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Drarry】卧槽!!!!!!???(一发完)

#忙里摸鱼,忙里绝望#

#又名-德拉科中毒记,毁天灭地级OOC,逻辑断续,慎用#

……

……

罗恩手忙脚乱地从病房里冲出来:“马尔福疯了!”

赫敏惊慌失措地从病房里冲出来:“马尔福真的疯了!”

金妮尖叫一声推上了半掩着的门,红着脸,比他们跑的更快。

哈利正端着正冒热气的可可从他们身边路过,他的朋友们传递来的惊恐神色令他的预感糟透了。他二话没说快步冲进病房。

安安静静,德拉科安分的睡在病床上,睡衣扣子被解的七七八八,身子一半都露在外面。

热饮被猛地推在桌上,哈利快步赶过去系德拉科身上的扣子。

大冬天的,病房里的温度也不算高。不盖被子就算了,还把自己露在外面,是不是赶着生病啊。

系好扣子以后,哈利骂骂咧咧地从德拉科身下抽出压住的被子,将他裹起来以后,下意识的去探德拉科的额头——还好,暂时没事。

德拉科睡着了,好像睡得很舒服,向哈利这边转过来,还往被子里缩了缩。

“唉……”

哈利叹了口气,看着德拉科那张熟睡的脸,心想真是罪过。


事情就发生在昨天。

那是一个无比平常的周末,那是一顿无比平常的晚饭,哈利约了德拉科,两个人悄悄缩在斯莱特林桌的一角。他无比慎重,思前想后,斟酌着怎么样才能婉转的问出他的问题。

“波特,今天你约我是想说什么?”德拉科笑得比平常柔和的多。

“呃,我、我想问你一些……历史问题,还有未来方向。哦对了,你的星象图画得不错,可以教教我?”哈利挠挠头,先是结结巴巴,然后眼睛一转,将那个救命稻草一样的问题迅速地问了出来。

德拉科似乎没有听明白,他端着杯子凑近哈利,近得可以看见他睫毛的细枝末节。

“重复一次,你想表达什么?”

直视那双清澈的灰蓝眼睛时哈利觉得心脏抽了一下。

说呀,说呀,问他啊。

哈利眨眨眼,快速扫视了一下对方的领带,深吸一口气将手握得很紧。

气氛不对,气氛不对啊!不该是这样的。

“呃,我想先去一趟盥洗室,一会儿见。”

他急匆匆站起来离席,转身的时候他的脸刷地红了,心跳也撞得很快。

明明想问的是件很严肃的公事,公事。哈利,你先冷静一下吹吹风,待会再开口时一定记住快准狠。

拐出礼堂门口,哈利终于将屏住的呼吸放开了,大口大口享受着氧气,晚风将他的紧张吹走了一些。

他发誓他从离席到回桌这中间隔了没有五分钟。

再回来时他的位置上已经围满了人,仔细一看还是熟悉的面孔——罗恩、赫敏、乔治、弗雷德、纳威、金妮——全是他的好朋友。

而德拉科则在人群中央,两眼无神,一边笑嘻嘻地自言自语一边在玩自己的手。

哈利一惊,连退三步。

“我不在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们一起将德拉科带到了校医院,当庞弗雷夫人问清病情时,一向温和的她差点没将盘子里的十几瓶药水一个个全摔在他们头上。

“毒害同学!你们怎么敢!幸好只是发发疯,要是出事了可怎么好?!”她暴躁地说,“要不是邓布利多没有回来!要不是我没有扣分的权限!格兰芬多沙漏里的分数就该被扣成负的了!”

“我们知道错了庞弗雷夫人。那德拉科需要多久才能恢复?”哈利低头说,有人拉了拉他的袖子,他将那只手推了回去。

“不好说,我还得研究一下药水的成分。现在,把证物给我。”

弗雷德畏缩地推了一下手里的杯子——刚才德拉科喝的那个,里面的液体已经由清澈的橙黄变成了浓厚的咖啡色,好像是一杯热巧克力。

“下次学点好吧,小毛头们!”

护士长赏了他们一人一个爆栗,打到哈利时在一边神游的德拉科突然从地上跳起来。

“不许打波特!不许打波特!不许打!”

