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Drarry】逃出圣芒戈(一发完)

*OOC加粗预警,带一丢丢【日记本】和【分手记】的世界观。

*这已经偏离病友情了,我在反省。

……

……

 

01.

当哈利从病床上醒来,发觉自己看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德拉科马尔福时,他差点没从床上摔下去。

“波特,从今天起,我是你的主治医师。”穿着白大褂的德拉科扯了个标准的假笑,递给哈利一个夹着许多纸的夹子,“喏,把这个填了。”

纸张上罗列着的项目依次是:37号病患,姓名,性别,年龄,职业,病史……

表头确实盖着圣芒戈的章子,他接到的并不是一份恶作剧表格。

哈利还沉浸在震惊中,“马、马尔福?怎么会是你?”

“怎么就不能是我?”德拉科俯下身子,靠近哈利说。

哈利紧张地眨眨眼。不会吧?他们距毕业离别连两个月时间都不到,他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这种情况下遇见。

“要我教你怎么写字吗,波特?”德拉科索性坐在哈利身边,见哈利不服气地抓起挂在板子上的笔,一只手抓住他的手腕另一只手捋下他的病号服袖子查看伤痕,玩笑地说“啧,没想到我们的救世主也会中黑魔法,有没有算算,还有几天可活?”

要不是哈利多处创伤,德拉科恐怕早就吃一记昏昏倒地了。他忿忿地甩开胳膊,嫌弃地往旁边挪了挪,“担心担心你自己吧,傻白鼬。”

德拉科开心得很,弹了哈利一记爆栗。

“你想死吗,马尔福?”哈利将板子摔在德拉科身上。

“你就想想吧,趁现在还有力气。”德拉科耸耸肩,重新将板子塞到哈利怀里,手指敲敲表格,“桌上有药,表格填好交给护士站,我去看隔壁房的病人了。”

哈利还想抗议什么,病房的门却关上了,他的昔日宿敌眨眼间消失在门后了。

德拉科马尔福竟然变成了圣芒戈的治疗师?

这太诡异了,简直像是做梦。

哈利揉了揉额头,想着刚才的事,嘴角抿一抿,似笑非笑地盯着板子的表格看了一会儿。

时间过去了,可这家伙还是老样子,和小时候一样,一点也没变。

他竟然觉得有点儿怀念了。

 

五分钟后,哈利就发现了这件事的蹊跷。

当他将填好的单子和空药杯拿到走廊尽头的护士站,递给了安吉小姐时,安吉小姐顺便问了句,“霍米医师叮嘱你注意事项了吗?”

“……霍米医师?”哈利眯起眼睛,“我的主治医师不是马尔福吗?”

安吉小姐突然愣住,惊恐地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

“你还好吗?波特先生?”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护士赶忙低头翻那本住院登记表,翻到某一页,夸张地说,“梅林啊,怎么给你安排到这间了?!”

“到底怎么回事,有什么不妥吗?”哈利疑惑地问。

“他们把你安排到德拉科马尔福那间病房了。”

“德拉科怎么了?”

“看来您还没有搞明白情况。”安吉紧张兮兮地拽住了哈利的袖子。

“他不是治疗师,更不是医师,他是精神科的病人!”

“是个疯子!”

 

02. 

回房的路上,哈利的脑海里一直回荡着安吉小姐的话。

德拉科马尔福是个疯子。

他一个月前就被送到这里了,刚来的时候情绪非常不稳定,满口胡话。

本来是要送去六层的精神科,可马尔福家又怕名声难听,就将他放在了特别看护病房,用最优的待遇养着。

“不过他刚刚和我说话还很正常,就好像从来没事那样。”

“那您可算幸运了,他的发疯是间歇性的,清醒的时候很少。要不是现在人满为患,是不会将新病患安排到那里的。如果需要的话我们立即给您协调别的床位。”

“呃,谢谢,还是不用了。”

“好吧,不过您自己多小心”安吉叮嘱道,“别接近他,他玩性上来了会突然打人,还会扯人头发。”

