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德哈】别闹好吗(一发完)

*又是一个无头无尾的片段,主要是想看哈利被欺负啊XD(你够)。

*以后可能会凑成一串故事

……

……
哈利不知道德拉科为什么无端端出现在校医院里。

彼时他正窝在病床上,被子盖过下巴,努力蜷缩在窗户映来的一束阳光里,病房一角却突然传来了带着嘲讽的得意声音。

“怎么了波特?还没上场就病倒了?错过魁地奇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爽?”

脚步走近了,哈利慢吞吞地睁开了一条小缝,又因为太模糊看不清而眯了回去。他正在发烧,身上发冷,鼻息滚烫,头脑混混沉沉,来者不论来着是谁都不重要,他现在只想缩在暖和的被窝里好好休息。

“怎么了救世主?精神欠佳吗,哈-哈。”

德拉科俯下身子,哈利无动于衷,缩了缩,将自己裹得更紧了。棉被盖住了耳朵,只露出脸和乱糟糟的黑发。

“波特?”

回答他的只有哈利粗重的呼吸声。鼻子不通,哈利挪了挪,转了个向,大雪球现在面朝另一边睡去了。

这团软绒绒的雪球戳得德拉科的心痒痒的,他眼睛转了转,来了坏主意。两只手一起疯狂地揉哈利的头发,边揉边喊:“疤头,起-床-咯!”

原本正向梦境过度的哈利被扰的烦极了,被手指碰到的皮肤传来了痒酥酥的疼,令他难过得要死。他忍无可忍挡开了德拉科的手,瓮声瓮气地抗议。

“别折腾我了,马尔福。”

哈利皱着眉头,声音也有气无力的,头发散乱,加上穿着的病号服,整个人显得很虚弱。但德拉科还蛮高兴的,因为哈利终于理他了。

一只手覆在了哈利的额头上。

“哈哈,你在发烧啊,波特,再烧下去金色飞贼就要被斯莱特林抓走了。”德拉科开心地说。

得了,觉也睡不成了,庞弗雷夫人也不在,没人管这个斯莱特林的烦人精了。哈利慢吞吞地坐了起来,慢吞吞地靠在床背上,又慢吞吞地把被子围起来,直到足够暖和时才慢吞吞地开腔。

“那又怎么样,反正也不是你抓的。”哈利说,将自己裹得更紧了。

他说的是事实,今天格兰芬多对阵斯莱特林,两个找球手都没上场:一个发烧了,另一个右胳膊骨折。比赛期间,他们俩闲的没事做,正在病房里大眼瞪小眼呢。

德拉科摆了摆打着石膏的右臂,心里也不是滋味。

“哼,至少我可以在这里打败你。”

说罢德拉科弓起手指弹了哈利一个爆栗,哈利软软地“嗷”了一声,捂住了脑门。

“哈哈哈,瞧你那副小傻样。”

“马尔福,和你商量一下。”哈利喃喃开口,带着鼻音,“今天停战,等我烧退了我们再光明正大的决斗吧。”他现在头脑发懵,只想舒舒服服的沉陷进睡意里。

“如果我不同意呢?”德拉科捏住了哈利的鼻子。

哈利迟钝地躲开,想揪住德拉科的衣服做反击,没抓着,又从枕头底下摸出了魔杖,气呼呼地说,“不同意我就打断你刚长好的胳膊,现在,马上。”

有那么一秒德拉科当真了,以为病中的哈利依然很厉害,但看对方病恹恹的,没两秒钟威胁的神情就软了下去,他又立即恢复了自信。

“看来我们的救世主还是不知道怎么尊重同学,要不要我教你啊?”

哈利的魔杖被夺去了,德拉科将它抛出又接住,一边玩一边观察哈利的表情。

“……”哈利叹气,心想德拉科真的没救了。

哈利:“我数三声,你不给我,我就打你。”

德拉科:“三!”

