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Drarry】花吐综合症(下)

*哈利版。巨量OOC哈哈哈,看得开心就好!食用愉快!

*借梗花吐症,德拉科版见上篇:【点我传送】

……

……

赫敏在沙发前走来走去,走来走去,走来走去。罗恩站在她旁边低头思考,插一会腰,托腮看看天花板,又干脆抱臂看向沙发里的哈利。

哈利挠挠头,“所以说,我也得了马尔福那种病?这不可能,他不是说过这是纯血家族才会得的吗?而我是个混血……”

“听他瞎扯!”两个朋友齐声说。

“首先,它不分血统!书上记载,就连麻瓜也可能会得。”赫敏的眉毛简直要挑到天花板上去了。

“其次,现在你需要治疗,不然真的会在短期内死去。”罗恩补充。

他们同时扭头看着对方,赫敏使劲给罗恩使眼色,罗恩先是吃惊,然后皱着眉头,担忧地冲赫敏摇摇头,赫敏翻了他一眼。罗恩又冲赫敏挤眉弄眼,赫敏认真阅读之后小幅度晃了晃脑袋,叹气。

哈利不解地看着他俩,心想:在打什么哑谜?

“所以说,我只要像马尔福那样得到一个吻就可以吗?”

“没错,可是它是有限定条件的。”赫敏坐在哈利身旁。

“我敢保证,你要是听到这个条件,宁愿不治而死。”罗恩也跑来坐在哈利身旁,被赫敏隔着人一拳揍在了胃上,他虚弱地捂住肚子说,“……我又没说错……那可是,马尔福啊……”

“唉……我想也是。”赫敏放下了攻势,扶着额头。

一时间没人说话,哈利喉咙一痒,又咳出一片白色的花瓣。

“那我找马尔福问清楚不就可以了吧?”他说,“既然我救了他,那他应该知道怎么救我才对。”

“哈利,”赫敏快速打断了他的话,“你确定你要吻他吗?不再试试,嗯……其他人的吻?”同时举起书页中那篇《花吐症的秘密》在哈利面前晃悠。

“或许有更好的人选,”罗恩露出了一副好像生嚼了酸柠檬似的表情,“或许,你可以试试……和金妮?”听起来不是很情愿的样子。

金妮一直暗恋着哈利,罗恩这个做哥哥的是不大愿意让妹妹献吻,但是也许这个吻与暗恋沾边,可以救好友的命。

哈利摇摇头,显然不大愿意。

“她还小,”哈利的脸红了,低下头说,“我觉得我可以试试其他人。”说罢又咳出两片花瓣来。

罗恩大喜:脸红了,咳出花瓣了,赫敏,说不定他也暗恋着金妮,金妮的吻会奏效的!

赫敏:别傻了,你看他的样子像是喜欢金妮吗?

罗恩:没有吗?

赫敏:有吗?

罗恩:没有……(挨了一肘击)吗?啊好好好,没有没有没有!痛痛痛痛……

“我决定了,”哈利忽然起身,若有所思地说,“我决定明天去找马尔福问问清楚,就这样吧,一切明天再说。”

罗恩还窝在沙发上揉着他的肚子,哈利走得太快他没插上话,赫敏坐在他身边,丧气地耸了耸肩。

 

 

实在太可怕了,隔天哈利起床后,准确的说是打算去礼堂吃饭的时候,刚出格兰芬多塔的拱门,一群女生就将他团团围住了。

“和我亲吻吧,哈利!”

“哈利!我的吻可以救你!”

“哈利哈利!我的吻包治百病!”

“如果她们都失败了,还可以试试我的!我来!”

哈利吓得靠在了身后的石墙上——没有退路了。

这个场景太熟悉了,当她们发现德拉科能咳出花瓣以后,也是这样一窝蜂围着他的。

天哪,原来是这种感觉吗?换做是德拉科,他会怎么处理?接受她们每一个人的吻还是?

不,要是他接受了她们的吻,早就该痊愈了,根本不会拖到几乎咽气。

哈利忽然想起亲吻德拉科时的场景:两个人无比贴近,他的第一吻吻到了德拉科的人中上,鼻尖打架。往下移了移才对准了位置。触感软嫩极了,像是润润滑滑的布丁,还带着淡淡的花香气息。

哈利舔了舔嘴唇,又抿了抿,吞咽了一下。

接着胸口开始了针扎似的疼痛,轻咳两声,两三片清香的百合花瓣打着旋落在了地上。

人群开始尖叫和嬉闹,哈利则是低着头强行挤开她们就跑。

那么多女生堵在一起,不知道德拉科是怎么应对自如的,反正他遇到这种事还是外行啦。

 

 

“波特,你有喜欢的人吗?”