哈利心里很忐忑。

德拉科是病人,还是很严重的那种?为什么刚刚对话的时候那么流畅?哈利甚至觉得自己产生了幻觉,觉得刚才发生的两件事中至少有一件是不存在的。

一个黑影在他的病房门口停了一下,鬼鬼祟祟向里面张望,手里还拿着一把反着光的东西。

是治疗师吗?哈利快步跟上,那人却迅速离开,消失在另一边的走廊了。

推门进入,只见德拉科正坐在病房的阳台上,和他一样,只穿着寻常的病号服。

此时他正在一个本子上写写画画,又把画好的纸张撕下来,拿起手边木盒里的指节大小的玻璃瓶和小积木——仔细一看每个里面小瓶都装着一样东西,有形状各异的魔药草,有羽毛尾巴毛和粉末,五颜六色的——他捏着他们摆来摆去,像是在下棋。

“马尔福?”哈利试探性地叫了他一声,他没有回答。他又轻悄悄地走近了,去看那张拼起来的星罗棋布的图。

——是张歪歪扭扭的儿童画,圈圈点点的画着几个区域,分辨不出什么。

看来护士们说的是真的了。他的病时好时坏的,现在算是复发了。

“波特,你回来了。”

德拉科看见哈利回来了,挺直了身子,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

看样子他正在角色扮演,扮演一位医师。哈利想。

“是啊,我回来了,你在干什么呢马尔福?”

“下棋啊。”德拉科懒懒地笑了,捡了一个装着金灿灿的毛发的瓶子,又捡了一个空瓶子,拿起一个四四方方的黑色小积木块,摆了个哈利看不懂的阵。

“这是你,这是我,这是那个杀手。”他郑重地宣布,“游戏开始了。”

 

03.

哈利花了很久才接受这个事实。

他的确变得傻里傻气的,并不能流畅的交谈,大多数时候都在自言自语着一些奇怪的话,例如:

“波特,我要从这窗子上跳下去了。”然后他的棋子就从一个格子移到了另一个格子。

“过河。”一对棋子去了哈利面前。

“我要带你飞了……”两颗棋子被拿起来转圈,平移到某个点上。

在德拉科的强硬要求下,哈利陪他玩了一把根本看不懂的棋。因为看不懂加上身体正在痊愈,他差点在棋局上睡着了。

好好的人怎么会疯呢?

他们同窗了七年,他是最了解德拉科的,那家伙从来都很擅长掩藏自己的真心,虽然表面上总是一副一点就炸的样子,实际上比谁都会忍耐。

不要问哈利是怎么知道的,他可不想把以前的旧账拿出来再翻一翻。

只有叹气。

哈利坐在德拉科对面,支着下巴,上眼皮和下眼皮一直在打架。

当小积木在原地绕了第三圈以后,德拉科忽然像惊醒了一样,露出害怕的表情,大声叫哈利。

“波特!波特!”他窝在哈利身边,抱紧了自己,“那个拿剪刀的人要带我走。”

“什么?”哈利安抚着德拉科的背,顺着他的目光看到门口,门上的毛玻璃果然映出了一个黑色的人影。

“谁!”哈利大叫,追了上去,打开门时倒是意外地看见了挽着迪安的金妮。

“哈利,这是罗恩和赫敏为你带的点心,这是乔治和弗雷德送的贺卡,这是爸爸和妈妈给你的护身符。”

“如果有其他需要,派只猫头鹰给我们。”

哈利一一接过,“谢谢,也替我谢谢他们。”

送别了他们,德拉科从两张床的格挡帘后面钻了出来。

“波特,她不是你女朋友吗?”这是他问的第一句话,问得稚里稚气像个七岁孩子。

“本来就不是,根本没有的事。”哈利整理了一下床头柜。

“哦,哈哈,我也没有,你可以陪我玩。”

“我不陪你玩了,”哈利皱皱眉头,扶着德拉科的肩,认真地说,“还有,你有女朋友的,我见你们接过吻的。”

这句话把德拉科噎了好一会,他暴躁地把小积木一股脑推倒了,“呸,没有。我说没有就没有。”

“……好吧,你没有。”

哈利上前去拉德拉科,想让他平静。谁知道德拉科顺势将哈利按在怀里,将手指插进黑色的乱发里,用力一揪,哈利惨叫一声,他敢肯定他的一小片头皮都要跟着被揪掉了。

“德拉科马尔福!”

