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Drarry】旅者哈利-02

*无魔法现代AU,一个超无聊的ooc小故事XD

前情提要:【01】
……

……

 

 

噢,原来吉他是马尔福的禁忌啊。

算了,不去想了。

阳光一斛一斛地从房檐上倾泻而下,白的灰的灰白的花的鸽子扇动着翼下的风翻转着四散飞开。哈利追着风的步伐,在石板路上蹦了几步。衣带与帽子飞了起来,又落下。

傻死了啊。德拉科插着兜跟在他身后,追上之后单手拉过他的连衫帽毫不客气地扣了下去,又重重揉了一把他的头发。哈利诶唷一声站起来反抗,才发现德拉科侧过半脸的温柔弧线,正在笑。

“好啊,你竟敢这样对待你的债主。”哈利撸起袖子,扑向德拉科。

“债主又怎么样,你还不是……嘿!你干什么?”

金发青年自然是向后闪,却被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掉了领带。得手的那个蹦跳着绕到德拉科身后迅速地用战利品遮住了他的眼睛并在后脑勺处结结实实打了个蝴蝶结。德拉科抗议着迅速转身双手扣住了哈利的手腕,另一只手背过去解领带缠绕的死结。领带滑落了一个角,露出一只眯着的灰蓝的眼睛来,对面的哈利被抓的正着,冲他吐舌头做鬼脸。

一阵风拂来,两个人的笑声从街头蔓延到街角。

“怎么样马尔福,服不服?”哈利得意地说,“波特式报复,你值得拥有。”

德拉科将领带熟练地系好又理了理衬衫的袖子。

“波特式报复?我看是波特式犯傻。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发现你有多傻,走个路都能开心成那个样子,也是没谁了。”

“哦?”哈利眨眨眼想了想,又换了副欢快的表情,“徒步旅行确实是件令人开心的事,你不觉得吗?”

德拉科佯装鄙夷,“嗯……你管走长路叫徒步旅行?”

“是啊,徒步旅行。”哈利点点头,眼里积满了灿灿阳光,“当你走在旅途中,你能够感受很多发现很多,今天发现一家新开的有趣的商店,明天可以挖掘到一种新奇的小吃,后天能遇到一些特别的人……”

说到高兴之处,哈利做了个拥抱阳光的动作,德拉科并未接茬,哈利偏过头发现对方正盯着自己,似乎正陷入神往里,若有所思。

“比如你,”他补充,“马尔福,你是个有趣的家伙。”

德拉科即刻挑了挑眉毛,眼里的神采飞回来了,全都聚焦在哈利圆圆的眼镜框上,“可我不喜欢你,一点都不。我还记得你怎么形容我的。‘刁钻户’?”

哈利冲德拉科做了个口型:真-记-仇。

“那是因为你傻得教人印象深刻。”德拉科摇摇食指,指向哈利,“而且谁叫你那傻瓜气场总是能穿过这条街道飞到我的家里,妨碍我的生活。”

“别说得那么嫌弃,你再这样说我就记下来了。”说着黑发青年便从兜里掏出他的本子,开始一笔一划的划拉,一边划拉还一边瞟德拉科两眼,嘴里念叨着,“马-尔-福,是最记仇的,刁-钻-户……”

“喂,别乱写……”德拉科跳起来夺回本子,哈利并不反抗,在旁边哈哈笑。

哪有什么歪鼻子斜眼的超夸张画像啊,仍然是一张超简单的速写,画面上的青年头发乱糟糟的,头上绑着一条领带,领带滑下来一半,德拉科看到了画像上的人露出的单只眼睛温柔的弯着,冲自己淡淡微笑。

下面还有个小箭头:「你的眼睛,最好看啦。」

哈利贼眉鼠眼地瞥了瞥德拉科的表情,见他纹丝未动,便伸手去抓那本子。德拉科反应过来,却一个闪身将它藏在身后,并趁机抢走了哈利手里的笔,遮遮掩掩地在上面添了点什么,将它们粗鲁地塞进哈利的口袋。

“写了什么?”哈利看看口袋,又看看用食指指背摩擦唇瓣的德拉科。

“你猜啊……”德拉科说。

“噢。”哈利将手插进口袋里,摸着小小的方本子,并没有直接打开,因为德拉科侧过的半脸好像没有在笑。

静了一会,到了该拐弯的地方,德拉科没有停下来,哈利怔怔地看着他独自走出去两三米远。

“喂喂喂,你去哪?”哈利扯住德拉科的衬衫说。(质感真好,一定超贵的。哈利想)

“……?”德拉科茫然地看着哈利,“不是走这里?”

