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Drarry】被隐去的梦

*赴约世界线里哈利的信以及他被抹去的记忆,哭戏好多|  •́ ω •́)。

*大概是一个超大的补丁。

……

……

夜色从窗边呼啸而过,车厢随着火车的运行有节奏地摇摆着,青年盯着车顶一晃一动的暖黄的灯泡,陷入了一段回忆里。

那是半年前的事,那时的心情记忆犹新。

 

 

暖色的画面晕开,也是这样暖的灯光下,他坐在桌前写下一封信。

「傻瓜马尔福。」他写道,「大战在即,我知道我躲不了了。所以我有一些话,想要对你说。」

「只对你。」

「我曾经十分不理解你离校时的决绝。甚至在你走后消沉了很长时间。那段时间,不夸张地说,我吃不下睡不好,总是在半梦半醒的状态徘徊。心想为什么在你离开前没能与你多说些话,为什么没有改变你加入食死徒的事实。还有,为什么能没能在发现你的心意后立即与你在一起,为什么一次一次的与你擦肩而过,一步错,步步错。

赫敏说我那段日子脸色很不好,几乎都没有笑过。

是啊,怎么会有心情笑呢。

我不能接受你离开的事实,不能接受你即将与我变成敌人的事实,不想你或我终有一方变成俘虏,或死或伤。

那时候,偶尔梦到你回来了陪我。清醒后的念头便是‘原来你的离开并不是梦’。我又多么希望它只是个梦,希望只是这个梦很长很长,我还没醒。

原来心痛是这样的感觉,无时无刻如影随形。

我躺在床上,盯着窗幔,有时候一躺就是一整天。

朋友们说我不能坐以待毙,他们努力了很久,才将我从这种半梦半醒的状态中拖出来一会儿。

恍恍惚惚想起,你离开那晚,寝室的床上放着的那叠整整齐齐的校袍。

人都要离开了,谁还会有心情整理校袍。然后我又想起,你有乱藏东西的习惯。

你有没有什么话留给我?哪怕一句?

赶到时你床上的校袍纹丝未动,还在那里。我翻了翻,你留下的信封便从口袋里掉出来了。

‘致我最亲爱的达芙妮’,你如是开头。

看到这里,我便确信了。感谢你我的默契,你从不叫她‘达芙妮’,更别说‘亲爱的’。在《古籍占星图谱》里,那张只写着‘致我最亲爱的达芙妮’字条是留给我的。

原来你在背后调查了那么多,原来你背负的家族责任是那样沉重,原来其实你牺牲了那么多,是想救我的命。

我又想起你在崩溃边缘,哭着说“我不想,我真的不想……”

原来你一直都没有放弃。

反倒是我,先自暴自弃了。

所以我很快就振作起来,恢复了邓布利多军,定下了一个还算完整的反击计划。

那时我终于能感到饿了,想吃东西。终于有了食欲。

为了你,我也要支撑下去,不是吗?」

灯影摇晃,写字的人顿了顿,叹气。

「总之,现在才动笔对你说这些,应该还不晚吧。

当我发觉对你的牵挂时,你已经慢慢走向了我的对立面,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这种心痛,这封信看来是不能寄出了。

我喜欢你,德拉科。

我想亲口告诉你这句话,我想我们永远在一起,如果我们能胜利的话。」

写信的人将羊皮纸拿起来,读了很多遍,咬了咬嘴唇,最终还是下定决心,将上面半页撕去了,只将留下的后半页夹在手边的《古籍占星图谱》里。

虽然战争一触即发,可还是有极底的概率,伏地魔或许会用摄魂取念看到这份沉重的感情。

他可以死,但不可以连累德拉科。

 

 

大战时,他们终于在有求必应屋见了一面。

距上次分别已经有一年多了。

屋外战火连连,屋内一时鸦雀无声。德拉科身后的消失柜门还敞着,他神色慌乱地向哈利伸出了手,没有任何解释,只是大喊。

“波特,你跟我走!”