哈利愤怒地推开德拉科。德拉科则是笑盈盈地看着他,将手一背,像是什么得逞了。

叩叩叩,护士安吉小姐适时地推门进来了。

“该吃药了,马尔福先生。现在请你回到自己的床上去。”

看见护士车上那杯调制的棕色粘稠药汁,德拉科眉毛都拧起来了。

“喝药前我要和波特说句悄悄话。”他说。

可别上来咬我耳朵啊,哈利想。

但没有,德拉科只是走到他身边,用手掩住了嘴,在他耳边说了一句正常的话。

“波特,每服药四个小时之后我会有十分钟是清醒的,四个小时后见。”

这句话清晰得让哈利背后一凉,汗毛都竖起来了。

 

04. 

德拉科马尔福没有疯。

服过药的德拉科很快就睡过去了,哈利心情复杂地坐在他身边帮他盖好被子。

——本来是要送去六层的精神科,可马尔福家又怕名声难听。

他想到一种可能,德拉科可能没有疯,是那些定期送来的药物和食物有些问题,会损伤他的大脑。

万一他的威胁论假说成立了呢?

他一晚上都没睡好,转向睡的很香的德拉科,总在担心他的事。

隔天早上,哈利听到房间里有人说话,睁眼看到自己病床这边的隔断被拉得严严实实的,看不到德拉科那边。本着小心谨慎的原则,抽出魔杖轻轻一划,四周的帘子可以透视了,这样他就可以看到旁边发生的事了。

窗帘拉开了,朝阳透过窗子洒了进来。

德拉科床上支起了桌子,布雷斯坐在他对面,两个人鬼鬼祟祟地正在一张纸上挪着一些小积木和一些小瓶子,声音很小地交谈。

布雷斯:“皇后进花园,伯爵A与B就位,公主上至花圃,骑士至大桥。”

德拉科:“王子至天井,士兵A至中庭,散兵A与B就位,波特加入游戏。”

布雷斯:“老兄,你换新套路了啊。”

他想了想,赖皮地拿了两枚棋子,“骑士N上位,平民K上位。”

德拉科没有异议,棋子开始在图纸上移动,在几栋方格里转圜,最终他们将各自的棋子推到对方面前。

德拉科:“王子过河,波特过河。游戏结束。”

布雷斯:“皇后与伯爵AB移出游戏,游戏结束。”

德拉科将手里的两个瓶子,黑色的和金色的,推至图纸的河岸对面,布雷斯手边那里。布雷斯笑笑,收下了它并收起了那张图纸,将手边的两个瓶子推向德拉科。德拉科也将那两个骑士装了起来。

在搞什么啊,哈利半天摸不着头脑。

这时有个优雅的女人推门进来了。

“布雷斯,德拉科怎么样了?”

“还不见好转,马尔福夫人。除了玩游戏时能好些,刚见面的时候还在撕扯我的头发呢。”

纳西莎身后跟着个年长的治疗师,就是霍米医师,这间病房的负责人,在他身后,还跟着两个穿着黑衣服的人,哈利觉得其中一个有些眼熟。

德拉科显然对他们有点害怕,尤其是对纳西莎。

他们窃窃私语了一阵,纳西莎便要走了。

临走前,对霍米医师小声说:“看好他。下周二晚上我来接他,不能再拖了。”

霍米医师:“您亲自来接吗?”

纳西莎小幅度摇头,瞟了一眼身后的两个黑衣人。医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他们也鱼贯而出了。

“德拉科,有时间再来找你下棋啊。”布雷斯最终冲德拉科挥挥手,使了个眼色。德拉科眼神暗下去,刚刚的气场瞬间消散了。

这件“不能再拖了”的事恐怕就是让他恐慌不安的根源吧,哈利想。

 

05.

为了探寻真相,哈利掐着表,等待德拉科服药休息的四个小时后趴在他床边摇晃。

“德拉科,德拉科。你醒了吗?我是哈利,我有事想问你。”

德拉科的保持着躺着的姿势,眼睛没有睁开嘴唇以几乎看不到的幅度动了动,“波特,我醒着呢。在你的九点钟方向,顶上有一个连着马尔福庄园的监视镜,帮我盖住它。我的魔杖被没收了,办不到。”

“好。”哈利轻声说,果然在病房顶看到一面镜子,他挥挥魔杖,一条厚毯子飞去盖住了它。

德拉科这才坐起来,惶恐地抓着哈利,“波特,我得逃走,我不能再待在这里了!”

