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Drarry】我们在干啥?

 *又名-还是不藏了吧。德哈德无差。

*依然是短后续,前情提要:(藏不住了吧)  (藏住了吧)

……

……

三天,整整三天,哈利的死对头已经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演了整整三天的失恋情节了。

那双好看的灰蓝色眼睛黯淡了很多,看到哈利不会再闪着宝石般的光彩了。黑眼圈有点重,精神恹恹的,听讲的时候支着下巴,有气无力的瞄着课本,目光浑浊得像装满烟雾的预言球,不爱说话了。大多时间都沉默地窝着,从哈利身边路过也总是刻意避开,偶尔擦碰到哈利的肩膀,见镜框下的绿眼睛紧巴巴地盯着他看,他却欲言又止吸吸鼻子快步离开了。

哈利很生气,哈利想打人,哈利想用火弩箭抡他一下子。

哈利:装什么伤春悲秋,装什么道貌岸然。

哈利:装什么陌生人。

哈利:再装把你的脑袋按进盛满弗洛伯毛虫的桶里。

罗恩:还好你说的不是蜘蛛,不然他的脸可就……

赫敏:罗恩!

罗恩:嗷——赫敏你掐我干什么!嗷!

罗恩:我又没说错,那家伙往常那么恶劣,我赌咒他也是——嗷!

这次掐他的是哈利。

哈利目不转睛地盯着德拉科离去的方向:他这副丧家犬模样看着真烦。有没有办法可以治好?

哈利挠挠头,哈利推了推眼镜,哈利将手插在了裤兜里,在窗边来回踱步。

赫敏挑挑眉毛:他喜欢你,你知道的。(罗恩:?)

赫敏:他为什么怪怪的,你也知道的。(罗恩:??)

赫敏:至于该怎么让他好起来,我想你也是知道的。(罗恩:???)

哈利&罗恩:??????

赫敏:哈?都说的这么清楚了,你们不至于这么蠢吧。

赫敏转向哈利:那至少你说了什么自己应该清楚的吧?

哈利被自己的唾沫星子噎住了。

吐真剂,那天他喝胡话饮料的时候喝了一滴混在其中的吐真剂。

而德拉科路过格兰芬多桌的时候,听到的那番话无异于:马尔福,我喜欢你。

我可一点都不喜欢马尔福啊,哈利闷闷地想,可是,要让他好起来,还是需要做些什么吧?

赫敏:情人节就快到了,别怪我没提醒过你们俩。(没错,就是‘你-们-俩’,加了重音的‘你-们-俩’。)

罗恩和哈利对视了一下。

哈利点点头,罗恩一脸懵逼。

(罗恩:关我啥事儿啊?)

(罗恩:……)

(罗恩:啥???)

 

波特喜欢我,波特不喜欢我,波特喜欢我,波特不喜欢我,不喜欢我,不喜欢我,不喜欢我……

德拉科坐在窗边撕扯他的玫瑰花瓣。

那些是原本他准备在情人节当天(也就是下周一)送他的礼物,它们会飞成波特的字样绕哈利一圈,那时小精灵会飞出来唱歌。

但现在他不需要了。

完完全全的不需要了。

小精灵被请了回去,花却成堆成堆的放在寝室的一角了。高尔悄悄建议他丢掉,克拉布大胆建议他卖掉。

对角巷会回购它们,我们能换几块鲜奶蛋糕呢。到时候你一块我和高尔——哎哟!

德拉科将克拉布那还未成形的想法打了回去,努努嘴,继续撕扯他的花瓣。

他的波特不爱他了,这可能是世界上最灰暗的事情了。

比这些更灰暗的是,那并不是‘他的波特’,素来他所以为的情愫萌动、含情脉脉、打情骂俏和故意偶遇都是虚假的臆想。积蓄了三年的满满当当的期许和情绪忽然空掉了,碎裂了,没有了。

他还没有表白呢,直接失恋了。

该死的波特,该死的。

又撕掉了一朵玫瑰,刺扎伤了他的手,叹息中看着血珠越股越圆,埋下头舔了舔酸涩锈味的伤口。

吱呀——

寝室的门开了,潘西和达芙妮悄咪咪地送了几盒什么进来,又悄咪咪地出去了。

高尔先抢走了盒子:巧克力耶——

克拉布围了过去:巧克力诶……

高尔:马尔福,给你的诶!

克拉布舔舔口水:还有一张情人节贺卡诶!

盒子里的精美的卡片跳出来,自动阅读了起来:给亲爱的德拉科,我对你的爱……啊!咳咳咳!!

娇媚的女声还没说完一句话,便发出一声尖叫——被烧掉了。

德拉科撇撇嘴,德拉科心情灰暗,德拉科擦了擦他的魔杖尖继续撕他的花。

那些巧克力就由你们干掉吧。我实在不需要啦。

 

但他在校的人气并不差。

那么一位个子高气质好注重形象的公子哥儿怎么会没有女孩追求呢?

光是现在追着他送巧克力的女孩子就有三个,不,更多,加上漂浮在他周围的盒子就有五个了,如果再加上正在他身边的妖精合唱团和围着的花朵,简直不敢想。而哈利就只收到了金妮贺礼的而已(会唱歌的人形卡片,还很调皮)。

当他在看卡片,德拉科在看他。当他在看德拉科,德拉科也在看他。视线撞在一起了。

然后,德拉科的行为突然改变了。

好啊波特,情人节的礼物,你收下了谁的?

