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Drarry】波特教授,how are you?(中)

*点梗来自咩咩咩咩的阳:麻瓜Au年龄差。有ooc也有雷,随便看看吧XD

*前情提要:【上】

……

……

从那以后德拉科便很留意波特教授的一举一动。

会在人群里寻觅他的影子,会留意他和他身边人的小动作。

或许是不希望办公室的那一幕再次发生,或许是希望能在他需要的时候提供一些帮助。一旦给了自己这样的理由之后他便更加肆无忌惮地靠近他了。

每逢课间课后,讲桌一定是被一群‘刻苦勤奋’的女生们围的满满当当的,扎堆的她们故意或者不经意间流露的一点点暧昧心思、别有用心。

香味,香味,还是香味。女孩们身上的淡淡化妆品、洗发水、沐浴露味道混合着各自不同的香水味,德拉科却非常排斥这个味道——万一有些莫名其妙的香水致人过敏了怎么办?

他眯着眼睛,抱臂靠在第一排的课桌旁站着,透过‘花丛’的枝丫遮掩去看中间那个正在低头讲话的黑发青年。

波特教授是一个对谁都无差别的耐心家伙,接过每本练习册都会用心检查,细心讲解。他的麦还夹在领子上,说话低声细语的,偶尔能听到无意间被麦放大的声音,也是温温润润彬彬有礼的。

作为一个教这种课程的教授来讲,他实在也太温柔了些。

德拉科被那股若有若无的哑哑的声音勾的心里痒痒的,却站在人群之外触碰不到——烦死啦。

“好了,这部分就是这样了,还有什么问题吗?”

终于,大家都肯放课离开,人群渐渐散开,直到变成稀稀拉拉的一两个人,等最后一个人的问题解答完毕后,波特教授拧开了银灰色的保温杯,不紧不慢地给自己倒了一杯暗色的茶,放松下来,慢慢地抿着品着。

“我有,教授。”留着短短的黑发的女孩挤过来,双手托着下巴做可爱状,“你究竟有没有女朋友呀。”她用一半玩笑一半取笑的口吻低声问,“究竟是不是隔壁班的秋张女士啊?”

“走开,潘西。”德拉科懒懒地推了她一下,左手上银色的戒指挂到了她的头发,潘西回过身向德拉科吐吐舌头,一路笑声跟着路过讲台的拎着两个挎包的布雷斯一路小跑出了教室门。

“休息室见。”德拉科说,顺便回头撇了撇跟在后面的三人,向他们打了个简短的招呼。

哈利一边品着茶一边笑问那个在一边站了很久的金发学生,“怎么了‘半夜电话’,有问题吗?给我看看。”顺便用眼睛指了指对方手里那个卷成一卷的本子。

德拉科并没有打开它,只是将本子筒当做戒尺,漫不经心地一下一下打着手心,“波特,如果我在你的课堂上表现得很好,会不会有额外的特殊奖励?”

波特教授眨眨眼睛,笑意散漫在镜片之后。

“先说好,我的课堂上没有友情分可言。课堂表现和结课作业一半一半,过去的老规矩你应该懂。”

“嗯,嗯。”金发学生佯做不耐烦地点头,“但我还是能在你这里混一个‘科代表’的职位,对吗波特教授?”

科代表的话,结业时是会额外加分的。这就是为什么有的课程会有学生前赴后继地想当选科代表。

不过,德拉科看起来像是追求分数的人吗,并不。

“这种年纪,你没必要花过多时间在课业上耗着。不如和朋友去打打球,兜兜风,享受一下人生。”哈利说,将麦摘下来放好。

一阵一阵的风从敞着的教室门和没关紧的窗户里漏了进来,他在衬衫和马甲的外面套上了来时穿着的长风衣。

“别啊,波特。那是我想做的,还有,你怎么也开始用老年人的口气对我说话了。”德拉科嘟嘟囔囔地说。

“……什么叫老年人的口气,你也会有老的一天。到时候你就知道我们的话是否正确了,傻小子。”哈利又想去揉一揉那头好看的浅金色头发了,虽然站在讲台上是他比较高一点,不过目测距离不够,加上对方足够敏捷,计算过后还是作罢。