走廊里,德拉科问,哈利支支吾吾低头不知道怎么开口。

他将德拉科约出来,想问问那个吻到底有什么玄妙的,想知道怎样才能治好——毕竟他还得拯救世界,怎么能在完成抱负之前就去死,那样太不哈利波特了。

“需要,喜欢的人吗?”哈利抬头,对上德拉科的眼睛。

德拉科正坏兮兮地冲哈利笑,盯着哈利的嘴唇看,哈利又舔了舔嘴唇,不甘示弱地看了回去。

对方的嘴唇不薄不厚刚刚好,弧度也很好看,特别是抿起来的时候,哈利很想再吻回去,吮吮它的味道。

胸腔忽然开始刺痛,猛烈的咳嗽之后,半朵百合花落在了地上。

“哈哈,波特,你也开始了吗?”德拉科戏谑地看着哈利,扳过他的肩,想往他的喉咙里看,哈利推了德拉科一把,退地远远的。

“你知道这很痛吧,马尔福。”他说,捂着自己的胸口,上下顺着气。

“是很痛啊,回想起来,那可真是痛-得-要-死-啊。”德拉科大笑,“很快,你就要躺进花吐症专属病房,每天咳出大量的百合花瓣,生不如死啦。”

“报复我很有快感吗?别忘了是谁救了你!”哈利再次推了德拉科一把,这次他用力了。

“喔~~~”德拉科假意托腮思考,“你期待我的报答啊,很抱歉,波特,我办不到呢。”脱口而出的话语气欠揍极了。

“你这混蛋。”哈利吸了吸鼻子,“那你总得告诉我这个病怎样才能化解吧?你不能眼睁睁看着我吐着花瓣死,对吧?”

德拉科乐呵的更夸张了,“一边吐花一边过世,这种死法很波特,很适合你。”

不是吧,马尔福的血是冷的吗?所以我为什要为他的病担忧啊,为什么要想方设法去救他啊!后悔了,现在就后悔了!说不定还是他传染给自己的呢!

又是一串猛烈的咳嗽,两朵挂着血丝的百合花绽开在地上。

“波特,你去哪?”

“不劳你费心,马尔福。”

见哈利要走,德拉科反倒收敛了嘲笑,急急地将他拉回来。哈利挣开了德拉科的手,扶着墙就走。

“别走,你没看见吗?你的花里沾血啦!这样下去你会……”

“那又怎么样?你会救我吗?你不会,你只会气我,雪上加霜。”

来之前还没有这样痛呢。

好痛。

忽然喘不上气,天旋地转头重脚轻。从这里去校医院大概要下四层楼,绕过两条走廊,计算完毕——他大概要晕倒在找庞弗雷夫人的路上了。

德拉科叹气,扶着哈利让他靠在石壁上。

“咳出第一片花瓣的时候,你在想谁,在干什么?”他问。一边拍拍哈利的背让他顺气,哈利又咳出了一堆百合,他白了这些鲜嫩的花朵一眼,心想怎么和德拉科病的一模一样。

“我忘了,再说,想起来了也不告诉你。”哈利嘶哑地说,枕着德拉科的肩缓神。

“不开玩笑,波特。你有喜欢的人吗?你告诉我,快说呀!”

干嘛那么着急啊。

喜欢的人?模模糊糊,朦朦胧胧的,说不上来啊。德拉科,你在我身边待着,别走啊。

咳出第一片花瓣的时候——唔,那个午后,德拉科伏在桌子上冲他笑,那一刻,暖极了。

德拉科,我是不是有点喜欢你啊。

是不是想要你的吻啊。

哈利忽然摇摇头,轻声笑。

德拉科好像以为他疯了,扳着他的肩大叫:“别睡过去啊波特!听见我说话了吗波特!醒醒!醒醒!醒醒!!!”