“怎么回事,你慢慢说。”哈利坐在床沿上,抱紧了蜷缩在一边的德拉科。

“波特,我想我现在清醒的时间很少很少。你听我说,我母亲想让我成为马尔福的傀儡,我不愿意她就找人把我关在圣芒戈里,雇了两个看守又雇佣治疗师逼我喝使人神志不清的药。我真的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带我离开吧波特。”

“我知道了,德拉科。别怕,我会帮你的。”

哈利的怀抱收紧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就是想掺和这档子事儿。

德拉科的身体还在颤抖,可想而知他对未来多么惧怕。

“波特,你不讨厌我,对吗?”

“不讨厌你,傻瓜。”

“你会相信我,你不会放弃我,不会丢下我,对吗?”

哈利眼前浮现了很多很多过往的画面,从没有一个像今天一样和谐过。

“对,我相信你,我不会抛下你不管的,哪怕让我替你受这些苦呢?”

“什么?!”

哈利叹气:“我想通了,马尔福。我想我是喜欢你的,我愿意帮你做这些事,愿意帮你逃离这里,逃离你的枷锁。”

“不过离开马尔福之后,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放心吧,即使你什么都没有,我还是会在你身边的,永远。”

德拉科终于不抖了,停下来轻笑。哈利意识到自己又说了些奇怪的话。

想到什么就顺嘴说出来,这个老毛病,这么多年了,他还是没能改掉啊。

他讪讪手,告诉德拉科让他别会错意,德拉科挑挑眉毛,“我都听见了,你赖不掉了。”

“我也是。”

最后德拉科小声回应了这么一句,牵住了哈利的手。

 

06.

哈利也想过将马尔福家告上魔法部,将纳西莎马尔福的作为当堂指正,为德拉科争取自由。

可是这样也不是办法,一没有证据,二要让马尔福在名誉上再次蒙羞,估计德拉科宁愿去死。

所以当今之计只有像德拉科说的那样,先暂时逃走,神不知鬼不觉地藏到马尔福家找不到的地方再做打算。

猫头鹰回来了,哈利赶忙打开窗子让它进来。

它捎带着朋友们的回信——在德拉科服下护士给的药后,哈利偷偷搞来了一点药渣寄给他的朋友,现在他们将化验的结果邮回来了。

「……纳威闻了闻,和我做出了一样的判断,这服魔药虽然看上去是补药,但我们都确信含有伤脑的成分。喝下后会反应迟缓,间歇性神志不清,非常严重!……」

果然。

严密的监察,有害的药,眼线,计划。

怎么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哈利从床头柜里抽出一张新的羊皮纸,写道:「看来德拉科说得没错。我们得采取一些行动阻止这件事的发生,帮助他逃走。」

后半夜,书信又来了,是罗恩。

「赫敏把一切都告诉我了,如果只是单纯藏匿,因为眼线的问题,我们不能将他藏在魔法世界里,只有放在魔法部无权看管的麻瓜宅子里。正好,赫敏的麻瓜朋友最近在杂志上看到泰晤士河附近有一套便宜的闲置房……」

这个主意不错,哈利点点头。

为了不让值夜的护士站发现病房里的异常,哈利在房间里用了闭耳塞听。

德拉科睡着了,哈利坐在他身边,摸了摸他的头发,在昏暗的灯光下写起了回信。

霍米医师开的药是不能再喝了,为了不让马尔福家的眼线发现异常,需要买通送药的人或者替换成其他的药水。

在这方面,哈利和他的朋友们做得很在行。

病房里有监视镜,所以在镜中出现的递药人不能是别人,只能是治疗师和护士们,所以得用一个最愚钝的方法——易容易装——复方汤剂。

在德拉科逃到合理的去处之前,他不能再出现神志不清的情况了。

他们必须一起逃走,然后漏夜将德拉科藏在麻瓜宅子里。

之后,他还得再次进入圣芒戈的病房,装作没有这件事发生一样。然后编一套实在的谎言出来,瞒过所有人。

万一见报了怎么办,这样真的瞒得过傲罗吗?