德拉科嬉皮笑脸地看了波特教授一眼,快速地拎起了讲台上放着的整洁的挎包,一溜烟出跑出了教室。

 

 

波特教授从小就察觉到自己和别人的不同了。

当同龄人追逐嬉戏,他却喘得昏天黑地,当同龄人躲在盥洗室隔间偷偷吞云吐雾,他却只能咳着跑出来寻找低年级的‘安全层’,当球场外大家都穿着运动衣挥汗如雨,他却只能伫立在场边盯着他们看,或干脆缩在角落里攻读一些别人不怎么感兴趣的科目,例如电子,例如程序。

略带苍白的脸色和略矮的个头、单薄的身子和薄薄厚厚毛衣、乱乱的黑发和圆框眼镜,恰到好处的距离和中气不足的声音——这个形象几乎维持了他的整个青春期。

那时候大家的口味偏好都是高个儿帅气阳光运动型,他只能安安静静地在角落里看着同龄人你追我赶,恩恩怨怨,长长久久或者一拍两散——这些似乎都和他没有多大的关系,偶尔羡艳,但书本仍然是他最好的伴侣。

说真的,直到现在,他仍然对这种年轻人的追逐游戏不怎么感兴趣(也可能是不太能跟得上时代了吧,他想)。

那些暧昧的、暗示的、假装云淡风轻的话头他都能避让自如。还有无事献殷勤,他一概——

一概……拒不接受?

“德拉科,包。”波特教授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用下巴指指金发学生刚从他手边抢来的挎包,而那个学生并不听他的指令,得意洋洋地将它拎在肩上,继续校车方向去了。

“我送你去校车那里。顺便回宿舍。”他说,然后很自然地在他身边绕圈。

哈利站在原地不动,无声地拒绝却也拿他没有办法。

风吹得旁边的树哗哗作响,天色阴侧侧的,德拉科绕到他身后很自然地想伸手将他的风衣帽子扣在那窝被风拂乱的黑发上。

他轻轻侧身走开,从对方的左侧走到右侧,完美避开了那只手。

“风很大,空气也不好。波特,我是为你好。”金发小子没有再碰他的衣服,也没有将包还给他的意思,只是微微低头叮嘱。

“没大没小。”哈利放下架子,白了德拉科一眼。

现在,波特教授插着兜,不紧不慢地在大路上行进。而他的那个还未任职的‘科代表’正殷勤地帮他拿着包,快乐地在途中换着步子掂脚走。一群去自习室的同级女生路过他们身边,带头的大大方方地打了个招呼,后面几个遮遮掩掩嘻嘻哈哈地说着什么。

“又是女生……她们真的很难对付,是吧?”德拉科凑在波特教授耳边轻轻问。

站得近了哈利才发现德拉科比自己高一点点(很不想承认的是,那不是一点点),说话的时候会略略侧头。

“嗯……真令我惊讶,你也会这样想吗?”当路过了她们,哈利半开玩笑地说,“脉冲信号和校时电路明显好对付的多不是吗?”

“更难说清是哪个难对付一点。对我来说没什么区别。”德拉科将碎发掠到耳后,又在嘟嘟囔囔了。

 前面,澄黄的大巴车正躺在路边睡觉。

一会儿就要送他上车了,德拉科想,告别的话就不要说了,显得很奇怪,不如开两句玩笑吧?

输入关键词:玩笑。

宇宙大爆炸银河天体黑洞坍塌鬼屋爱因斯坦反重力牛顿拉普拉斯正变换一二三四正负无穷卷积a++b++c++logtanlim倒数三角函数细胞分子微米夸克电流中子脉—冲—波——Boom……

以上是您脑内「玩笑」的相关检索结果。

好吧,一无所获。

一只手伸在他胸前,“杯子给我。”

“哦……噢。”德拉科抽出了那个看起来永远崭新的保温杯,波特教授自然的接了过来,拧开盖子,暗色的茶水倒入了盖子里,吹一吹,白色的雾气便在唇边消散了。

“给你一个奖励,你要不要?”黑发青年说,看起来悠然自得。

“给我?会是什么?”德拉科的心忽然紧巴巴的。

波特教授会送什么给喜欢的学生呢?