哈利消化了两三秒,“马尔福,你不是说你知道路吗?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住在这附近了。”

德拉科想了想,一声不吭地退回来,和哈利挤向正确的那条街。

“……你就没迷过路么?”他忿忿地说,回应刚才哈利对他的‘指责’。

“噢,你说迷路。”哈利想了想,背过手,与德拉科面对面,看着他的眼睛倒着走。“干吗要嫌弃迷路,迷路才有意思呢。你想呀,当你迷失了方向,你就能找到更多的未知的、有趣的事情。所以每当我走厌了原来的街道,我就会试图让自己‘迷路’,往往会收获更多的惊喜啊。”

德拉科的眼睛眯的狭长,两根手指点了点哈利的脑门,“波特式傻法,你值得拥有。”

哈利放声大笑,“别学我说话呀。”

德拉科也随他一起笑。

唰啦唰啦,是街心的喷泉喷涌着它的快乐,呼啦呼啦,飞鸟们成群结队的略过房檐飞向广阔的天空里去了。

 

 

 

鞋匠的小店安安静静,哈利脱了一只鞋子,坐在长椅上等待。

风铃叮叮当当作响,德拉科迈过门槛,将什么东西塞进了哈利的怀里——新鞋一双。

“在他们处理好脱胶之前,你先拿这个对付着吧。”德拉科说,眼睛却一直盯着哈利脚上那只黄灿灿的矮腰袜子,仔细一看上面全是卡通小鸡,灰蓝的眼睛不免嫌弃地一翻。

哈利道了谢,脱下了另一只鞋,那只脚上的袜子更显眼,全是鲜绿色的卡通小猪。

“你的袜子是不是穿错了?”德拉科觉着他的两只脚简直不忍直视。

“哦,没有,是故意这样的。”哈利笑笑,“两只不一样才有意思,是不是?”

“……”德拉科憋了半天没说出话来,待对方快将它们穿好时才揉了他一把乱糟糟的黑发,说,“你可真有意思。”

“是吧?我也这样觉得。”哈利说郑重地点点头,食指与中指相并,在太阳穴附近划了一条弧线,端着正经腔说,“嗨,你好,我是超有趣的哈利,很高兴认识你,刁钻的马尔福先生。”

德拉科没绷住乐了出来,“你可得了吧,小土鳖。”

哈利抖了抖他的黑黑粗粗的眉毛,又冲他做了鬼脸。

内心情绪在鼓动,德拉科想去捏他的脸。五指灵活地活动了一下,却将手伸向背后的包,拎出那把小小的手工乐器来。

毫无征兆地,和弦轻轻流淌,他要开口,他想唱歌。深吸一口气,肺部充满氧气,吁出的气流聚起了第一个词:波特——

“你这个傻子,傻子傻子傻子,”他唱,“波特,你这个白痴,白痴白痴白痴。”

“哈哈哈马尔福你能有点好词儿吗?”

黑发青年要去抢吉他,德拉科笑盈盈的不给,转身站起来退到哈利够不着的地方,门店的玻璃上映着他拨动吉他弦的潇洒样子。

哈利从不知道那些贬义词还可以唱的这么好听,除去字义他简直觉得这是首婉转而轻松的好曲子了。

店员停下工作,老板的手在木桌上一叩一叩地轻轻打着拍子。

德拉科痴迷沉醉的样子仿佛闪着金光,将哈利的注意力全都夺走了。

不知过了多久,乐曲戛止于一把错音,德拉科仿佛看到了什么令他害怕的东西,快步跑过来将吉他装起来,背好包,整个过程一直背对着门口。

他的手指不由分说开始翻动哈利的背包拉链了。

“怎么了马尔福?怎么突然这么着急?”哈利说。

“我-姨-妈。”德拉科一字一顿地说,声音轻得像羽毛,“波特,借我一下你那顶蠢帽子!”说罢他真的从哈利的包里抽出了一个鸭舌帽扣在自己的脑瓜上,在哈利惊异与德拉科对自己的了解时,鼻梁一凉,眼前模糊了,德拉科又拽走了他的眼镜戴上。

