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德哈】鸮鹦鹉记(一发完)

*又名哈利吃(xia)醋(cai)记,与【社交障碍症】有一点点联系,算一个平行的后续?

*抑郁症哈/矫情/OOC预警注意

……

 ……

01.

这是个狂欢之夜。

哨声吹响,鬼飞球抛出,巴利卡斯蝙蝠队与查德里火炮队的冠军争夺战拉开了帷幕。


夜幕越来越黑,场上聚光灯炸出的一排又一排的白光生生刺眼,黑压压的看台上,嘶吼与喝彩,欢愉的舞动与有节奏的助威挥拳,喇叭与彩带碎屑飞满了整个世界。

哈利挤在他们中央,忽然恍惚,觉得这一切很遥远,很遥远。有什么将他积蓄已久的的兴趣与期待拖拽得深不见底,拖入脚下的影子,沉入了暗无天日的地心。

熟悉的人在他身边,目光死死盯着查德利火炮队的找球手,眼里闪着兴奋的光,随着球场的形势呼喊着,呼出的寒气不断地散入空气里。

“倒传球!漂亮!哦,这个更妙!看,海星倒挂!真是太棒了!”

“嗯,嗯……”哈利应答着,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旋转,坠落。

他们融为一体,他们在为这个世界喧嚣。而他则是孑然一人,好像哪里都不相容。

他不属于这里,不是吗?

黑色的头发蹭在身边的人的黑色毛呢大衣上。

不算宽大,但温暖。至少他的肩,暂时可以是他的依靠,可以让他离开这种时不时涌来的莫名其妙的孤寂感。

“波特?波特!你不舒服?”旁边的人发现了他的异样,扳过他的肩使劲摇晃。

“别晃了德拉科……”哈利不肯睁开眼睛,倔强地推开对方的手,继续任性地倚着他。

安静地陪我一会儿,好吗?

那人愣了愣,放慢了动作,然后慢慢,慢慢地将兜帽扣在他那乱糟糟的脑袋上,一边还恶兮兮地念叨,“蠢波特。”

回忆止于两人一齐发出的轻笑声。

 

02. 

“喏,如果你还是记不住事情,就记在这上面吧。日期标好了,你只要填字就行。如果实在不想写,告诉这只笔就行。”

头发被揉乱了,送礼物的人十分局促,交代完便快步离开了。

哈利逗了逗身边正在跳舞的灰色羽毛笔,然后打开精致的牛皮本。

扉页写着「给波特」,第一页写着今天的日期,顺带在抬头的空白处留着一行叮嘱:忘记写魔药作业要罚论文。

他点点头,翻开第二页,上面写着第二天的日期,还有一行涂鸦:距离霍格莫德的新飞天扫帚发布会还有三天。

下一页,除了作业叮嘱,还写着:还有两天。

下下页:还有一天。

下下下页:占卜课后礼堂见。

黑发男孩不自觉地笑出声,迫不及待地往后页翻,哗啦哗啦的纸页翻飞,叮咛纷飞中,一页特制的纸卡从里面飘了出来,上面画着一颗爱心,花体字旁边有一串姓名。

哈利拾起了那张卡片,放大的纸页上映着简单的表白:

「爱你,潘西」

 

03. 

哈利,哈利,哈利……

“哈利,你怎么样?还好吗?”

关切的声音将哈利从遥远的虚空中拉了回来。黑暗散去,熙攘的人声回到哈利的周围,世界的色彩慢慢恢复了,现实感化为暖意,一点一点入侵他的身体,驱赶着从心脏蔓延到手指尖的寒冰。

哈利晃晃脑袋,卸下眼镜,揉了揉乌青的眼袋。

“我头痛。”他虚弱地说,又将头埋入了臂弯里。学院桌上的食物流香,却没有一丝一缕勾起他的胃口。他胸中只有苦涩,压得太满,胃里好像塞满了铅块,都感觉不到饿。

甚至也不渴。

“我们得去庞弗雷夫人那里看看!”

