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德哈】歪打正着

*【误食药记】的后续

*3000字食用愉快XD

 ……

……

今天对于德拉科而言应该是一个寻常的日子。

寻常,却也不怎么寻常。

他不得不花更多的精力与耐心才能将注意力全都压在自己的论文上。

冷静,冷静。他劝诫自己,马尔福家的继承人需要更多定力,这是他父亲对他的重点教育,也是他一向引以为傲的方面。

不过今天却总是有些失灵——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有意的,他比平时更倾向去从人群中搜寻哈利。

潜意识告诉他,离他远点总是好的。可思维却不受控制,总是想到他的笑容他的别扭他的委屈,想要回头看看他现在的样子。

一声叹息。

不行,德拉科。维持你对课本的注意力,维持你的思考能力,不能看他,不能看,不能看。

咚,谁在他身边坐下了。——是哈利。

“一个人?”他小心翼翼地问。

噢!哇……

笔尖一颤,正在拼写的S没写好,羊皮纸差点被戳破。

“如你所见,一个人。”金发少年用咳嗽掩盖了自己的笑意,马上补充,“波特,别告诉我你连一都数不出来,我还以为你会数数呢。”

要是高尔和克拉布在这里,他们即刻就能爆发附和的笑声了。想都不用想,这种事哈利已经经历过一万次了。不过他今天倒是没有在意这些,放在桌上的手不自然地轻轻蜷缩了一下,开始担忧地看着德拉科。

“呃……你……马尔福,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哈利说。

什么?浅金色的眉毛稍稍拧起,困惑地看着哈利。

当视线撞在一起,从哈利的绿色瞳孔里读出了关切之后,心里上涌的异样热潮使他不得不迅速阻断这个连接,撑着下巴去看课本,装作无事发生。

“不太对劲?”他笑笑,语气一如既往地轻松,“疤头,今天你是不是又吃错药了。”

“呃,就是……”哈利没有他想的那样回击,余光瞥到的手握成了拳头又松开,声音低了下去,“就是你有没有……哪里不太舒服。”

“没有。”德拉科干巴巴地说,揉弯了羽毛笔却并不自知。哈利见状却凑得更近了,扳过德拉科的肩膀强制夺走他的视线。

“嗯……那么你看我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感觉?”

他的死对头的脸放大了,眼睛比平时看起来更诚恳。

两个小人开始在德拉科的脑海里打架了。一个说,他们应该是互相恨着的,这是不正常的,不对劲的,不可能发生的。另一个说,哦,他真美,好看的眼睛,硬挺的鼻梁,半张的嘴巴……

他的思维一片混沌,眼神暗了下去。舔了舔嘴唇,渴望地向哈利凑过去……直到双唇碰到了哈利温热的呼吸。

德拉科那半吻不吻的姿势保持了一小会,哈利的脸蛋便以可见的速度红到了耳朵根,喉结滚动,吞咽一下,只能发出,“呃……”的微弱声音。

可恶,他暗暗骂道。大力推了对方一把,诅咒着自己今天的失态。

“刚刚……”

“刚刚什么都没发生,你最好快点走开,别妨碍我写论文。”

德拉科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希望能快点赶走他的对家。对方好像并没有生气,没有惊异,也没有听话要走,反而更加纠缠——适得其反。

安静了一会儿,哈利再次试探地开口。

“我可能,会和女孩约会噢。”他小声说,一直盯着德拉科的反应。

德拉科哗啦哗啦地翻了翻书,没有回答。

“也可能会有女朋友哦?”

德拉科小幅度地耸了耸肩,拿起了另一本书,没有回答。

又沉默了一小会,见德拉科一直没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哈利试探性地又加了一句,“你看,我们之间关系一直这么差,估计要当一辈子死对头了。”

德拉科:……

哈利:“现在也是,以后也是,互相叨扰,相看两厌……”

再也忍不住了。

稀里哗啦——金发少年将身前的书本推得乱七八糟的,手颤抖得拿不住他的羽毛笔,终于看向哈利,“说够了吗?”

声线低低平平,却很有攻击性。

哈利显然被吓了一跳,看对方拧着眉毛咬着嘴唇的恼火样子,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说够了吗?这样说好玩吗?”

又是一句暴躁的质问,两秒后德拉科迅速地起身离开,座位上只留下傻愣愣的哈利一个人。

 

是“说够了吗?”而不是“烦不烦人?”

