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德哈】病态-续

*又名-有病哈利。是【病态】的平行后续。

*au雷ooc还矫情,小改了一下,果然被屏,重发致歉

……

……

 

哈利戴了条新颈带。

松松垮垮的低领毛衣露出了颈部,颈上套着一个黑色宽阔的颈带,再往上是略显苍白的脸和乌青的眼圈,圆眼镜还有乱糟糟的黑头发。

他不太喜欢这条颈带,戴上之后好像专属于某个人的私有物。可又不好摘下,因为会露出左侧颈的刀疤来。

这条颈带就像一条对角线,将过去那个性情乖巧的哈利与现在的他无情地分开。

其实颈上的伤口已经快痊愈了,不过那里的长疤提醒他,这件事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过不去了。

‘这件事’是指他差点杀掉德拉科,却也杀死了自己的那件事。

现在的他,只要看见镜子里的颈带就讨厌,看见以前那个顺从的自己就讨厌,看见德拉科——就讨厌。

有时候他恨不能撕碎了他。

客厅里只开了一小盏射灯,哈利蜷在椅子上百无聊赖地玩着餐刀和透明的果酱,暖光反得刀身明晃晃的,他将它举起来透过光线观摩许久,脑内策划着一起谋杀。

是该在果酱里下毒还是该捅死他?

或者勒住他干脆让他性窒息致死好了。

卫生间那边的水声停了,啪嗒,啪嗒,拖鞋路过从头发上滴下的水渍,干毛巾揉乱了湿漉漉的浅金色头发,哈利等着他的男朋友过来,推给他装着抹好果酱的面包和新鲜的烤肠的盘子。

“早啊”,他说,整了整衣服领子。

啊,又碰到伤口了。他捂住脖子等那一瞬痛感过去。

“还在痛吗?”见他咬牙切齿,他的男友丢下早餐,焦急地凑过去抱他。将他的脑袋按在胸口,任周身的热气与沐浴露的香味笼罩着他。

“唔……还是有点的啊。”

他回应了那个拥抱,蹭着他身上仿佛在撒娇。语气淡淡的,却在心里在上演复仇的戏码。

现在拿起餐刀捅他的腹部会怎么样?他会在早餐间惨叫着结束生命,就像抹了果酱的面包那样,一口一口被人吃掉。往肋骨扎会扎到肺,往腹部扎会扎到胃,往那里扎——哈利的侧脸贴着的地方——那里是脾脏,扎中后一分钟内就会因为缺血缺氧而气绝身亡。

他的男朋友,也可以说是眼中的猎物。蹲下来与他视线齐平,眼眶红红的捧住他的脸蛋就吻。仔仔细细轻轻柔柔,掠过嘴唇掠过脸蛋掠过脖子。吻到颈带小心地绕过了伤口,然后又是一个拥抱——

“对不起,哈利。对不起。”

肩膀一耸一耸,怀抱越来越紧。在对方看不见的时候,原本的眉毛轻拧过度为面无表情。拍拍对方的背说,“没事了,那早就过去了。”

把餐刀仍明晃晃地摆在他的盘子里,它颇讽刺地笑他的一事无成。

我会办成这事的,他暗暗地说。

但不是现在。

 

【余下全文点我阅读】

 

【END】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目录(持续更新)

碎碎念一大堆:

1.我有试图设定颈带哈/小围巾哈,后来和robin讨论了一下还是觉得颈带比较哈给里给气。

2.早上想文的时候随便涂了个大脑袋:【病态哈.jpg】

3.其实片头的哈利是想写成这样的:

「他的眼圈青得可怕,故意盖上了一层黑色的眼影。喷了gay里gay气的香水,将头发梳的乱糟糟,外套也穿得乱糟糟,刻意地避开常人法则,打扮得像个颓废的吸血鬼。」

挺带感但好像哪里都塞不下,而且想把他的形象反差调整回来好像也挺难写的_(:з」∠)_以后努力补吧。

以上。

 
   
评论(18)
热度(272)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