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德哈】日记本与解梦与爱情(一发完)

*校园风清淡小甜饼*

*7200字,食用愉快*

……

……

 

 

01.

「从前我一直以为德拉科马尔福是个小混蛋,有事没事就聚众捣蛋、嘲笑、拆我的台,还瞧不起人。虽然现在也没多少改观,但,他好像没那么糟。」

笔尖一停,正在写日记的哈利的脸上浮现出笑意。

「一切得从上一场魁地奇比赛说起。那时我和他正在竞争飞贼,忽然鬼飞球从我的右方呼啸而来。躲避的惯使我撞到了身后的德拉科。我们一起跌向了观众塔。结果双方找球手轻伤,换上替补,斯莱特林胜。我很不高兴,德拉科也不服气,在去校医院的路上,我们追着对方打了起来,打着打着,我的幸运加隆飞出了口袋,滚到旁边的黑湖里去了——」

 

眼见金币沉入了深不见底的黑湖,哈利推开了正在扭打的德拉科,跪在湖边抽出魔杖念咒。不知怎的,飞来咒失效了。

“都怪你马尔福!现在我的幸运加隆丢了!”哈利坐在湖边,突然就委屈得像落水狗。

“哈哈怎么了破特?穷苦到只剩这一枚加隆了?”德拉科蹲在哈利身边,幸灾乐祸地说。

“你不懂,金币上有朋友们的幸运咒语,意义非凡。”所以他都随身带着,就像带着守护符。

“啧,瞧你那没出息样。”德拉科掏出另一枚,魔杖尖轻轻一点,递给哈利,“拿着,就当这是你丢的那一个。”

还未从思绪里缓过来,金币已经当啷一声落入口袋。

德拉科向哈利伸出了手,想起了什么又快速收了回去,快步离开了。

 

 

02.

哈利的退赛与任何人无关,可是他的朋友们不这么想,他们认为是德拉科连累了他。

第二天早晨,睡眼惺忪的哈利刚出格兰芬多塔就听见了一阵欢呼。一群人挤在楼梯的扶手边往下望着什么,一边说还一边窃笑。

“哈哈,乔治,你施了多远的咒语?”

“半英里,弗雷德,你呢?”

“一英里,加上你的半英里,足足有一英里半。看来烦人精得跑断腿咯。”

“是啊兄弟,这个教训足够深刻了。二十圈了是不是?我看他还能再跑五分钟。”

费尔奇的喊叫响彻楼道,围观人群嬉笑着迅速散场。哈利好奇地往下一瞥,发现中咒的是德拉科——他正绕着走廊的边缘匀速跑动,气呼呼的却毫无办法。

“该死的韦斯莱!我父亲要是知道了,一定没他们好果子吃!”

德拉科喘着气恶狠狠地咒骂着。一直以来都是养尊处优,从未有过巨量的运动,他的心脏快跳炸了,呼吸也不能调整,几乎晕眩。

“马尔福!你还好吗?”哈利追了上去,直至并肩。

“你觉得呢?”

“呃……不怎么好。”

“我只想知道这个鬼魔咒还有多久结束!”

“坚持一下,还有几百步。”哈利跑到前面,回头对德拉科说,“你跟着我,我陪你跑。”

两个人一前一后绕着走廊奔跑。

德拉科本来已经精疲力竭,但见哈利陪他跑便不觉得很累了。他甚至有些感动,想握住哈利的手。

 

 

03.

这场奔跑终于一场意外——他们发誓没有看到抱书前行的麦格教授。

“早上过得很悠闲啊,波特、马尔福先生?”麦格教授挥挥魔杖,跌落在地的书本重新落入她的怀里,“我认为你们缺一门选修。”

此时此刻唯一的选修是解梦课——教授设在远得不行的北塔楼,教课的是兼占卜课的特里劳妮教授。仅开放给高年级,也就是说一个同级生都没有。

课已经讲了一半了,两个人从后门偷偷溜进去。教室里只剩两个空位:倒数两排的前后桌。

德拉科眼疾手快地抢了前面那个,对哈利做了个鬼脸。
得了便宜还卖乖啊,哈利白了德拉科一眼,吞下怨言坐在了他的后面。

这堂课要练习画梦境的意象图,两个连课本都没有的家伙怎么可能带羊皮纸?哈利的同桌好心递给了他一张,顺便还借了他一只羽毛笔。

德拉科倒是有笔,但他左看看右看看,又在兜里掏了掏——很好,除了随身带着的小点心外什么都没有。

有人碰了碰他的肩头,递给他半张羊皮纸。

“谢……呃,波特,我不要。”德拉科伸手要接,看见递来的人是哈利,又摆摆手将羊皮纸推回去了。

他起身,将凳子踢开,故意弄出了很大的动静音,“教授,我没带羊皮纸。事实上,我们两个刚进来,连像样的课本也没有。”

于是他如愿以偿地得到一张崭新的羊皮纸,同时得到了一节留堂——课后打扫教室。

哈利:“……”

哈利:“马尔福,你这是何苦?”

