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德哈】分手记(一发完)

*又名-德拉科买伞记

*模仿文风产物,7500字随?笔

……

……

花洒喷出的水珠有节奏地打着浅金色头发上的白色泡沫。厚厚的泡沫融化,混合奶昔,聚合成大大小小的溪河顺流而下,在瓷砖上融汇成一条唱歌的溪流,欢快地旋转着消失在德拉科脚边的排水口。
这些泡泡多愉快啊,可以无忧无虑地被冲掉。他蹲在地上,认真地目送着它们被吸进圆形的黑洞里。
温暖的雨水冲刷了很久很久,直至身上的泡沫消失,手指泡出了丑丑的皱纹,也冲淡了他的保护壳,他看见了哈利的笑脸。
暖阳里,绿色的双眼弯成一弧月牙,抿着的嘴唇渐渐绽开了笑容,露出了洁白的小虎牙。
“德拉科。”哈利向他伸出双臂,想要给他一个怀抱。
唰唰流水声中,他想去回应那个拥抱,想去亲吻哈利白皙的皮肤,想将他和阳光一起揉进怀里。
该死的,我才没有想波特。
水珠滑落在发红的眼角,被手指粗鲁地抹去了。

 

互怼五年,敌对两年,交往两年,同居一年。他们还是分开了,分手过程平淡得像杯饭后茶。
出门前,哈利将口袋里的两张纸掏出来扔给窝在沙发里的德拉科,“纳威邀请我们去看他周五晚上的魔草药展。作为朋友,咱们得去捧个场。”
魔草药展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一起去看麻瓜的电影呢。德拉科将它们丢在一边,把玩起他新买的麻瓜游戏机。
“就当去会会老同学。”
“不去,我和他不熟。如果是你邀请我,我会考虑的。”
说话间德拉科的眼睛一直盯着屏幕里颜色相同的彩色的小方块,屋子里充斥着哔哔嘣嘣的得分声。连续消了三十排,连续消了五十排,哦,连续消了一百排,奖励翻倍!
哈利凑了过来,他的小方块被拿走了,翻倍时效过了,倒计时的铃声响起,3,2,1。好了,现在任务失败了,这关他白玩了。
“波特。”他懊丧地嘟囔。
“多少次了,德拉科。为什么我的老友会你从来不去?”哈利的眉毛皱起来,眼睛里温度渐减。
“我不喜欢那些家伙,哈利,我以为你知道。”德拉科毫不在意地耸肩,“如果你真的需要他们,你自己去聚会不就好了,不用每次拉上我。”
“有时候我真觉得我们不合适,德拉科,你从不融入我的圈子,我们像两个世界的人。”
这句话戳中了德拉科的恼火点——在过去的年月里,他从未停止过追逐哈利。无论是学生时期的嘲讽还是马尔福庄园的谎言,无论是热烈追求还是躲着父母偷偷和哈利出来租住麻瓜公寓,每一步都是他向他靠近的证据。哈利现在竟然还觉得他们在两个世界,这句话令他寒心。
“如果你觉得我们不合适,波特,”他拉长了破音,“给你一个机会,长痛不如短痛。”
游戏机滑落到德拉科的怀里,哈利的脸上染上了绯红。
他生气了,他要爆发了,他要拽着我的领子大喊“去死吧马尔福”了。德拉科抓起了游戏机,打算继续爬他的方块塔。
拇指按上灰色的塑料方块键之前,哈利冷冷的声线劈开了德拉科的世界。
“好啊,分手,反正我也受够你了。”
“哦,好。”
客厅的门砰咚一声被摔上,墙上的灰尘被震落在地毯上。接着卧室里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五分钟后哈利拎着行李箱出门,看都没看德拉科一眼。
“再见,马尔福。”他最后说,“愿你的新伴侣足够大度。”
大门被摔上之后,德拉科才意识到分手的动静已经干脆利落的结束了,他低头去看游戏屏幕,发现它还弹在上一个界面——倒计时停在数字0,彩色的方块全都变成了黑白,屏幕中央闪烁着一个加粗加大的词:你输了。

