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德哈】早安,我的猎物(四)

#吸血鬼AU,说好的恋爱养成变成了一拖一打游击。#

#被吞重发致歉#

前情提要:(一) (二)(三)

……

……

现在哈利正被德拉科死死地扼在床上。

“别生气,德拉科……咳咳,咳,你快把我掐死了。”

见哈利真的几乎要昏厥过去,德拉科才放松了手上的力度,但脸色却更难看了。

“你真的很不听话啊,波特。告诉我你听漏了哪句话?是‘不-要-乱-跑’还是‘藏-好-我’?”吸血鬼一字一句地问。

“呃,我……”

“……嗯?”

德拉科的面孔放大了,淡金色的发梢蹭在哈利的额头,灰蓝的眼睛非常不友善地瞄着身下的人,笑得危险,露出了洁白的獠牙尖。

“我、我,你先走开,我慢慢解释给你听……”猎物的耳朵尖红了,比起挨上一口,他现在更怕近距离接触。

金发吸血鬼提起了黑发少年的领子,舔了舔嘴唇,冰凉的拇指按着对方的下唇,“你的理由最好能让我满意,不然我就效仿多洛霍夫让你的身上多开几个洞。”

“好吧,我说,我说。”想起昨晚身上的疼痛,哈利战栗着往后缩了缩,微小的晃动使这张不大的床发出了小声呻吟。

他讲起了自己是怎么断断续续地睡了醒醒了睡,渴得如何难受后才去寻找水源,又是怎样在途中遇见在附近拾柴火的儿时好友西莫斐尼甘的。

“谁知道西莫家就在这附近,我拗不过他的好意——”

“……嗯?”

“……又实在饿得不行才答应和他回家一叙。”

夕阳出没之前,哈利背着德拉科艰难地移步到了斐尼甘家。西莫的父亲看到哈利拖着‘病号’,走投无路十分可怜,慷慨地让出了山头上用于瞭望的旧房子供于歇脚。

“哈利,迈科尔家最近需要一位帮工,如果你愿意留下长住可以去试试看。”西莫说。

哈利只是摇摇头,说他的‘表哥’的病还需要去城镇里找大夫。

“哦,可怜的孩子,脸色多么苍白。”斐尼甘夫人抓着裙角担忧地看着德拉科,“听说被吸血鬼咬过的孩子都会出现这样的病情。”

“亲爱的你又来了,世上哪有吸血鬼?他只是得了嗜睡症而已。”斐尼甘先生笑道,“别听她的,哈利,她总相信一些流言蜚语。

不过,当你不按时睡觉的时候,吸血鬼们就会飞出来,督促你快点休息。”

晚饭后西莫送哈利回了屋子,斐尼甘夫人还硬塞了一碗粥——她说什么也要给这个可怜的‘病秧子’准备一点晚饭。

“所以,这就是你把我带到这里的全部原因?”

“呃,是、是的。”

站在吸血鬼的角度来讲,沉眠中的他们暴露在人类面前是件很危险的事情。而站在人类的角度来讲,将吸血鬼带进村庄无异于引狼入室。哈利的做法真是两边都不讨好。

灰蓝的眼睛越眯细,哈利心里直发毛,支吾着躲过了上方悬着的目光,“我、嗯……总不能丢下你一个人。林子里有很多小野兽,说不定还有其他人,我怕他们在你醒来之前发现你。”

如果两边的立场都站不住脚,那么哈利这么做可能只是为了自己。

“喔,你在关心我?这听起来不错。”

指尖划过哈利的胸膛,静止在心脏上方。吸血鬼以他独有的视角看着猎物的生命跃动,在思考人类的愚昧。

砰咚、砰咚、砰咚。心跳带动呼吸加速,哈利抬头发现自己的难为情被德拉科一览无余——对方的嘴边甚至挂着一丝笑意。

大脑却不适时地拎出了他的小秘密:他曾在对方沉睡时偷偷刮过他好看的睫毛和高挺的鼻梁,蹭过对方软软的耳朵和头发,还轻轻地吻过浅金色的发旋。

别想这个,别想这个,德拉科不会发现它的,去想点别的事情吧。

“呃……很抱歉德拉科,昨晚我害你丢了宅子,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你太小看我了,波特。我还有其他宅子,只是大部分都落在‘沃尔普及斯骑士们’手里。”

“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你要怕他们?”

