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德哈】误食药记(一发完)

*借了两个梗标在文尾。

*3000+字食用愉快!

……

……

 

卑鄙、恶劣、浅陋!都是他德拉科马尔福!

哈利恨恨地想着,快步走在德拉科身边,死死地贴着他和他保持同样的行进速度。

德拉科的灰蓝眼睛第一次露出了一丝丝惶恐,迈开步子,企图竞速甩掉身后牢牢粘着的救世主,而那家伙不仅没有知难而退,反而小跑加速。高尔和克拉布两个大块头气喘吁吁的就快要跟不上了,罗恩和赫敏在长廊的另一端忧心忡忡地看着他们,仿佛在担心哈利出事。

在第三个拐弯处仍没甩掉哈利后,德拉科自暴自弃地停下来,扶着抱臂的哈利的双臂,认真地问:“波特,你究竟要跟我到什么时候?”

哈利恶狠狠地看着他:“直到那支该死的魔药解开为止!”

德拉科眉头一下子拧了起来,“可你知道它是有时效的,你就不能安安静静地等时效过去吗?”

说话间过去了两三个低年级的斯莱特林女生,一齐向德拉科打了个招呼,德拉科不失礼貌地冲她们点点头,发现刚才还恶狠狠盯着自己的哈利的目光又恶狠狠地钉在那些女生身上了。德拉科晃晃哈利的肩膀,问,“我提的意见你听到了吗?”

“听到了!”哈利咬了咬下唇,暴躁地冲德拉科说,“我不同意,我做不到,我必须得跟着你。”他换了种低沉的语气,“你知不知道你的药给我带来了多大麻烦,现在我几乎不能控制自己的心。你给我看过来!别看那群小妞了!看我!!!”

德拉科被吼得浑身一颤,强迫自己回神看着哈利。哈利现在很不好,情绪波动很大,眼眶红红的,看起来要哭了。

“嗯……”德拉科环绕了一下四周,见身边两个大块头密友一脸‘老大你没事吧’的表情看着他,便把到口的道歉全咽下去了。

“……你可以在角落里安静地等它过去。我想我们的救世主这点自制力还是有的吧。”他说,顺便扶正了哈利的眼镜。

“我!没!有!”哈利大吼,拍掉了德拉科的手,“我不能看不到你,不能离开你。你这该死的马尔福!”

黑发少年的手牢牢揪住了他的校袍前襟,失去理智的发疯。眼睛里窜着怒火,还有燃不尽的无可奈何。他没法离开德拉科,他没法不去想德拉科,他没有办法不去看他的身影。这都是德拉科搅坏他的坩埚的错,这都是德拉科怂恿他把该死的配错的药剂喝下去的错,这都是德拉科太烦人所以他喝下药剂后看的叫的第一个人都是德拉科导致的,都是他的错!!!

刚才的魔药课上,其他人都喝的是自制欢欣剂,就他喝的是迷情剂——不,比迷情剂更糟,看样子更像是爱情药剂。因为他当场就只能德拉科那双迷人的眼睛了,即使继续阅读课本,听斯内普讲课,也满脑子都是那个平时欺负他的小混蛋的身影。

梅林啊!为什么我这么倒霉啊!

哈利的心不由自己的飘向了德拉科,看到他想到他的时候便有一股从未有过的欢愉、满足感溢满胸腔。当他想到对方仍然是死对头,并且还会持续的整自己之后,深处的渴望落入深渊,使他的心生生发疼。

“你就不能,单独陪我一会儿吗?你好歹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点……代价啊。”哈利低头,絮絮碎语。

刚才还气焰满满,现在却像被扑灭得连渣都不剩一样,环绕着深深的失落。

德拉科睁大了眼睛,仿佛不认识这个软化了的救世主。

“波特啊,你刚刚说需要我陪你,是吗?”两只手放在了哈利的肩上,灰蓝的眼睛也愈发认真,与哈利越凑越近。哈利的脸蛋有点发红了,不情愿地低头盯着德拉科的领带以及上面的蛇型领带针。他尽量不去看喉结,不去想象衬衫下面雪白的肌肤,不去想禁忌之处……不,已经开始了,下腹发热了,该死。

哈利闭上眼睛,努力调整呼吸。他无法不去渴望与德拉科的每一寸接触——嗅到德拉科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听到他低声的询问,感受到隔着衣料抓着他的手,无不令他想入非非,想要接触的更多。

“是这样,你能不能不要离开。”凌乱的黑发蹭在对方灰色毛衣的领口,哈利低头,喃喃地说,“就一个下午。”

哦,是这样啊!德拉科眼睛亮了亮,歪打正着了啊!

嘴角坏坏地勾了一角,捏起了那个发出奶声奶气请求的格兰芬多的下巴(好软),强迫他那双蒙着水汽的绿眼睛看着自己,“好啊波特,我答应你啊。不过你得当众对我俯首帖耳,我说什么你就得应什么。”

你这是趁人之危,欺负我啊。哈利眯着眼睛,没好气的盯着德拉科。德拉科笑笑,觉得自己赚大了。

“不,那就不劳烦你的好意了。”哈利努着嘴,不高兴地从德拉科身边走开了。虽然被药剂搞昏了头脑,可是神志还是清楚的。如果一定要以充当高尔和克拉布那样的角色做交换,那还不如不见面呢。

“波特,你考虑清楚了?你现在还是很喜欢我的。”德拉科追上哈利捏着假笑说。

“那又怎样?这状态最多持续一个下午,而我,也最多……”哈利提高了步速,哽咽道,“最多难过一下午。”

“你可以向我……撒娇,就像刚才那样,说不定我会很好心的换个条件。”

“不!”哈利停下来,冲德拉科大喊,“你除了羞辱我外还有其他的招数吗?说得再好听一点,让我再难过一些啊?我决不上你的当。你这个混蛋。马尔福,你混蛋。”

“波特,我是认真的。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入伙我的跟班团?”