 

终于分手了。这个过程已经在他的大脑里预演无数回。
分手的念头最初出现在他与哈利大吵之后,他想着他们会不会就这样吵着吵着突然分手。每次和好这个念头就能缓一点,每次吵架这个念头就加深了。再后来不可避免的吵架越来越多,和好的速度越来越慢,直到他们谁都固执己见不肯向对方低头,德拉科觉得就快到时候了。
或许是今天,或许是明天。也许是因为他递给哈利的领带颜色错了,也许是因为哈利又忘了在汤里多加他喜欢的料。
过程和理由都不重要,反正它们总会将整件事带向同一个结果——分道扬镳。
德拉科推开卧室的门,走向被哈利抽得七零八落的衣柜。
属于哈利的那一角空了,德拉科的衣服也被拉得乱七八糟,哈利细心地将混在其中的衣服抽走了,抽得干干净净。
好啊波特,看来你是下决心离开我了。反正我也受不了你了,你走,走啊。
刚想踹门,却瞄到了阴影里躺着的小东西,一秒后德拉科啧了一声翻了个白眼。

 

德拉科出了门。这绝不是因为他太闷,更不是为了去找那个前男友哈利波特,他是去买东西的,去买一把伞。
是的,搬在一起这么久,他们一直共用一把伞——哈利的。
那把钢骨架的折叠伞看着小巧,撑起来却足够遮住他们两个。德拉科总喜欢抢走雨伞的主动权,这样在雨大的时候哈利就能挽着他,贴近他,近一点儿,再近一点儿。
不,他以后绝不会这样想了,绝不。而且他也不喜欢波特的伞,它真是又丑又古板,咖啡条纹咖啡底,打起来活像一块淡奶巧克力,就算当做分手礼送他他也是不会接受的。马尔福就该买一把既美观又得体的称得上装饰品的好伞,绝不是那把街边随意兜售的普通垃圾。
阴云密布,冷风吹得秋叶飒飒下落,就好像在下一场金色的雨。德拉科将卫衣的帽子拉了起来,浅金色的脑瓜往帽子里窝了窝。
他想要一把货真价实的好伞,一个实木伞骨、黑色伞布,最好还能像他父亲的手杖一样有一个银色的蛇头,那多酷。
现在他自由了,他要去买自己想要的伞了,再也不用和波特挤在一把伞下了,德拉科欢快地想。
画面不可抑制地跳转到他们去逛超市的场景,哈利在前面选购,德拉科在后面推着车。
“我们今天需要买这个,这个,还有这个……”点着清单的哈利突然抬眼,“德拉科,放下那罐鱼子酱,在月底之前我们还吃不起这个。”
现在可没有什么吃不起或者买不起的了,他是马尔福,是小金库的主人,只要他想,他什么都买的到。
去他-妈-的波特,自由万岁。
他现在自由了,可以毫无顾忌地玩到深夜,可以随心所欲地挑选对象,可以百无禁忌地去吃他想吃的所有东西,穿所有哈利讨厌的衣着款式,因为他们分手了,彻彻底底的分手了,真的分手了,变成毫无瓜葛的两个人了。
耶,一身轻松。德拉科觉得自己简直像一只被放手的气球,他想飞到哪飞到哪,想去多远就去多远,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想到这里他笑着蹦起来揪了一片高枝上的树叶,被街边的环保主义者们盯着消失在这条街的拐弯处。
学生时期他每隔一阵子都能收到一封情书,那时他正忙着和哈利互怼,竟然对那些女生们毫不顾及。而现在他的魅力依旧不减,不同往日,他可以对那些满溢着爱慕之情的文字动笔回复了。波特绝不会知道的,哦,就算他知道了也没有什么,他们分手了,他自由了。
他的微笑将故事分享给了路过的每个人,他打赌他们都会为他开心的。
叮铃——
路人们抱着袋子从甜品店里涌了出来。橱窗里放着的三块巨型蛋糕吸引了德拉科的注意。
中间那款正是店里的新品,和传单上印的一模一样,上周他和哈利一起来的时候,店员热情的塞给了他们一张。
“新品当日凭这份单子买一送一哦!”店员笑着说。
看到德拉科盯着图片流口水,哈利开心地将单子接在手里。
“德拉科,等它出炉的那天我们再一起来,”哈利眨眨眼,在他耳边悄悄地说,“到时候两块都给你。”
可是他们分手了。
人群熙攘,进店的顾客都是成双入对,出来时也是两两交谈好不幸福。
可是,他们分手了。
德拉科突然觉得那块蛋糕上的奶油和点缀不那么吸引他了,他的期待变成了灰扑扑的一片,什么也没有买,转身就走。
波特还记得那份单子吗?不,他不记得了。他现在一定回到格里莫广场,和追求他多年的新女朋友在一起了。是他先提的分手,他才不会想起我。
也许他会想起我?可那又怎么样呢,我们分手了。