仿佛他们之间从没有隔阂,仿佛他没有对哈利施过暴,仿佛他不是一个骄傲的马尔福。此时此刻他的眼里只有哈利,像个焦急的孩子。

德拉科还是那个德拉科,他没有看错。哈利释然,坚冰融为一汪春水。

“波特你听我说,我修好消失柜为的就是这一刻!快过来!跟我离开这里!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哈利慢慢地摇摇头,不是他不信任德拉科,是他另有计划。

“把我交出去吧,这样你就可以为马尔福家立下首功。你的父母……”

话音未落,一拳先落到他的身上。

“你说什么呢!!!”德拉科大吼,声音抖得可怕。

“我说,你的家人呢?你的荣耀呢?”你的安危呢?!

“不要了!逃吧!跟我逃走吧!跟我一起离开吧。我受够了啊……”

卸下保护壳的德拉科扶着哈利的肩膀嗫嚅,哈利释然,抱了上去。

“原来你不讨厌我啊。”他笑笑,明知故问地说。

“波特,你这个傻逼。”

一个温柔的、湿湿的吻落在哈利的额头上。

那是他得到的第一个吻,他知足了。趁对方沉浸在短暂的相悦中,哈利悄悄抽出了魔杖,轻轻动了动。

“我不能走,伏地魔就在外面,我不能让整个学校的人为我一个人白白丧命,也不能让整个巫师界为我牺牲。所以,今天晚上,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对不起,德拉科。”

“波特?波特!你干了什么?”

德拉科发现自己不能动了。

定身咒,邓布利多牺牲前曾经用这个将他定在天文台下。那夜他眼睁睁地看着那位老人被击落塔下,却无法动弹,不能发声,天知道他曾经经历了多么痛苦的心情。

如今,他也要德拉科体验一次这样的感受了。

“我……”他缓了缓,背过身去,面朝大门。

“你打算去送死,你这个傻逼!你不许去!你不许去!!!”

“如果今晚我没有活下来,就去图书馆吧,去图书馆找找我们曾经读过的书。我有话要告诉你。”

他柔声说,望了德拉科最后一眼。

除了泪水的模糊,几乎什么也没看到,风声呼啸,身后人的嘶吼淹没在石门关上的那一刻。

 

 

“波特,那时你真是太自私了!你考虑过我的心情吗?”德拉科喃喃地说。

一分钟前,他晃晃悠悠地进入车厢,将喝了一半的酒杯放在桌上。听哈利回忆起从前的事,边听边气然后开始剥哈利的衣服。

按理来说他是第一次这么做,却做的如此顺溜。

“停,德拉科,停下。”哈利好笑地推着身上粘着的那只酒气缠身的色鬼。

“怎么了,你不要我?”德拉科打了个酒嗝,捂住了哈利的眼睛,更加肆意地压了上来,牙齿轻轻摩着哈利的耳朵。

“你……唔……你不是处男吗?你……哈啊……怎么这么……熟练?”

德拉科手上的动作迟滞了片刻,沾满笑意的声音在哈利的耳边说,“你也不是哦。”

要不是有点醉意,德拉科绝不会说这么露骨的话。

哈利一个激灵差点从床上坐起来,却又被对方压了下去。

“你,你说什么?”

德拉科嘿嘿一笑,脸蛋因为醉酒而泛红,“你上我的床又不是第一次了,救世主。”

是啊,战争之前,他曾经去过德拉科的寝室,多数都是等德拉科回来,更多的时候都是自己在他床上睡着了,第二天默默打个照面,说几句话,便和没事人一样离开了。

可他并不记得他们有过过分的亲密,只是,有很多夜晚的记忆被抹去了。

那些夜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对了!德拉科,现在战争已经结束了,欠我的记忆打算什么时候还给我?”哈利说。

“唔?”对方皱着眉毛想了想,然后露出了不安的神色。

哈利越想气,简直要把身上发情的家伙推下去了。德拉科拗不过他,难为地扭过头去。

“波特啊……你答应我,看到以后,不能离开我。”

“废话,当然。”

得到哈利的回答,德拉科温柔地婆娑着哈利的额头,贴上了一个炙热的吻。

那些缺失的夜晚全都回来了。

 

 

第一个夜晚,是五年级时,他第一次自作主张地去了德拉科的寝室。

那天他以为德拉科因为吃醋而生气,所以他打算和他解释他没有女朋友,谁知道潜入寝室之后德拉科没有回来,只是半夜醒来的时候,看到德拉科坐在他旁边,盯着他看。

他立即向德拉科解释,德拉科却很不愿意听,甚至想赶他走。

“为什么你变成这样了?这才短短几天而已。以前那些日子你都忘了吗?”哈利揪着德拉科的领子质问。

德拉科忽然抿住嘴唇,浅金色的脑袋蹭在他的肩头。

“我没办法,我的父亲……”叙述变为哽咽,抽抽搭搭,“他们威胁我们,我不知道怎么办……”

“食死徒?伏地……魔?”