他像小孩那样气呼呼地边喊边拍庞弗雷夫人,就好像她抢了他最爱的玩具似的。

大家惊恐地交换眼神,哈利拉开了德拉科,将他按在了病床上。

“好了德拉科,她不打了,不打了。”哈利耐着性子说。德拉科颇有怨言的表情才终于缓和了点,接着他挑了挑眉毛,两只手去拧哈利的腰。

哈利的惨叫回荡在整个病房。


“呃,好吧,我先来吧。”

等庞弗雷夫人走了,弗雷德先开口,“当我和乔治看到哈利鬼鬼祟祟地去斯莱特林桌时,我们都以为他是去回复马尔福的,所以在马尔福盯着哈利的背影看的时候我们偷偷给他的杯子里加了点东西……”

“迷情剂,咳,就一滴。”乔治瞥着地板说。

大家都听到了自己到吸气的声音。

“嗯……”罗恩畏畏缩缩地举起了手,“我和他们俩的想法一样,所以我趁他走神偷偷加了一滴福灵剂——呃、偷来的。”声音越说越小。

赫敏的手肘撞了一下罗恩的肚子,他的双胞胎哥哥则对他相视一笑,就像在说“好样的”。

“唔,马尔福最近一直行踪诡异,我想哈利一定是去问他什么要紧的事,所以我放了一滴吐真剂……教学用的,早知道就早点还回去了。”纳威心虚地说。

金妮往后缩了缩,点着指尖说,“我和他们……想法不同。前几天我看见他们好像不太愉快,以为哈利是想整整马尔福,所以我加了几滴,呃,混乱调料。”

所以说这几种药剂混合在一起变成了一种毒药,令一个原本还算聪明的十五岁少年变成了一个三岁的傻子。

“对不起,哈利,我不知道你找他是真的有事要说。”

哈利摇摇头原谅了他们。

其实他自己也没安好心,趁德拉科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加稠了酒精的浓度,想趁机套出一点话来。看德拉科一直在傻笑的样子,他心里也愧疚得很。

“好吧,你们知道自己违反了多少校规吗?要不是庞弗雷夫人好说话,给马尔福家送信的猫头鹰恐怕就已经在路上了。”

赫敏抱臂踱步,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好在她没有。”

“不然爸爸就要遭殃了。”

“何止爸爸。”

“整个格兰芬多都完了。”

韦斯莱双胞胎耸了耸肩。

“所以说哈利,你之前是想问他什么来着?”赫敏凑近哈利,语气有点咄咄逼人。哈利觉得她一定是看出了点什么。

“呃……”他瞥着天花板。

德拉科突然从他身边蹿出来冲赫敏大声嚷嚷,“你不许说波特!你不许说波特!”

罗恩和哈利眼疾手快的拉开了两人,罗恩叨叨:“什么病这是啊……”

韦斯莱双胞胎同时咂舌,乔治走近哈利,假装要扯哈利的头发,德拉科又像小孩发脾气一样推了乔治一把。

“马尔福,马尔福,看过来。”弗雷德的手指在德拉科的眼前晃悠,“你认得我吗?”

德拉科摇摇头。

“他们是谁?”

德拉科扫视了一眼,摇摇头,好像不屑去看。

“那我要打他了。”罗恩的肩被他哥哥拍了一掌(罗恩:嘿!)。德拉科似乎是用鼻孔围观,冷淡得要死。

“那我要打哈利了,看!”

果然,手掌还未碰到哈利,德拉科就皱着眉毛跳起来按住了弗雷德的手,“不许打波特!不许打波特!他是我的!不许欺负他!”

双胞胎相视一笑。

“伙计们,我们的想法验证了。”

“他现在除了哈利好像谁也不认得了。”

其余几个人的脸上一会惊恐一会不可置信的交替着神色。

金妮:为什么只认得哈利啊。

赫敏:可能他中毒前最后一眼看到的是哈利吧。

纳威&韦斯莱双胞胎&罗恩:……

纳威&韦斯莱双胞胎&罗恩:我有句很耿直的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趁这功夫德拉科傻笑着狠狠拧了一把哈利的白嫩脸蛋,他的嚎叫声连走廊尽头的画像都给吸引过来了。


所以哈利请假了。

他决定不去上课,留下来照顾德拉科。

他不在病房的时候,德拉科就会满房子找他,见人就问:“波特呢?你们把他变到哪里去了?给我变回来啊!”