 

他们在霍格沃兹一起长大,在圣芒戈牵手。当过对头,当过恋人,最终因为相看两厌分手了。
什么都能引起他们的争吵——天气、工作、人际,就连他们都爱的魁地奇杯也是。
这十年的相处足够了解一个人了。
哈利的臭脾气太倔,每次吵完架后,他都说要改,可是过了三天他就会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照样冲他大吼大叫。德拉科也总是控制不住去说一些刺激对方的话。每每和好后两个人总是哭的稀里哗啦。
“我们不要再翻旧账了,以后就事论事,我再也不吼你了,对不起。”哈利吸着鼻子说。
“我也再不故意惹你生气了。”德拉科抱着吸着鼻子的哈利说。
两个人便不顾吵架现场的乱七八糟,拥抱着亲吻着,亲热的摩擦着,仿佛一对正在热恋期的小情侣。
结果再次争吵的时候,依然回会到相似的结局。
吵架、和好、纠缠。吵架、和好、纠缠。循环,再循环。最后名为感情的那副绚丽多彩的画被时间磨成了丑陋的灰纸,皱皱巴巴、脆弱、一掰就裂。
对彼此不满堆积得太多,分手的理由将会不能更平凡。随便一点摩擦都能造成,他们都知道。

 

昨晚还在床上相互拥抱呢,德拉科想。
他们两个洗好澡,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
“波特,我睡不着,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嗯?讲什么?”哈利的声音里沾满了倦意。
“巫师和跳跳埚。”德拉科抱住蜷着的哈利,鼻尖蹭过哈利的后颈,“从前有一个受人爱戴的巫师,他为了帮助周围的邻居而使用他的魔力,在这个魔力锅中制成治病的药方。”
“嗯……然后呢?”
“那是一顶圆圆锅,这顶锅有着异常漂亮的脚,而脚只有五个脚趾……”
哈利没在听了,他安静地躺在德拉科的怀里,轻轻的鼾声证明他睡着了。德拉科嘿嘿一笑,咬一咬哈利的后颈,没动静以后,他将圈着哈利的双手探入了对方裤腰的松紧带里。见对方还是没有反应,索性让他转向自己,将上衣卷起来,松紧拉下去,一边托着亲吻一边做起了手上动作。
哈利皱着眉轻轻地嘤咛,呼吸不畅,脸色绯红,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德拉科,我困了……”他奶声奶气地说。
“哈哈好吧,今天就先放过你。”德拉科听见自己这么说。
不知道下一次做是什么时候啊,他想。然后他又想起,他们可能不会有下一次了。有点遗憾,嗯,一点点而已。
哈利的皮肤很白,身体很敏感,做的时候绿色的瞳孔里像是有黑洞,会将他的所有理智全吸进去。他顶着他,他有节奏的哼叫,他的舌尖略过他的胸尖,小哈利颤抖着昂起了头。
他喜欢将前戏做足,哈利低哑的求饶实在好听,玩弄到最后一刻之前他通常会使坏地停下来,看他想蹭又不能蹭的样子,等他含着泪请求他品尝时在进入。
唉,还想再来一次啊。可是他们分手了,分手了分手了。
要是没有吵过这么多次架,要是没有这么多隔阂,要是他们还是像在床上这样真诚就好了。