身上的人忽然惊恐地抖了一下,然后轻轻地点点头。

“我没办法,波特,你离我远点。离我远点吧。”呜咽变为了哭泣。

“我没法放开你,德拉科。”哈利拥上德拉科,将怀抱收紧了,“你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那时他们甚至连关系都没确认,德拉科一直以为自己是单相思,所以听到这句话时满脸震惊,只抬头看着哈利,一时间忘了该说什么。

下一秒,德拉科得到了一个吻。

血液涌上了大脑,舌尖触碰唇角。那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吻。

那是哈利的回应。

哈利离开后,德拉科忽然又哭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

“没关系,有我在,还有凤凰社和邓布利多军,我们一起想想办法。”哈利拍拍德拉科的背。

德拉科摇摇头,在哈利的脖子和肩上留下了牙印。

那晚他们说了许多心里话,依偎着直睡到了大天亮。

 

 

第二个夜晚,是冷战两个月,哈利想通后振作起来重新找德拉科说话那天。

那时哈利已经下定了决心。

——“我,要,跟着你。我,得,跟着你。我,必须,跟着你。不管你是,马尔福,还是德拉科。或者两个都是,我就是要跟着你。你别想走,别想一个人承担那些不该承担的东西。别再逃了,你回来吧。”

他再次拥上了德拉科。

德拉科又得到了救世主的一吻,在走廊石柱后面。可那时德拉科已经前脚迈入食死徒的行列,可以说伏地魔就在他身边。

“我不想放开你。我在意你,很在意。”

哈利看着他,认真地说了那样的话。

一模一样。

但是你不可以在意我啊。他怯懦地挣开这个怀抱,逃跑了。而哈利却锲而不舍地跟在他后面,两个人你追我赶,最终气喘吁吁的哈利终于在寝室逮住了他。

两个月以来的坚持全都崩溃了。

他的理智,他的决定,他的计划,完全被哈利带跑了。

波特真的是个狡猾的家伙啊,他想。他明明知道自己对他有想法,明明知道自己喜欢了他那么多年,此时却要用这道武器来打开他的心门。

他好不容易假装关上的心门。

不知不觉泪水就流了下来,他沉默地将哈利按在床上,一边哭一边解开哈利的罩袍,扔在一边。解开皮带,裤链,领带,衬衣扣子,拿掉他的眼镜……

哈利头脑发懵,眼中的神色渐渐恢复,默默躺在那里,任德拉科发泄着他的情绪。

衬衣被丢掉了,长裤也是。

对方的气息越喘越粗,托着他的腰,在他的身上种下了一个个吻痕。

他的腿被压在两侧,他感到自己的挺立蹭到了对方柔软的腹部。

然后是不怎么温和的探入,一下一下的撞击。

眼前断断续续的白光闪过,哈利不能持续的思考一件事,只知道喉咙里难抑地喘出了暧昧的喃呢。

第一次结束的很快,缓和之余他圈住了身前的人,再次吻了上去。

德拉科却抱紧了他,沙哑地啜泣。

“波特,你不可以记得,你忘了吧,忘了吧。”

忘了吧,忘了吧。

算了,德拉科,就算再也记不起也没关系。

我不后悔,绝不后悔。

 

 

第三个夜晚,德拉科弄伤了哈利。

德拉科原本就快被伏地魔的任务弄得崩溃了,加上哈利擅闯他的宿舍又说了些任性的话后,他爆发了。

泄气似的硬是用魔杖在哈利背后烫出了一个星象图。

直到闻到皮肤上散发的焦味,身前的人哑声哭泣,德拉科才醒过来,想起自己正在做什么。

德拉科的理智再次丢失了,抱着哈利很久都没有放开。

他将哈利抱上床铺,拿出了一些备用的魔药敷在他背上,可即使这样还是留下了浅浅的疤痕。

感到身后的人涂药时手指的温柔力度,哈利头脑发昏,迷迷糊糊地开口。

“德拉科,我想陪着你,我不想放弃你,你陪我呆一会,别再推开我,好不好?”

