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德哈】失眠记

*社交障碍/鸮鹦鹉/返程/系列平行小番外

*ooc预警注意。

……

……

睡不着啊,睡不着啊,睡不着啊!

哈利裹着被子在床上来回打滚,夜半三更,偌大的宿舍里十分寂静,只有他这张床发出布料闷闷的摩擦声。

这个圣诞节啊,罗恩回家了,迪安、西莫、纳威也回家了。要是平时,听到他们此起彼伏的鼾声与梦话,他还能更快的进入睡眠状态。可是现在,宿舍里一片安静,灰尘落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他反而不太适应了。

风声时不时吹进窗缝,发出难听的呜咽。窗外偶然传来两声夜莺的啼叫,是屋檐下的矮窝里一只挤着一只了,被挤的那只非常不满地嘟嘟囔囔,另一只温声细语好言好语地安慰了一会,两只悄咪咪地说了一下体己话,偎在一起继续睡了。再次安静了。

现在是一点,两点,还是三点?哈利不想睡了,抓起魔杖挥亮了床头柜上的小油灯,烦躁地拉起被子蜷靠着床背上生闷气。

德拉科呢?

这会儿是在玩,还是在睡觉,或是和他一样睡不着?

嘎达,床头木抽屉打开了,他取出了那个平时不离手的牛皮本子——是德拉科送他的。

——喏,如果你还是记不住事情,就记在这上面吧。日期标好了,你只要填字就行。

一只漂亮精致的灰色羽毛笔跟着本子跳到哈利身边,哈利摸摸它,它便抖了三抖。

扉页写着「给波特」,后面每一页的空白抬头处都有日期和德拉科的留言。

前天是「记得把作业单提起列好」,昨天是「平安夜快乐波特,期待我的礼物吧」,今天是「我明天就回来,等我,波特」。旁边还画着一只跳跃的小礼物盒。它蹦蹦跳跳的,里面的东西好像随时都能冲破不规则的方盒、冲开丑丑的打着蝴蝶结的丝带,跳到他面前似的。

哈利婆娑着这个可爱的小礼物盒,心里也甜了很多。

他捉起了调皮的笔,吻了吻轻柔尾羽,在今天这页上写下一行字:

「德拉科,我睡不着。」

写罢撇撇嘴,在后面补了一个委屈的小哭脸,「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

这半年来,虽然情况有好转——发呆和时不时瞎想已经好很多,也不像最初那样丢三落四了——但失眠的情况还是偶尔会有,就算前一天晚上并没有喝茶、咖啡或者别的兴奋饮料。

哈利盯着那行字发呆,他现在很精神,他觉得自己甚至能在这里坐一晚上也毫不困倦。

等待天亮是件多么煎熬的事啊,他叹气,在后面补了一排排小哭脸。

蜡烛的火苗晃了晃,灯影抖动了一下,笑脸旁好像被写脏了一样,墨水在弯弯的嘴角处开了花,蔓延吞并了一只眼睛。哈利揉揉眼睛又戴上眼镜,盯着那片墨绿色的墨水慢慢殷开。

他的笔沾的是褐色的墨水,他之前的笔记也是褐色的,但现在证据确凿他是不会看错的。

静了一会儿,奇迹般地,纸页上慢慢出现了一个墨绿色的字母「P」,是一笔一划写上去的那种。哈利只觉得脊背发凉——这什么情况?里德尔的日记本再现?有那么一秒他甚至在考虑要不要把这个本子扔出去烧掉——不过那个字母并没有随着时间消失,而是定格在那里,很久很久,才出现了其余的字,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组成了一句话:「波特,我在。」

哈利皱皱眉头,看清了字迹,是德拉科啊。

纸页发烫,墨绿色字体的主人顿了顿,在纸页上飞快地写道:「为什么睡不着?你有事想说?我在这里,你可以把心事全都告诉我。」

坦诚得不像德拉科,他从来不会这样说话的!哈利忿忿地想,它也许是另一个藏着邪恶灵魂的本子,想骗他交换秘密。

「你不是德拉科,我不和你说。再见!」他写道,一把合起了那个本子,靠在床被上盯了一会儿床幔的流苏,手指哒哒地在身边敲着,不一会儿还是打开了——因为等待天亮实在是太无聊了。

「波特你这个蠢货!」那行墨绿的花体字写得又尖又利,「不是我还能是谁?你给我回来!回来!」

……这不是回来了吗?

「好啊竟敢不理我,明天你死定了!」旁边是一个凶巴巴的表情。

下一行平缓了一些,「你睡了吗波特?不回答没关系,但现在不许胡思乱想,也不要再想什么麻瓜的诗了,我可不希望明天回来的时候看到你变成一只废鸮,知道了吗?」

哦,哈利婆娑着那行叮咛,眼前自然而然地浮现出德拉科那张别扭的脸,若是在他面前,他一定是要揉乱他的头发,赏他一记爆栗——或者拥抱什么的。

嘿嘿。黑发男孩不自觉地笑出声。

褐色墨字:「好啊,可是我睡不着,这种时候最容易胡思乱想了,你说你是德拉科,那你就陪我一会儿啊。」

对方隔了好一会儿才回答:「可以,但限今晚,过期不候。」

这句话旁边,绿色墨水勾出了两个圆形,添了一些斜线,勾勒出一个小人,他的嘴巴张着眉毛也皱着,凶巴巴地训斥着旁边的空白处,空白处毫无悬念地被补上了另一个小人,头发乱糟糟,眼袋深重,头上画着丑丑的闪电疤,在诚惶诚恐地听着旁边小人的训斥。

哈哈哈,这个画风除了德拉科也不会有别人了。

哈利点点头嗯了一声,在哈利小人的旁边补了个对话框:「德拉科真凶啊。」

隔了一会儿,德拉科小人的头顶也出现了一个气泡:「不凶一点你是不会好好休息的。」

哈利小人又说:「凶了我也不会好好休息的谢谢。」

德拉科的小人手叉腰说:「那你睡不着的时候究竟在想什么,给我写出来啊。」

在想什么?他真的没在想什么,就只是普通意义的睡不着而已,于是他就这么写了,「没想什么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像以前一样又睡不着了。」

墨绿色的字体换行,「那猜猜明天你会收到什么礼物吧?」

唔,明天么?圣诞树下肯定有韦斯莱夫人邮寄的毛衣啦——每年都会有一份的,运气好的话也许会收到麦格教授和邓布利多送的零食,海格……大概是一些,呃奇奇怪怪的食物,他最爱搞那些了。

——那德拉科会送什么呢?