 

冷风又瑟瑟地卷过街道,麻瓜的双层巴士驶过车站。
“德拉科德拉科,下次我们不要幻影移形了,坐一次巴士吧。双层的,从城市这端坐到城市那端,来回往复。”双层巴士路过时哈利指着它的顶说。
“那有什么可坐的?不过是个铁皮盒子。”德拉科揉了揉哈利的头发。
“你不懂,德拉科。旅途是一种享受。”哈利摇摇头
“可得了吧,波特。难道国王十字车站的列车你还没坐够吗?哈-哈。”
见哈利依然坚持,德拉科补了一句,“有坐它的时间,不如陪陪我。我们回家去吧。”
“好啊,我们回家。”
哦,现在他也自由了,可以随便坐他喜欢的麻瓜盒子了。可那有什么好坐的?风景到底有什么好看的?有他好看吗?没有。
他又想起了哈利说起纳威时的表情。双眼亮晶晶的,兴奋,像是随时能笑出来一样。
哈利总是站在世界的中央,他性格好,有千千万万个朋友,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单身的非单身的,德拉科全都不喜欢。
每一个都不喜欢。
他们总和他抢哈利,可对德拉科而言,哈利不是救世主,也不是邓布利多军的领袖,更不是年轻有为的傲罗,他只是那个拒绝过他的蠢蛋而已。这个蠢蛋世界上只有一个,他希望他的每时每刻都属于自己,这有错吗?没有!
所以这个架他吵得有理吗?有!
所以哈利理亏吗?亏!
所以哈利会来道歉吗?
……不会。
是他提的分手啊,德拉科可悲地想。救世主现在要回去拯救世界了,他再也不是属于他的傻波特了。再也不是。
所以去他-妈的波特,单身万岁!他吸了吸鼻子,天太冷了。

 

继在川流不息的街道上迷路三次以后,德拉科终于靠着自己的方向感找到了他要去的方向,又十分钟后,终于找到了卖高级伞的商店。
这次他完全没有靠波特和波特的地图,他在麻瓜世界是可以独立的,他自豪地想。
“先生您想要什么样的伞呢?是一体的还是可拆卸的呢?是弯柄的直柄的还是带装饰手柄的呢?是要樱桃木、栗木、胡桃木、枫木还是皮制手柄的呢?”
德拉科挥一挥手,店员便立即安静下来。
这里插着几千把包装整齐的伞和木制伞柄,它们成捆成捆地摆在架子上,德拉科有点挑花眼的感觉。
“你先下去吧,我想自己看看。”
“好的先生。”
樱桃木栗木胡桃木枫木还有竹节,25英寸26英寸27英寸。他觉得自己正在奥利凡德的魔杖店,他在挑选一把称手的长伞,要像挑魔杖那样仔细。
德拉科的手终于停在了樱桃木的把手前。
倒不是因为他喜欢这把伞的样子,是因为这把伞柄的颜色特别像他从前那把魔杖——山楂木、十英寸、独角兽毛——现在是哈利的了。
可恶,他还挺喜欢他原来的魔杖呢。
那把伞被抽了出来,德拉科用它的伞尖轻轻敲了敲地板,“打开!”
毫无动静,他又重复了一次,“打开!”
这一次他确定用力了,可这把伞依然无动于衷。它不是终究魔杖,它没有芯,德拉科难过地想。
这时这把伞尖却冒出了火花,它的搭扣自己打开了,接着火花传导到了地板上,又从地板兵分几股打到了伞架上。
乒乒乓乓,一时间这面墙上挂着的几百把伞都争相开放,到处都是伞布和伞骨被撑爆的声音。
哦不!金发青年惊呆了,平时在街上他的魔法出了错一般都是哈利在后面帮忙修正,发现时他已经说了半句“波特,帮我……”。
不!我现在是一个人,而且没带魔杖。
“清理一新,哦不!速速整洁!哦不对,是速速整理。”
售货小姐被这边的的爆炸声吸引来时,半个店已经被炸得满目全非,各种花色的伞布碎在地上,中间站着举着伞不知所措的金发青年。
她惊恐地说,“客人,你不能……”
“啊!一忘皆空!”