德拉科停顿了一下,继续了手上的动作。

“我有点饿了。”他哑哑地说。

吸血鬼一边慢悠悠地剥着哈利的扣子,一边去吻他的耳朵。

打开了衣领,獠牙刮蹭着哈利的颈窝,像是小松鼠在坚果上磨牙,徘徊许久辗转到了胸膛,牙尖玩味似地反复摩擦着被心脏猛烈撞击的胸腔。

不会是要从心脏下口吧?

寒意倒流到每一处血管末梢,哈利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求饶的话像是一颗石子卡在他的喉咙里不上不下。脑海里一帧一帧地跳着生平的画面,停在了向德拉科说“我愿意”的那刻。

他愿意成为德拉科成人礼的祭品,是他自己说的。

“怕吗,波特?”德拉科故意贴近身下的人,去听那节奏过快的心跳。

“……废、废话。”声音颤抖。

吸血鬼扼住了他的脖子。惨了惨了,他生气了,他要下口了,哈利想。

他没等来他所想的疼痛。

背带裤被解下来了,德拉科将哈利抱起来靠在自己身上,獠牙刮蹭着侧颈,手顺着腰线-摸-下去。不紧不慢,细细研磨。

“那些家伙不过是黑魔王的小啰喽,一群势利小人而已,总有一天我要向他们复仇。”牙尖在富有弹性的皮肤上压出了浅浅的窝,声线低沉,口吻柔腻,婉转地像在窃窃私语。

这声音的温度撩得哈利头脑发昏。

“……唔……那、那怪不得你在收集圣物……是打算用来反击的……哈……对吗?”

“没错,你猜到了,波特,以备不时之需。”舌尖略过发烫的耳尖,喃喃低声细语。

眼前随着节奏泛白,哈利觉得自己要死了,不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

“德、德拉科……”快停下来。

“嗯?”

獠牙松开了侧颈,猎物却呼吸错乱地颤抖着软在了吸血鬼的怀里。德拉科勾起哈利的下巴,在他的嘴唇上印下了意义不明的一吻。

涨红着脸的哈利变回了初遇时那只吓傻的鸽子,灰蓝的眼睛对上了翠绿的眸子。

扑通、扑通。

喔,愚蠢的本能。德拉科的眼睛眯成了细缝。

哈利的尴尬感搅入了浓稠的时间里,把每秒都拖得很长。他浑身发毛,如躺针毡,忽然跳起来捞自己的裤子穿。穿好后仍觉得得说点什么,就把手腕递在了德拉科的嘴边。

“呃、下口轻点,我怕痛。”

“……拿走,波特,我不要。”

吸血鬼舔了舔嘴唇,将目光从哈利身上移到了桌上的碗,犹豫再三,还是选择干掉了那碗已经冷掉的粥。

难以下咽,难以消化。德拉科皱起眉头,又干呕了两下。

哈利红着脸递了一个青苹果,“那……吃一个水果试试?”

德拉科接过来嚼了嚼,停下来嫌恶地白了哈利一眼,“塞牙。”


哈利还想说些什么,德拉科脸色却忽然严肃,快步挪到窗口挡住他的身影,“听见什么了吗?波特。”

房间静了一会儿,哈利刚想开口,却远远处有人短促地尖叫了一声,尾音戛然而止,像是落入水里,沉了进去。

类似的声音越来越多,有男有女,全都来自于山脚下的村落。

一只小蝙蝠扑扇着翅膀飞了进来,在德拉科面前打了个转。德拉科露出了一个“果然”的表情,手指曲成弯杆接住了它。

“不妙,我们得马上离开,波特。”

“怎么了?山下发生了什么事?”

