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Drarry】马尔福怎么了(一发完)

#无厘头小甜?饼#

#没事就瞎改系列#

……

……

“这不正常,这不正常,这不正常!你瞧马尔福那个样子,他已经三个小时没闹哈利了!整整三个小时!”

格兰芬多桌上,罗恩一边往嘴里塞鸡腿一边向他的两个好友比划着。

“这有什么稀奇的罗恩,好好吃饭。”赫敏随便瞥了一眼斯莱特林桌,放下了她的魔药书,“呃……不过他这样安静还真少见,不是吗?”

哈利不能更同意了。

今天的德拉科吃饭时不抬头也不说话,缄默得有点不像他。默默低头塞完食物,默默地抹嘴,默默地张望,撞见哈利的视线后迅速将头埋在臂弯里,留给哈利一个浅金色的小发旋。

不用听马尔福和他两个密友的口哨了啊,庆幸!

不用被他隔空嘲讽了啊,庆幸!

不过这有一点太平静了吧,就好像对方变了一个人,不再主动找事了。

走廊里,德拉科看见哈利转身就跑,只留下一个远远的背影。课堂上,德拉科再也不挑离哈利近的座位了,他和他的密友们坐的远远的,手撑着额头,哈利看不到他的眼睛。

他一下午都没有开口说话,当麦格教授让德拉科起来发言的时候,德拉科揪着领子低着头,沉默了十秒后夺门而出——他翘了那节变形课,直到结束都没有再出现过。

哈利百思不得其解,思维在名为“马尔福到底怎么了”海洋里徜徉了一下午,什么也没听进去。

 

 

午后的操场,德拉科坐在树影里看远处场地的魁地奇练习。

哈利不知道什么时候闪到的他的身边,吓得德拉科后缩。他立即站起来,拍拍身上的草叶,转身就想走。

“嘿,马尔福,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天都怪怪的?”哈利扳住了他的肩。

再编些歌啊,或者再嘲笑我的疤啊。

德拉科白了哈利一眼,用眼神骂了一句神经病。捏掉哈利抓着他衣襟的手,顺便嫌弃地拍了拍袖子,转了个向继续向前走。

“呃……你生病了?还是吃坏了嗓子?哈哈,没关系,我们可以斗画啊,要不,你再发我个纸鹤试试?”

哈利赖皮地跟着德拉科走,德拉科往左走他就往左走,德拉科往右走他就往右走,德拉科烦躁地停下来,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又似乎不舒服,迅速地捂住了嘴巴。

“哈哈哈,你在孕吐吗?”

“……”

玩笑毕想上前表示一下关心,却迎上了一个怒瞪,他的腿肚子被人狠狠地踹了一脚,痛得嗷叫一声蹲下来揉。

德拉科见状倒是乐了,灰蓝的眼睛弯得幸灾乐祸,挠乱了哈利的黑发,像拍皮球那样按了一把他的脑袋,大摇大摆地走了。

 

 

世上有那种让人不能说话、不能写字还不能用魔法的病吗?太神奇了吧?

图书馆里,哈利眼睁睁地看着德拉科打开了很多本书,却一笔也没能写到摊开的羊皮纸上。

德拉科很恼火,但又不得不进行阅读,随着阅读的深入,眉头渐渐捋平,嘴唇瘪了瘪——很显然这不是他想要的那本。书本被敷衍地合上了,另一本更大的被翻开了。

面前的书本几乎要被翻完了,德拉科的手指终于停在了书页的一行字上,他来回读了好几遍,确认了什么以后,变得像泄气的气球,懊丧地将它们合起来。

“你在看魔药啊,马尔福,你是在为十二英寸的作业发愁吗?”

哈利从书架后蹿了出来,德拉科没防备,手一松,怀里的书七七八八地掉在了地上。

“我忘了,你是斯莱特林,你们的论文只有六英寸。”

波特,你别来烦我。

德拉科回了哈利一个眼神,右手一挥做了个“你走”的手势。

“怎么,就允许你平时耍威风,不允许我来搅合搅合你?”哈利插着兜,挑衅地走近了他的死对头,“告诉我你想写什么,我帮你吧,马尔福?”

德拉科一脸嫌弃地咧嘴,薄唇轻启,发出了一个短促的音节,却突然脸色大变,一边掩着嘴一边将手里剩下的书砸在哈利的怀里,留下一个“都怪你”的眼神,急急地转身就走。

我怎么了?他为什么突然打嗝?他为什么突然讨厌我?哦他本来就讨厌我,我也挺讨厌他的。

哈利盯着德拉科直到他消失在图书馆的拐角,觉得有一点点失落。

德拉科塞给他的精装厚书从怀里滑落了,如数砸中了哈利的脚尖。

“嗷!!!真倒霉。”哈利俯下身子去揉他的脚,顺便将零散在地上的书本合起来准备放好。

书本的标题吸引了哈利:《高级魔药制作》、《魔药的一百种用法》、《你不知道的魔药偏方》等等等等——全都关于魔药。

对了,哈利突然想起来,德拉科不是病了,他可能只是吃错了药。

 

 

时间倒回上午的魔药课堂,哈利正在勤勤恳恳地切他的苦菊根。

那时的德拉科还正常得很,一会一只小纸鹤飞过来嘲讽,一会儿一个小配方消失的——有斯内普撑腰,他的魔药课向来都被这个捣蛋鬼搅得不得安生。

“哈哈,波特,你的根切得不错,它是我的了!”