哈利决定再和朋友们商量商量,制定一个长远一点儿的计划。

可是离德拉科被带走的日子只差三天了,他们得快点才行。

 

07.

隔天赫敏趁午休时间来到了圣芒戈。

“这是复方汤剂。”赫敏从钱夹里往下掏,拽出了一个牛奶瓶子,伪装的很好。哈利接过来,两个人凑的很近,赫敏假装低头整理包,实则小声叮咛。

“今天护士午间送的药罗恩已经偷偷换掉了,是变了色的玉米汁。”

“计划开始时你们两个必须有其中一个扮演患者一个扮演医师,两个人一起走出病区,然后穿过等候区的壁炉随便先去哪里,再幻影移形到麻瓜街区里。”

“时间表上写着,晚上八点以后,霍米医师会开始巡查。到时候你们务必弄到他的头发,他主治的病患不止你们两个,还有走廊另一端的37号病房,要想装的像一点,你懂我的意思。”

叩叩叩,护士又推门进来了。打过招呼后,径直地向正在小憩的德拉科身边走去。

赫敏装作往常的样子,起身告别,“等魔法部的工作不忙了,我会再来看你的。”

她冲他眨眨眼,哈利点点头。

 

08.

事情发生的比哈利想像的更快。

他发誓只是晚餐后出门转了一圈,做一个地形考察而已。

回来的时候屋里的窗户是开着的,凉风习习,灯也灭着,月色映在冰冷冷的房间里——如此空旷。

屋子里很安静,哈利叫唤了几声之后,没有人应答。

地上有什么东西在反光,仔细一瞧——是瓶子的碎片!

德拉科的小木盒摔在地上,里面的东西乱七八糟地散在周围。做为棋子的小瓶子碎的碎坏的坏,箱子底下还压着一张纸。

「波特,救我。」

墨绿的墨水,德拉科的字迹。

嗒,什么东西从窗户外面丢进来了——碎石头。

哈利趴在窗口往下望,路灯下,一个黑色的影子正在朝他这里看——纳西莎的眼线加保镖之一!

他们怎么突然提前出现了?他们发现了什么?他们想对德拉科怎么样?

德拉科躲在哪儿了?

羊皮纸一烫,纸上的字迹发生了偏移,刚才那一行字消失了,墨水变换为另一句话:「我在五楼男盥洗室里,他们来抓我了,快来!」

圣芒戈里不能移形换影,所以黑衣服的家伙们爬到五楼大概需要两分钟。

两分钟内他得找到德拉科,不能拖了。

他将字条和“牛奶瓶”塞进宽大的病号服里,夺门而出,

在这时候,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哈利到时,静静的盥洗室里没有开灯,只听到一些衣料在隔间里的摩擦音。顺着细碎的声音哈利找到了缩在里面的德拉科。德拉科看起来惊恐极了,两只手抓着头发,看见哈利之后死死地抱住了他。

“他们来了,波特,我们得马上走。”

哈利点点头,“我这就带你走,德拉科,我们离开这里,远远的不再回来。”

哈利想起身,德拉科却再次拥住了他。

“波特,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我们曾经,曾经……”

“愿意,傻瓜。我喜欢你。”

哈利的吻落在了德拉科的脸颊上,这一幕就像是情人在分离。但哈利不愿意与德拉科分开,他现在紧紧握住了德拉科的手,就不会再放开他了。

不会!