“你需要按时吃药。”

赫敏拉着他的袖子,语速极快。罗恩已经架起他的另一只胳膊,他却甩开了他,摆摆手,轻声说,“不必了。”

轰鸣的人潮中,黑暗一浪接一浪地涨潮,涌入了他最后的领地。

世界又一次坠落了,这一次比其他时候更肆无忌惮。他很害怕,与孤独打着追逐赛,最终还是被它死死扼住喉咙,制服了。

吱,吱——是南瓜汁被细管吸干的声音。他甚至都没尝到甜味,就已经喝完了。

 

04. 

“波特,波特?怎么样,本子有没有在用啊?”

魔法史课,哈利正趴在角落里小憩,忽然有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念叨。

不理他,不理他,不要理他。你在生他的气。

“波特,你怎么了?没休息好吗?”

声音越压越低,最后轻轻地在耳边温和地问候。哈利轻轻抖了抖耳朵,整个人往旁边挪了一寸,连眼睛也没睁。

接下来他该摸他的头发了。哈利算着时间,又往里挪了一寸,猛然睁眼,斜睨着旁边的人。

如他所料,德拉科正在他身边,伸出的手还玄在空中,眯着一个暖笑。

心都化了啊,只要看着这个笑容阴霾都散了一半。

“干嘛啊?”哈利懒懒地问,他觉得德拉科肯定会尴尬地讪讪手缩回去。但没有,德拉科反而顺势用胳膊肘压过来,压在他的肩上,两个人靠得很近很近。

“离我远点。”哈利没好气地喃呢一句。

“我可没有这个打算。我来监督救世主,看看他今天记没记得该做的事情。”德拉科仍是眯着笑,在哈利耳边说着话,哈出的热气让哈利红了耳朵尖。哈利又抖了抖耳朵,想抽身离开,却被压得死死的。

“德-拉-科。”哈利好似气笑了,声音拉得长又长,“从我身上起来,马上。”

德拉科挑了挑眉毛,“你先告诉我你的作业写完了没有?”如果没有他就要采取其他措施了。

哈利叹一叹气,想到了什么,慢吞吞地说,“没有,实际上,今天一个字也没动。”喉咙一紧,“再说,那关你什么事啊……”声音一点点放小了,别扭极了。

“啧……”

德拉科没动,很久没说话,好像在搜索着理由,却找不出来一样。

是啊,本来就不关他马尔福的事,哈利想。

只不过是在他面前暴露了两次弱点,然后他‘大发慈悲’罢了。他对自己的好只不过是这样。

可哈利又想起,德拉科这个人对他似乎确实很特别。尽管说话件丝毫不肯退让,但他们和好之后无论是带他看火龙还是计划去看魁地奇球赛,无论是时不时跟过来粘着他还是将作业硬塞给他参考,每一件事都做的很温柔。看来对方是真的很希望他好起来。想到这里哈利傻兮兮地笑了两声,只是——

只是那张掉出来的卡片呢?

——爱你,潘西

是德拉科没寄出的情书吧?

所以说,他将不止对他一个人这么好,不是吗?

那个斯莱特林女孩,头发短短的,时常跟着他,他们看起来挺适合的。

笑容消失了。

他不想说出那张卡的事,不想让德拉科发现自己的情书没有寄出去,他发现自己竟自私地希冀对方只对他一个人好。

“关我的事啊,当然了。”压在他身上的人慢慢撤走了攻势,怅然地挪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一面桌子上。

“你要快点好起来,不然我怎么和别人介绍‘这是我的死对头哈利波特’?”

只是这样而已吗?

黑发男孩再次叹气,将头埋得更深了。

 

05. 

谁也无法解释那份依赖是怎样生成的,好像是不知不觉中就生根发芽,等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根深蒂固了,牢牢地成为他生活中的一部分。

他的阳光是他带来的。

在德拉科执意要跟着他之前,他已经走到自暴自弃的边缘,徘徊在发疯与歇斯底里之间。

明明灭灭的负面能量之所以没有吞掉他,是因为有人一直在给他期待,令他对生活有所向往。

所以呢?太丢脸了,哈利波特,你什么时候成这个样子了。

你打算害那个姑娘错失原本该属于她的幸福吗?你打算害一直帮你德拉科陷入另一种负能量旋涡吗?你打算做恶人吗?你打算充当这种垃圾角色吗?