德拉科什么也没说,当教室沉浸在沙沙的画图声中,他便转了过来,与哈利用同一张桌子。

两个人从没这么近的坐在一起过,时间静静流淌,哈利抬眼偷看。

德拉科认真画图的样子也很少见,事实证明他不吵不闹、安静下来的时候还是很帅的,至少这一刻是。

哈利晃晃脑袋,将视线从咬着羽毛笔思考的德拉科身上移开,继续画他的牡鹿。

雨点噼噼啪啪地打在了窗户上,下雨了,暴雨越来越大。

“真不走运。”德拉科说,他没带伞。

哈利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麻瓜折叠伞,在德拉科眼前摇晃,“别怕,马尔福,我带着呢。”

德拉科瞥了他一眼,轻快地说:“谁稀罕。”

这是一句典型的马尔福式逞强。哈利勾起了嘴角,要是一会没有我,看你怎么回城堡去。

下课后,空旷的教室里只余德拉科和哈利两个,德拉科挥了挥魔杖,屋子里的扫帚和抹布开始了它们的工作。

阵雨没多久就停了,而那时德拉科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哈利幸灾乐祸地拎起了书包,“再见,马尔福。”他挥挥手,“哈哈,你慢慢扫吧,我先回去啦。”

接着他便在对方眼巴巴的注视下推门出去了。

 

不论之前怎样不和,在这门修课里,他们却以前所未有的和谐模式相处。德拉科给哈利让了个座位,他们甚至变成了同桌。

课堂开始前,德拉科却怎么也找不到他上堂课画的意象图了。他烦躁地将书包里的书全部倒在桌子上,一本一本地翻着。

见德拉科焦急的样子,哈利将桌上剩余的书本拿过来帮忙翻找。

“你夹在哪里呢?”他问。

“我家在威尔特郡。马尔福庄园那么有名,你都不知道吗?”德拉科眼皮也没抬地回答。

耳边突然爆发了一阵笑声,“我是问你夹在哪本书里,不是问你住在哪里啊马尔福。回答的那么详细,你不是要回家去找吧?哈哈哈……”

德拉科怔了一下,也笑了起来——虽然这个笑点没多好笑。

两个人就这么笑了一会儿,直到哈利从他的占卜书里抽出了那张画。

“给,找到啦,下次记得夹到好找的位置。”

“好,好。谨遵教诲。”德拉科有模有样地接过来,玩笑似的向哈利行了个浅浅的谢礼。

哈利画的是牧鹿和牝鹿,德拉科画的是雪花和雪景。

“这不像是你会喜欢的东西。”哈利说,见德拉科不解又补充,“金杯、权杖、庄园、还有萨拉查,我以为你会更在意这些。”

“是吗,波特?我也没想到你会喜欢两头蠢鹿。”

“……”哈利摇摇头,“它们是我父母的守护神,经常出现在我的梦中。”

“哦,那就是有特殊意义的蠢鹿。”德拉科将它们抢了过来仔细端详。

“别这么说。还有,把它给我,马尔福。”

“就不。”

见哈利在意,德拉科登时来了坏主意,将那张图举得很高很高,当哈利站起来去抢,德拉科就将它伸得更远,藏在自己身后。

“不给是吗?”哈利举起了魔杖,犹豫一秒后将它丢在了桌上,他选择肉搏——按住德拉科的肩膀,伏在他身上去够那张纸片。

金发捣蛋鬼笑着,双手变着法的躲着哈利,哈利急眼了,扑了上去,圈住了德拉科的胳膊。

德拉科突然不动了,哈利抢到了那张纸。

扑通、扑通、扑通。

现在他的侧脸贴着德拉科的心口,正听到了对方加速的心跳,他的胳膊圈住了德拉科的,整个人都扑在了他的怀里。

……好尴尬,只听得对方呼吸的声音。哈利抬眼,侧脸蹭着毛衣,视线相交了,对方别扭地将目光移向别处。
安静几秒。

“呃……我赢了。”哈利起身小声说。

德拉科不再说话,支着下巴打开书本去预习课本内容。
这堂课过得混混沌沌,哈利一直循环在刚才的画面里:他们贴得很近,他的心跳多么好听,他的身体柔软而有力,他的气息那么好闻,他想要再次相拥……

特里劳妮教授晃荡到他们身边时,不在状态的哈利在众目睽睽之下站起来,不仅结结巴巴无法解释出两只鹿是的含义,还说错了好多概念。

“哦,可怜的孩子。如果你说不出来,恐怕就要留堂重画了。又或许,你的搭档能知道点什么?”