“听着,我们要服下复方汤剂——就是四年级时假穆迪喝下的那种。伪装成医生与患者,然后到大厅去。现在你呆在这里,我出去找霍米医师的头发……”

德拉科拽住了哈利,“别走,我有。”

德拉科从口袋里掏出两个小瓶,一个装着棕色的发丝,另一个装着黑色的。

“哇哦!德拉科,干的漂亮!我对你刮目相看了!”哈利惊叹,这样一来他们就省去了很多麻烦,现在只用给小瓶里倒药就行了,完全不用担心容器不足的问题。

“好歹经历过战争,不机智一点怎么活下来。”德拉科辩驳道。而且他本来也不傻。

“也不知道是哪个傻子以前总是找茬欺负我,最后反倒搞得自己一身难堪。”哈利将药水倒入小瓶里,等它们反应。

“那是三年级以前的事了,你的记忆不会只停留在那时候吧?”哈利盯着药水,德拉科盯着哈利。

“那时候?那之后你也没做什么好事。”还打过几次架呢。

“别想回避那时发生的事。那时你为什么忽然和韦斯莱好上了?都没有问过我的意见。”

“我说过我没有和她好上。再说,后来你不是和潘西在一起了吗?后来我去找你的时候,她把我呛回来了,让我离你远点。我就再也没去找了。”

“好啊波特,现在误会全解开了。”德拉科抓住了哈利的胳膊,“你从头到尾都是属于我的。”

“你说什么啊?”

哈利甩开他,他们还在逃亡呢!

药瓶递过去,“干杯,马尔福,这杯敬我们的友谊!”一饮而尽。

“我去你妈的友谊。”德拉科也一饮而尽,扣住哈利的后脑勺,忿忿地吻了他一下。

两个人的身形开始发生变化,一个变成了霍米医师,另一个变成了胡子拉茬的老年患者。摘下眼镜,哈利挥了挥手魔杖,给自己变了身白大褂。

“好了,现在,我们一起出去。”哈利说,迅速将药渣和瓶子都塞进兜里。

现在一个医师与搀扶着一个老年患者,两个人贼头贼脑地挪到走廊阶梯,一步一步往下走。

路过的护士和治疗师匆匆地和他们打招呼,他们满身是汗加快脚步,在三楼与两个正在上楼的黑袍的人擦身而过了。

“谢天谢地,德拉科。”哈利凑到德拉科耳边,沙哑地说。

德拉科扶着楼梯,嫌弃地回,“赶快走完吧,这老头的腿脚真是不利索啊。”

 

09.

就在这时,楼上传来了警铃的声音。

他们抬头,听到了“精神病患失踪”和“加大范围搜寻”的字眼。

“跑!”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说。

路过的人越来越多了,都是匆匆往楼上赶的安保与治疗师。他们与这些人擦肩而过,哈利暗自庆幸没有人注意他还穿着的病号拖鞋。

按计划他们两个得钻进等候厅的壁炉里,这时候大厅里的人很多,纷纷向他们侧目。

不行,不能再等了。

哈利不知道该装作治疗师的样子还是该继续跑。

他身边那位“老患者”却牵起他的手腕。

“别愣着了!跟我走。”

他们硬着头皮钻进了壁炉里,哈利还没有想好要去哪里,绿色的火焰燃起,德拉科将他拽得更紧了。

两个人旋转着,摔到了一片从没去过的森林里。

好冷,哈利揣起袖子,心想莫不是跑到了北极圈。

坐在地上浑身草叶的德拉科喘着气,“波特,还没有完,飞路网会监视到我们,我们得马上转移到别的地方。”

对,是这样,一切还没有结束。

现在警铃大作,没多久那些人就会查到他们用了这个壁炉,飞到了哪里。他们会赶来,没准就在下一秒。

“德拉科,为了你我可真是……”

“现在我们一起失踪了,你是绑架我的主谋。”德拉科一边丢出口袋里的垃圾一边说。

“嘿,你这个人。”

哈利尽量把心里的吐槽全咽下去,拽紧德拉科,叮嘱,“抓好我。”

又一阵眩目的旋转,哈利念出了信件上熟稔的地址,他们停在了泰晤士河边的麻瓜住宅区,他们面前就是罗恩提到的那栋房子。

“阿拉霍洞开。”

门锁咔嚓打开了,两个人躲了进去,魔杖一挥,哈利将门锁全部锁起来,窗子也咔哒咔哒地自动上锁。

安静了,黑暗中德拉科摸索到客厅,窝在沙发上。

屋里只余两个人的喘息声,空气中还散发着两人为这场壮举的由衷的隐隐开心。

哈利在屋子里转圈,检查四壁的情况,一边对德拉科说:

“好了,现在开始你安全了。”