“真是说什么来什么,是沃尔普及斯骑士团,他们来清理这个村庄了。”

下一波尖叫声两人的打断了对话,哈利分辨出了西莫和斐尼甘夫人的声音,接着是斐尼甘先生,哀嚎声聚在一起,最终断在了离旧屋不远的林子里。

“不!!!西莫!!!”哈利大叫着夺门而出。

“回来!”德拉科追上,“波特,你想找死吗?”

“你不明白,德拉科!他是我的朋友!我不能看着他死!!”

哈利甩开德拉科的手,融进了苍茫的夜色里。德拉科暗骂了一句蠢货,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

接近目的地时血腥味逐渐变浓,最终浓稠至令人作呕。月色下,斐尼甘一家分别倒在不同的地方,容颜难辨,血肉模糊。而作案者早已消失不见。

哈利跪在地上翻看西莫的生命迹象,越检查越难过,他已无生还的可能。

嘴角沾着血迹的德拉科从旁边走来,在西莫的脖子上补了一口,伏在他胸口听了听。哈利的泪水再也屯不住了,一边抽噎一边朝着德拉科的肩膀揍了一拳。

“我恨吸血鬼。”

德拉科起身,遗憾地摇摇头,“他死透了,其他两个也是。”

“我恨吸血鬼……”

德拉科的胸口上又挨了一拳,他垂下眼睑,想将哈利从地上拉起来,“我没办法了波特。别再哭了,咱们没时间了。”

哈利执拗着不愿起来,德拉科握着的手突然松了。

“哟,德拉科,找到你了。”轻巧的脚步踏着草地沙沙作响,声音甘甜脆冷,是个女生。

“潘西,你怎么在这里?”德拉科甩了甩衣服下摆,刚好遮住哈利。

“沃尔普及斯骑士团为了挑起战争而来。”潘西昂起了下巴眨了眨眼,“这个村子里潜伏了许多驱魔人,我们奉主人之命来清理门户。”

如果不是旁边有其他人,潘西绝不会叫他‘主人’。德拉科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打算与她周旋周旋,拖点时间。

“真是巧了,我也在追查害我的那个驱魔人,我险些在他手里丧命。”德拉科说。

“谎话太简陋了,德拉科。”一个青年从林子里钻了出来,“没嗅错的话,窝藏在你宅子里的驱魔人现在就在你身后呢。”

“现在证据确凿,你还打算瞒我们到什么时候?”一个胖子从同一方向钻了出来。

德拉科重新捏紧了握着哈利的手。

“伙计们,我想我们应该听他怎么解释。”潘西冷笑。

“是啊,你得想个好理由,说得好了说不定能保命呢,小-龙。”胖子模仿着女性的声音说。

“别这么叫我!死肥-猪!”德拉科另一只手握成了拳头。

一时间多出来这么多敌人,哈利手足无措,指尖发凉,这次可没那么好运了,带着他这个拖油瓶,德拉科肯定打不过这几个家伙。

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刻,一个由远及近的男音打破了尖锐的气氛。

“潘西!埃弗里!多尔芬!驱魔人带着家伙来了!数量比我们想象的多!吉本和威尔克斯已经死了!快走!再晚就来不及了!”发声的人飞过了他们上空。

这句警告使敌对的三个吸血鬼露出了惶恐的神色。

“等等我们!布雷斯!”埃弗里仰头大叫。

嗖地一声,一个尖利的物体划过德拉科的耳鬓,狠狠地钉在了他身后的树干上——驱魔人的银匕首。

回神一看,是潘西。

“你的靶子可真偏啊,潘西。”上空的吸血鬼嘲讽道。

“哦,可惜,只差一点。”潘西假装遗憾地大叫,匆匆地跟其他两个吸血鬼化成一股风,便消失在夜空前向德拉科眨了一眼。

没多少时间可以用来考虑怎么走下一步棋。

村庄方向响起了齐声诵读圣经的声音,山下的火光如星辰一般点亮,汇集,联络在一起,德拉科的面色苍白,行动力再次受损。

哈利站起来接住了他。

“德拉科,支撑一下,我们得快点回去!”

他拔下了树上的匕首,将它插进了口袋里的鞘里。两个人奔跑在夜色中,德拉科在艰难行进的过程中绊了一下,哈利没拉住,他们滚在一起跌倒在山坡上弄出了不小的动静。

“大家快听!那边有声音!”