特里劳妮教授与哈利一起望向德拉科,眼巴巴地充满希望。

哈利:说点什么啊,我不想留堂啊!带我走吧,拜托了,德拉科。

德拉科: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他眨眨眼,捏出一个假笑,“抱歉教授,我不知道。”

德拉科:你还是自己回去吧,祝你留堂开心,救世主。

哈利皮笑肉不笑地踹了他一脚。

 

他们的关系越来越好,经常结伴去上解梦课,下课的时候也一起回城堡——尽管斯莱特林了地窖和格兰芬多塔距离甚远。

有时候哈利走着走着晃了神,德拉科就会拽着他的袍子,将他拉回身边。

“别傻了波特,我们得先回礼堂吃饭。”

而哈利很乐意被他逮回来,因此还故意走错了几次。

赫敏和罗恩也渐渐发现了不对劲之处——两个原死对头最近无时不刻的‘巧遇’也就算了,连座位的距离也缩短了。

“你离他又近了些。”

当哈利打算将座位调整到过道边,与德拉科相邻的时候,赫敏打趣道。

“嗯,是的。”哈利笑笑,用臂展在桌子前量了量,“近了30英寸。”

“嘿,哈利,要是我猜的没错的话,你是不是有点喜欢他?”哈利坐下后,赫敏悄悄地在他耳边说。

“你在说什么呀?这怎么可能?”

哈利将头埋在臂弯里,侧脸去看正在翻书的德拉科。德拉科好像感应到了哈利的目光,他看向他,对他微微一笑,柔和得好像凤凰的尾羽。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德拉科,嘴角不自觉上扬,脸红了。

得了吧哈利,你还说你不喜欢他?

 

 

04.

「这么想想,好像是有一点喜欢他吧。」

哈利在日记本中写道:「之前只是被他的幸运加隆感动,想和他成为朋友。随着相处,好像又不仅仅是想成为朋友。直到扑到了他的怀里……天啊现在这个场面无时不刻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不论白天与梦境。我想在他身边,我想拥抱他,我想和他说我喜欢他身上的阳光味道,每当我嗅到就会兴奋不已。」

「他们说的大概是真的吧。」

笔尖顿了顿,鼓起勇气,又郑重地在纸页上留下一行大字。

德拉科,我喜欢你。」

 

 

05.

但转折总是出其不意。

隔天,哈利做了一个长长的、真实的、充满死亡和冰冷的噩梦,早饭期间迪安和科林也不约而同地梦见哈利故去了。这些不详的征兆让他心烦气躁。

他疯狂的想见德拉科,想快步走去他的身边坐下,却发现本应该是自己的位置上坐着其他人——潘西,德拉科的好友之一。

他们在一起谈笑风声好不快乐,看得哈利心里发酸。

是该礼貌性的让她让开,还是自己再找个位置坐下?

不过她怎么在这里?她没选这门课啊,选这门课的同级生里明明只有他和德拉科两个。

哈利像个木头一样杵在座位旁边,直到欢笑之余的德拉科和潘西抬眼看到他为止。

“哟,波特来了。干站着干嘛?这里有那么多座位,你又不是没位置可坐。”潘西说。

“好了潘西,你回去吧,别耽误你的课。”

“好吧,德拉科,那么待会公共休息室见。”

德拉科挥挥手,潘西才肯从他身边起来,走前还瞟了哈利一眼。哈利的目光跟着潘西的身影直到她消失,德拉科就那么看着他坐下,笑笑,也不说话。

“帕金森怎么来了?我还以为她是来选修的呢。”哈利说。

德拉科静静听着,没有说话,顺手将书翻了几页。

“呃……是你找她来的吗?”

“……”

“德拉科,你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不理我?”

“……”

“呃,那你的命题论文写完了吗?借我抄一下?”

“没写。”

“……哦。”

课堂开始了,哈利依旧听不进去。德拉科就在他身边,但他执意不与哈利交流,哈利的多次搭话都被沉默吞并,他瘪瘪嘴不再开口,趴在桌上啃噬着自己的失落。

是不是我做错了事,是不是我招他烦了?