 

德拉科最终还是买到了伞。
他拎着它坐在后座上跟着巴士里的麻瓜们一起晃。
嗨,伞,你好吗?今天真是糟透了。德拉科将伞放在旁边,并想象着它带上眼镜和他对话的场景。
伞:我很好,德拉科。
伞:你是最棒的,德拉科。
德拉科:是的,我是最棒的德拉科,没有害人精波特我依然是最棒的德拉科。
他抱着伞把看着车窗外的景色飞逝,这个黑色的小家伙静静躺在他的怀里,陪他看风景。
他突然明白哈利想坐巴士的原因。
巴士真的是无聊透顶,毋庸置疑,没有人会想独自欣赏那些重复的、看了一年多的风景。但有人陪的话就不一样了。就像一加一有时候会大于二,他加上德拉科,两个人可以兜着风,看路过的街景,然后聊起很多很多的事情。
哈利想要分享这样独特的快乐,而对象只有德拉科而已。
伞:你要不要在我的头上也刻个疤:)
德拉科:……有个疤真是丑死了。
接着他的大拇指节就婆娑上了伞把的弯曲,就像那里是它的额头,也会长出一个闪电型的疤痕一样。

 

德拉科不想直接回家,因为哈利走了,冰锅冷灶的,没有人等他回家吃饭了。
他站在地标建筑的楼顶,看笼罩着城市的雾气越来越重,看万家灯火一点点的亮起成群,看车河穿流成一条条霓虹彩线,想起他的失去。
啊,这就是失去。
他们分手了,哈利确实走了,就像心里演练过无数回的那样,轻易的走了。他会轻松的忘记哈利,会轻松的接受新生活,会迈向新台阶,也会有新的女朋友。
这些还缠着粘着他的记忆与感受也会消失,最终成为生命长河中的一块治愈的疤,痂掉了,嫩肉长出来,这块伤口就会好了。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天空不适时地飘来了雨滴,接着是雨点,接着是雨线。噼噼啪啪,稀里哗啦。
德拉科点点伞尖:走,我们回家。

 