哈利的想法得到了证实——他确实喝下了那东西。

今天他的注意力以前所未有贯注的集中德拉科马尔福身上——早餐、飞行课、课间、魔药课,还有直到刚才,都在盯着他看。

但德拉科并没有太在意哈利的目光,和他的朋友们嘻嘻哈哈的。偶尔瞥回来发现哈利在看他,只是轻笑一声又扭头去做自己的事情。

这一天风平浪静,没有嘲笑,没有挑衅,没有更多接触,谢天谢地。

“你不能再盯着他看了,不然你的魔药论文就又要荒废了。”五根手指在眼前晃动,将哈利拉回了现实,顺着声音他看到了一脸担心的赫敏。

“噢,好。”哈利皱着眉头点点头,将堆在面前的书本和羊皮纸推开,事实上,他们来自习室快半个小时了,他的视线仍钉在对角那桌的那位年轻的斯莱特林身上,“可这不太对,不是吗?我的意思是,我们看到他确实喝下了它……”

他说的是爱情药剂。

昨天哈利不小心尝到了德拉科促成的那份,整整一个下午都处在离不开他的状况下,并且对那个小混蛋怎么看怎么顺眼。但当他离开自己周围,与别人亲近,与自己争论时,心里会堆满成倍的酸涩和委屈。所以格兰芬多们今天早晨在报复性地将哈利那份加在了德拉科的杯子里。

哈利抚了抚羽毛笔,“他却没有什么多余的反应……”

“对,哈利。”一旁的罗恩露出了仿佛被恐吓的神情,“这是真是太可怕了,要是他喝了那副药剂后没有变化,那就意味着——”

意味着,他平时也在忍受着那些情绪。

 

德拉科恨不得快点钻回寝室。

一切如常,只是比平时暴躁许多。

波特,那个该死的家伙。

他对他本来是欢迎至极的,却没想到后来的话是那样令他伤心。

——我可能会和女孩约会,也会有女朋友。

——我们之间,相看两厌。

回想着回想着,难过溢出来了,他得把牙齿咬得非常紧才能抵得过鼻腔的辛辣酸楚。

鞋子在空旷的走廊踱出了回声,乱糟糟的感情涌上来,倚着石柱长长叹气。

谁的脚步声追上来了,很急。德拉科缓了缓精神,想要抢先离开,却被人堵住了去路。

——还是哈利。

“对不起,”他说,“刚刚我只是想确认药效……”

突如其来的拥抱。德拉科轻轻地倒吸了一口气,慢慢从惊讶里缓回来,“噢,你对我也用了那个?”

语气听起来是责备的,低沉里却混了点其他情绪,一只手从哈利额前的发梢里梳了过去。

意料之中的是哈利点了点头。

“我之前真是小看你了,疤头。没想到你会这样睚眦必报……”

“我……”

又是一小段沉默。

“我把自己借给你一天吧,直到你的药效减退为止。就像你昨天做的那样。”哈利说,听起来饱含歉意。

就像昨天哈利中招的时候自己说的那样。

“没必要,你可以不用这样施舍我。”德拉科笑笑,却没有推开怀里人,去玩他后脑乱糟糟的发尾。哈利却更内疚地低下了头。

“很难受吧……我是说,你喝下后反应不大,是平时也在忍受这些吗?”黑发男孩轻轻地问。

德拉科怔了怔,眼睑垂了下来。

他微微叹了叹气,收紧了怀抱。

本该说‘疤头你想多了’或者更具有嘲讽意义的话来推走他,却也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心也被那句问话软化了。

现在,两个人独处,比平时独处的任何一个时刻都让他感到更加满足。

可他从来都不会说这些的。

他说不出口。

“波特,你真的想知道这些吗?”他轻轻问。

哈利的身体小幅度的晃动,像是正在点头。

“你确定吗?你清楚我现在是失控状态吧?得到答案的代价可能远远比看笑话要高哦。”他重复地问,温和得无以复加。

怀里的人又点点头,像在告诉他:说吧。

于是他扳过了哈利的肩膀,视线对上之后,他的吻回答了他的心意是多么热烈、多么温柔。

这感受并不突兀,哈利接受了它,并且几乎沉浸在里面了。

柔软的触感,绵长的情意,交换着的温热呼吸。

舒服而又眩晕。

理智空了,他阖着眼睛不能自抑地回应着,直到缠绵停止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按住他后脑勺的手消失了,将他压在石墙上的力量也不见了——对方离开了。

“马尔福?”他缓缓睁开眼睛,轻声问,“德拉科?”

翻飞的袍角刚刚略过前面的转角。

他头脑发懵,还未回味过来,轻拭着嘴唇,感受着残余的触感。心跳声吵得他无法思考。胸口还未停止起伏,手掌张开又握紧。

远去的脚步声逼出了意识里最后一个问题,

 

快来不及了,

——要,追上去吗?

 

 

 

 

【END】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目录(持续更新)

 
   
评论(43)
热度(626)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