拳头砸到了墙上,关节蹭破了皮,石壁上蹭出一道湿润的红印。

不,不是,你不想,你只是没得到你想要的东西,所以一直在难过而已。

那份感情本来就不属于自己,太自私了,把卡片还给他吧。

还给他,还给他,还给他吧,还给他吧。

德拉科还是会待他好,也没有人会发现他的异样,他该知足了。

可是心里仍在不明不白地难过着。

就好像飞得高高的风筝,死死拽着揪线的人那样。心里的那根线,牵得他生疼。

明明放下就好了,明明知道不该执着了。

明明旁观着,为他开心就好了。

可是,占着那个位置的,为什么不能是我呢?

为什么,

就不能是我呢?

 

06. 

「占卜课后礼堂见。」

到了约定的第三天,哈利倚着走廊的石柱等德拉科。二十分钟后他才慢吞吞地出现了,身边还说说笑笑地跟着一群人——高尔、克拉布、布雷斯、潘西、诺特。

“他跟我们一起来。”德拉科乐呵着和密友们说,又向不远处的人招手,“波特,过来。”

什么意思?这么多人?

原来不只是约了他一个吗?

原来独享于他的一切,也只是他在多想而已,

不知怎地,哈利觉得自己仿佛被耍了一般,气血一股脑地涌上了大脑,等他清醒时,已经将德拉科推撞在墙上了。

“马尔福!”他冲他大吼。

莫名其妙,德拉科刚想说什么,哈利又是一推,撞得他后背痛。

“马尔福!马尔福!!!”

情绪宣泄着,仿佛有一万句话一齐诉说,又仿佛没有。

“马尔福!!!马尔福!!!马尔福!!!!”

德拉科被一次又一次地推懵了,下一次推搡到来之前死死拽住哈利的手,这才停止了这巨大的动静。

“什么鬼?”

“搞什么?”

高尔和克拉布面面相觑,潘西和布雷斯目瞪口呆。眼看着这两个人突然就你推我我扯你的,一时间搞不清情况。

“波特?你怎么回事?”德拉科有点生气,执拗地拽着哈利的手腕,想从他的眼睛里看出点什么。而哈利则偏过头去,将牛皮本丢进德拉科自己的怀里。

“我不和你去了。”

“什么?”

“我说,我不和你去了。不管是今天,还是以后,你定的日程,我都不参与了。这个还给你,祝你们玩的愉快,再见!”

一口气吐完这些,哈利再次红了眼圈。

我在说什么呀,我不是该和和气气地和他走,然后像之前想过的那样,做一个平凡的友人或者死对头吗?这是在做什么啊……

“波特,你怎么想的?”德拉科急了,反将哈利推在墙上,“你真的这样讨厌我么?”

“对,讨厌,讨厌死了。”哈利抬头,目光凌厉极了。

不,不是这样,我不讨厌你,我不是这样想的,不是。

“你告诉我,为什么?”德拉科揪着哈利的领带,不肯放开,那帮斯莱特林也围了上去。

哈利顺了顺气,将手腕从压制中抽出来。

“不为什么,我讨厌你这么不明不白的给我安排日程,送我奇怪的东西!现在,从我的世界滚出去!”

没错,他说的是滚出去。

哈利挣开了那只突然放松的手,消失在走廊的拐弯处了。

他只顾着一股脑地逃走,已经忘了在这里等德拉科是为了什么。

 

07. 

“他是什么毛病?”望着哈利消失的方向,诺特说。

“谁知道。”德拉科气呼呼地说,将本子摔在了石壁上,一片纸页飘了出来。

表白信在众目睽睽之下打着旋掉在了地上。

「爱你,潘西」

看清字迹后潘西惊恐地倒吸了一口气。

 

08.