花洒打开了,温热的雨水浇在了德拉科的脊背上。噼噼啪啪,稀里哗啦。
洗发露挤多了,眼睛进水了,像针扎一样疼。手指一抹,针扎变成了缓慢的酸痛与刺痛,他嗷了一声,用手背擦拭着迷住的双眼。
“波特,我的眼睛被迷住了,帮帮我。”
唰啦唰啦,水喷洒在瓷砖上的声音。
他像往常一样等着哈利惊慌失措地冲进来,一边骂他傻一边帮他掰花洒冲洗。可一秒之后他想起来了,这间房子除了他以外什么人都没有。
他终于认识到现在自己是孤身一人,没有比此时此刻更真实的感受了。他蹲下来等着眼睛里的刺痛感消失。
“不不,不要闭着,要睁开,冲一冲。德拉科,乖。”他心里的哈利说。
“嗯,好的,波特。”
没再像以前一样怼他,德拉科听话地慢慢睁开了眼睛。
“可我的眼角还是很痛,怎么办,波特。”
“再冲一冲,一会就好了。”哈利的声音说。
视线模糊,视线清晰,刺痛还在,刺痛缓慢消失,德拉科看见了泡沫涌进了排水口。
这些泡泡多愉快啊,可以无忧无虑地被冲掉。他蹲在地上,认真地目送着它们被吸进圆形的黑洞里。
温暖的雨水冲刷了很久很久,直至身上的泡沫消失,手指泡出了丑丑的皱纹,也冲淡了他的保护壳,他看见了哈利的笑脸。
暖阳里,绿色的双眼弯成一弧月牙,抿着的嘴唇渐渐绽开了笑容,露出了洁白的小虎牙。
“德拉科。”哈利向他伸出双臂,想要给他一个怀抱。
唰唰流水声中,他想去回应那个拥抱,想去亲吻哈利白皙的皮肤,想将他和阳光一起揉进怀里。
该死的,我才没有想波特。
水珠滑落在发红的眼角,被手指粗鲁地抹去了。
他想他,他想见他,他想疯狂地吻他,想把他按在浴室里做,现在就想,立刻,马上。
分手算什么,分手了还可以和好啊。
如果再吵,他就退一万步,接受他的缺点吧!实在不行,抱着彼此在床上来两-炮不就解决了吗?
他不想失去哈利,再也不想了,他承认自己没有哈利不行,他的满不在乎是假的,他以前的想法是错误的。他爱他,很爱他,他想要他,现在就想,立刻,马上。

 

花洒的喷水声戛然而止,杆上的毛巾匆匆被扯掉两条,拖鞋被匆匆踢上了,脚步急促地奔到了卧室。衣柜打开了,德拉科随便扯了两件衣服准备穿上。
这个时间波特会去哪里呢?要么在格里莫广场,要么在猪头酒吧,要么在韦斯莱家,一处一处的找,总能找到吧?
当他打开卧室门,却看见玄关的门被打开,黑发青年拎着行李箱探着头进来了,两人的视线刚好撞在了一起。
“呃、我的领带忘在衣柜里了,德拉科。”哈利低着头,支吾着说。
“……波特,你给我过来!”
“啥?”
“给我过来啊!”
哈利还没挪步就被德拉科拽住了手腕,他以为德拉科会骂他混-球,对他嘲讽或者给他一拳。但没有,德拉科将他抱得很紧,紧到有点难以呼吸。
对方的身体正在一颤一颤地抖动,哈利觉得德拉科一定是哭了。
“对不起,德拉科。你别哭了,我们好好谈谈。”哈利柔声说。
“谈什么?谈我们多不合适,谈你多么想分手么?谈我们的房租怎么分么?去你-妈的疤头!我不谈!”
抽噎声放大了,抱着哈利的胳膊更加用力了。哈利有点手足无措,只能抚着德拉科的背安抚他的情绪。
其实他的行李箱里什么都没缺,里面还多了两块街角买的新品蛋糕,他想告诉德拉科以后他不在身边的时候不要乱用魔法,他替他善后麻瓜伞店用了不少时间,要不是这件事阻碍了他他就能准时回来给德拉科做晚饭了。
他还想说,他爱他,他的生活离不开他,他再也不想分手啦。
哈利张了张嘴,话头却被德拉科的吻堵住了。
两个人交换了咸湿且绵长的吻,然后一个抱着一个,一起倒在了软软的沙发上。

 

他们在霍格沃兹一起长大,在圣芒戈牵手。当过对头,当过恋人,因为相看两厌分过手,又因为深爱对方而和好。
他们依然什么都吵——天气、工作、人际,就连魁地奇杯也是,只是后来谁也没再提过离开对方。
这十年的相处足够了解一个人了。
德拉科马尔福和哈利波特都是专一的老情种,虽然他们自己不想承认就是了。

【END】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文归档(持续更新)

 
   
评论(63)
热度(1781)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