很可能是块电路板或者主机板什么的吧?也可能是茶包?或许是像波特那样的,不近人情但是可爱的东西,比如波特玩偶?

“搞笑视频,德拉科。告诉我你喜欢哪一类,明天我切了当课堂娱乐放。”

哈利的脚迈上了校车的第一级台阶,认真地讲出了这一句。

噗,理想的气球刚飘到半空中就被戳破了,炸得闷声一响,又毫不起眼地融化、消失了。德拉科感到自己的肩膀都塌了下去。

“开玩笑啊波特,那玩意能算奖励吗?”金发小子在插着兜抱怨道,风将他额前的碎发吹得一扬一扬的。

“这是我有史以来送出的第一份‘任性’的奖励,荣幸吧德拉科?噢——秋!”

荣幸荣幸,荣幸到欣欣向荣的葵花都枯萎了。德拉科投去‘荣幸’的目光,嘴角都要下沉到地上去了。

波特教授被某排坐着的女老师夺走了视线,他不失礼貌地和德拉科打了个招呼便回身找到那位隔壁班的黑发女老师的座位,俩人坐了个并排,十分融洽地聊了起来。

“……”

望着校车越走越远的背影,德拉科抬腿踢了一脚平地,一块石子应声弹起,飞出去两三米远。

 

 

“我看,他们俩确实有点什么了。不是两情相悦,就是一个在追,一个在等。”

图书馆里,德拉科和他的朋友们坐在固定的一角,一边的潘西低头看着自己的水钻指甲,漫不经心地说。

“是这样吗?我怎么没看出来?”布雷斯摘下一只耳机又停下了转笔,托腮凑到潘西那边认真听,“不过你这样一说,我也觉得他们关系很好。”

“哦,是,是啊。”诺特也停下了涂鸦附和,“那串钥匙,不就是证明吗?”

“你们什么时候对八卦这么感兴趣了?”德拉科停笔,说,“如果她是波特的女朋友,那么全班女生也都是了,不是吗?”

布雷斯将德拉科手里的图纸拿过来(布雷斯:哦耶!总计划终于做出来了),向德拉科竖了个双拇指,潘西凑过来看了一眼,默默赞叹,诺特得到了画图的任务,而高尔和克拉布则是一脸茫然的表情——当然,他们拿到的也只是最简单的任务:组装和采购。

“不不,我想你们都搞错了。他对她可不一般。那些还是我前两天和达芙妮偶尔见到的,他和秋两个人并排走在一起散步,他笑得可开心了。还一次隔壁班的女生说到波特在向上面申请,说希望秋能搬到他的办公室去。”

“真的吗?我是说,他们在学校的互动并不多呀?”高尔说,克拉布附和地点点头。

“事实是不会骗人的,我劝你们看事情最好不要只看表面,要—细—究。”

没人注意到德拉科的脸色不大对劲了。

他不是很擅长掩盖他的不满,不过这次并不是因为旁人的聒噪也不是因为过度的脑补。在潘西说那些画面的时候,他的脑子里一直在过许多相似的画面:波特教授的笑,波特教授的笑,波特教授的笑。

黄昏时,他和秋张手牵手走在无人的小道上,咧着嘴笑。放课后,他兴冲冲地都跑到隔壁班门口,等秋张和学生们交代完事宜,他凝视着他,挂着幸福的微笑。在办公室里,两个人坐在对桌,休息时间,你嘘寒问暖我温言细语,窗帘挡住了窗户,吻变成了他们和办公室之间的小秘密。

画面一转,又似乎看到了黑发青年正眯着眼睛对他笑,镜片下度了夕阳颜色的弯弯睫毛轻轻颤动。空旷的教室只有他们两个,讲台中间那个撑着讲桌,看他慢慢从台阶上走下来,走向他身边。

手里的铅笔稿被团的喳喳响,提醒他这是不合适的白日梦境。

他忽然觉得自己有很多话想要讲,可在千钧一发的时候却又卡了壳。难以名状的感受在心里生根发芽,开了花。

 

 

 -TBC-

下节传送:【下】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目录(持续更新)


 
   
评论(10)
热度(348)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