“死开马尔福!你给我死远点。”

哈利一把推开德拉科气呼呼地抹着眼睛越走越远,德拉科怔了怔快步赶上去,冲身后的两个密友示意:别跟来。

“波特,你哭了。你在想我。”德拉科笑呵呵地说。

哈利眼睛红的像兔子,回瞪德拉科,“还不是你害的!等我恢复了,我们走着瞧。”

德拉科拽住哈利的袖子,强迫他和自己走得一样快,“现在也可以报复我呀——只要你下得去手。”说罢一阵轻笑,好像胜券在握。

哈利恼火地抽出了魔杖,挥动了一下,指着德拉科的鼻子,“你以为我不敢吗?我——”

真的不行。

恶咒在喉咙里打转,但是看到德拉科的好看的脸蛋,那些咒语就是念不出来,魔杖也挥不下去——就好像那么做了他会更加难过似的。

“呜——”哈利气得发抖,咬着牙,恨恨地把魔杖丢到德拉科的身上,转身就走。

德拉科前一秒还在惊慌失措,下意识地接住了那支冬青木魔杖,后一秒反应上来了,跑了几步,继续跟着哈利走。

“好啦波特,不逗你了。看在你虔诚的份上,我就好心帮你这回吧。”他好笑地说,一边观察哈利的哭丧脸一边设法拽住他的袖子。

“你是故意的,马尔福,你只是想看我出丑,我绝不给你这个机会。现在,你走。”哈利恼火地说,一面抢过在对方手里那支没怎么握紧的冬青木魔杖。

“我没有……”德拉科摊手辩解道,“我原本想帮你做一锅粪蛋的,谁知道潘西给的药剂不对……”

哈利忽然停下来轻声问,“潘西?她给你这个做什么?她和你不是……”不是一对吗?

想到这里他又恢复了暴躁,冲德拉科吼,“她不是你女朋友吗?你何必又来骚扰我!滚开马尔福,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了!”

德拉科被吼得一头雾水,但他好像也听出来什么了——好酸。

“波特,波特啊……你听我说……”德拉科换了副罕见的好人脸,追上狂走(并且不看路)的哈利,温声说,“这么说好了,我和潘西一直都没什么,我放在她身上的精力还没有你的多。”

“那你也只是为了耍我而接近我。就像现在!”

“我——”德拉科长叹一声,“好吧,波特,你说的都对。你想干什么,我陪你去,仅限今天下午。”

“你当我傻啊马尔福,下午药效一过你就会向全世界宣布,救世主今天爱上你了,表现的多么多么糟糕。这真的很有趣,对吗?”

“不,波特。你怎么就没搞明白啊。”

德拉科索性堵住哈利的前行方向(已经快走到人迹罕至的禁林了),握了一下拳,又拉起他的手,十指相扣。

“这样,你会不会好一点?”他轻声说。

哈利不动了,但也不说话,只是难过地盯着自己的鞋尖和草地看。

德拉科长出一口气,将委屈巴巴的哈利拥进怀里,柔声在他耳边说,“波特,我把自己借你一下午。条件是这事儿不许告诉其他人,特别是斯内普教授和邓布利多,知道了吗?”

“唔……”哈利往沾着德拉科气息的袍子里缩了缩,“你怕败露以后扣斯莱特林的学院分是吧?”

德拉科轻笑,揉了揉哈利的头发,“你就当是吧。”

哈利烦躁的心也终于安静下来,在怀里蹭了许久。

真是个美丽的错觉。

对方也真是个小混蛋。

不过,即使知道对方是和他做等价交换,只要他能在他身边待着,让他舒心地度过这个药效期的下午,那么一切暂时都不重要了。

 

……

……

 

谁也没注意哈利的两个朋友外加乔治和弗雷德在远处偷偷看着他们两个。

于是隔天早餐时间,他们给德拉科的杯子里下了同样的爱情药剂。

罗恩&赫敏: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欺负哈利了!

德拉科并不知情,德拉科喝下了药水,德拉科喝的过程全程盯着哈利的背影在看。

乔治&弗雷德:BINGO!上钩了!

德拉科从斯莱特林桌走来,德拉科故意用胳膊肘撞了一下哈利,德拉科像往常一样拖着懒洋洋的长腔对哈利说,“早啊救世主,发型真是一如既往的糟啊。”

然后他就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了。

离开了。

了。

罗恩:那家伙好像和平时没什么区别?

赫敏:还是一样令人讨厌。

乔治&弗雷德:他平时就是这样,对吗哈利?

哈利:是啊没错。

罗恩:什么鬼?

五人一齐沉默两秒。

亲友团:呃……

哈利:等等……马尔福他……

哈利:……卧槽???

……

 

 

 

【END】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目录(持续更新)

 

※推文:《Irresistible Poison》

Robin推荐给我的!

猫爪+贴吧都有,超好看的一个关于爱情魔药的译文,个人感觉和《残缺的字母》口感相似,非常好吃!!

也是因为这篇才突然想借梗写爱情魔药来着!觉得很有意思!!!

对啦,最后一段也借梗来着,来源是一张外文截图(忘记出处了),介意侵删!

感谢食用啵啵啵!

 
   
评论(49)
热度(1400)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