和潘西就能那样眉飞色舞,和我就不能。

哦是呀,我喜欢他,是我单方面对他的感觉啊。说不定只是我的一厢情愿,他对那个女孩更有感觉啊。

“你怎么了?”德拉科突然问。

“没什么,”趴在桌上的哈利摇摇头,“我在烦自己的事情。”

德拉科不再问了,自由讨论时他选择和后排的学长们一组,他们两个一整天都没再说话。

 

之后的日子里哈利陷入了深深的焦虑中,他在到底要不要找德拉科当面问个清楚的问题里徘徊。

他惊恐地发现自己很想和德拉科说话,很想在他身边,他甚至还在吃潘西的醋。

如果他将心意和盘托出,德拉科说不定会从此反感他,再也不与他接触。但如果什么也不说,他们就这样不再交流,哈利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实在是无疾而终。

哈利想了想,还是去爬猫头鹰塔,写封信悄悄的问吧。
路上,潘西叫住了他。

“波特,你以后别烦德拉科。”

“什么?”

“没听明白吗?你给我离德拉科远点,以后少来烦他!”

“关你什么事?”怒气莫名其妙地涌上胸口,哈利攥紧了拳头冲潘西大喊:“还有,谁说要找他?别自作多情了!我还嫌他烦我呢!”

算了,不就是一个斯莱特林吗?不就是之前有过交情吗?不再说话又怎样,我才不在乎。

 

哈利打开日记本想记下今天的不愉快,突然惊觉有关德拉科的内容已经占据了大半篇幅,并且每日剧增。

这些点点滴滴勾得他难过,索性将它烧个干净,以后都不再想起吧。

魔杖已经拿在手里,他却舍不得念动那句咒语——过往的美好历历在目,如果就这样付之一炬,实在是于心不忍。

最后,他决定撕掉日记中鼓起勇气写下的那页表白。他站在黑湖边上,将那页纸撕得粉碎,余下的碎屑被丢入黑湖。

 

回去的路上,他被金妮堵了个正着。她拉着他到楼梯口,说有话想和他讲。

“嗯……哈利,你、有喜欢的人吗?”问话时金妮的脸红透了,低头将手指绞得很紧。

哈利沉默了一会,不情愿地说,“……嗯,没有。”

“真的吗?!”红发姑娘忽然仰起头,像一个等待审判的死囚忽然被宣判无罪释放那样兴高采烈,“那么,你能和我交往吗?”她向哈利伸出了手。

交往吗?哈利盯着她的手,觉得要是能够跨出一大步,就会获得新生。

可他连交往的概念都不清楚,他对这个可爱的姑娘没有感觉,也不了解她为什么会怦然心动。

“……抱歉。”他小声说。

这句话却被周围人的欢呼和起哄淹没了,格兰芬多们的朋友们似乎非常期待他们在一起,连回答都没听完就起哄着将他们俩推搡在一起。

“交往!交往!”大家喝彩。

哈利窘迫地想找个地缝钻下去,他推了又推,想解释清楚,不断地张望着想寻找个明事理的外援。

人群拥挤中,他远远地望见了熟悉的浅金色脑瓜,目光交汇了——德拉科也望着他,似乎惊讶,又似乎难过,看了一会儿后心灰意冷地转身离开,消失在走廊尽头。

对视时悸动依旧,离开时心如坠铅。

“德拉科!!!”哈利大喊,拨开人群。追到一半,鼻子一酸蹲在了地上。

别再逞强了哈利。你得承认,你还是很喜欢德拉科。

 

 

06.

哈利独自在走廊里晃悠了一夜。

解梦课就快结课了。想了想,他还是决定将梦做完。

 

这天哈利来得格外早,特里劳妮教授不知从哪里闪了出来,将一份图纸递给了他。

“这是马尔福先生的,帮我带给他好吗?”

哈利点点头,又从一沓图纸里抽出了自己的,走进了他和德拉科常坐的位置。

如果他坐回来,我就像往常一样对他。这样想着,哈利将头埋在了臂弯里,闭目养神。

不一会儿,他听到了椅子挪动的声音,似乎察觉到他在休息,动作放轻了些。熟悉的气息——是德拉科没错。

“要上课了,波特。”德拉科轻轻戳了戳哈利的胳膊。

哈利爬起来,将德拉科那份图纸还给他。

“几天没有见面了,我都有点想你了。”德拉科接过图纸,揉了一把哈利的头发。

两个人相视尴尬一笑。

“你还好意思说这个,就好像前几天不理我的不是你一样。”哈利控诉道。

“呃、波特,保持距离是个借口,我只是想试试一天不理你有没有感觉……”

“有吗?”哈利好笑地问。

“有,挺难受的。”

哈利白了德拉科一眼,心里堆积的石头都飞走了。

“没理你那天我做了一个梦,梦里你也是这样笑着,让我……”德拉科说不下去了,拿出羊皮纸写道:我们距离很近,我吻了你的额头。

写罢他的白皙脸蛋蓦地染上了粉红色。

哈利张口,再张口,终于吐出了一个字:“噢……”

其实我,很在乎你啊。”德拉科说。

 

哈利手中的纸条被抽走了,德拉科在上面补了个字母:x~

哈利不解,旁边回复:?