“等……发生了什么?”哈利拽住德拉科的袖子,没有眼镜的世界令他难过极了。

然后他们四个就听见了由远及近的细跟高跟鞋踏在地上的声音,一个女人慵慵懒懒却又不失高傲地对另一个女人讲话,光用听的就知道她的鼻子一定翘到了天上,在用鼻孔看人。

“要我说,彼得那种没脑子的家伙就该滚出去,白白玷污了一个好位置——啊,老板……”声音的主人撩开了门帘,风铃又响了,哈利看到了她那染得黑红黑红的长指甲。

“莱斯特莱奇夫人,里面请。”老板和店员马上鞠起笑容,店员很有眼色地将女人手里的东西接了过来。

她点了点尖尖的下巴,冲身后的人说,“进来坐一会儿吧,克劳奇一会儿就到了。”

哈利捏了一把汗,耳语道,“你姨妈?”

德拉科点头,僵硬地说,“是的。”

“很难对付?”

“废话。”

“怎么办?”

“跑啊!”

贝拉特里克斯骄矜地随店员进屋,趁他为她挂包的时候,她身后的女伴也旖旎而至。

根本没人看清她的脸,两个青年忽然起身冲出店铺,带了一阵风扰的风铃大作。

“什么啊?”橘裙短发女人望了一眼屋外。

贝拉则依然扬着她的下巴,也不知道冲谁,十分不屑地哼了一声。

 

 

 

德拉科拽着哈利,两个人在道路上狂奔。

他就像喝了十罐能量饮料似的,持续加速完全不知道累。幸好身后的人完全跟得上他的速度,风声呼啸过,他们的鼓膜上疯狂地拍打着剧烈的心跳声。

一条街又一条街,穿越人群,惊起一群落鸟,在城市中心的公园里停了下来。

两个人扶着膝盖此起彼伏的大喘气。

良久,一齐抬头看向对方红扑扑的脸蛋。

“安全了吗?”哈利问。

德拉科点点头。

鼻梁又一凉,眼镜被推了回去。鸭舌帽也被塞进了怀里。

“好了波特,鞋你之后自己去取,剩下的事可不归我管了。”德拉科说,又拉过哈利的帽子,还推了他一把。

哈利怔了怔,噗嗤一声,嘴角上扬,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见他这样,德拉科也没忍住,似乎觉得哪里好笑,开始放声大笑。

心情好极了。

一小串音律从德拉科的喉咙里逸出,他正打趣地看着哈利,随着节奏点头,哼唱出一段小小的副歌。

哦,别是那个‘傻子与白痴’的续作吧。哈利半开玩笑地白了金发作曲家一眼。

德拉科摇摇头,颇认真地说,“不,这次是有主题的。”

“什么主题?”

“拥抱阳光与风。”

“够好,”哈利点点头,竖了个拇指,“不过你要加一句——拥抱阳光与风与自由。哈哈。”

“自由啊……”德拉科深深呼吸,贪婪地嗅着空气中淡淡的陌生花香,抻了抻胳膊,在广阔的蓝天下伸了一个足够舒适的懒腰。

“你说云多好,可以自由自在的飞。”

阳光透过半透明的云絮,整个天空像是飘着左一块右一快的棉花糖。它们流动变换着,去往了他们去不了的方向。

有什么戳中了哈利的心坎,不过他还是摇摇头,上前与德拉科并肩。

“羡慕云,倒不如羡慕风。”哈利拖长了最后一个字,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又一齐望向天空,“要我说,云太被动,还得被风推着走。还是风更自由自在一些,你说呢?”