哈利:“……”

哈利:“好吧,你给我等着,马尔福。”

说着他就从病床上跳下来攻击德拉科,拿着魔杖的左手闪开了,没关系,去攻击他正骨折的右手。一转身,右胳膊也闪开了,哈利掐住了德拉科的脖子。

“我再重申一次,魔杖给我,你,出去。我要睡觉。”他慢吞吞地说,手上的力度却加重了。

脖子上传来烫热的感觉,身后的哈利咳嗽了几声,德拉科叹气,放弃了抵抗。

“好,好,还给你,波特。”德拉科举起双手表示毫无敌意,听话地把魔杖递了回去。

哈利将信将疑的接了过来,又听德拉科玩笑道,“没有韦斯莱和格兰杰,你一个人的时候战斗力也蛮强的嘛。”

“哦谢谢夸奖,马尔福,现在请你出去。”哈利慢慢的爬回了床,重新将自己裹在了棉被里,厚厚的被角盖住下巴,成了一颗蜷缩的大雪球。

“不,我改变主意了波特。”德拉科坐回了哈利床边,又揉了一把凌乱的黑发。

“我要闹你。”他俯身轻声对哈利没盖住的耳朵耳语。

哈利皱了皱眉毛,挣扎着爬起来报复性的按了一把德拉科的脑瓜,“滚。”

“我不。”德拉科按住了哈利的手。

“走开!”哈利试图抽走他的手。

“我就不!”德拉科将他的两只手都轻而易举的按住,并且用假装骨折的右手疯狂扰乱哈利的头发。

“唔……你到底要怎样,马尔福?”男孩的声音朦朦胧胧的,听起来就像带了哭腔。

“挠到你求饶为止,救世主。”

“……我在发烧,马尔福,你挠得我很难受。”哈利无力的缩了缩,将自己埋得更深。眼角渗出了清泪——倒不是因为被欺负,只是因为身体不舒服。

“那你求饶啊,我就饶了你。”德拉科笑笑,想再探探哈利的脑门,却先探到了哈利呼出的热气。

“不,你这个疯子。”哈利喃喃,为了躲避攻击,他几乎将自己缩成了句号,头发蹭在了坐在床边的德拉科的腿上。

“你再说一次?”德拉科放轻了力度。

“我说,绝不,马尔福。”哈利闭上双眼,轻轻说。

“再说一次,你看我会不会放过你?”德拉科停止攻势,手指插进黑发里,梳了过去。

哈利昏昏沉沉的,浑身钝痛,咳嗽了两声,头皮又传来了酥酥痛楚,难受极了。

“……好吧,别再动我了。”他含糊不清地说,“求你了,马尔福。”

德拉科一怔,以为自己听错了,面带笑意地问,“你说什么?”

“求你……”声音越说越小。

德拉科心跳漏了一拍,德拉科欣喜若狂,德拉科还想问,哈利却不再作答。

安静了,德拉科看着身边均匀呼吸的大雪球,心想:他睡着了啊。

一个声音说,如果这时候再不做点什么真的很对不起死对头的身份。另一个声音说,波特现在正在发烧,看起来真的很严重啊。

德拉科想了想,默默地将哈利的胳膊放进了被子里,并且给他掖好了被角。

哈利的头蹭在他的腿边,就好像在靠着他睡觉。

 

不知为何,德拉科并没有嫌弃地走开,而是就这么静静坐了一会,默默看着窗外呼啸的风雪。


……

……


不知睡了多久,哈利迷迷糊糊想换个姿势,额头却蹭到了什么东西,他心里一凉——不像是枕头啊。

于是他睁眼一看。

原来是德拉科马尔福的腿啊。

德拉科保持着坐在床边的姿势,靠在床背上睡着了。

是该喊醒他还是该打醒呢?哈利的脑袋清醒些了,想起他入睡前的糗事,他恨不得把德拉科揍进地缝里去。

他决定倒数三秒就动手。

三、二、一!

“阿嚏!”德拉科打了个喷嚏。

哈利被吓到了,哈利蜷进了被子,哈利打算装睡看时机反击。

额前的温暖离开了,怕他被晃醒对方还拉了枕头让他枕好。

被角再次被掖紧,身边的人窸窸窣窣起身,蹲在床边,鼻息喷薄在他的脸上,好像距离很近很近。

半响,他听到了一声轻得不能再轻的轻笑,冰凉的手指轻轻刮过他的鼻尖。

然后那个人轻手轻脚地走远,病房的门被慢慢掩上。

哈利迟钝地反应过来,皱了皱眉。

“马、马尔福?”                              

 

……

 

【END】

最近的梗都没有凑成完整的小故事,不过写得还蛮开心。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文归档(持续更新)

 
   
评论(51)
热度(953)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