德拉科接过来:x~x~x~kiss~

哈利(脸红):……

哈利:好吧……

哈利提笔回复:x

德拉科收到后差点从座位上蹦起来。

德拉科:Yes!!!


 

 在回城堡的路上德拉科又表了一次白。

“那三个字太土了,用烂了,我想说点别的。”

「I love you what you love.」

他最后是这么说的。

 

 

07.

趁着课间,潘西想来到他们座位前。

“又是她,我打赌她喜欢你。”哈利边收拾书本边说。

“有我在,别在意。”德拉科淡定地说。

他们稀松平常的聊天,潘西过来后笑盈盈地对德拉科说,“今天我很有空,我帮你写魔药课作业吧?”

真是嗲极了,哈利想。

德拉科慢吞吞地将手伸进他的手包里,翻了翻,找到了那份羊皮纸。在哈利心里暗骂德拉科没骨气的时候,德拉科又将手伸进了哈利的书包里,找到了他的那份作业。

他牵着哈利的袖子,毫不客气地将两份作业一起递给潘西。

“如果你要帮我写,那连波特那份也一起写了吧。”

“这……”

潘西仿佛受了十吨打击,惊掉了下巴,表情瞬间扭曲了。

后来潘西又找了哈利一次。

“韦斯莱和德拉科,你究竟选哪个?”她气势汹汹地说。

哈利想了半天才明白过来她指的是什么。

“你觉得我们的态度还不够清楚吗?”

“可你明明说你很烦他。”

踱着的步子忽然停下,哈利轻笑,“这是我们之间的事,外人还是别插手了吧。”

 

 

08.

他们两个的形影不离越来越肆无忌惮了,好到赫敏和罗恩有些吃味。

在哈利第三次放他们鸽子后,罗恩酸酸地说,“哈利,你怎么又和马尔福跑了?”

哈利则表示理解万岁。

 

 

09.

「后来,我们又做了一些亲昵的梦,我梦见我吻了他的手,他则不肯告诉我他究竟梦到了什么。解梦的时候,他先翻书解了我的梦——那是个简单的词:爱意。他得意的将这个词看了好几遍,傻极了。」

「而关于他的梦,他一定要等特里劳妮教授来了才肯讲。」

 

“嘘。让我准备准备。”德拉科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眼见特里劳妮教授走近了,他翻着书页的手微微颤抖,教授与前面那桌讲解完后,德拉科在哈利耳边小声耳语,“波特,准备好了吗?”

哈利:“啥?”

毫无防备,德拉科第一次牵住了哈利的手,手心微微汗湿,十指紧紧相扣。

哈利懵了。

“……所以说,你们的梦里解出了什么呢?”特里劳妮教授搓着手,微笑着问。

“说不出来,稍等一下。”

德拉科拉起了哈利,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他们相扣的双手举得很高。

一秒后,起哄声与喝彩声一浪盖过一浪。

“就是这样,教授。”

虽然紧张到喘气,可话里的自豪感十足。

哈利的脸红透了,局促得不知道该看哪。德拉科与他交换了眼神,灰蓝眼睛里充满了温柔的光彩。

他稍稍平息下来,绿色的眸子渐渐弯成了会心的弧度。

 

「所以我打算继续记下去了。写完这本,再写下本,直到无法记录为止。」

「没多久,我们去了黑湖边。原本是打算打捞那页表白的日记,惊喜的是连我最初丢失的金加隆也捡回来了。我们还原了纸页,顺便,我将那枚失而复得的幸运加隆送给了他。现在我们两个都有一枚了。」

 

 

10.

再后来,下雪了,世界白皑皑的。

德拉科带着哈利来到了霍格沃茨的高地,在那里,他吻了他的额头,就像他梦里做的那样。

 

「那一瞬间,我感到整个世界都温暖了。」

「赫敏说,现在双向暗恋多难得,让我好好珍惜。」

 

 

「我爱他。」

「我会的。」

 

【END】 

 谨以此篇纪念最美好的初恋XD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文归档(持续更新)

 

 
   
评论(43)
热度(850)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