花朵回来盒子也接到了手里,妖精合唱团演唱完毕消失了,女孩们也因礼物被收下而屁颠屁颠地跑了。

德拉科死死盯着哈利的眼睛,嘴唇抿得更薄了。

然后慢慢,慢慢地勾起一个淡淡的冷笑。

行啊疤头,我是不会输给你的。

他装作欣然的样子称赞巧克力盒的包装,叫上跟班们转身离开了。

哈利:……

哈利:他开始接受别人了?

哈利:这是个好的开始对吗?

哈利:没错,真的是太好了。再也不用看他那副德行了。

然后他手里的卡片就被无知无觉地握出了捏痕,刚刚还在唱歌的小人发出了哀嚎——快要被扯坏了。

 

巧克力越积越多啦。

可是德拉科越来越不高兴了。

他并不想吃那堆制作精致的心意们,因为他实在不想接受那些心意。

所谓爱意,一定要给最好的人。如果没有那个人,不如什么也不送,也毋宁什么都不要。

唉——

高尔和克拉布实在吃不下了。

玫瑰花瓣也已经撕完了。

没有地方可以撒气了。

然后他想起了占星塔。

他很生气,他也很不甘心,他要去看星星,去和天龙座谈谈心。

谈谈那个该死的疤头如何始乱终弃,啊不,他难过地想,他并没有始乱终弃,是自己想得太多。

现在是宵禁时间,那个疤头肯定和哪个女朋友在夜游呢。

啧!

脚步更快了。

走过走廊拐角,某个名人(现在是画像)提醒他:注意后面,小子,有惊喜!

去你的尖帽子喇叭花——他想回头骂他,翅膀扇动的声音却吸引了他的注意,快速颤动的频率像极了金色飞贼。

飞贼?不是——是一个装着翅膀的试图飞行的笨重的小盒子,看起来毛毛糙糙的,做得可一点都不用心。

不是出自于妖精工艺,根本不敢想是出自于哪位女孩子,里面的手艺应该也是毁天灭地级的吧?

不过,现在这是……

赶上情人节的尾巴给他送礼?

不要。

当然是不要。

德拉科越走越快,想甩掉它。可那个盒子却像牛皮糖一样粘着他追了上来。

他往左盒子往左,他往右盒子往右。

他钻进了北塔楼,盒子还跟着。他爬上了几百阶螺旋梯,盒子绕在他前面飞行。

好吧,现在只有摘下它,一起去找天龙座谈心了。

这样持久地烦扰他,他竟然没有施个恶咒或将它丢掉吗?

唉,谁让它是他今天最后的安慰呢。

坐在占星台上,月色下,他望了望远山和银河,风吹得袍子鼓动,蔓延了他的寂寞。

呜,那个疤头,他看不上我。

扯掉了盒子上的丝带,打开盖子,一股香味儿飘来,但里面巧克力的形状可不怎么样——有且仅有一颗,大,丑,长得像没抹匀的蛋糕,随意挤的一坨奶油,或者说是糟糟烂烂的馒头。

哎——

拿起来在月下观摩,德拉科盯着它好笑的外形看,心想要不要丢出去算了。

可是那样,那个巧克力的制作者就很可怜了。

他努努嘴放下它,开始念叨他的疤头,开始回忆这三年的曾经。

总不会这么快就放下的。

那么多过往在他眼前闪过,他甚至想回到第一次见面,那时是在摩金夫人的长袍店……

吸了吸鼻子,倚着栏杆,他将心里话都告诉了星星。

身后有轻轻的脚步声。

谁?他回头。

马尔福。是我,马尔福。

阴影里走出一个头发乱糟糟的格兰芬多。

哈利波特。

怎么是他呢?

怎么竟然这么巧合的就是他呢?

这么晚了,他是来检举自己逃夜的吧?

不能让他得这个逞。

德拉科颤巍巍地抽出魔杖对准那个人影,等他说出个所以然来。

哈利:今天情人节,我……

德拉科:你怎么样?

哈利叹了一口气,鼓起勇气,说:马尔福。

哈利:德拉科马尔福。

哈利:德拉科卢修斯马尔福。

哈利:没了笑声的魔药课就不叫魔药课,神奇生物课就不叫神奇生物课,魁地奇就不叫魁地奇了。

哈利:没有你的话,我的生活……

哈利难过地停顿了一下:你,明白么?

安静了。

德拉科眨眨眼睛,德拉科顿了顿,德拉科脑内闪过十万条刷屏弹幕,并摇摇头,说:啥?

德拉科:你在开玩笑是吗?

德拉科抹了抹发红的眼角,气呼呼地说:要趁情人节的尾巴和我一起去见费尔奇也不错,至少我还在今晚收到了一盒饱含爱意的巧克力。

德拉科:而你没有。

德拉科:不是吗?

哈利叹气,哈利忍俊不禁,哈利说:我是没有,但是——

一个飞来咒,一句荧光闪烁。

那个丑丑的巧克力被握在了哈利手里,他将它翻了个面,底部赫然刻着一个缩写:HP。

德拉科:……

德拉科:呃……

哈利再次叹气。

哈利:下次收东西之前先记得检查一下有没有署名和刻字。

哈利:这是最起码的吧?

德拉科:疤头你?!

德拉科:???!!!

哈利:没错是我。

哈利:所以别再哭了,

哈利:傻-逼~:)

……

 

 

【END】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目录(持续更新)

你在说啥?我在说啥?我们在干啥? 

藏不住了吧?藏不住了。还是不藏了吧。

系列完。

 
   
评论(29)
热度(538)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