德拉科没有吱声,眼泪滴在了哈利背上的伤药里。

——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抱抱,原谅你了。」后来的后来,哈利是这么说的。

波特,我不会离开你,我没有拒绝你,更没有放弃你。

那晚过后,德拉科离开了寝室,入住了有求必应屋。

他整夜整夜的修理消失柜,与此同时独自制定了一个长久的计划,第一步,便是将写着「致我亲爱的达芙妮」的羊皮纸夹进那本《古籍占星图谱》里。然后他开始查大量的书,下笔写那封留给他的爱人的信。

要将哈利带出去,要让他活着。

不论是多么长久的分离,不论是多么大的代价,都没关系,他什么都不要了。

他还会回来的。

一定一定,还会回来的。

 ……

……

“就这些了。”

德拉科认命地看着哈利,等他的批判。

哈利倒是噗嗤笑出声来,扳过德拉科的肩,目光沉沉地看着他的灰蓝眼睛。

他忽然觉得自己多幸运,经历了这么多纠葛与考验,他们还能在一起。

“好啦波特,早点睡。”德拉科的脸更红了,揉了揉哈利的头发,钻进被窝的另一边,“别忘了,要想按时抵达去英雄纪念碑,我们凌晨四点就要起床倒车。”

哈利忽然又想起了什么,揪住想逃跑的德拉科。

“对了,你那时,就是接到猫头鹰前——要给我的纸鹤,里面写的是什么啊?”

——你从未看过它里面的字对吗?现在也不用看了。

他当着哈利的面把它撕的粉碎,一把火烧了,以至于哈利至今都对内容耿耿于怀。

“嗯……我觉得你现在也不用看了,波特。”德拉科的耳朵尖红了。

“我们发过誓,不能欺骗彼此。快说,德拉科,我是认真的。”一只手伸向了德拉科的痒痒肉。

“好吧。”德拉科无奈地按住了哈利的胳膊,全都招了。

纸鹤上写的是「波特,接受我的爱吧!」

可那时候由于立场问题,他已经不能给他那样美好的感情了,于是撕掉了纸鹤以后,没再提起这件事。

“波特,接受我的爱吧。”德拉科重复道,叹气,“就是这样。”

马-尔-福,你叫我什么?”

德拉科一惊,“波特?”

“你再想想?”

“呃……怎么了波特?”

哈利笑笑,心想他的酒是不是还没有醒。

“至少在示爱的时候,叫我哈利好吗?”他低声说,摸了摸德拉科中指上那枚刻着马尔福家徽的戒指。

“呃……”

“你再想想,要不要改口?”

德拉科:“……”

德拉科:“……这么说,你答应我了?”

德拉科:“哈利!!!”

哈利好笑地吻过对方额角那条像小蛇的疤痕——是伏地魔留下的,哈利对德拉科的爱的佐证。

“命都给你了,还有什么都不能的呢?”

德拉科鼻子一酸,猛地把眼前的人搂在怀里。

“只要你以后别再擅自逃跑啦。”哈利说。

“哈利,”德拉科吸了吸鼻子,认真地说,“我保证,今后再也不会了。”

 

 

火车鸣笛,驶入黎明。

车厢摇晃,两个年轻人相拥而眠。

时光流转,他们的未来之路还很长远,由此时此刻刚刚开始。

 

【END】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目录(持续更新)

这个平行世界的时间线是这样的:

【马尔福表白失败记】【卧槽】【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半页诗句】【另一个梦】【赴约】→【被隐去的梦】

对比之下,这里的德拉科比较爱哭,但他也很爱哈利了。

这篇不算一个完整的故事,只是填补了一些设定的缺失。

(其实如果细究起来,还有一些小细节没写,比如第一次约会失败之后,第二次约会好像也不怎么顺利。这趟旅行其实除了纪念逝去的英雄外,主要是为了拜访《古籍占星图谱》的作者。他们借着毕(mi)业(yue)旅行的机会,想好好感谢他。(什么鬼))

不过写的很开心XD,感谢食用啵啵啵!

 
   
评论(9)
热度(239)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