“那里有人!有房屋!快去看看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接着山脚下的人们加快了步伐,诵经的声音变得洪亮高亢。朝着哈利和德拉科的方向行进。

“快走!!”哈利拽起了德拉科,他们从后门钻进了斐尼甘家的旧屋,关了所有的窗户。

叩叩叩——

“屋里有人吗?我们是驱魔人,麻烦开一下门!”

哈利心慌意乱,随脚踹开卧室里的柜门,将已经无行动能力的德拉科塞了进去。

平复,平复,什么事都没发生!

他随手拽来一个枕头,用背面的枕套擦掉了刚才蹭到的血污。

叩叩叩——

“有人吗?不好意思啊,为了确保你家的安全,我们要破门而入啦!”

旧屋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哈利打了个哈欠,环视一圈惊讶地问,“怎么了,村庄出了什么事?大家怎么都来了?”

见这屋的主人安然无恙,人群里有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领头的人解释,“你好,我们是驱魔人,今晚村里来了吸血鬼,我们是来猎杀它们的。这屋里就你一个人吗?屋里有没有奇怪的动静?”

“对,就我一个人,我是被你们砸门的声音吵醒的。”

哈利与驱魔人扯了半天皮,他们执意要在屋子周围画一些奇怪的符号,要进到屋子里查看。

旧屋不大,五六个人举着火把在里面晃悠,念念有词还时不时地撒点东西。

一个年轻人走到了藏着德拉科的柜子旁边,仔细地念经,洒水,画符。

哈利的手心冒出了汗,为了表情不露破绽,他将自己的手指掐得很紧。

柜子忽然响了一下,像是什么人用手肘砰了下木质的门。哈利迅速踢了一脚凳子,让凳子的摩擦音盖住那个声音,接着他撞掉了一只杯子。

“哦!该死的老鼠!”哈利追到厨房,握紧拳头气愤地骂道。

驱魔人们的目光追着他转,听到事由时松了一口气。

“哦,对不起,打扰到你们了吗,你们继续,继续。”黑发少年冲他们赔了个笑脸。

几个人面面相觑。

退出屋子之前他们嘱咐了哈利一长串事情,哈利点着头一一记下。

“谢谢你们,驱魔人。你们的慷慨使我们平安。”哈利唱长诗一样拖长腔调,又从口袋里掏出圣经放在胸口,“愿上帝保佑那些亡魂安息,愿你们清除顺利。”


那些人点点头离开了。

关上门后哈利以最快的速度将卧室里那些驱魔人撒的画的贴的摆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扫了出去。看着窗外的火光走远,打开柜子门,将缩成一团的德拉科拖抱在怀里。

“没事了,没事了。他们都走了,你安全了。”哈利抱住还在发抖的德拉科,一下一下抚-摸-着他的-胸口。

缓了好一会儿,德拉科才平静下来,稍稍恢复一点神志。

“我很累,要睡一会儿。”

“你睡,我在。”哈利吻了吻德拉科泛紫的嘴唇,怀抱收紧了。

一夜无眠,哈利一直支棱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他得从山下的哭泣、念颂声中辨别出其他可能的危险动静。

这天他经历了太多事情,心口堵得像石头。

斐尼甘一家死了,村庄遇袭了,驱魔人潜伏在这里。所以安全起见,他和德拉科不能继续留宿了。

沃尔普及斯骑士们已经有人注意到德拉科和哈利的存在,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清理门户,夜间将变得更加危险了。

综上所述,第一,他们必须得在白天逃离这里。第二,在不影响德拉科安危的情况下,他们得暂时躲在一个吸血鬼不能靠近的地方。如果以上两点做不到,他们就得想办法反击。

哈利面无表情地盯着天花板,心想这可能是有生以来他遇到的最难解决的问题。

 

 -TBC-

下节传送门:(五)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文归档(持续更新)

 

 

 
   
评论(9)
热度(353)
德哈好吃!
百度ID白鹭霜/
完结文请看合集和目录/
热度≠质量/
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XD