他回来了,德拉科就会开心的冲过来,然后——拧他的腰,拧他的胳膊,拧他的腿,将被子蒙在他身上一通乱打。

好在德拉科的魔杖被收起来了,不然都不知道能干出什么事来。

哈利叹气,帮德拉科掖好被角。除了期待这个家伙早点好起来以外他几乎想不到别的法子。

德拉科的眼睛动了,眨了眨,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要找波特。

“我在这里呢德拉科。给,你刚才要的热可可。”

好在那杯东西还热着呢,哈利将他的病号扶起来,顺便把杯子推给他。德拉科嗅了嗅,浅金色的眉毛顽皮地挑了挑。

“不想喝了。”他说,顺便想欣赏哈利失望的表情。

果然哈利嘴角弧度下沉了,不过只持续了一秒,他又将杯子端起来,自己抿了一口。

“很香。”哈利故意说。

这个智商目前超不过三岁的家伙眼睛立即直了,一边抢一边说,“我改变主意了,把它给我。”

哈利舔了舔沾在嘴唇上的沫,将杯子拿开了。德拉科见状又要掐他的胳膊,哈利赶忙按住他的手。

现在德拉科知道他是不能得逞了,不高兴的坐在床上不肯说话也不肯看哈利。

哈利:“马尔福?”

德拉科:“……”

哈利:“德拉科?”

德拉科:“切!”

哈利:“给你吧,给你好了。乖乖,别生气。”

哈利拿出佩妮姨妈哄达力的温柔语气来哄德拉科,说完他自己都浑身不自在。

杯子在德拉科的眼前晃,德拉科噘着嘴一副伤了心的样子,看见杯子和哈利的笑眼立即又好了,抢过来咕嘟咕嘟地喝掉了。

喝完哈利还要给他擦嘴,因为他喝的到处都是。

“德拉科,我是谁。”哈利问。

“是波特啊。”

“那我是什么样的人?”

灰蓝的眼睛眯了笑,“你是烦人精。”说着对哈利开展了连环攻击。

哈利:“停,别打了,我知道了还不行吗?”

德拉科得意的手叉腰傻笑:“知道就好,你不听话我就打你。”

哈利怎么也无法将眼前这个家伙和往常那个气质型的德拉科联系起来,他无可奈何地摸了摸对方的额头,将浅金色的头发梳了梳(德拉科不乐意地躲了一下)。

“波特,我想去盥洗室。”德拉科嘟囔。

“去吧。”哈利说。

“你跟我一起去。”哈利的领子被揪住了。

好吧好吧,救世主今天是别想安安心心的呆一会了。

哈利伺候了德拉科整个如厕过程,回来的路上还要当心德拉科的掐人狂攻。

晚饭时间到了,哈利匆匆去礼堂取了德拉科爱吃的食物,盯着德拉科一口一口吃下,给他擦嘴,过程中还要当心德拉科的掐人狂攻。

德拉科抱怨住院无聊,哈利掏出病床读物给他读,不奏效,拿零食哄骗,不是很奏效,咬咬牙扮鬼脸,被揍了,哈利耐性的讲故事才换来片刻安宁,过程中还要当心德拉科的掐人狂攻。

“你睡在这儿。”熄灯时德拉科拍拍他的枕头边说。

“不行,德拉科。”哈利摇摇头,“学校有宵禁,我晚上得回到我的宿舍去。”

“你留下来。”

“留不下来。”

“你留下来。”

“我没办法,德拉科乖……哎哟!”

哈利敢肯定自己刚才被扯掉了一撮头发。他很想发火,可对面的家伙表情却突然委屈起来,于是哈利的心又软了软。

“那好吧……”德拉科终于妥协,“那我要一个晚安吻。”他想了想,“明天早上也要。”

“……呃”

不好吧,他们现在才从朋友开始做起啊。

“不给我你就不许走。”发号施令的人强硬的拽住了哈利的胳膊。

哈利叹叹气,“好吧,给你就给你。”

不就是个吻。

德拉科得意地将他的脸蛋凑了过来,哈利捏紧了手,嗅到了香味,鼻尖轻触软嫩的脸颊,他不自觉地吸一口气,屏住呼吸,抿抿嘴唇。

吧唧——蜻蜓点水,落在对方嘴角。

真软。


隔天德拉科醒的很早。

“唔……”

头有点疼,他习惯性的支起身子想换衣服,恍惚间发现自己在校医院。

一个人正伏在他的身上打盹,被他的动作晃醒了后,迷迷糊糊地戴上了一边放着的圆眼镜。

“德拉科你醒了?怎么样,饿不饿?”

对方的手探了探他的头,然后凑近了——

柔软而热的吻落在嘴角。

砰咚、砰咚——是心跳的声音。

蓦——是脸红的速度。

德拉科猛地后撤。

“波特?!!”


安静了。

两人对视,抓着头发异口同声。

“卧槽!!!!!!???”



【END】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文归档(持续更新)

 
   
评论(59)
热度(1035)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