“你母亲一定会追查,或许会联合魔法部一起,但他们一定想不到我们会把你藏在麻瓜住宅区。”

“保险起见,近期内你不能买新的魔杖,只能用无杖魔法。”

“现在我得回到医院去,后面说不定还会因为这件事受审,不过你放心,之后的事情我们会处理妥当。”

“德拉科,等这件事过去了,我就从格里莫广场搬过来,我们就在一起。”

黑暗中,德拉科一直没有说话。起初,哈利听到了一点点声音,持续了很久就像是压抑了许久的,细小的哭声。

他走近他,坐在他身边,拍拍他的背。

呜呜咽咽的声音放大了,演变成“嘿嘿呵呵”,再然后完全收不住了,满屋充斥着德拉科的哈哈笑声,酣畅淋漓。

“怎么了吗?”哈利心里发毛。

德拉科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忽然推倒了哈利,将他的手腕扣到了后脑,整个人压在他身上。

“哈哈,波特啊,我是不是说过,你是属于我的。”

“是啊,怎样?”

哈利扭了一下身体,下意识地看了看四周。不对劲,很不对劲,这间屋子的客厅里摆着许多镜子,里面映着的画面都很熟悉,其中一面是他们的病房——监视镜!

播放的画面是哈利在睡觉,另一边的床位空了。

“画面怎么回事?它怎么在这里?!德拉科,你?”

德拉科夺过哈利的魔杖,在门口施了个加固的咒语。

“波特,你不用回医院去了。在周三之前你只能待在这里。还有,你没发现你的伤已经完全好了吗?”

“什么?”

哈利活动了一下手腕,身体,发现它们确实不再疼了。他也记不清是什么时候痊愈的了,这几天他一直在关注德拉科的事,那些就已经够让他焦头烂额的了。

“德拉科,你都骗了我什么?为什么我看不懂?在圣芒戈的时候你其实没有疯对吗?”

“是啊,我一直都没有疯。”德拉科笑笑,“为了避免我母亲给我安排的婚礼,我装疯卖傻地住进了圣芒戈。与潘西的婚期将至,我母亲一定会回来找我,让我无论如何也要完成这场婚礼,无奈之下布雷斯与我策划了这场逃跑。”

“波特,你的出现让我不得不对计划重新调整,特别是你告诉我我们之间的隔阂都是误会,更增加了我要带你走的决心。”

是‘我要带你走’而不是‘你要带走我’。话说的无比坚定。

哈利回想到他们重逢的第一幕,德拉科穿的白大褂,拿着的表格,身上不属于他的香水味,心里咯噔一下。

——恐怕安排他住进这间病房的人也是德拉科吧。

“你以为格兰杰找到的廉价麻瓜屋真的是出自广告吗?不是的,这是布雷斯买的,我为你准备好的。”

哈利睁大了眼睛,忽然觉得眼前这个人和印象里的偏差太多了。

“为了我?什么时候决定的?”

德拉科抚摸着哈利的脸蛋,说,“‘波特加入游戏’的时候。”

 

场景回放:

布雷斯:皇后进花园,伯爵A与B就位,公主上至花圃,骑士至大桥。

德拉科:王子至天井,士兵A至中庭,散兵A与B就位,波特加入游戏。

布雷斯:老兄,你换新套路了啊。

德拉科眼中的笑意加深了,把玩着那个装着黑色碎发的小瓶子,什么也没说。

布雷斯思索了一阵,拿了两枚棋子:骑士N上位,平民K上位。

布雷斯:骑士N上位,游戏开始。

布雷斯:骑士至中庭,骑士至天井,公主待命

——布雷斯进入圣芒戈,潘西在马尔福庄园等待。

德拉科的瓶子碰了布雷斯的:骑士倒置,伯爵A与B至井上,波特至天井。平民K上位。

——布雷斯喝下复方汤剂变成德拉科样子,两个黑衣人来到圣芒戈,哈利到盥洗室就位,麻瓜宅子进入备用状态。

布雷斯:倒置骑士至中庭,伯爵A与B至中庭。骑士N倒置,至里间,骑士A与伯爵AB至花圃,公主至庭院,皇后至庭院。

——假冒的德拉科假意逃跑,与来抓人的黑衣人相遇,此时另一个替身喝下复方汤剂替哈利回到病房。这时假的德拉科被强行带到马尔福庄园,纳西莎与潘西面前。

德拉科两个瓶子碰了碰:“王子与波特倒置。散兵撤退。王子与波特至大桥,平民K移出游戏。”