说话声由窸窸窣窣变得熙熙攘攘,很多看热闹的人围过来了。不知道为什么,他听见金妮的啼哭声接近了,大家说服她要给他一个吻。

抱着他的德拉科身体僵了僵。

哈利捂着生疼的胸口,缓缓睁开眼睛,对那个金发的虚影说,“德拉科,过来。”

德拉科吸了吸鼻子,恨恨地看着红发的姑娘,拽紧了哈利的领子。

一个粗暴的吻。

很用力,牙齿撞在嘴唇上了,啊,被咬了。

和想的不一样啊。

很快,吻他的人放开了他。

能呼吸了。

一时间胸膛里有什么东西翻江倒海,有东西要出来了。咳嗽,干呕,‘噗噜’,一大朵完全展开的百合花落在德拉科膝边。

没人说话了,他知道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他只能撑在地上喘气,似乎感觉到身边的德拉科正在抬头看着围观的人,向他们发射着非常不友善的目光。

“怎么样哈利?”有人怯怯地问。

“呼……呼……”他捂着胸口坐定,感到自己再次回到这个世界上了,一切正常,再健康不过了。

“我恢复了。”他笑着说。

人群却炸开了,傻眼了,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名为金妮的姑娘差点晕过去了。

 

 

傍晚,两个人沿着黑湖转圈。

“……谢谢你,德拉科。”哈利说。

“不用谢,一命报一命,应该的。”德拉科颇有怨言地看了哈利一眼,然后像想起了什么开心事似的笑了。

“你,还没告诉我,那个病是怎么治好的?”

“这个啊,”德拉科躲避着哈利认真的目光,“我能不能不说啊?”

“不行。你必须得告诉我。”哈利挡在德拉科面前,不让他继续走。

德拉科叹气,脸蛋染上了淡淡的绯色。哈利的领带被揪住了,德拉科凑近,两个人的嘴唇只要再往前一公分就能碰到了。

“波特,还想来一次吗?”

对方的呼吸喷薄在自己的嘴唇上,气氛暧昧极了。哈利使劲摇摇头,侧身退开了。

德拉科也摇摇头,笑他怯场。

“嗯,这么说吧波特,那个病……必须是初吻,或者给过你初吻的人才能破解的。”他耸耸肩,仿佛在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哈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德拉科忽然想起什么,迅速问,“波特,你的初吻不会在之前已经给了别人吧?”

哈利头摇得像拨浪鼓,“不会啊,怎么会?!”

言外之意就是初吻给你咯。

“哦。”

德拉科又在窃笑了,手指抹了抹唇角,仿佛在回味着什么。

哈利觉得他的回答哪里不对,却想不起是哪里不对,索性不想了。

两个人驻足,一起看着湖里倒影的绯红晚霞和夕阳。

这一刻,哈利觉得整个世界美极了。

 

……

……

尾声1

乔治:emmmmm……

弗雷德:emmmmmm……

罗恩:我在想我们还要把真相告诉哈利吗?

赫敏:唉,你觉得呢?

乔治:还是不要说了。

弗雷德:要是他知道这件事的真相得多受打击啊。

乔治:他暗恋着一个男生。

弗雷德:那个人还是马尔福。

乔治:他的死对头。

弗雷德:格兰芬多的死对头。

赫敏:我看我们还是把书还回去吧。

乔治&弗雷德:好主意。

罗恩:哦好。

罗恩:咦?书不见了。

罗恩:咦?为什么哈利的课本在我的包里?

罗恩:等等,既然哈利的课本在这里,那么那本《花吐症解法大全》又去了哪里?

赫敏:不会被哈利收拾到书包里去了吧?

四个人:……

四个人:不!!!

 

 

尾声2

哈利的怒吼从走廊这头直直地贯穿到走廊的那头。

“马—尔—福!你这个骗子!你这个骗子!你这个骗子!”

哈利追着德拉科,抡起《花吐症解法大全》就向德拉科的脑袋上砸去。

德拉科一边防御一边大喊:“是你的命重要还是我骗你重要?换做是你你顾得上那么多吗?!”

是啊,好像也是。

哈利忽然想起德拉科奄奄一息时自己的心情。

——好!不就是个吻吗?能救他就好,谁还在乎是在干嘛!!!

哈利的脸蓦地红了。

德拉科忽然慌张地背过去不让哈利看到他的脸色。

静了一会,气氛怪怪的。

哈利:……

哈利:德拉科,我好像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

哈利:你这家伙……你……

哈利:你喜欢我?

 

 

【END】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文归档(持续更新)

真的是史上最快解决的花吐症,没有之一,哈哈哈。

 
   
评论(32)
热度(871)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