德拉科服气地闭上眼睛点点头,说,“也是啊。”

“哦!你这个刁钻户也有不刁钻的时候呀。”哈利故作惊讶地摇了摇德拉科。

德拉科抑着嘴角勾起的弧度,就要翻他身后的包。

“怎么了,你要弹吉他?”哈利好奇地说。

“不,我要打你。”德拉科将乐器抽出来佯做要揍哈利的样子。

“别别别别别!”哈利立即闪身求饶。

小吉他在空中转了一圈,被人拿回怀里,德拉科笑着摇摇头,拨了拨弦。

“哦,脾气超差的人要唱歌了。”哈利说,在德拉科身边蹦跳着绕了一周,在他身侧停下来。

德拉科没有理胡闹的哈利,将自己沉入音乐的海里,慢慢,他小声开口:时间——

时间如涓涓细流——

一边唱,一边望向雕像喷泉,携手玩耍的孩子,长椅上依偎的爱人,飞起的气球群,云雾投下的如纱一般的白色光影。

心里的毛糙仿佛被这股温柔亲和的嗓音抚平了,哈利驻停了许久,看那双灰蓝的眼睛流转各处,在他身上停下,笑笑,又飘走。

他也掏出了小本子,悄悄纪录。

他在本子的背面画出歌声里的时间、河流、欣然前行的勇气与飞行的灵魂,转而回去画德拉科阳光下认真的侧脸。

干净的纸页上除了那半张系着领带的德拉科外旁边歪歪扭扭地画着一个不怎么好看的哈利。

留一行字:让我追上你的自由。

下面是一行数字,是一行简谱,一行音符。

照着它轻声哼唱起来,与德拉科的歌声合轨,形成了轻轻的契合。

德拉科听到了哈利的和声,两个人的目光对接在一起,那一霎,是炙热的烈阳,情绪涌动在一瞬间溢流。

灰蓝的眼睛眨了眨,热情化成了温柔。

唱啊唱,歌声忽然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柔和的不能再柔和的和弦声,持续了很久又恋恋不舍地降低音量,止于最后一下拨动。

德拉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最初的掌声不知道是从哪里响起的,带动了一片呱唧呱唧的鼓掌与喝彩,哈利与德拉科并肩,拍拍他赞赏道,“不错嘛,你很厉害。”

不过放下吉他的‘刁钻户’却仿佛关上了什么开关。他嫌弃地剥掉了哈利的手,说,“不用你夸,我本来就很棒。”

“噢……”哈利抖了抖鸡皮疙瘩,“是啊,你本来就浑然天成。在家里做少爷真是委屈你了。”

德拉科闻言瘪了瘪嘴,却没再用吉他敲哈利了。

“好啦,事也办完了,我也该回去了。”德拉科转了转手腕,看了下手表,将吉他塞了回去。

“那我,下次还可以来找你吗?”哈利笑笑,将手背在身后,看着德拉科的眼睛,弯腰做请示状。

“来呗。”德拉科顺手揉了一把债主的头发,但又像想到什么似的,整理了一下领子和袖子,假意摆起架子来,“时间要选好,不然我可不见。”

“好,好。”哈利说。

这位少爷好像这才被哄好了,放下了抱着的双臂,将手插在裤兜里,向后退了两步,挥手,“再见波特。”

哈利也退开两步,食指与中指相并在太阳穴附近画了一道弧线,“再见,马尔福。”

两个人默契地转身,愈走愈远。

忽然哈利想到了什么,卷起手做喇叭,向远走的身影大喊:“谢谢你的音乐,很好听。”

身影停下了,没有回头,招了招手,“也谢谢你,波特,你很蠢。”

“喂,你这个不正经的。”哈利笑着骂道。

“再见。”德拉科说,步伐轻快,渐渐远去。

虽然他没有回头,但哈利觉得他一定笑了,和自己一样,

很甜很甜。

 

 

-TBC-

下节传送:【03】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目录(持续更新)

 
   
评论(20)
热度(140)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