「我不知道诶。」他写道,「我从不知道你还会为别人准备礼物。」

对方回了一串省略号,写道,「你可是第一个,波特。接受这份来自马尔福的殊荣吧。」

哈利笑出了声,「我可不想接受这样的殊荣,你省省吧。」

对面停顿了一下,然后好像大力地甩嗒了一下羽毛笔,细小的墨水点呲了一片。

「那你想要什么?」他最后问。

哈利一边咂舌一边摇头,心想,对面的家伙一定是气急败坏了,他又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打着哈欠,注意的时候搁置在本子上的笔尖已经在纸上殷出一小片墨渍了。

「什么也不想要。」他说,但忽然想要靠住对方的肩头,特别特别想,于是补充道,「我想靠着你,就像平时那样。」

然后他在纸上补充了一对小火柴人,一个依在另一个肩上。

他想起德拉科塞给他蜂蜜糖的那天,他轻轻凑在他身边,出神地看初雪。想起魁地奇世界杯那天,他的世界在坠落,他倚在对方的肩上,对方摇晃着他,骂他蠢波特。他想起他们误会那天,德拉科来找他,他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话,对方也是,两个人稀里糊涂的靠在一起,品尝着对方话里的意思,他伏在他的背上,感到从未有过的温暖。

还有他们闹别扭之后的相拥,以及德拉科终于下定决心,将他带到槲寄生下,郑重地对他说‘我爱你,波特。’又从背后拿出了大把玫瑰的花束。

真傻啊,他们。

他靠着柔软的枕头,侧身躺了下去,被子温暖得无比舒服。

然后他便看见了玫瑰花瓣的雨,纷纷扬扬地洒在礼堂里,礼堂中间的德拉科一步一步地向他走来。

这场景太荒唐了,他知道自己一定是在做梦了。

但这一定会是一个无比美好的梦。

这是毫无疑问的。

……

……

Extra1

当德拉科风尘仆仆地赶到哈利寝室时,烛火还亮着。

刚进来时这里安安静静的没有人声,可把他吓坏了。

顺着床位才看到那个黑发少年已经入睡——呼吸均匀,轻轻的鼾声环绕在周围,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容,他一定在做什么好梦吧?

啧!好你个波特!我好不容易偷偷摸摸回来了你竟然给我睡着了!!!

德拉科生气了,德拉科想扔掉和他通讯的本子,德拉科愤怒地挥了挥拳头。

——但最终,拳头在哈利的脸蛋旁轻轻停了下来,化作一个轻轻的抚摸。

哎,可是波特也是好不容易才睡着诶,他想。

他咽下所有的忿忿不平,咽下想喊他名字的冲动,轻轻,轻轻地吻了吻哈利的鼻尖,抽掉哈利怀里的本子,然后又轻轻挥灭了跳动的烛光。

他就这样静静地待了一会。

只有梅林知道刚刚他嘴角微弯的弧度有多甜。

……

……

Extra2

不知过了多久,哈利醒了。

他先是倒吸一口气坐了起来去摸闹钟,看到指针指在九点四十的时候更是如装了弹簧一般差点原地跳起来。

诶,不对啊。他看见窗外飞着的小雪,想起来了——哦……今天是圣诞节啊。

不用上课啊。

那再睡一会也无可厚非吧。

身边传来一声软软的梦呓,就在他身边,转身就可以碰到的地方。

哈利身子一僵——什么?

他缓缓转身,看到他想见的那个金发少年就躺在他的床位上,挤在他身边。

德拉科啊……

他怎么来了啊???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本子上的字迹真的是德拉科的?

然后他又想到昨晚牛皮本上的对话——他并未和对方说晚安就私自睡着了——那德拉科得多生气啊!

他小心翼翼地下床,小心翼翼地打开抽屉,小心翼翼地抽出那个昨晚用于失眠通讯的本子。

果然,在他回答的最后一句后面,跟了句「波特,我现在就回来。」

见他良久没回,又补充了一句潦草的话,「等我。」

哈利瘪瘪嘴,心里又暖又酸的。他等到了睡眠,可是德拉科并没有等到他。

所以他放下手里的东西,轻轻,轻轻地在德拉科的脸颊上印了一个吻。就当做是他的赔礼道歉吧。

那家伙昨晚一定没有睡好,被自己打扰又着急地从马尔福庄园赶回到格兰芬多寝室,中间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关卡和波折。

想到这里,哈利轻手轻脚地钻回被窝,内疚地贴近那个熟睡的金发少年的身边,闭上眼睛蹭了蹭他的肩窝。

他没注意到的是,他头顶的柔软的枕头一角,不知什么时候压了个金纸包装的期待被发现的小盒子。

精装的盒子外贴着张精致的小卡片。

「圣诞快乐!」

上面的墨绿花体字写道,

「给我最亲爱的哈利波特。」

 ……

 

 

【END】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目录(持续更新)

 

 
   
评论(34)
热度(633)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