——德拉科与哈利易容,逃离圣芒戈,麻瓜宅子启用。

德拉科与布雷斯交换了一下眼神。

布雷斯:骑士A与公主至花园,皇后至花园,伯爵AB至花圃。骑士N至花园,骑士A正置。

德拉科:“王子过河,波特过河。游戏结束。”

布雷斯:“皇后与伯爵AB移出游戏,游戏结束。”

德拉科与哈利逃出圣芒戈,布雷斯与潘西回到马尔福庄园,仪式开始,计划通。

双赢。

计划作完,他们不约而同地露出了笑容。将装着碎发的小瓶子推给对方,交换了对方需要的药剂。

 

德拉科讲完时,他们的容貌也恢复了。

哈利目瞪口呆,他对德拉科的认知刷新了两个档次。

德拉科揉了揉哈利的头发,“周三的婚礼上,布雷斯会替我娶潘西——他老早就想这么做了,然后在交换戒指后还原成他的样子,宣布我失踪。他们只会找到我故意留下的手札,上面留着我想出走的信息,画着欧洲某处地图——我曾不止一次疯言疯语地向安吉透露我会去那里,我猜他们会折损很长时间调查那里。”

“关于你,‘你’将会正常出院。在周三参加‘我’的婚礼,这样,协助我逃跑的嫌疑就几乎下降到零了。”

“周三一过,你就可以回魔法部,照常上班了。”

哈利皱皱眉头,“……原来你一直牵着我的鼻子走,这么老谋深算,亏我还替你瞎操心。”

“那是你喜欢我的证明,没什么不好。”

“嘿!你这个人。”

“别怪我自私,波特。我只是太想得到你了。”

德拉科俯下身子,去吻哈利的嘴唇,哈利没有动,怔怔地看他,然后闭上了眼睛。

“怎么了波特,你后悔了吗?”温柔的触感没有到来,声音的主人忽然有一点慌乱。

“没有,傻瓜。”哈利好笑地用胳膊肘撞了一下德拉科。

只是你骗我骗得好惨,你这家伙。

不过那有什么办法,是他自己愿意钻进这个圈套的,是他决定要一直陪着德拉科的,他并不后悔。

“呼……”德拉科喘了很大一口气,忽然从他身上爬起来,坐到沙发的另一端。

刚才那个自负又自信的家伙像是失策了,受到严重打击似的,突然变得怯懦了。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他说,将自己缩成一团。

哈利的心情现在五味陈杂。

他很开心在圣芒戈与德拉科相遇,很高兴他们能解除以前的误会,很高兴德拉科有这样的计划,让他们以后都生活在一起。

但他有点介意德拉科对他的欺骗。

好吧,只有一点点啦。

毕竟,德拉科自顾自地将他的人生赌在他这里了,就冲这点,他怎么也得将他照顾好才行啊。

“我说,德拉科。”哈利伏在德拉科的肩头,鼻头蹭蹭他的脸蛋,“那我今天就搬进来吧。”

德拉科的怔了怔,灰蓝的眼睛睁得很大,他还以为哈利会说别的呢。

“饿不饿,我做点吃的给你吧?”

哈利的手顺着德拉科的肩头一直摸下去,摸过臂膀、小臂,摸到他的手掌,握了上去。

一霎,德拉科眼里的神采都回来了。

按住哈利使劲吻了一口。

额头抵着额头。

现在他们是幸福的吧,看着对方闪着光的眼睛时,他想。

圣芒戈这一趟真是没有白跑啊。

 ……

 

 

【END】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目录(持续更新)

PS:我发誓我一开始只是想写一份病友情,互相关心那种,不知不觉就卡成这样了。第一次写这种东西,如果有BUG或者不通畅的地方请大力批评我,我会努力改的!

感谢食用,食用愉快!啵啵啵!

 
   
评论(71)
热度(822)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