。

哈利赶到林场时正好看到这一幕,正好看到德拉科要被吃掉了!他顾不了那么多了,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吃掉,他扑了上去,用身体挡住了迷迷糊糊的还在梦呓的状况外的德拉科,闭上了眼睛。

嗷——迟疑困惑的鸣叫。还伴着惊异的人声。

“别!!!”罗恩大喊,声音像是从坡上传来的,回荡在空旷的林场。

“哈利在那儿!!哈利!!!”赫敏大叫,哈利勉强睁眼,看见她手里拿着的活点地图,“速速显形!”

两个小动物被击中了,开始渐渐变大,变大。鹰头马身有翼兽踏着蹄子转圈,显然是被吓到了,而海格和费尔奇也惊讶的后退几步,让开了中央位置。

“不不,别激动,别激动,这个喂你,明天再来——噢!!!哈利!!我刚听到的是显形咒没错吧?费尔奇!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安抚走了鹰头马身有翼兽的海格转身看到草地上躺着的学生,哈利和德拉科,一个压在另一个身上,两个人都伤痕累累,袍子和睡衣都是左一块右一块的破着,德拉科还有些神志不清,颤抖地指着费尔奇:“你等着,我会告诉我父亲。”

“哇——!”费尔奇惊慌地扔掉了手里的东西就跑,扬长而去。

赫敏和罗恩跑了过来,将狼狈不堪,还穿着睡衣,浑身伤痕的哈利扶起来,又试图拉扯了一下德拉科——很可惜,他宁愿多躺一会儿。

接着从山头跑下来的是卢平教授、斯内普、一些斯莱特林的学生和麦格教授,他们都这一幕被吓傻了。

庞弗雷夫人含着泪水跑过来,挥了两幅担架,安慰他们,听起来就要哭了。

“瞧瞧这一身伤,可怜的孩子。从昨晚到现在你们究竟经历了什么?”她说,一面修复着哈利身上的淤青、擦伤和划痕。治好之后去看德拉科——显然他看起来更糟些,除了身上的打斗痕迹外,额头还有一点出血。

“这个吗——说来话长……”哈利长长叹了一口气,接受了两个朋友的拥抱。

“去问费尔奇。”德拉科淡淡地说,像受了重伤一样懒懒散散地躺着,阖着眼皮。他的话引导着大部分人往坏处想,让他们愤怒无比,在意料之外地没听到哈利的揭穿或者辩解之词之后张开了一只眼睛偷瞄着哈利。

——他们差点被吃掉!差点没命!!!

——失踪了一夜之久!!!

——满身都是伤痕。

——真不敢想象他们两个昨晚到今天经历了什么!!!

——该死的费尔奇!

周围乱糟糟的,混杂着这些义愤填膺的声音。

哈利冲德拉科眨眨眼睛,德拉科回了一个非常隐秘的顽皮微笑和眨眼,两个人的肚皮再一次发出了巨大的轰鸣。

哦,梅林,饥饿感真的漫过了云顶。

虽然将这乱七八糟的罪名扣给费尔奇是不好的,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哈利想暂时帮德拉科把这个秘密埋在肚子里——

哪怕就一小会儿,

也行。

 

 

 

【END】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目录(持续更新)

梗来自——那年花开椰子熟:想看白鼬和黑猫的梗~感觉一起变身超可爱

肯定ooc了还有雷,当然还是本着娱乐精神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开心就好啦!

 

 
   
评论(13)
热度(400)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