德拉科找到哈利时,他已经蜷坐在走廊拐角的阴影里很久了。

哈利没有抬头,但他知道能找到他的只有德拉科。但能是什么好事呢?他伤了他的心吧。

脚步声刚开始像是试探,轻轻挪过来,然后放下了警惕,提高了音量,尴尬地咳了两声。

“咳……波特……”

哈利没有说话,将自己抱得更紧了。

“鸮-鹦-鹉。”德拉科拖长音调说。

“什么……”

“我说你,像鸮鹦鹉。”

“那是什么?”

“世界上最蠢的鸟,经常吓傻,经常忘记自己会飞,还挑食。”

“……”

“最主要的是,他们经常会搞混求偶对象。”

哈利心里一沉,全身的血液都冰凉了。

他知道了?

不会吧!

哈利脸红了,死活不敢看他。

“波特,你在为那张卡片生气?”声音突然温和起来,令人想起裱花的奶油蛋糕。德拉科走近哈利,在他身边坐下来,一只手插进他的头发里揉了揉。

“你想多了。”哈利不服气地摇头晃脑,企图避开。

“那张卡……是布雷斯夹进去的。他以为我做的日程本是为了送潘西,以为我对她有意思,想要帮我一把,却没有翻到扉页,没看到你的名字。”

德拉科假装忿忿地说着,扯住了哈利的领带,逼迫他转向自己。

“不可能,你耍我。”哈利泪痕斑斑,一口咬定。

“怎么会?”

“反正我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有你没你都一样,“黑发男孩自怨自艾,低头说,不敢看德拉科的眼睛,”我从不依赖你,也不需要你带给我的期待。“

”而且,你是一个正常男生,大可以和女生谈恋爱,用不着因为顾及我的情绪而编出一串假话来骗我。我……你之前已经帮助我很多了,我知足了。”声音越说越小,吸了吸鼻子。

德拉科:“?……”

德拉科:“唔……”

德拉科:“波特,要是没听错的话……我刚才,是不是收到一份告白?”

什么?!

哈利的领带被揪紧了,对方那张自信的脸放大了。

绝、决不能让他看出破绽,那样就,就输了。

“我、我没有非分之想……对你……只是朋友。”他在逞强,目光游移,盯着德拉科的毛衣纹路从上往下,看到了裤子拉链,吞咽了一下。

“好吧好吧,你没有,我有。”德拉科认命地说。

要不是他拽紧了哈利的胳膊,哈利就要逃跑啦。

此时虽然他也紧张的要死,可他觉得,要是在此刻怂了,就再也抓不住狡猾的哈利了。

他凑近哈利,舔舔嘴唇,张开嘴,呼吸一下,再呼吸,然后忽然按住了对方的后脑勺,吻了上去。

哈利一惊,呆若木鸡。

温柔的触感只有一瞬间,接着鼻头就被咬了,德拉科离开时他嗅到了一股酸兮兮的口水味。

“……呃,你、你这家伙。”

哈利下意识地想扯住德拉科,才发现此时他的手在颤抖,比自己抖得还厉害,脸扭向另一边,耳朵也红了。

“鸮鹦鹉……”

半响,只听到德拉科轻声说了这么一句,

“看来我也是一只……鸮鹦鹉……”

搞混求偶对象,挑食,又胆小。

德拉科不明白地想,自己怎么就栽在一只傻公鸮身上了。

 又半响,他感到身上一重,是哈利依在他背上了。

“嗯……”

背上的人肆意蹭着他的毛衣,闷闷懒懒地应答。凉凉的手指钻进了发抖的手掌里。咚咚混响的心跳平复,又平复……

谁也没再开口。

他们就这样静静待着,等光线偏移,在地板上映出不同的形状,看窗外的流云变幻。

有些情绪,默默地随时间流淌着,不必再多说了。

 

【END】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目录(持续更新)

PS:看完之后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纯属发泄情绪,一通胡打,毫无逻辑……感谢还能坚持看到最后的你。

 
   
评论(15)
热度(483)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