“把它还给我……”

“波特,低头看看,你的喷嚏草和坏血草好像枯萎了!”

“……马尔福,别闹了。”

“波特,看看你锅里现在是什么颜色,啧啧……”

“嘿!住手!你是不是想吃鼻涕虫了?”

“波特,你的毛虫全都爬到我这里了。我不打算还给你了,除非你求我。”

“想都别想,拿你的来换,快点给我。”

……

难得哈利与德拉科拼桌,德拉科的笑声就一直没断过。

哈利不想理他,他只想勤勤恳恳地熬到下课。

直到德拉科拿走了他最后一步原料曼德拉草,哈利才真的生气了。

“马尔福,你是想害得我得不到分吗?还我,立刻,马上!”魔杖尖抵住了德拉科的喉咙,上一秒还嬉笑着的人脸上换上了惊恐的神色。

“……还、就还,你拿去吧,我不稀罕。”两条毛虫乖乖地爬回了哈利的器皿。

“这还差不多,马尔福。就你这样的烦人精,肯定找不到女朋友,说不定这辈子连个喜欢的人都没有。”

浅金色的眉毛挑了挑,说时迟那时快,哈利还沉浸在夺回毛虫的喜悦中,山楂木魔杖一挥,小架子上所有原料齐刷刷飞入了哈利的锅中。

BOOM!

魔药锅炸了,世界安静了。

所有人一齐转身,看见了被淋湿了的他们。

格兰芬多扣十分,德拉科打了个嗝。就是从那时候起,他一个字也没再说。

 


无论是空旷的走廊,还是嘈杂的礼堂,德拉科一个人低头默默地走过了长长的路,谁也不想理。

哈利跟在他十米外的位置,跟着他走向了人迹罕至的北塔楼,跟着他走上了无穷无尽地螺旋梯,悄悄跟着德拉科的身影进入了天文台,看着他蜷缩在栏杆旁向下望着的落寞身影。

“马尔福。”他喊他,向他走去。

德拉科看见了哈利,起身想走,被哈利拽住了胳膊。

“别走,马尔福,我有话想问个清楚。”

德拉科摇摇头,用双手打了个大大的叉,表示无可奉告,你快让开,快走。

“我不走,马尔福,有些话我要问个明白,现在只有你和我两个人,之后你完全可以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德拉科又发出了像打嗝一样的声音,他焦虑地背过哈利,去看窗外的风景。

“我不明白,马尔福,一直以来,你都在搅乱我的生活并以此为乐,无时不刻地骚扰我,到底是为什么?”

“这么多年来你自顾自地对我恶作剧,今天却突然见我就躲,我不明白我做了什么?是不是因为早上打碎的那口魔药锅?”

背对哈利的德拉科捂住嘴蹲在了地上。

“马尔福,你是不是真的很讨厌我?讨厌到连看都不想看一眼了?”

声音里带了一丝委屈,哈利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说。

德拉科突然跳起来,恶狠狠地抓住了哈利的胳膊。

“有,是你啊,哈利波特。”他说。

“?”

接着德拉科脚就踹上了哈利的腿肚子,他深呼吸两口,气呼呼地说:

“干你啊臭大粪波特我快憋死了整整一天看见你都不能嘲讽你的丑疤真的好难受啊现在终于可以说话了哈哈哈哈你放心我这几个小时没来得及说的话会加倍补给你的你这个烦人精波特再见!”

机关枪似的语速听得哈利一愣一愣的,待德拉科转身离开了十秒之后哈利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

原来如此。 

 

 

“马尔福!嘿!马尔福!!”哈利跑了起来,终于在长廊里堵到了快步逃走的德拉科。

“走开波特,你别挡路。”

德拉科别扭地推开哈利,哈利偏不,德拉科往左走他就往左走,德拉科往右走他就往右走,眼见着德拉科要发脾气了,哈利的笑意却更浓。

“马尔福,你是不是喜欢我?”他说。

“……你、你说什么?”

——就你这样的烦人精,肯定找不到女朋友,说不定这辈子连个喜欢的人都没有。

——有,是你啊,哈利波特。

“我说,马尔福,你是不是喜欢我?”

哈利眼里含着暖意,触动德拉科的心底,搅得他一阵悸动。

好吧好吧,既然你诚心诚意问了,那我就告诉你吧。反正今天一整天都没有撩你,我已经快要憋死啦。

“……哦,是呀疤头。“他慢吞吞地承认,摸了摸哈利额角的疤,无限温柔。

“喜-欢-你-啊。”



 

误吞的药汁里含着吐真剂的成分,只要开口就会回答吞药之前听到的最后一个问题,所以他不能说话。

于是他憋着一肚子的嘲讽,纸鹤也不发了,躲啊躲啊,最终还是被敏锐的哈利发现了啊。


 

【END】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文归档(持续更新)

 
   
评论(19)
热度(1251)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